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128 大戰(下)

黑旗軍和白毫軍展開正面的交鋒,雙方自建軍開始,就是對頭,相互競爭了數百年,互有勝負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此刻兩軍交戰,各展殺招,不分上下。
  看到自己最后一張底牌被牽制住,黑樓蘭臉色鐵青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劉文武朗笑一聲,充滿了暢快之意。如今對方已經黔驢技窮,自己這邊也是同樣境況。
  但是,草兵軍團勉強擋住異獸狼群,還能堅持片刻。而黑家高層戰力,卻已經顯露出潰敗的趨勢,尤其是高揚朱宰和歐陽碧桑、墨獅狂的四人戰團,戰況已經十分明顯。
  歐陽碧桑、墨獅狂雖然不擅長合作,但個體實力均強于對方。
  若是高揚、朱宰二打一,憑借默契無比的配合,還有微弱優勢。但現在卻只能被壓在下風,只能疲于防守,被動至極。
  任是誰都能看出,高揚、朱宰的失敗,已經近在咫尺。一旦他們敗下陣來,歐陽碧桑、墨獅狂就宛若出閘的猛虎,開始增援其他戰圈。
  這樣一來,原本細微的優勢,就一步步迅速積累,最終釀成整個戰局的上風。
  一旦劉家大軍占據上風,再無后備軍的黑家,沒有任何手段挽回頹勢,只能任由對方越來越占優,而己方越來越劣勢。
  最終,對方的優勢轉化為勝勢,而黑家大軍只能潰敗!
  黑樓蘭也看出此刻不妙之處,急得滿頭大汗。王帳中,只余下他一人。到這步田地,他也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了!
  他的身影驟然消失在王帳中,下一刻出現在草兵軍團的上空。
  他打著擊殺貝草川的主意,貝草川可沒有潛魂獸衣蠱,位置相當容易辨認,只要殺了他,草兵軍團就會瞬間崩潰。
  那樣一來,這場激戰就會再次形成互攻局面。到最后,就會像之前的第一戰那樣,不得不休戰整頓。
  殺招——暗漩!
  黑樓蘭剛剛催起殺招,一道白光射到他的面前,現出劉文武的真身。
  黑樓蘭是暗道五轉,而劉文武則是光道五轉,兩人數次交手,皆不相上下。
  但這次文質彬彬的劉文武,卻露出勝利者的微笑:“樓蘭兄,今日這戰,爭的是一線光陰。我的草兵軍團遲早落敗,但你方的高層戰力卻輸得更快。真是可惜啊,明明兩軍實力極為接近,相差不多呢。”
  “你找死!”黑樓蘭大怒,咆哮一聲,向劉文武沖去。
  兩人激斗到一處,你來我往,時不時爆發出絢爛的光輝,或者恢弘的雷鳴。
  “奇怪,前世的確是黑家戰勝劉家,但現在看來卻是劉家占據優勢。難道因我的關系,而發生了某些變化嗎?”方源隱藏在角落里,暗中思量。
  他奴力雙修,自然沒有展現出全部戰力。
  甚至他連奴道方面的實力,都沒有全部施展出去。
  此刻,草兵軍團已經危如累卵,只需他現身,施展狼嚎蠱和五轉功倍蠱,就能頃刻擊潰貝草川。
  但方源沒有動彈,而是選擇觀望。
  他的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歐陽碧桑、墨獅狂的身上。
  一旦他現身,催動狼嚎蠱和五轉攻倍蠱,那么就有很大可能,令歐陽碧桑、墨獅狂二人放棄高揚、朱宰二人,來追殺自己。
  說實話,現在的方源,已經力道有成,完全不懼歐陽碧桑和墨獅狂的近身搏殺。
  但是……
  “我的眼光,絕不能局限在眼前的這一戰。王庭之爭,是超級家族間的競爭,蠱仙操縱的游戲。我一旦暴露出全部實力,即便勝利了這一場,將來對方受到蠱仙的支援之后,勢必就要針對我。到那時,我底牌盡露,對局面的掌控將下降到谷底。”
  方源心系王庭,時刻保持著冷靜,沒有被眼前激烈危險的戰局所干擾。
  “前世,黑家是怎么戰勝劉家的?如今戰況雖然緊張無比,但雙方都有底牌未出。至少我知道太白云生的手中,有一只五轉蠱人如故。我的實力暴露的越少越好,因此我一旦動手,就得是致命一擊!現在,還不是時候……”
  方源心中波瀾不驚,慘烈的戰場上,尸體遍布,血流成海。
  但在他的眼中,這些不過是些傷亡的數字。
  在這戰場上,很多的人,因為親友的死亡而怒吼。很多的人,斬殺了強敵后在歡叫。有的蠱師,在恐懼的驅使下,狼狽逃竄。而有些蠱師,則實現著心中的野望,要成為人上之人。
