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32 雪松子

巍峨的雪山主峰,高聳入云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在它周圍,其余支峰,如群星拱月一般,圍繞著它。
  天空中,透著淡藍的明光。紛紛揚揚的細雪,窸窸窣窣地下著。
  這是一片潔白無瑕的地方,就連山峰上的建筑都是冰晶雕綴。
  這里便是大雪山福地。
  北原魔道蠱仙的老巢,擁有蠱仙數十人,分別占據雪山的各處峰巔。
  在一座長滿蒼青松柏的雪山支峰上,坐落著一座冰晶七塔樓閣。樓閣的牌匾上,上書三個大字——“雪松閣”。
  身為此地主人的雪松子,乃是北原赫赫有名的魔道六轉蠱仙。
  他身材高瘦,一身淡藍長衫,雪白的長發垂落到地上,此刻正位于松雪閣的頂層,俯視著腳下的這座獨屬于他的雪山支峰。
  他雙眼湛藍,目光深邃,穿透千里,巡視著自己的領地。
  “雪松長勢良好,前年移栽的雪柳,已經擴張到上萬株了。今年的蠱蟲,也產出了近三百只五轉蠱,這些水道、冰道的蠱蟲用作研究之外,還有結余,可以販賣出去,至少能換兩三塊仙元石吧。”
  “當然,我現在最主要的進項,還是雪人的奴隸貿易。”
  雪松子的支峰上,豢養了六支異人部族,皆是雪人。
  雪人是異人中的一種,生存在雪地冰冷的環境中。他們皮膚雪白,雙眼瞳孔冰藍,頭發水藍。死去后,他們的血肉之軀化為冰雕。
  雪人一般不會哭笑,眼淚更是難得。絕大多數的雪人,終其一生,都未有喜極而泣,或者悲傷痛哭的經歷。
  不過,雪人留下的淚水,都會在瞬間凝結成淚冰。淚冰是一種寶貴的煉蠱材料,深得蠱師們的歡喜。
  雪松子視察了一番后,滿意地點點頭。
  雪人看似面無表情,但其實在雪松子看來,卻是靈性最接近人族的異人。很多蠱仙豢養雪人,為了獲得淚冰,經常嚴刑拷打,進行慘無人道的折磨。
  淚冰這種煉蠱材料,在很多地方都要用到。在寶黃天中,關于淚冰的交易,都是火爆的。
  很多蠱仙,為了獲取淚冰,謀奪利潤,用盡手段屠殺、折磨雪人。
  雪松子之前也做過此類勾當,但很快他發現,蠱仙們獲取淚冰的市場,原本淚冰本身的價值,要大得多。
  從那以后,他就開始豢養雪人,將雪人販賣到寶黃天去,讓其他的蠱仙去折磨雪人。
  雪人一生中,頂多流三次淚冰。加起來不超過六十顆。每流一次淚,雪人就會壽元大減,本命精華虧損良多。
  雪人流下淚冰過多,將會迅速老化,加速死亡。
  但是豢養雪人的成本,卻低廉很多。
  在加上雪松子,擁有的這片支峰,對栽種雪松、雪樹,豢養雪人擁有便利,因此他販賣雪人,反而比之前出售淚冰,要賺得更多。
  他生財有道,這些年來生意紅火,積累了大量的仙元石。算得上是蠱仙當中的富翁。
  但他有一個最大的遺憾——他成為六轉蠱仙已經數十年了,但卻還未有一只仙蠱。
  任憑他仙元石再多,也買不了仙蠱。皆因仙蠱唯一,旁人就算有了也不會去販賣。頂多,是用仙蠱換仙蠱。
  “現在馬家已經到達最后一步,如果能戰勝黑家,進駐王庭,興許我生平第一只仙蠱,便能從八十八角真陽樓中得到……嗯?”
  雪松子正想著事情,忽然心中有感,隨手一招。
  空間破開,飛來一只信蠱。
  雪松子展開一看,正是馬家的求援信。
  “終于還是頂不住了。”雪松子的嘴角,流露出一絲微笑。
  他對此屆王庭之爭,一直保持著關注,對馬家的失利早已知曉。先前,他和馬家取得聯絡,但馬家一直下定不了決心。如今戰局吃緊,馬家送來求援信,等若答應了他之前的要求。
  “這樣一來,便是我出手的時候了。”雪松子將笑意漸漸收攏起來,催動神念蠱。
  三道神念遙遙飛去,分別射向雪峰的三個雪人部落之中。
  接到神念之后,三位雪人蠱師,立即拔身而起,向山巔趕來。
  片刻之后,他們齊齊跪拜在雪松閣的門前,齊聲道:“雪瓦、雪秘、雪明,拜見仙人!”
