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39 陷害蠱仙

當馬英杰從昏睡中,終于睜開雙眼,第一眼看見的便是費才欣喜若狂的笑臉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費才大叫起來:“少族長,你終于醒啦!”
  憨厚的聲音,讓馬英杰心中一暖。后者掙扎著坐起來,劇痛讓他裂開了嘴,吐出一口血沫,艱聲問道:“這是哪里?”
  費才撓了一下頭發,慚愧地道:“我也不知道這是哪里,不過我們應該逃出了戰場。”
  “戰場?”馬英杰陡然一驚,立即問道,“戰場上怎么樣了?”
  “我們失敗了,少族長大人。好多人都在逃亡,更多的人投降了。”費才答道。
  馬英杰臉色變得雪白無比,雄軀一顫,好懸再一頭昏倒下去,幸虧費才在身后撐住他的脊背。
  趙憐云站在一旁,看著昔日光芒萬丈的馬家少族長,如今落到如此狼狽不堪的下場,心中也不是滋味。
  “唉,這馬英杰其實也算是年輕有為,可惜就是碰上了狼王常山陰。不是你不努力,而是對手太變態啊……”
  馬英杰閉上雙眼,兩道淚水默默流淌下來。
  好半天,他這才睜開通紅的雙眼,扭頭看向費才和趙憐云二人,聲音嘶啞地問道:“是你們救了我?”
  費才和趙憐云同時點頭。
  “少族長,我們現在該怎么辦啊?”費才問道。
  馬英杰臉色陰郁,沉聲道:“我們回去!這一場是我們馬家敗了,但在暖沼谷,我們還有一部分的族人。”
  當初,在英雄大會之前,馬家陰謀策劃了費家的內亂,將費家吞并,占據了暖沼谷。
  馬家高層,為了以防萬一,將一部分的老弱病殘,都布置在暖沼谷內。
  如果馬家獲勝,就將他們接過來。如果馬家失敗,他們就是延續部族的種子!
  “要回暖沼谷?可是我們沒有水,也沒有干糧。要趕那么遠的路……”趙憐云眉頭緊蹙。
  “呵,小丫頭,只要有我在,就有充足的水和糧食。你們用不著擔心。”馬英杰道。
  三人結伴而行,一路上遇到不少馬家逃亡出來的族人,被馬英杰一一收攏。
  “少族長大人,沒想到我馬由良,還有能見到您的時候!”馬由良見到馬英杰后,泣不成聲。
  他是馬家的三轉家老,如今躺在擔架上,缺少了一只胳膊,右小腿更是斷裂,受傷很重。
  馬英杰看到他,一對虎目也不禁泛出激動的淚花:“馬由良家老,能見到你真是太好了!”
  他雖然一路上收攏了不少族人,但絕大多數都是凡人,馬由良雖然重傷殘疾,但到底是個蠱師。
  經此一戰,馬家大敗虧輸。
  戰前,是大型部族,底蘊深厚到能沖擊超級家族。但戰后,馬家已經徹底淪為小型部族,實力衰落到低谷,盛極而衰。
  對于現在的馬家而言,每一個蠱師,都是部族最寶貴的力量和希望!
  “少族長大人,老族長他已經戰死沙場了。”馬由良放聲痛哭起來,帶給馬英杰一個噩耗。
  馬英杰身軀劇烈晃動了一下,盡管他早有心理準備,但此刻聽到這個消息,心中還是充滿了無盡的悲痛和哀傷。
  他咬緊牙關,整個人仿佛化身成為一個鐵像。
  沉默了片刻后,他用力擦干眼眶中的淚水:“那么,從今天起,我就是馬家的族長!馬由良家老,你要振作起來。我們馬家雖然失敗了,但是并沒有滅亡。當年,巨陽先祖訂下規矩,不能盡數屠戮黃金家族的血脈。馬家已經為戰爭付出了慘重的代價,現在就算是黑家也不能對我們趕盡殺絕。我們回暖沼谷去,我們要從失敗中爬起來。我相信,馬家的輝煌,不會經此而散的!”
  馬由良怔怔地看著眼前的少族長,模糊的視野中他似乎看到了馬尚峰、馬尊的身影。他收起抽泣的聲音,希望又從他心中升騰而起。
  下一刻,他用最深沉的聲音回答道:“族長大人,我也相信!”
  成王敗寇。
  在馬英杰慘淡逃亡的同時,黑家盟軍的無數營帳中,卻是慶功的酒宴,歡呼的人群,溫暖的篝火,以及豐富的美食。
  “我們勝利了,勝利了!”
  “馬家的野心太大了,居然妄圖成為超級部族。正是這個野心,毀掉了他們。”
  “祝賀黑樓蘭大人,成為王庭之主!”
