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43 幽火蟒穴藏傳承

當方源睜開雙眼的時候,眼前的景象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天空是淡金色的,大地如春,有青綠的梯田,有靜靜流淌的河流,有低緩的丘巒,視野一片開闊。
  這是寧靜祥和的世界,和外界風雪交加,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  這里便是北原最大的庇護所——王庭福地,每十年開啟一次,專門獎勵給北原的王者。
  方源環顧周圍,發現只有他一人。
  雖然大家,都是進入了同一個門戶,但是在跨入門戶的瞬間,眾人已經被打散,隨意傳送到福地中的任何角落里。
  這是慣例,方源并不驚訝。按照先前的約定,接下來,他要向福地的中心進發。在那里,有著巨陽仙尊,曾經居住的寢宮——北原圣宮!
  “我終于進來了。”方源調整了一下呼吸,王庭之爭不過只是前戲,接下來才是重點。
  他試著催動鷹揚蠱,晶紫真元隨著意念,如臂使指,灌輸到鷹揚蠱中。
  刷。
  一聲輕響,伴隨著劇痛,他的身后生長出兩只寬大的,翼展超越一丈的漆黑鷹翼。
  王庭福地中,并不禁凡蠱的使用。而至于仙蠱,任何的福地都是禁錮不住的。
  有力的鷹翼,輕輕一振,便將方源整個人帶上天空。
  在天空中飛行,迎面輕風徐徐,風中夾裹著彌漫在整個福地中的獨特馨香。
  和外界的北原相比,這里寧靜祥和,簡直就是天堂。
  方源也不著急,悠悠飛行,觀賞著周圍的風景。
  王庭福地的地貌,和北原地貌極為類似,放眼望去,是一片片的平原。縱然有山丘,也都是緩坡,線條柔和優美,宛若沒有勾勒線條的翠綠,舒暢婉轉地流淌。
  但和北原不同的是,每隔八里,大地上都會豎立著一座塔樓。
  這些塔樓,讓方源聯想到了圖騰柱子。每一個都高達八丈,筆直佇立,表面有黃金、白銀裹皮,雕綴各色寶石、瑪瑙,精美異常。
  塔樓里,分成無數的間隔,宛若蜂巢。里面居住的,是一只只的蠱蟲。
  當福地里的蟲群中,產生了蠱。這些蠱蟲,往往就會脫離蟲群,來到塔樓中居住生活。
  塔樓是巨陽現在的布置,不管任何的蠱,都會從塔樓中尋找到自己的食物。
  每一個塔樓中,都有數萬的蠱。這些蠱,包含的種類繁多。常見的數量龐大,珍貴的較為稀少。
  毫無疑問,每一座塔樓都是一筆巨大的財富,即便是方源,也要眼熱。他甚至從某座塔樓中,見到了一支規模上千的星螢蠱群!
  “可惜這些蠱蟲,絕不能擅自取用。王庭之爭開啟之初,常有蠱師膽大包天,想要盜取,甚至攻打塔樓,奪取里面的野生蠱蟲。結果都如同蠟燭,整個皮肉都融化掉,只剩下慘白的骨架落在地上,摔成一堆。”方源目光沉凝。
  這是福地的偉力,是這片天地的力量。
  只要是凡人,就無法抗衡。
  就算是蠱仙,也要狼狽不堪。
  受到的教訓足夠深刻,到如今,再沒有蠱師想要打這些塔樓的主意。
  “若追溯源頭的話,開創王庭福地的蠱仙,乃是一位宇道蠱仙,姓名已不可考。因此,這片福地極為廣闊,遠超同等福地。巨陽仙尊還未成仙的時候,幸運地繼承了這里,成為福地的新主人。等到巨陽成為仙尊之后,擁有無上偉力,便布置大手段,訂下王庭之爭的傳統,也使得這片古老的福地能延續至今。”
  方源一邊飛翔,一邊在心中回憶著。
  仙尊的手段,已經超越了他的理解范圍。也不知道巨陽仙尊是如何做到的,總之王庭福地在他的操弄下,再無天劫地災的困擾折磨。
  嘶嘶嘶……
  大約飛行了半個時辰,越過無數的塔樓,在一座小山谷的上空,方源受到了一只巨蟒的挑釁。
  這頭猩紅色的巨蟒,體型龐大,至少長達三十丈,蛇軀堪比塔樓般粗壯。
  它的頭上,長著一只尖銳的獨角,一對通紅的血眸,死死地盯住半空中的方源,不斷地吐出蛇信。
  它的蛇信,是詭異的紫色,上面纏繞著幽藍的火焰。
  “咦?居然是罕見的幽火龍蟒。”方源微微一怔。
  就在這一刻,巨蟒猛地張開血盆大口,吐出一團馬車大小的藍紫火焰。
  火焰飛速接近,空氣中的溫度頓時暴漲,還距離數百步遠,方源的頭發、眉毛都有了枯萎的跡象。可見藍紫火焰溫度的可怕!