  雪松子并沒露面,而是取出一些蠱蟲,飛到這三個雪人的手中。
  “你們帶著這些蠱蟲,還有丁字戰部,下山前往外界,尋得馬家,助他們在大戰中取勝。”雪松子又一道神念傳去。
  “是。”三位雪人蠱師,連忙領命。
  雪松子手中,有甲乙丙丁四大戰部,皆是抽取六大雪人部族的高手,組成的精兵隊伍。
  三位雪人蠱師,領著丁字精兵,出了大雪山福地,還未到達馬家,就被黑家蠱仙們察覺。
  “兄長,這馬家果然和大雪山的那幫魔道蠱仙有牽連。現在證據確鑿,劉家的那位外姓蠱仙譚碧雅,并未說錯。”**福地中,黑柏對黑城道。
  這二位,皆是黑家蠱仙。
  黑柏相貌普通,中年模樣,外拙內秀。而黑城則從年輕時,便是黑家公認的天才,俊秀瀟灑,同時也是黑樓蘭的親身父親。
  黑城看了黑柏一眼,平靜地道:“賢弟你無須憂愁。魔道蠱仙,向來獨來獨往。大雪山雖然強大,擁有數十位蠱仙,但真正支持馬家的,最多只有兩三位罷了。”
  黑柏點點頭:“兄長開解得是。但是當今的馬家,的確實力強勁。之前沒有得到魔道蠱仙的支援,單靠他們自己,就殺進了大決戰。一旦得到蠱仙支援,必然會更加強大的。”
  黑城嗯了一聲,又問:“查明支持馬家的魔道蠱仙,是哪幾個人物了嗎?”
  “還沒有呢,不過也快了。”
  “去做吧,將這些天來我們收買的五十萬余的野狼,三百頭異獸狼,兩只狼皇,還有數千只蠱蟲,以及準備好的物資,都交給黑樓蘭去。”
  “是,兄長!”
  “另外,你叮囑黑樓蘭,令他速戰速決,免得節外生枝。”
  黑柏神色了然,點了點頭,沒有多說,離開了**福地。
  戰爭拼的不僅是人命,更是拼底蘊,拼消耗。
  王庭之爭,進行到最后階段,一直支助黑樓蘭的黑城、黑柏二仙,也漸漸有點不堪重負的感覺。
  蠱仙雖然富有,但也架不住這樣長時間,對于整個大軍的支持。
  那些物資、凡蠱,數量非常龐大。有一部分來自福地出產,大部分則是消耗了仙元石,從寶黃天中購得的。
  大把大把的仙元石,灑下去了。不管是黑柏,還是黑城,都其實暗自心疼。
  王庭之爭,實質上,是一場游戲。但并不是所有蠱仙都能玩得起的游戲。
  很多蠱仙,因為想要收獲一只仙蠱,而加入這場豪賭。最后,選擇的人沒有入主王庭,因此輸得慘重,甚至有傾家蕩產的例子。
  不過如果贏了,從八十八角真陽樓中獲得了仙蠱,那一切的投資就是值得的。
  畢竟,再多的仙元石,也買不到一只仙蠱。
  十天之后,黑家、馬家兩軍再次開戰,大陣橫對,漫漫無邊,排開浩大軍勢。
  王帳中,黑樓蘭高坐主位,眼睛眺望對面,豪情四溢地道:“前兩次沒把馬家打疼,這次讓我們好好地教訓教訓他們。超級部族不是那么容易,就能晉升的,哼!哪個先出戰?”
  話音未落,水魔浩激流便站起身來,施禮道:“盟主大人,屬下愿做先鋒!”
  黑樓蘭滿意地點點頭。
  水魔浩激流,乃是從英雄大會,就選擇依附他的強者。
  一路輔佐,參加王庭之爭,到如今這個地步,浩激流斬殺無數,戰功赫赫。
  雖然裴燕飛,自從劉文武失敗之后,也投靠了黑家。但浩激流四轉第一戰將的位置,從未動搖過。
  這是黑家大軍的“老將”了。再加上浩激流多次表露的歸附之心,若不出意外,黑家入主王庭之后,他就會被黑家吸納為外姓家老。
  黑家是黃金部族,超級勢力,北原的巨無霸之一。浩激流若是加入黑家,等若依傍了大樹。就如同風魔譚武楓,投靠東方部族一樣。
  浩激流上了戰場,叫囂一聲,馬尚峰冷哼一聲,指著他道:“又是這個水魔,誰人去教訓他?”
  “盟主大人,這次就讓俺去會會他。”一個莽漢站了出來,正是馬家猛將,變化道的四轉蠱師強者——成虎。
  馬尚峰點頭應允,成虎迫不及待地下了戰場,和浩激流展開激戰。
  浩激流手段老辣,攻勢浩大,水流洶涌澎湃。因為有戰功換取了不少的珍稀蠱蟲,浩激流此時的戰力,已經遠超王庭之爭的初期。
  雙方你來我往,打了十多個回合,浩激流漸漸占據上風。
  成虎被壓著打,心中憋悶,怒吼一聲,催動殺招,變成一頭吊睛猛虎。
  虎威兇悍狂猛,頓時將劣勢扳回來。
  浩激流以攻勢猛烈浩大著稱,但此刻也難以抵擋猛虎的沖擊,只能一退再退,改換打法。從改之前的一力猛攻,變成防守反擊。
  Ps:正在調整和適應雙更的節奏,努力寫出保證數量,又保證質量的文章。但人不是機器,需要什么功率,就能瞬間調整到相應的功率。所以我給自己一個月的時間來調整適應。
  謝謝大家的關懷和理解,我很感動,也會加油的!
  謝謝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