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141 渺小者的前行

車轔轔,馬蕭蕭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浩蕩的隊伍,多達百萬,一路向著北原中央的王庭地區前行。
  風雪在屋外肆虐,壓得大胃馬都抬不起頭來。
  地上的白雪,深可及膝,令人每一步的跋涉都比往常要艱難得多。
  一只只的藍田蛞蝓蠱,在蹣跚而行。它們的肚子里塞滿了各類物資,將它們原本只有大象三倍大小的體型,撐到有小山丘般巨大。
  一隊隊的馬車,跟在藍天蛞蝓蠱的身后。后者為這些凡人遮擋迎面而來的風雪,渾身都掛滿了冰棱。
  為了防止蛞蝓蠱凍死,平均有三位蠱師,負責一頭蛞蝓蠱,專門給它們剔除身上的冰霜,同時利用炎道蠱蟲取暖,維持體溫。
  大軍向著王庭方向,一路前行。越來越大的風雪,讓大軍的速度越加緩慢。
  大量的凡人奴隸,倒在路途中,再也起不來。
  黑樓蘭雖然可以下令蠱師救助他們,但卻沒有這么做。
  盡管王庭福地,地域寬廣,足以容納五百萬人。但在黑樓蘭看來,福地中的這些資源都是他自己的,為什么要分給卑賤的奴隸?
  每多出一個人,他要分出去的利益就多一分。
  趁著風雪,故意犧牲大批無用的凡人,本來就是歷代王庭之主的潛規則。
  凡人的性命,不值得珍惜。他們就像是雜草,等到雪災過后,就會迅速生長,然后蔓延,再然后像是蝗蟲啃噬北原的單薄的資源,直到下一場十年雪災的來臨。
  冷風又增大了,人們頂著風力悶頭前行。
  方源生出在大蜥屋蠱中,都能聽到窗外呼嘯的風聲。
  大蜥屋蠱內,溫暖如春。催動它在這樣的環境下前行,消耗的真元比之前要足足多出五六倍來。
  不過對于方源來講,單單一個五轉巔峰的九成空竅,支撐這樣的消耗,綽綽有余得很。
  更何況,就在最近,他的第二空竅,也提升到了五轉高階的程度。
  方源來到窗前,目光穿過半透明的密封晶窗,投射到左前方。
  在那里,是馬家的隊伍。
  馬英杰繼承了族長之位,馬鴻運也出現了,甚至趙憐云就在他的身邊。
  這點,方源已經暗中打探過,并且叮囑葛家的人,對馬鴻運和趙憐云暗中關照。
  記憶中,馬鴻運在八十八角真陽樓中,收獲過巨陽仙尊的一項傳承。在方源接下來的計劃中,他將是一個非常有用的棋子。至于趙憐云,現在還是個小孩子,沒有任何威脅可言。同時又和馬鴻運走得很近,方源打算先觀察觀察。
  “五百年前世,馬鴻運出現了。現在,盡管有我的影響,馬鴻運同樣還是出現了。那么在未來,他和趙憐云是否還能有前世那樣的成就呢?”
  經歷了重生之后,方源對歷史的改變這個命題,有一種源自內心最深處的興趣。
  歷史的洪流,有慣性,也有變化。
  以他親身經歷看來,地球上的蝴蝶理論,顯得有些偏頗了。
  五百年前世,馬鴻運被賜姓,允許蠱師修行。是因為他在野外獲得了舍利蠱,貢獻給了馬英杰。
  如今,他則是因為黑樓蘭的逼迫,導致馬英杰做出了一個決定。這個決定,再次造就出了馬鴻運。
  過程不同,但結果相同。
  這個眼前的事理,讓方源沉思,讓他不由自主地聯想起一個詞,那就是——命運!
  命運這個詞,遠比宇和宙更加神秘飄渺。
  傳聞中,蠱師流派中似乎有過運道這個流派,但時至今日,誰也無法確定。
  不過,和命運有所牽扯的大人物,不在少數。
  《人祖傳》中,就明確記載了宿命蠱。
  天庭二代仙尊,智道的創始人,就掌握此蠱,算計了后世三位魔尊。
  方源在三王福地時,被地靈告知——紅蓮魔尊其實是個大英雄,打壞了宿命的束縛,讓天下蒼生掌握自己的命運。
  甚至,方源還在前世隱隱聽到這樣的傳聞:巨陽仙尊就掌握著運道的蠱蟲,因此修行路上鴻運齊天,屢屢避災迎福。
  “這個世界上,真的有一條命運的絲線,將所有的蒼生都緊緊聯系么?”方源不禁陷入遐想之中。
  前世五百年,他雖然成為蠱仙,但卻只是揭開了這方世界的奧秘的一角。
  不管是前世,還是今生,他越是前行,變得越強大,越是感到自身的渺小和無知。
  他越是感到渺小無知,前進的樂趣就更大,他就越是要前行!
