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31 大決戰

方源將常飚三人的神情,盡收眼底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對于狼王常山陰的過往,方源大多是通過《常山陰傳》得知,卻不知道當初陷害狼王的真兇。
  不過他即便知道,也沒有心思去為死去的狼王報仇雪恨。
  他是方源,所謂的常山陰,不過是一張面具罷了。
  “從今日起,我便是常家部族唯一的太上家老。”方源開口,打破沉寂。
  常飚渾身一顫,睜開雙眼,連忙叩首道:“常飚拜見太上家老大人。”
  “嗯。”方源點點頭,“當年的事情,還需徹查。不過現在并非良機,至少要等到王庭之爭結束之后。從今日起,我便是常家唯一的太上家老。常極右,你擔任常家族長。常飚任第一家老。倪雪彤,你我緣分已盡,繼續做常飚的妻子吧。”
  因為巨陽仙尊定下的傳統,在北原,女子地位低下,常常淪為貨物而被交易。甚至有時候,家中來了尊貴的客人,主人會將自己的妻子派到貴客身邊,為貴客侍寢。
  “啊?”常極右驚愕失聲,呆立當場。
  倪雪彤沒有說話。
  常飚忍住心中震動,再叩首:“屬下遵命!”
  “都退下吧。”方源擺擺手,下了逐客令。他還要抓緊時間,繼續修行。
  三人恍恍惚惚地走出大蜥屋蠱,直到寒冷的夜風,將他們吹得渾身一顫,這才驚醒過來。
  “我居然就這樣過關了?”常飚心中涌起無限的喜悅和慶幸之情。
  “不過,當年的事情,我做得滴水不漏!就算有些蛛絲馬跡,經過這些年洗刷,也早就沒有了。當年我故意接近常山陰,和他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。如今常山陰遭逢巨變,又多年不見,感情生分了也很正常。”常飚在心中急速思索起來。
  現在的情形,比他預料中的,還要好數倍不止。
  “我自己雖然從族長貶為家老,但大部分的權力還在。常山陰叫我擔任第一家老,可見他還是信任我的!而他將常極右立為常家的新任族長,可見他骨子里還是念舊情的!只要他還念舊情,一切都好辦了……”常飚越想,越是振奮。
  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卻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妻子倪雪彤的復雜神情。
  曾經常山陰十分迷戀她的美貌,但是剛剛,常山陰卻連多看她一眼都沒有。
  在來時的路上,倪雪彤萬分擔心,一旦常山陰將她重新搶奪到自己身邊。這樣一來,她就和愛郎常飚分離了,這該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啊!
  但是如今,情況比倪雪彤料想中的要好許多倍。
  常山陰不僅暫時沒有追究當年的事情,而且還叫她繼續做常飚的妻子!
  這是倪雪彤之前,夢寐以求的結果。她應該高興才是,但是不知道怎么的,她的心中殘留著余悸的同時,還有一股她自己也不想承認的失落感。
  而常極右,則陷入到巨大的歡喜、疑惑和迷茫。
  “我終于見到父親了,他就在幾步遠的地方!他比我想象中,還要威嚴許多。”
  “父親沒有認我這個兒子,而是直呼我的名字。他難道不知道,我就是他的親生骨肉嗎?”
  “但父親,為什么又讓我擔當常家族長呢?我這么年輕,只是三轉修為,能行嗎?”
  “我懂了!這應該就是父親給我的考驗。他是在考驗我這個從未謀面的兒子,如果我能將常家治理好,出色的完成他的考驗。那么他是否會感到欣慰,會認我這個兒子?”
  念及于此,常極右心中不禁激動起來,他下定決心,一定要盡最大努力,在今后的王庭之爭中好好表現!
  方源不會料到,他簡簡單單的安排,會帶給常飚三人如此巨大的心理波動。
  不過就算知道,他亦不會在意。
  五百年前世,常山陰幫助馬鴻運,登上王庭之主的寶位之后,也是重掌常家的大權。
  和地球不同,當偉力能歸咎于個體時,力量越強,權利便越大。
  時至今日,方源已經再不是青茅山上的低階小蠱師,受著體制的壓制、剝削。如今他已經可以操縱、恣意篡改一個部族的權利構架。可以說,他已經站在世俗的巔峰。
  他心知肚明,這一切都得歸功于他手中擁有的強大力量!
