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40 馬鴻運

一位凡人來算計蠱仙,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呢?
  縱然方源是五轉巔峰,但也難以逾越仙凡的差距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方源前世就是蠱仙,恐怕沒有一個凡人,能比得上他對這等差距的深刻理解。
  好在,方源的計劃里,并非是一人敢干蠱仙。他要借助八十八角真陽樓的力量,前世的寶貴經驗給了他光明的指引,還有瑯琊地靈提供的珍貴信息,讓他的計劃更增幾分把握。
  這樣一來,謀奪江山如故仙蠱的可能,就有了兩成!
  兩成的可能性,在救治蕩魂山的三個方案中,已經是最高的了。
  能抗衡和稀泥仙蠱的,只有仙蠱。
  憑借超越五百年的遠見卓識,方源所知的,能在當下救下蕩魂山的仙蠱,只有三只。
  第一只,是土道六轉化石蠱。這蠱如今掌握在西漠六轉蠱仙孫醋的手里。
  第二只,同樣是土道六轉仙蠱,名為東山再起。收藏在東海的海市福地當中。
  第三只,就是宙道六轉仙蠱江山如故了。此蠱還未誕生,并非自然形成。其主太白云生,目前還只是北原的一位五轉蠱師。
  要奪化石蠱,方源就要應付成仙已經十多年的蠱仙孫醋。
  若是圖謀東山再起蠱,那情況更糟,方源將置身于一群蠱仙的注視之下。以一屆凡人身份,來換取仙蠱?這無異于揣著黃金的小孩,去逛黑市。
  所以,關于江山如故蠱的第三個方案,才是風險最小,可能最高的。
  哪怕太白云生成就蠱仙,那也只是一位蠱仙新嫩,對于境界和質變的力量,都不會很熟悉。
  這樣的對手,可比老資格的孫醋,以及海市福地的那群蠱仙,容易對付多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北原歷,十二月。
  風雪漸大,次數越加頻繁。就算沒有風雪,潔白的寒霜也遍布了整個北原。縱然太陽升空,往日里熾熱的陽光,也變得軟弱無力。
  十年暴風雪災來臨的日子,已經越來越近了。
  天川,暖沼谷。
  “族長,這就是丙字號元泉。”馬由良憂心忡忡地指著干涸見底的元泉,為馬英杰介紹道。
  馬英杰的眉頭深深皺起。
  丙字號元泉,乃是暖沼谷中,僅剩下的三口元泉之一。
  如今干涸,那么支撐馬家的就只剩下甲字號、乙字號兩口元泉了。這對于馬家部族而言,是個噩耗。
  北原的元泉,和南疆等地的元泉并不一樣。
  北泉大多泉水稀少,泉口狹窄,噴涌猛烈,底蘊稀薄,持續時間最短。
  東泉量足,南泉潺潺,北泉劇烈,西泉精粹。
  在南疆,一個中小型的部族,可以連續十幾年,使用一口元泉。南疆的元泉,只要不過度開發,就可以持續取用,細水流長。
  而在北原不同。
  北原的元泉,形成快,潰散得也快。再加上北原戰事濃烈,一個中小型部族,至少需要三四口元泉,才能支撐。
  馬英杰回過部族后,成為馬家的新任族長。馬家沖擊超級勢力失敗,如今落敗為小型部族。偌大的暖沼谷,都顯得空曠。
  馬家的糧草、水源都是有的,而且準備充分。
  但是元泉是貨幣,更是蠱師修行必備的重要物資。一旦雪災來臨,暖沼谷這類的地方,就成了最后的避難所。
  不僅是獸群,更有其他的蠱師,前來棲息。
  作為地主的馬家,不僅要抵御風雪災害,而且還要和這些人交涉。
  元泉產出的元石,就是支撐蠱師戰力的脊梁。現在馬家的三個脊梁,斷裂了一根。虛弱的馬家,只剩下三成的底氣。因為丙字號元泉的干涸,底氣立馬就消散了一成。
  然而面對這樣的難題,馬英杰也沒有對策。
  如果他有一只“江如故”蠱,立馬將丙字號元泉恢復原狀,這個問題立即就解決了。但馬英杰沒有。
  “族長大人,元泉真的這么重要嗎?”回去的路上,費才問。
  他回歸家族之后,作為馬英杰的救命恩人,立即解除了奴隸身份,如今已經是自由人。
  同時,仍舊是馬英杰的貼身隨從。
  馬英杰憂心忡忡地點頭道:“元泉干涸,對蠱師影響極大。而蠱師,則是一個部族的支柱。我們馬家不僅需要蠱師們作為主要力量,來抵御雪災時的各種災害。而且雪災之后,更要依靠蠱師戰力,去搶奪新生的資源,去發展部族……”
  費才哦了一聲,邊走邊問:“那么我們能不能找到新的元泉呢?我是說,您看,咱們的暖沼谷這么大,說不定不止這三道元泉呢。”