  方源輕輕一揚眉頭,鷹翅一振,帶著他猛地拔升,輕松地避開火焰的打擊。
  殺招——四臂風王!
  他同時催動十多只蠱蟲,空竅中晶紫真元開始劇烈消耗。而他的身側,則冒出兩只全新的青銅手臂。
  隨后,他如同隕落的星辰,悍然俯沖而下。
  轟!
  他狠狠地撞上幽火龍蟒,和它激戰在一起。
  一時間,煙塵飛騰,火焰四散噴涌,山谷震蕩。
  幽火龍蟒是異獸王,異獸是四轉戰力,它們當中的王者,皆可媲美五轉蠱師。但方源早就是五轉巔峰,施展了殺招之后,戰力更強。
  幽火龍蟒若是乖乖地蟄伏著,方源一心趕路,還未必能發現它。現在它主動挑釁,讓方源見獵心喜,就在它的身上實踐改良的殺招。
  一炷香之后,塵埃落定。
  方源渾身焦黑,站在面目全非,幾乎完全坍塌的山谷中。
  破碎的山石,將幽火龍蟒的大半個身軀掩蓋。
  方源咳嗽幾聲,吐出幾口鮮血。
  改良后的殺招,果然后遺癥比之前小多了。當然這也是因為,幽火龍蟒沒有人一樣的智慧,不會從戰斗中分析出方源的破綻來。
  如果風被禁住,方源的后顧之憂就要大得多了。
  這場戰斗,并不容易。
  王庭福地環境極佳,蠱蟲眾多,因此幽火龍蟒身上寄居著大量的炎道野生蠱蟲。其中幾只價值相當的高。
  方源縱然殺招犀利,但針對炎道的防御并不突出。
  如果省去躲避火焰的功夫,一炷香的戰斗時間,還會縮短至少三分之一。
  方源開始打掃戰場。
  這頭異獸王,渾身都有價值。譬如蟒血,是用來喂養某些血道蠱蟲的最好食料。蟒皮、蟒筋等等,放在凡人市集上,都會引發極大的轟動。
  尤其是蛇軀中的幽火蛇膽,十分珍貴,在寶黃天中也有市場。
  方源稍微處理了一下,為了節省時間,只將看得上眼的東西揣入蠱中,存儲起來。
  “幽火龍蟒,是以家庭的形式生活在地洞里的。如果有龍蟒的幼體,興許還能挪到狐仙福地中放養繁衍,將來也算是一門進項。”方源想到這點,便四處搜尋。
  很快,他就有了發現。
  “嗯?這里原來有一道蠱師傳承。”方源沒找到小龍蟒,卻意外地發現了一座火蓮般,通紅的巨石。
  憑他的眼光,他很快就發現,這其實是蠱師的手法。
  當他稍稍走近巨石的時候,這塊酷似火蓮的巖石,就層層分開,宛若火蓮綻放。
  火蓮巨石徹底展開,露出當中的蠱蟲,以及石碑。
  石碑是和巨石一體的,上面刻著北原的文字。
  方源一覽無余,旋即就明白始末。
  留下傳承的炎道蠱師,名為火正君,是一位正道四轉蠱師。他誤闖入這片山谷,結果遭到幽火龍蟒的殘害。傷重瀕死前,他無奈地留下一身的蠱蟲,并布下這道傳承。
  若今后,有人有緣來得此處,那么他留下的這套蠱蟲,就是有緣人的。
  火正君留下的蠱蟲,本來有七只。但經過這些年,已經死去了四只,只剩下三只。
  這三只蠱蟲當中,只有一只能稍微入方源的眼界,乃是四轉的炎瞳蠱。