  “如今,我的第一空竅已經完全適應了北原,可以動用五轉巔峰的真元。第二空竅,也達到了五轉中階的地步。兩個空竅的資質都是甲等九成,使用如今的兩套蠱蟲,真元充沛得很。”
  “但是奴、力二道的蠱蟲,并不算極致的強大。力道上,自從有了五轉功倍蠱后,爆發力已經變得足夠高,但是我的身體卻難以承擔。”
  之前,在和劉文武三兄弟的合體殺招“三頭六臂”對戰時,方源完全可以憑借力道戰力,和其一較高下。
  但是方源清楚,一旦他爆發出五百鈞力量,不說對手如何,單說自己本身的**就難以承受。
  “我的骨骼,是無常骨。渾身的皮膚,是龜玉狼皮。要承受得住五百鈞力量,這是遠遠不夠的。但是如果我要將肌肉、大筋改造,適合力道,就不會適合奴道。適合奴道,就不能適合力道。歸根結底,還是奴力二道,相互之間雖有互補,但兼容的程度太低了。不像魂道和奴道,或者魂道和智道之流。”
  這個問題,其實一直困擾著方源。
  如果解決不了,那么方源的奴力兩道,只能達到精深,談不上巔峰般的強大。
  雖說方源現在掌握著關于落魄谷的傳承消息,但是未來是說不準的,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發生。方源生性謹慎,在沒有得到落魄谷之前,他還下定不了決心,去轉修魂道,因此仍需要完善奴力二道。
  方源閉目沉思了一會之后,緩緩地睜開雙眼,取出空竅中的東窗蠱。
  此蠱乃是存儲蠱,專門存儲信息,得自瑯琊地靈。
  東窗蠱中,有關于殺招“三頭六臂”的詳盡信息。這個殺招極為強大,能令劉文武、歐陽碧桑、墨獅狂三人,形成巨大怪物,戰力暴漲到恐怖的地步。
  黑家戰勝了劉家之后,針對這個殺招提出要求,因此劉家支付的戰爭賠款中,就有這項。隨后,就被方源用戰功換取過來。
  這些天來,方源沒有事的時候,就在琢磨這個殺招。
  蠱師同時催動多只蠱蟲,蠱蟲的效果相互搭配,形成更加強大的效果。這就是蠱師俗稱的殺招。
  殺招“三頭六臂”,需要同時催動十八只蠱蟲。蠱蟲從三轉到五轉,消耗真元極多。同時,還得需要三位蠱師,單獨的個體反而不成。
  這個殺招,方源是用不了的。但這并不意味著,對方源沒有價值。
  殺招,或者蠱方,都是用蠱方面的精粹。
  為什么這些蠱蟲,相互搭配,就能有這樣的效果?為何那些蠱蟲,卻反而不能呢?如果將這其中的某只蠱蟲,替換成另一只,效果又會如何呢?如果敵人再次使用這個殺招,該用什么方法,來破除呢?
  人是萬物之靈,蠱是天地真精。
  蠱的身上,蘊藏著天地的些微法則,大道的殘片。
  了解蠱,就是理解大道,理解這方世界的自然法則。就仿佛地球上,利用實驗,獲得科學定律一樣。
  這只蠱方,帶給方源的啟發很大。
  “如果我生長出三個頭顱,六只手臂,會怎樣呢?”
  他腦海中靈光一閃,像是打開了新的窗戶。
  他的**,就仿佛基石。奴力兩道是矗立在基石上的樓閣。現在這塊基石不大,兩座樓閣只能建成低樓。如果將這塊基石擴大,是不是就能同時承載兩座高樓?
  方源對自己的相貌,歷來都不在意。
  什么英俊美丑,不過都是外人的眼光。旁人的看法和他有什么關系?
  只要戰力強大,被認作怪物又有何妨?
  北原歷,七月。
  天氣日漸嚴寒,霜氣凝結成凍,陰雨綿綿不休。
  各路大軍經過多次激戰,數量已經銳減到不足五十路。
  黑家雖然戰勝劉家,但傷了元氣,停駐營地,宛若受傷的猛獸,抓緊一切時間喘息和休養。
  七月中旬。
  獨角地區,耶律大軍擊敗七路大軍的圍攻。反擊之日,耶律桑擊殺五轉蠱師多達三人。
  然而這場戰役中,最大的功臣,卻是耶律大軍中,祁連一族的隱家老,祁連族長的義子無名。
  無名乃是五轉中階,暗道蠱師。在大軍對峙中,他屢次進入敵營,暗殺敵酋,成功暗殺了兩位五轉強者,十三位四轉蠱師,使得七路大軍人心惶惶,士氣低落。
  北原歷,八月。
  楊家招攬了奴道大師江暴牙之后,實力大漲,一路凱歌,幾番大捷,成為王庭之爭后期,涌現出的新熱門。
  新晉的奴道大師,“豹王”努爾圖,則率領大軍,威逼陶家。陶家盟軍在挑將過程中接連受挫,盟主陶幽審時度勢,心知自己登上王庭主位,已經無望。便選擇依附努爾圖,努爾大軍吞并了陶家之后,軍力大漲。
  八月中旬,黑樓蘭下達軍令,全軍再起征程。
  到了九月,王庭之爭的格局,已經明朗。只剩下五路大軍,最有希望。
  擁有狼王常山陰、太白云生的黑家,新晉豹王領導的努爾家,擁有鼠王、鷹王的楊家、擁有馬王的馬家,身具仙蠱的耶律桑率領的耶律大軍。
  九月上旬,努爾大軍和楊家接戰。豹群承受不住鷹群和鼠群的雙重打擊,在堅守了大半個月后,努爾圖戰敗。
  十月初,趁著楊家消化戰爭賠款,耶律桑趁機發難。
  楊家大軍中有人主張開戰,有人主張堅守,有人提議撤退,因為意見不合,導致大軍進退失據,被耶律桑得逞。
  耶律桑獲得勝利后,卻沒有得意太久,就被馬家盯上。
  馬家一路急行三天三夜,打了耶律桑一個措手不及。
  相同的一幕,上演在他的身上。耶律大軍還未消化戰果,就被馬家擊潰。
  耶律桑領著殘兵一路敗逃,主動投靠黑家大軍。
  十一月初,黑家大軍迅速北上,一路建設八道防線,于該月中旬,和馬家展開決戰。
  只有勝者才能進駐王庭福地,而敗者賠款,在惋惜和失望中,迎接北原十年的大風雪。
  一時間,這場決戰吸引了無數道幕前、幕后的目光。
  前幾場激戰,黑家占據些微上風,馬家失去兩道防線,退到第三防線堅守。
  耶律桑心存報復,不斷挑將,殺得馬家大軍上下閉門不出,士氣低落。
  馬家無奈,不得不向背后的大雪山福地求援。
  Ps:狀態不行,心煩氣躁得很……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