  “相比較這個世界,我等就是螻蟻啊……”方源的血液里,驕傲和謙虛,偏執和通達一直并存著。
  收起一時泛濫的思緒,方源將注意力集中當下。
  “王庭福地拒絕蠱仙進入,我已經是五轉巔峰修為,也許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進駐王庭,親身接觸到八十八角真陽樓。呵呵,也許我能夠在樓中,收獲到仙尊關于運道的傳承,也說不定呢。”
  “但是,這次黑樓蘭主動奔赴暖沼谷,強逼馬家招降,此舉相當古怪啊。”方源目光沉凝起來。
  馬家已經大敗虧輸,又是黃金血脈,黑樓蘭這樣做,是為了什么呢?
  前世可以理解。
  在五百年前世時,馬家實力未衰,堅防固守,是個難啃的烏龜殼。黑樓蘭無奈之下,才不得不招降之。
  現在馬家極度衰落,黑樓蘭驅動大軍,不辭辛苦地將馬家逼降,如此處心積慮地打壓馬家,難道他和馬家有私仇深恨?
  方源微微地搖頭。
  沒有任何的證據,能支持這個猜測。
  “算了,或許這是黑樓蘭的一時興起,想要彰顯他的功勛也說不定。這個只是細枝末節,我自身的實力才是永遠的重點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將心身投入空竅。
  之前施展殺招四臂地王的傷勢,已經恢復了。
  關于殺招,他也進行了小幅度的改善。
  將原本的土霸王蠱,改為風霸王蠱。其他搭配的蠱蟲,也進行了微調。
  如此一來,他就不需要腳踩大地,而是最好在風中作戰。風越大,他的戰力就越能發揮出來,施展殺招的后遺癥就越小。
  但方源仍舊不滿意。
  這只是一次遮掩和妥協,其實這個殺招的弊端,仍舊沒有改變。
  如果在無風的環境下作戰,他催動殺招后的結果,不會比之前要好。
  對于蠱師而言,禁風的手段太多了。
  一旦他的這個弱點被公布,殺招將不再恐怖,對敵人的威脅將暴降谷底。
  “其實就算此招改良的再好,我也不會滿意。我的真正目的,是解決力道、奴道雙修的弊端。四臂地王這個殺招,不過是初步成果而已。”
  但這個成果,難逃變化道的藩籬。
  方源要達到的目的,是徹底的,永久地改造肉身。而不是這種臨時的形變。
  然而,能達到這一步,已經耗盡了方源五百年的積累。
  畢竟,方源前世是血道蠱仙,對于力道、奴道,算是旁敲側擊,只是廣泛涉獵而已。
  如果可能,方源也想速成血道蠱仙。但自從他重生以來,情況就不同了。他的本命蠱,不再是血道蠱蟲。
  成就蠱仙的關鍵之一,就是本命蠱。
  本來,方源得了第二空竅,也有了新的機會。但那只關鍵的血道本命蠱,還埋藏在傳承中,并未出世呢。
  方源不可能枯等,局勢逼人,他只有選擇先強大自己,來應付接踵而至的考驗,和潛伏在四面八方的敵人。
  活下去,這才是第一要務!
  方源也意識到,自己在力道和奴道上的底蘊不足。前世的廣泛涉獵,讓他能輕松地駕馭各道蠱蟲,并且精通各道蠱蟲間的精妙搭配。這其中,又以奴道造詣最為深厚。
  但是要解決奴力雙修這個偏僻的千古難題,要走在歷史的前沿,做出創新和大膽的嘗試,那么這些底蘊就不足了。
  盡管方源現在,手握落魄谷的線索,興許在獲得落魄谷后,他就直接轉修前景無比光明的魂道。
  但方源從來不把希望,寄托在未來的某種可能上面。
  即便他今后轉修了魂道,那么關于奴力方面的努力,也將是他的一個寶貴的財富,對于他今后的修行有極大的幫助。
  明白自己的不足,方源這些天都在廣聞博覽。
  他利用那筆龐大的戰功,換取了龍馬精神、三心合魂等等殺招,同時還有大大小小數十套的力道小傳承,以及四位奴道大師的心得,其中鼠疫、雷暴、豹突、馬踏四大殺招,更是價值不菲。
  方源眼界本就寬闊,這些天苦讀冥思,關于奴道、力道上的認識和見解,比之前深邃了數倍。
  和前世泛泛涉獵不同,今生他親身體驗,實踐結合理論,觸發了他無數的靈感。
  但這些靈感,還遠遠不足以解決他的難題。
  “其實要說到身體形態的變化,最早的記載就在《人祖傳》中。人祖陷落于死境,為了救活自己的父親,古月陰荒來到了成敗山,并且斬殺了石人……”
  方源忽然靈光一閃,信手翻開身邊的《人祖傳》。
  這部蠱師世界的第一經典,蘊藏著無數的奧秘,即便是蠱仙這樣的存在,也大多隨手備份一本,時不時地翻看、感悟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