  “尊貴的狼王大人,請容許卑微的在下,敬您一杯酒。”
  王帳里,同樣是觥籌交錯。除去美酒佳肴之外,還有美麗熱情的北原女子,在盡情地舞動曼妙的身姿。
  在座的,都是黑家盟軍的首腦,大大小小的強者。修為至少是四轉級數,可以說都是當代北原最為閃亮的人杰。
  黑樓蘭坐在主位上,在他的左手邊的首位,就坐著方源。
  本來方源的位置,因為太白云生的到來,以及陸續的幾位五轉族長,已經被擠到后面去。
  但經過和和馬家的第三場大戰后,方源暴露出五轉巔峰的修為,同時以一己之力,對戰三位奴道大師,將成龍、鄔夜等強者斬殺。
  可以說,黑家能夠大勝馬家,奠定勝局,七成之功都在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黑家上下震撼于狼王的恐怖戰力,就在當天晚上,就調整了王帳中的排位。
  沒有人對此發出異議。
  面對敬酒的強者們,方源來者不拒,但每次只喝一小口。這完全不是豪爽的北原勇士的風范,但是此時此刻,放在方源的身上,卻演繹出狼王的高傲獨孤之氣。
  王帳中,一片歡樂的氛圍。
  敬酒的蠱師,正是單刀將潘平。他在大戰中,利用單刀蠱,幸運地取得了馬家族長馬尚峰的首級。因此在如今的戰功榜上,只遜色方源一人,排在第二位。
  見方源抿了一口酒,潘平滿懷感激地退下。
  北原人敬佩勇士,方源如此恐怖的表現,就算是歷屆的王庭之爭中,也十分少有。
  飛行大師、奴道大師,雙大師的光環籠罩他的身上。如此奴力雙修,將讓他的任何一個強敵,都會感到極度的頭疼。
  看著潘平帶著滿足和激動之情,恭敬而退。周圍看向自己的目光中,也都是敬仰、崇拜,或者忌憚之色。方源不動聲色地放下酒杯,心中暗暗感慨:“不知不覺間,我已經到達這一步了啊。”
  憑借王庭之爭這股東風,方源個人的戰力急速膨脹。到今天這步,已經算是凡俗的巔峰。
  對于凡人而言,已經到頂了。
  再往上,就是仙的境界!
  之前的大戰中,他屠戮成名強者,縱橫披靡,無人可擋,這樣的表現,就算是五轉巔峰的蠱師也很少能夠做得到。黑樓蘭的風采,也被方源一人盡奪。
  奴力雙修,盡管有巨大的缺陷。四臂地王殺招,即便是草創,很不完善,但已經足以作為基石,支撐著方源傲立凡塵。
  在三王山上,方源是借助福地之力,斬殺四轉、五轉的蠱師強者。
  而如今,他是憑借自己的實力辦到。就算是鐵家上一代族長,鐵慕白重生,方源也有斬殺他的信心。
  短短時間,方源的戰力實現了飛一般的暴漲。這番旁人終身都難以達到的巨大成就,是建立在五百年前世經驗,狐仙福地,以及苦心籌謀的基礎上的。
  “但是還不夠啊,遠遠不夠!世俗的巔峰,算得了什么?不成蠱仙,始終都是棋子。不提永生這個目標,就說近的——蕩魂山還沒有救下呢。”
  方源目光沉凝,胸中翻騰的是野望雄心的熊熊烈火。
  他掃了一眼身旁的太白云生。
  要救蕩魂山,需要太白云生的仙蠱——江山如故。
  這是他北原此行,最主要的目標。甚至,八十八角真陽樓還在其次。
  在他的計劃中:如果蕩魂山救不活,那么八十八角真陽樓中的傳承,將盡可能地彌補他的損失。
  但是要取走他人的蠱蟲,是件很麻煩的事情。
  蠱蟲的存亡,是在主人的一念之間。
  比方說方源,只需要他的一個念頭,縱然是仙蠱春秋蟬,也會輕易自爆而毀。
  正是因為如此,往往蠱師戰死,從他們的尸體上繳獲的蠱蟲,微乎其微。
  而太白云生的情況,要更加麻煩!
  江山如故這只仙蠱,還沒有問世。它是由太白云生成就蠱仙之后,以手中的江如故、山如故兩蠱為主要材料,煉成的獨創仙蠱。
  于是,擺在方源面前的,就有兩種方案。
  第一種,是活捉太白云生,利用魂道蠱蟲搜魂,將他腦海中江山如故的蠱方,搜刮出來。再自己出手煉制。
  這個方案,風險太大。
  首先,方源不一定能活捉太白云生。活捉和斬殺,完全是兩個概念。尤其是太白云生威望很高,又是宙道蠱師,一旦失敗,影響很大。
  其次,就算活捉了,能不能得到江如故、山如故兩蠱呢?萬一太白云生一個念頭,讓這兩蠱自爆,方源就竹籃打水一場空了。
  最后,現在的太白云生的腦海中,是否有江山如故這件蠱方,還是個未知數。
  一介凡人,能設想出獨創的仙蠱秘方,這種可能性太小。尤其是太白云生,并非煉道大師。
  據前世隱約的傳聞,江山如故是在太白云生成就蠱仙時,天地感應,道紋相吸,靈感爆發,使得兩蠱自發合并,煉成六轉仙蠱的。
  如果是這樣,那么江山如故這件蠱方,就根本不存在。煉制江山如故的過程,完全不可復制了。
  第一種方案,并不可取。那么,第二種方案呢?
  其實不比第一方案好到哪里去!
  太白云生是進入王庭福地后,成就蠱仙的。第二種方案,就是在他成為蠱仙后,擁有了仙蠱之后再來對付他!
  這就意味著,方源要以凡人的身份,來陷害一位蠱仙!
  Ps:第二更稍晚一些。另:慶賀seiunica同學,成為本書盟主!在此感謝seiunica君的大力支持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