  費才的話中,充滿了樂觀的精神。
  馬英杰苦笑一聲:“北原的元泉,的確會在短期內形成。暖沼谷中,也許有第四口元泉。但這個可能性太低了,幾乎不可能。你要知道,每當十年雪災來臨,北原各地的元泉都會相繼干涸、枯死。等到雪災消退之后,新的元泉會大量地涌現出來。到那時,北原各地都有豐美的水草,間隔百里,興許就有一口元泉。那將是每一個部族,每一個獸群發展壯大的最佳時機。”
  “是這樣……”費才這才明白過來,他活了這么大,卻是懵懵懂懂,對這些狀況不太熟悉。
  “啊!”忽然他驚叫一聲,從路邊摔倒下去。
  他們倆走的是山崖邊上的路,好在不是峭壁,而是緩坡。費才一失足,就順著緩坡一路滾下去,發出不斷的慘叫聲。
  “你這家伙……”馬英杰被費才這一連串的搞笑的慘叫聲逗樂了,緊皺的眉頭稍稍地舒展了一些。
  “你這個路癡,現在連路都不會走了嗎?快給我趕緊地爬上來……嗯?!”馬英杰忽然頓住,雙眼瞪圓,難以置信地看到一道嶄新的元泉,在緩坡上噴涌而出。
  這道元泉口,原本蓋著一塊山石。
  但這塊山石,被跌滾而下的費才給撞到了一邊去。山石覆蓋下的元泉,這才顯露了出來。
  很顯然,這是一道最近形成的元泉。否則,戰前馬家探查,不會探查不到。
  這道元泉水量巨大,短短功夫,就有上百顆元石,順著泉水,噴灑而出,落到周圍的地上。
  “這,這竟然是一口新元泉,直接超過了甲字號元泉!”馬英杰大喜過望,甚至眼眶都微微泛紅,“這就是所謂的否極泰來嗎?長生天在上,一定是先祖的保佑!”
  “族,族長,我來了!”這時,費才吱呀咧嘴地趕上來,看到新泉后,同樣瞪大了雙眼,“奇怪,這里怎么忽然有一口泉水?”
  馬英杰哈哈大笑:“費才,你是上天送給我的幸運星。從今天開始,你就改名字吧。不要再叫費才了。費才,廢材,我馬英杰身邊怎么可以有廢材?從今以后,你就叫鴻運。費鴻運!預示著我們馬家鴻運高照,否極泰來!”
  然而,馬英杰并沒有高興太久,七天后,黑家大軍來到這里,包圍了暖沼谷。
  就在黑家大軍駐扎下來的當晚,暖沼谷的三口元泉,同時化為黑水,徹底污染。
  一封勸降信,隨后送到馬英杰的手中。
  馬英杰沒有料到,黑樓蘭明明已經取得了最后的勝利,居然還不放過自己!
  被蠱蟲污染過的元泉,已經再不能出產元石,都被廢了。雖然還有元石的庫存,但馬家已經失去了繼續居住在暖沼谷的可能。
  “想不到黑樓蘭如此睚眥必報!他在信中,要求我們馬家歸降。這也不算違背巨陽仙尊當年設下的規矩!可惡,可恨!”馬英杰捏緊雙拳,心中充滿了憤怒、仇恨、無奈、無力。
  “黑樓蘭,號稱黑暴君,一向暴虐粗魯。看來他是因為之前的大戰,對我們馬家產生了忌憚之心。但礙于巨陽先祖的規矩,想將馬家置于他的眼皮子底下,繼續打壓馬家。”馬由良癱坐在椅子上,用低沉的語氣分析道。
  頓了一頓,馬由良又道:“其實這樣也不錯。馬家歸降他黑樓蘭,我們也可以進入王庭福地里了。”
  馬英杰搖搖頭:“這正是黑樓蘭的用心險惡之處。馬家固然能夠進駐王庭,但其他人呢?我問你,現在的部族中,姓馬的親族有多少?”
  馬由良臉色一白:“只有一百三十余人。”
  “正是如此。”馬英杰神情沉重地點點頭,“我們馬家想要發展壯大,就要招納外人,就要大肆結親、大量生子。但黑樓蘭只要一個命令,不允許我們馬家接納外人,甚至只允許我族內部通婚。到那時,我們馬家想要壯大,該是猴年馬月的事情?”
  馬由良臉色更白了一分。
  他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。
  政治是骯臟的,不允許迎娶外族人這點很容易做到。黑樓蘭只需要一個保持黃金部族血脈純凈的理由,就可以名正言順地遏制馬家的壯大。
  “那我們該怎么辦呢?”馬由良失去了主意。
  馬英杰沉默了一會,終是下定了決心,他咬牙道:“我們將所有的外人,都賜姓馬,接納為本家!”
  “族長大人,這樣做的話,我們馬家的黃金血脈,恐怕真的就要……”馬由良遲疑了。
  “我們必須防一手。黃金血脈,是我們馬家的驕傲,絕不會被污染。如果局面好轉,再將這些人貶斥出去,剝奪馬姓就是了。”馬英杰道。
  馬由良這才放下心來,緩緩點頭,認同了族長的這個策略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