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130 父子相見

劉文武敗了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敗得很不甘心,但鐵的事實,并不會隨著他的心意而去轉變。
  劉文武、歐陽碧桑、墨獅狂,都有飛行的手段。但是要論飛行造詣,當然遠不及方源。
  天空和地面不同,人在天空中可以自由的翱翔,可以上下左右、東南西北的去躲閃,去游走。而在地面上,人閃避的空間就小了很多。
  不管劉文武三兄弟,如何圍追堵截,仍舊拿方源無可奈何。
  而方源卻在閃避的同時,調動狼群大軍,殘殺屠戮大批的劉家大軍。
  劉文武三人無奈之下,只好放棄追殺方源,支援低階蠱師,屠殺狼群。
  但這正和黑樓蘭、方源等人的心意!
  用狼王或者異獸狼群的生命,來消耗掉劉家三兄弟的寶貴真元,這是非常劃算,對方源非常有利的對耗。
  一位蠱師,只要不晉升成仙,他的真元終究是有限的。蠱師一旦消耗光真元,那么他(她)的戰斗力,將急劇下降,滑落谷底。
  狼潮洶涌不止,劉家三兄弟屠殺越多的狼,他們的真元的消耗就更加劇烈。
  狼群規模龐大,綿綿不絕,劉家三兄弟殺到手軟,真元也見了底。
  當他們必須保存真元的時候,就再也不能隨心所欲地去戰斗了。黑家高層戰力,終于意氣風發,將他們壓制。
  “黑樓蘭,我今日不是敗于你手,而是敗給了太白云生和常山陰!”劉文武鬢發繚亂,傷痕累累,風度不存,發出不甘的吶喊。
  他覺得:以他們三兄弟的殺招“三頭六臂”,戰力極強,能碾壓全場。若當時,找上方源,憑借絕對的速度,肯定能斬殺方源,從而使得狼群崩潰,大勝黑家大軍。
  但是太白云生的五轉治療蠱蟲“人如故”,效果實在超絕,極大的削弱了他們殺招的效果。
  當他們亡羊補牢,追殺狼王的時候,絕望地發現身為奴道大師的常山陰,居然還他娘的是一位飛行大師!
  三兄弟追之不及,只能坐視大局傾頹。最終劉家大潰敗,被黑家乘勝追殺,傷亡慘重,降者不計其數。
  而身為盟主的劉文武等人,也因真元耗盡,盡數被擒。
  黑家、劉家一直相互競爭,兩大超級家族的關系緊張,是北原眾所周知的事情。但黑樓蘭雖然擒獲了劉文武等人,卻沒有殺掉他們,而是明智地向劉家換取了海量的戰爭賠款。
  劉文武乃是劉家蠱仙的種子之一,殺了他,就觸犯了這場王庭之爭的游戲底線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此戰黑家慘勝,本身損失慘重。如果沒有劉文武作為賠款的重要籌碼,單靠尋常的戰爭賠款,難以將黑家盟軍的實力恢復。這對接下來的王庭之爭,十分不利。
  三日之后,劉家接引使到來,將劉家部族,以及投靠他們的家族,統統帶回福地去。
  而傷亡慘重、疲憊無力的黑家大軍,則就地扎營,整編降者,重新建盟,統計戰功,發放物資,對戰果進行消化。
  大蜥屋蠱中,方源盤坐在蒲團上,閉目苦修。
  一只四轉的狼魂蠱,隨著他的心念一動,而調出體外。
  狼魂蠱只有大拇指大小,仿佛一只狼形的灰色小布偶,此刻懸浮在空中,渾身籠罩著一層幽藍色的光輝。
  方源空竅中的真元海下降一小截,狼魂蠱得到真元灌注,迅速膨脹。
  嗷嗚!
  狼魂蠱膨脹變大,化為一頭純灰色的狼魂,猶如象般大小。
  緊接著,狼魂張口,發出無聲的呼嘯,向方源的身體撞去。
  方源微微一笑,千人級魂豈是這么輕易,就能夠撼動得?狼魂直接撞上他的千人魂,立即偃旗息鼓,被千人魂死死的壓制著。
  兩個魂魄一陣翻騰,形成魂霧。片刻之后,千人魂融合狼魂,重新顯現而出。
  此時的千人魂,在頭頂上已經有一對修長的狼耳,整個身型比方源的肉身更加削瘦,鼻子也高挺上去。只是還未顯現出及腰的長發,以及狼瞳、狼尾。
  “自從王庭之爭以來,我每天都在消耗狼魂蠱,淬煉自己的魂魄。如今已經小有成就,大約有三成的狼人魂了。”
  一旦他徹底轉化成狼人魂,他對狼群的駕馭,將再次發生質變。不僅控制的狼群數量暴漲,同時更加如臂使指,隨心所欲。
  一場激烈的鏖戰下來,他的魂魄疲損程度,也會下降很多。
  “不過,按照這樣的進度,當我將狼人魂徹底淬煉出來,王庭之爭早就結束了。我只有四轉的狼魂蠱,淬煉魂魄的效率實在太低了。”方源嘆息。
  如果是五轉的狼魂蠱,還好一些,和方源現在的處境相匹配。但是四轉狼魂蠱,就仿佛大漢拿著小刀砍大樹的感覺。
  其實,方源在魂魄上的修行效率,已經極快。
  普通蠱師,至少花費二三十年,才能到達他這樣的程度。就算天才蠱師,又有家族支援,也頂多類似東方余亮,將這個時間縮短到十年左右。
  方源擁有蕩魂山,魂魄底蘊一日千里,已經將眼光養叼了。
  “如果我能通過那道盜天傳承,擁有落魄谷的話……”方源思緒漂移,忍不住遐想了一下。
  但片刻后,他就收回思緒。
  狐仙福地當中,蕩魂山被和稀泥不斷地侵蝕,如今只剩下了一小半的山體。
  他的當務之急,還是救活蕩魂山。至于落魄谷,只有等到王庭之爭結束之后,再去探索。
  在方源修行的時候,常飚帶領著倪雪彤、常極右,來到大蜥屋蠱的門前。
  “在下常飚,被狼王大人召見。”常飚聲音低沉,態度恭謹,向守衛蠱師說明道。
  兩位三轉蠱師,表情淡漠地站在門的兩邊,其中一人答道:“狼王大人正在修行,我們不能進屋通傳,你們只能等候!”