  人類的感情在這一刻,在生死邊緣,爆發得猛烈、瘋狂,而又如此的恣意、張揚。
  目睹著周圍人的猙獰表情,聽著他們的慘叫或者吶喊,方源卻感到一種平靜和安寧。
  他的心,沉靜如古潭,一絲漣漪不生。
  戰吧,殺吧,人一生下來就要去戰斗。
  勝吧,敗吧,要向在自己的路上繼續走下去,就得踏著他人的尸首。
  讓血液沸騰,讓汗水淋漓,人生恣意莫不在此刻啊……
  “接好了,這可是俺的殺招——氣吞**!”戰場中,陡然爆發出晴天霹靂般的怒吼聲。
  聲音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,人們下意識地凝神望去。
  “不好,快走!”心中涌動起強烈的危機感,高揚大叫起來。他狂催蠱蟲,想要轉移,但周圍空氣凝如城墻,令他舉步維艱。
  墨獅狂懸浮在高空中,雙手張開,十指緩緩向胸前合攏。
  高揚、朱宰二人頓時感到絕大的壓力,從四面八方推壓過來。驚駭欲絕的神色,凝固在他們的臉上。必死無疑的預感,充斥他們的心頭。
  “你走!”死亡臨近的那一剎那,朱宰爆發出三頭帝豪豬的巨力,將凝固如墻的空氣打開一處洞口。
  “兄弟!”高揚頓覺天旋地轉,當他反應過來時,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被朱宰拋飛出去,脫離了戰場。
  而朱宰,則在墨獅狂的殺招之下,被凝實無比的恐怖氣壓,碾壓成碎肉和血沫。
  “兄弟!!”高揚狂呼,他心如刀絞,大量的淚水如決堤的洪水,噴涌而出。
  墨獅狂也噴出一口鮮血。
  “二弟,你的殺招還未完善,今后不要再隨便催動。”歐陽碧桑連忙趕過去,在半空中將其扶住。
  墨獅狂一邊吐血,一邊大笑:“剛剛打得爽了,想都沒想,就用出來了,哈哈哈……”
  歐陽碧桑無奈地搖搖頭:“好了,我們繼續再殺了那個高揚,解決這邊的戰斗后,支援其他戰團!”
  同樣看到這一幕的劉文武,發出笑聲,他意氣風發地宣布道:“從此刻起,就是我劉家大軍不斷勝利的開始!樓蘭兄,你已經無力回天了!”
  “是嗎?”回應他的不是黑樓蘭,而是另一處戰圈中的太白云生。
  一直以閃避為主的太白云生,忽然速度爆發,和對手拉開距離。然后伸出自己的手掌,遙遙發出一柱銀光。
  銀光精準地照射在屬于朱宰的那灘血肉上。
  五轉——人如故!
  一瞬間,銀光爆閃,逼得人閉上雙眼。
  銀光消散之后,朱宰重歸戰場,身上毫發無損,真元海面正是巔峰。
  在人如故的作用下,朱宰回到了大戰之初的狀態!
  驚愕的神情,同時出現在無數的蠱師臉上。其中包括劉文武、墨獅狂以及歐陽碧桑。
  人如故蠱的強大絕倫的治療效果,令幾乎所有的人都感到震驚!
  人如故蠱,宙道的治療蠱,能令目標回到過去某個時間點的狀態。
  “好,好一只治療蠱!”黑樓蘭哈哈大笑,他沒有想到太白云生居然還隱藏著如此強大的底牌。只要有這只蠱在,黑家高層的戰斗,就能拖延很長一段時間。
  “很好,就是此刻!”方源雙眼精芒爆閃,催動四轉鷹揚蠱,直接飛身而出。
  五轉功倍蠱并四轉狼嚎蠱!
  方源張口咆哮,狼嚎聲響遏行云。
  在狼嚎聲的籠罩下,一只只的異獸狼身軀明顯膨脹起來,雙眼通紅一片,戰斗力直接翻了五倍!
  “去吧。”方源懸浮半空,俯瞰腳下戰場,輕輕呢喃。
  狼潮陡然爆發,好似憑空掀起一道海嘯!
  “可惡,撐不住了!”貝草川睚眥欲裂,拼命抵抗,但草兵軍團在狼潮之下,宛若一張脆弱的紙,連幾個呼吸都抵擋不住,被撕成碎片。
  而貝草川也沒有來得及逃走,一只狂狼將他撲倒,鋒利的牙齒咬碎他身上的藤甲,然后將他的咽喉咬碎。
  貝草川極力掙扎,打飛了這只狂狼。正要捂住喉嚨爬起來,卻被三只白眼狼撲上,一陣撕扯,成了幾塊面目全非的尸體。
  草兵軍團一潰敗,方源便操縱狼群,向白毫軍碾壓過去。
  白毫軍正和黑旗軍僵持,你來我往,打得難解難分。現在身后被異獸狼群狠狠沖擊,立即傷亡慘重。
  “哈哈哈,劉文武,看來還是我笑到了最后!”戰局忽然發生如此巨大的轉折,黑樓蘭又驚又喜。
  “不,我還沒有輸!”劉文武面色扭曲,瘋狂大叫,宛如輸紅了眼的賭徒。他化作一道白光,飛到歐陽碧桑和墨獅狂的身邊。
  “二弟、三弟!”他大叫一聲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