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133 挑將

嘩啦啦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一道水藍激流,爆射而出。吊睛大虎一吼嗓子,爆發出雷霆般的聲響。
  這是四轉的虎吼蠱!
  虎吼音波,激蕩空氣,形成肉眼可見的漣漪。音波撞在激流上,將這股激流擊潰成漫天的大雨。
  成虎自變身成吊睛大虎,攻勢絕倫,立即就有了縱橫捭闔之氣象。
  虎吼蠱,爆發音波。虎爪蠱,犀利無端。虎皮蠱,防御卓絕!
  虎牙蠱,尖銳如槍,洞穿逞威。虎尾蠱,硬如鋼鞭,甩擺如意!
  變化道的蠱師,為了形成殺招,會收集相應的蠱蟲。一旦蠱蟲收集全了,能夠變化形態,戰力就有質變性的巨大提升。
  當然,變化的形態越是強大,相應的蠱蟲組合,就價值越高,越難收集。
  就算是蠱師能夠變化,但也需要大量的訓練。人生來是兩腿直立行走,一頭雙臂。若是變化另一個形態,不習慣是最自然的反應。
  和飛行一樣,只有大量的訓練,加上天賦,才能將變化后的形態運用成熟。
  蠱師有養蠱、用蠱、煉蠱三大方面,這就是用蠱方面的深沉內涵。
  雙方大軍,都將目光集中在陣前。
  浩激流和成虎的激斗,已經進行到關鍵的時刻。
  成虎動用殺招,變化成吊睛大虎,牢牢地占據上風。水魔浩激流只能以閃避為主,一改之前的狂放攻勢,顯得狼狽不堪。
  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,戰況仍舊僵持著。成虎雖然具備巨大優勢,但卻始終無法將這優勢,轉化為勝勢。
  絕大多數的馬家將士,還在大聲叫好的時候,馬家王帳中的諸位,卻都蹙起眉頭。
  “不妙,這水魔狡猾!成虎有危險了。”馬英杰開口道。
  在座的不少強者,都贊同地微微點頭。
  殺招雖然強悍,但實際上,是多種蠱蟲同時催用。這樣一來,消耗真元就加劇數倍。因此對蠱師來講,是一把雙刃劍。
  成虎催動了殺招,但水魔浩激流戰斗經驗十分豐富,一改硬打猛攻的風格。成虎短時間內拾掇不下水魔,等到他真元消耗見底,他就不得不變化人形。到那時,就是水魔浩激流大反攻的時候。
  馬尚峰面容平靜,但心中卻是一沉。
  若換做以往,成虎的失敗和他沒有任何關系。但現在,成虎的勝敗,已經不是他個人的事情,而是關乎到整個大軍的士氣。
  馬家已經連續兩場失利,馬尚峰深知,投靠馬家的各大部族,已經心生動搖。
  馬家大軍,是以馬家為主,其他各個部族為輔的聯盟。一旦人心晃動,那么情勢就危險了。
  馬尚峰自然不愿看到成虎的失敗。
  但眼見戰況仍舊僵持,成虎失敗的可能越來越大,馬尚峰也只得在心中暗嘆一聲,叫道:“費生成。”
  費生成立即出列,右掌撫心,施禮道:“屬下在。”
  “第二陣,就由你來罷。”馬尚峰道。為了消弭待會成虎敗北的影響,他將希望寄托在費生成的身上。
  費生成亦是一員猛將。
  他之前在費家受到排擠,很不得志。馬家便離間他,引他為內應,趁著費家內亂政變的削弱時刻,發動突襲,將費家吞并。
  費生成投靠了馬家之后,也算是遇到了明主,屢立戰功,受到著重的栽培。
  當即,他下到陣前,大聲叫罵。
  “來者是費生成,王庭之爭以來,已經斬殺過八位四轉強者。上一場大戰,他用麻木蠱,以一人之力,獨戰三位同級強者,表現驚艷。”黑家王帳中,孫濕寒開口道。
  一旁的耶律桑,則冷著臉。
  狽君子孫濕寒說的“大戰”,正是馬家和他耶律盟軍之戰。結果耶律桑敗北,一路被馬家追殺,幾乎被殺成孤家寡人。原本歸附耶律桑的祁連等,各大部族,最后都歸附了馬家。
  麻木蠱,是四轉珍稀蠱,價值可媲美五轉。一旦蠱師中招,全身麻痹,幾乎動彈不得。雖然持續的時間很短,但在激烈的戰斗中,卻是十分要命的手段。
  黑樓蘭嗯了一聲,目光掃視左右,問道:“誰人可以出戰?”
  話音剛落,就有一人朗笑一聲,越眾而出,道:“費生成不過如此,在下愿意出戰,為您的霸業掃清一切障礙!”
  黑樓蘭定睛一看,不是別人,正是單刀將潘平。
  潘平在之前,被劉家三兄弟的殺招打爆,戰后被太白云生用人如故蠱救活。不只他,高揚、朱宰也因此得救。
  “好,便由你去吧。”黑樓蘭點頭應允。
  若換做大戰之初,他是不看好潘平的。但經歷十多場大戰之后,潘平今非昔比,已然迅速成長為媲美裴燕飛如此級數的強者。
  “費家小兒,你不過是個背叛家族,求取榮耀的無恥之徒。你活著,就是一個恥辱,快來受死吧!”潘平上了場后,大罵一聲,戰意沸騰。
  費生成大怒,他最討厭別人這么說他:“不過是個魔道的野種,之前讓你囂張,是因為沒有碰到我!”