  “呵呵,等一等是應該的。”常飚笑道,盡力隱藏著心中的酸楚和凄涼。
  他和常山陰有著深仇大恨,他當然不會愿意歸附黑家。本來他是想投靠劉家,但劉家要他放棄家名,直接并入劉家,這個要求讓常家眾家老難以接受。
  常家是大型部族,一旦放棄家名,就直接成了劉家的人,等若常家徹底消亡了。
  再加上黑樓蘭活捉劉文武,為了示好此戰最大的功臣常山陰,又在戰爭賠款中提出了納降常家的具體要求。
  所以,常家就成了劉家和黑家交易中的犧牲品。常家若不歸附黑家這方,必將遭受黑家大軍的剿殺。受到兩家逼迫,常家無奈,只能向黑樓蘭低頭,成了黑家的俘虜。
  常山陰和常家的恩怨,如今已經眾所周知。黑樓蘭擒獲了常家上下,就將常家交由方源處置。
  方源得到這個消息之后,對黑樓蘭表示了感謝,但事實上他并不在意。
  他只是借著常山陰這個身份,冒名頂替,進入王庭福地。狼王的恩怨,和他沒有任何關系。
  但如果草率處理,恐怕也不符合他現在的身份,會招來懷疑。方源便于今日,召見常家現任族長常飚等人。
  常飚一直從傍晚,足足等候到半夜三更。
  這個時候,北原的夜,已經寒意深重。常飚三人,都被沒收了蠱蟲,以至于空有真元,卻難以抵御嚴寒。在夜風的吹拂下,凍得瑟瑟發抖。
  常飚故作平靜,但倪雪彤做賊心虛,掩蓋不住內心的憂愁。常極右年輕,血氣旺盛,被凍得鼻子通紅,渾身顫抖,但雙眼仍舊發亮,神情振奮。
  從小到大,他都是聽著“狼王常山陰”的大名,而長大的。
  別人都稱他為“英雄之子”,他一出生就被賦予了獨一無二的光環,這帶給他困擾,帶給他驕傲,帶給他麻煩,也帶給他機遇。
  當他首次聽到,狼王常山陰重出江湖,并未身死,卻要向常家復仇的消息時,他的心境萬分復雜。當他知道自己將和父親作戰時,他的斗志發生了強烈的動搖。之前約見,常山陰沒有應約,而是狠狠揍了一頓孫濕寒,這讓常極右既失望又敬佩。劉家失敗,他成為俘虜,這反而讓他暗中松了一大口氣——終于不用和父親作戰了!
  如今劉家大敗,而他將真正見到自己的親身父親,常極右心情十分激動。
  就算是被晾在外面,受著天寒地凍,也澆滅不了他內心的火熱。
  “賦予我這一切的,我的父親啊,你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?”他好奇的同時,還帶著絲絲的迷茫和慌亂。
  又消耗了三只狼魂蠱后,方源睜開雙眼。
  房間溫暖,從窗外隱約傳來呼呼的寒風之聲。
  方源有意給常飚一個下馬威,但此刻算算時間,火候已經差不多了。于是,他傳音出去,同時操縱大蜥屋蠱,張開門戶。
  “狼王大人修行結束,召見你們三人。”門口的護衛蠱師接到傳音,面無表情地說道。
  常飚呼吸一滯,他心中忐忑不已,率先走進去,腳步極為沉重。
  如果狼王查明了真相,那么他將死無葬身之地,更可怕的是身敗名裂。就算狼王沒有查出真相,若是他一心報復,屠戮常家全族也不過只是他的一句話而已。
  人為刀俎我為魚肉,現世情景就是這樣的無奈!
  方源打量身前跪著的三人。
  常飚低眉垂首,咬緊牙關。倪雪彤則一臉蒼白,渾身顫抖。至于常極右,則呼吸急促,眼神時不時地偷瞄常山陰,神色激動。
  方源輕聲一笑。
  笑聲傳到三人耳中,令三人俱都渾身一震。
  常飚閉上雙眼,心已沉入谷底,等候方源對他的宣判。
  而倪雪彤則差點癱軟在地,常極右則更加激動,這可是父親的笑聲啊,他覺得這笑聲中充滿了一種溫暖的力量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