  蠱師催動炎瞳蠱時,目光所及之處,便會生出火焰,灼燒敵人。這樣方便的攻擊手段,常常叫人防不勝防。
  但也有缺陷。
  譬如持續催動,會導致蠱師本人的雙眼被燒焦。須得使用上好的治療蠱,以及搭配其他相應的蠱蟲,來減少這樣的后遺癥。
  這只炎瞳蠱,便是火正君的核心蠱蟲。
  拋開他留下來的蠱蟲之外,在石碑上,還有他所記得的蠱方。
  方源目光掃了三遍,將這些信息都存儲到東窗蠱里。
  他雖然不修炎道,但這些蠱方對于他今后煉蠱,甚至修行,都有旁敲側擊的啟示作用。尤其是其中,關于炎瞳蠱的煉制蠱方,很有借鑒的價值。
  按照這個蠱方所講,四轉炎瞳蠱是從三轉的火眼蠱,搭配目擊蠱,以及相干的一些煉蠱材料,合煉而成的。
  三轉的火眼蠱,方源知道,乃是一次性消耗蠱,作為偵察之用。它能將雙眼改造成火眼,擁有洞穿迷霧之能。并非每次都能成功,一旦失敗,就會眼瞎。
  目擊蠱,方源也清楚,黑家大軍中的浩激流手中就有一只。浩激流曾用目擊蠱,結合四轉的換位蠱,一齊搭配使用。
  方源將炎瞳蠱收起來,他沒有打算走炎道。
  炎瞳蠱和他本身的流派,并不相符。攻擊手法,雖然方便,也很有局限性,十分依賴目光的接觸。
  這個世界上,千奇百怪的蠱蟲太多。有無數的方法,可以隔絕視線了。
  沒有最強的蠱蟲,只有最強的蠱師。
  蠱蟲只是大道載體,本質上只是工具。是蠱師將它們搭配起來使用,形成遠超一般的效果。一些搭配效果更加卓絕的,難以破解的,便是殺招。
  “這么說來,這應該就是我在王庭福地中,收獲的第一份蠱師傳承了。”方源想一想,感覺很有意思。
  王庭福地中,埋藏有許許多多的蠱師傳承。
  因為這里有最得天獨厚的環境,很多設立在外界的傳承,還未等到有緣之人,就被天災獸禍給破壞了。
  再加上歷屆進入王庭福地的蠱師,都是經過戰爭洗禮的豪杰。就算不是英雄豪杰,那么至少也有兩把刷子。
  因此,使得王庭福地中的傳承,十分繁多。只要是有緣人,就能有所收獲。
  方源將所得的三只蠱蟲,都收入空竅,又將石碑摧毀成碎末。
  最后,他接著搜尋。果然找到一處洞口,他順著洞口進入地底深處,在深達三十丈有余的地洞中,他找到了六只幽火龍蟒的蛇蛋。
  這讓他有些犯難了。
  如果是幼小的幽火龍蟒,那么方源可以攝走,帶到狐仙福地中去,任憑它們自由捕獵。
  但幽火龍蟒的蛇蛋,并不容易孵化。須得用幽火和蟒血日夜浸潤,小龍蟒破殼而出之后,還得接受幽火龍蟒的言傳身教,學會如何運用自身的力量去捕獵。
  方源可沒有這個閑情逸致,浪費寶貴的時間,去孵化這么幾顆蛇蛋。
  沒辦法,他只好將這些蛇蛋先收起來。隨后,他鉆出悶熱的地洞,再不留戀此地,飛到高空,繼續趕路。
  ps:今天有重要的遠方親戚來,遲到了,十分抱歉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