  當即,兩人火并到一起。
  一時間,場面火爆,不分上下。可謂棋逢對手將遇良才。
  其實,這兩人境遇十分相似。王庭爭霸之初,他們兩人都是郁郁不得志的人。潘平是魔道蠱師,顛沛流離。費生成受到家族打壓,壯志難伸。
  但是因為這屆王庭之爭,兩人聲名鵲起,從戰爭中發家,實力都有了巨大的進步。
  之前的潘平,唯一的好蠱,就是單刀蠱。但現在他通過戰功換取,身上的蠱蟲俱都豪華精致,戰力突飛猛進。已非先前,他手中只有單刀蠱獨撐大局。
  而費生成亦大致相同。
  之前,在家族中他受到排擠,雖然一身蠱蟲基本齊全,但缺乏強效手段。他也是從戰場中獲利,積累戰功,兌換到媲美五轉蠱的麻木蠱,和本身蠱蟲搭配起來,戰力頓時暴漲。
  兩人的身影,糾纏不休,但卻各自忌憚。
  潘平忌憚費生成的麻木蠱,而費生成則一直在凝神防備潘平的單刀蠱。
  說起單刀蠱,也算是潘平的運氣。因為此蠱寄托在彎刀之上,而非蠱師的空竅或者身軀。
  潘平被炸成碎片之后,單刀蠱卻僥幸存活下來。
  后來太白云生救活潘平,后者復生,原先一身的蠱蟲都毀滅了,只剩下單刀蠱。幸好潘平身懷大量的戰功,之前一直沒有動用。
  至于高揚、朱宰就沒有那么幸運了。
  他們被干掉后,蠱蟲都損失殆盡。最令人遺憾的是高揚的五轉波云詭譎蠱,也因此滅亡。
  五轉人如故蠱,只能針對人體,不能救活蠱蟲。
  不過兩人卻心態平和——能復活,便是大幸!
  后來,兩人通過賒戰功,基本將蠱蟲補齊。數場大戰之后,不僅將欠下的戰功還了干凈,還有結余。
  兩對四轉強者的激斗,牢牢吸引著眾人的眼球。
  馬家見費生成和潘平打得難分難解,又前后派出六位猛將。
  黑樓蘭一一接下,遣去裴燕飛、高揚、朱宰等人。
  當第六對強者剛剛交鋒時,成虎終于敗下陣來。水魔浩激流無力追擊,只能看著他安然撤退。
  黑家士氣一振,但很快,第三組對決中,馬家一方獲勝,又將局面扳回來。
  雙方又陸續派上強者,兩軍陣前,形成三十多個戰圈。
  也就是說,有近七十位四轉蠱師現身對戰!
  這是相當浩大的場面。偌大的北原,人口數十億,凡人占據大部分,四轉蠱師只有數百規模,五轉蠱師則不足半百。
  正是因為王庭之爭,將這些人集結在一起,相互碰撞,相互競爭。在生死激斗中,產生更強大的蠱師,弱小者則被無情地淘汰。
  王庭之爭,進行到最后的大決戰。不管是黑家,還是馬家,都是巨無霸似的龐然大物。
  不計算蠱仙的話,任何一方大軍,其規模都大大超越了超級部族的勢力。
  兩軍上下,無不看的心馳神搖,胸懷激蕩。
  唯有方源比較冷靜,前世他看過更大的場面,那是五域混戰的跌宕大亂世。
  “盟主大人,屬下請戰!”一個年輕的四轉蠱師,越眾而出,忍耐不住心中的戰意。
  此人不是旁人,正是葛光。
  葛光是葛家族長,原先只是三轉蠱師,但是經過戰爭的洗禮,他存活下來,實力大增,已經在不久前成功晉升為四轉。
  黑樓蘭微愣,旋即將目光轉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乃是葛家、常家兩家的太上家老,這兩族都受他的節制。
  方源察覺到黑樓蘭詢問的目光,淡淡地下令:“葛光退下,你是一族之長,怎可輕易犯險?”
  葛光喏喏而退。
  方源又道:“常飚何在?”
  “大人,屬下在此。”常飚一臉病容,之前大戰的傷勢還未好。
  但方源不管這些,只道:“你去上陣。”
  常飚張口欲言,心中充斥著一股憤怒。自從加入了黑家大軍之后,每逢大戰,他都得被方源屢次下令出戰。
  就算他是出名的強者,也經不起這樣高強度的連續作戰啊。
  “可惡!常山陰這個家伙,是把我當畜生使喚么?!可恨我如今勢弱,不能公然抗命。我暫且忍耐,來日方長。十幾年前我能陷害你,十幾年后我要將你真正陷于死地!”
  常飚心中憤怒地咆哮著,但表面上,只能選擇聽從方源的命令,拖著病軀,上了戰場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