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45 詩仙隕落星鷲峰

兩天之后,一處高聳的山峰,突兀地顯現在方源的視野當中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深藍色的山峰宛若禿鷲獨立,形態奇異。
  方源微微錯愕了一下,目光泛喜:“這應該就是星鷲峰了。看來我的方向是正確的,按照前世蠱仙天哭上人的敘述,禿鷲的目光所向之處,便是圣宮!”
  王庭福地,在北原人心目中,地位崇高神圣,是精神的象征。又是歷屆撫育北原蠱仙的搖籃。
  在中洲入侵北原時,首先要打擊的就是這片重大的戰略要地。
  有心算無心下,王庭福地被中洲蠱仙聯軍攻破,圣宮被無情地摧毀,成為一片廢墟。八十八角真陽樓,更成了絕響,消弭在滾滾的歷史長河中,令后人扼腕嘆息。
  天哭上人,就是參與突襲王庭福地的蠱仙之一。方源的計劃,正是大大參考了中洲蠱仙們的突襲手法。
  “嗯?星鷲峰巔上有人。”方源正要駕馭狼群,越過星鷲峰時,忽然身形一頓,在星鷲峰頂,發現了許多蠱師,其中還有面熟之人。
  他心中一動,也不急著趕路,而是駕馭狼群,降落到星鷲峰上。
  “潘平拜見狼王大人。”
  “山陰兄,咱們又見面了。”
  看到狼王降下來,蠱師們無不心中凜然。從中走出兩位領頭的蠱師,一位是此屆王庭之爭發家致富的潘平,另一位則是太白云生力邀,魔道雙煞之一的朱宰。
  潘平如今已經是四轉巔峰修為,擁有單刀蠱,戰力可媲美一些五轉蠱師。
  朱宰作為力道五轉,擅長近戰,因此比常人更加忌憚單刀蠱。他進入王庭之后,和搭檔高揚分散,一路向圣宮趕去,在半途中和潘平起了爭執。
  “小的們,拜見狼王!”既潘平、朱宰之后,其余蠱師們紛紛行禮,頓時地上嘩啦啦跪倒一片。
  馬家的大戰,將方源的威望提高到無以復加的地步,被公認為當代第一人。風頭壓過黑樓蘭,甚至是身懷炎道仙蠱的耶律桑。
  若不是常山陰并非黃金血脈,而黑樓蘭又是盟主身份,說不定都會有人叫喊出盟軍易主的呼聲。
  “都起來吧,不必如此拘束。”方源坐在一頭天青萬狼皇的背上,淡淡點頭,隨后直言不諱地道,“你們聚集于此,是發現了什么傳承么?”
  眾人不由暗暗叫苦。
  事實正是如此。起先,有人發現星鷲峰上的傳承,卻無實力可取。無奈之下,便號召其他蠱師一齊聯手。結果反倒折損了數人。
  發現者們不甘心失敗,四處找尋幫手。結果先后引來了潘平和朱宰。
  二人為了各自的利益,相互爭勝,導致局面僵滯下來,最后被方源撞上。
  如今方源直接問起,潘平、朱宰不敢欺瞞,只好你一言我一語,敘述了這件事情。
  “狼王大人,幸好你來了。這傳承每七天開啟一次,開啟時綻放沖天星芒,露出星光門扉。這段時間不僅極短,而且還會有蟲群,從星門中噴涌而出,阻擋我們的進入。”潘平微笑著介紹道。
  “如今距離傳承開啟,只有一時半會了。常山陰大人您既然駕臨此地,我代表這里的全部蠱師,懇請您主持公道。”朱宰一臉誠懇地道。
  潘平嘴角抽了抽,極其鄙視地看了朱宰一眼。
  “朱宰枉為魔道的成名高手,居然如此諂媚!”潘平心中對朱宰充滿了不屑。
  “狼王雖然強大,但我潘平總有一天,也會達到他這樣的程度!”潘平年輕,心中還是有傲氣的,但他沒有表現出來,而是將頭低下,對狼王表示恭順。
  他是魔道蠱師,自然對現實局面認識得十分清楚,懂得能屈能伸的道理。
  方源當仁不讓地應承下來,立即成為這里的主事人。
  隨著時間漸漸推移,眾人果然看見有星光漸漸彌漫峰頂。
  待到時間來臨,星光猛地磅礴上沖,直貫蒼穹。一道小小門扉,在耀眼的星光中,緩緩打開。
  嗡嗡嗡……
  大量的蟲群,宛若潮水一般,噴涌而出。
  這些蟲群,斑斕混雜,五顏六色,其中夾雜著許多野生蠱,態勢雖然兇惡,但卻只環繞在星門附近,并沒有向眾人撲來。
  很顯然,這便是一道考驗。
  方源細心觀察之后,暗笑一聲,這蟲群考驗,并不難過。就算沒有他,結合其余眾人力量,也能攻克。
  但潘平和朱宰相互內斗,導致力量分散,眾人各支持一方,誰也不肯讓步,這才讓方源趕上。
  方源目光掃視了潘平、朱宰二人一眼,這兩人的面色均是有些難看。
  方源可不管這些,而是直接命令道:“這蟲群發起威來,往往比獸群還要難以應付。你們都聽我的安排布置,便可減少損失,從容應付。”
  眾人連忙答應。隨后被方源指揮的團團轉,分段進攻,牽引蟲群,不斷剿殺。
  過了十幾個呼吸的時間,蟲群就給勾引出來大半,原本緊密的防線露出一個大大的漏洞。
  潘平大喜:“狼王大人果然厲害!我們都被一葉遮目了。其實消滅蟲群并不重要,關鍵是打開一個通道。這樣一來,我們的時間就變得相當充裕。”
  朱宰亦感慨地道:“有狼王大人帶領,是我等的福分吶。”
  但隨后,方源卻道:“你們就留在這里,牽制蟲群,不得有誤。我去去便回。”
  說著,他便猛地驅動狼群,奔赴星門。
  “這,這,狼王大人……”朱宰變了臉色,沒有料到方源會公然吃獨食。
  潘平也瞪大了眼睛,心中憤然不平。
  在眾目睽睽之下,方源先用一頭天青狼探路,見沒有危險,便騎著天青狼王,鉆進了門扉當中。
  當然,還留下了大部分的天青狼群,拱衛在門口,組建防線,保住退路。
  “不是說狼王孤傲,怎么會如此不要面皮?”
  “這道傳承,架勢極大,明明是我們先發現的,現在反而被常山陰搶先了!”
  “常山陰枉為堂堂狼王,居然將我們晾在這里……”
  眾人心中都是憤恨,但敢怒不敢言。
  “潘平大人,我們是不是也沖進去啊?”一位三轉蠱師,眼珠子滴溜溜地轉動著,跑到潘平的跟前,攛掇道。
  潘平冷哼一聲,抬起一腳,將他踢飛,惡狠狠地道:“你要想去,你可以沖進去。怎么,想把我當槍使?”
  “大人您誤會了呀,小人哪里敢呀!”三轉蠱師連忙叫屈。
  “滾!”
  潘平怒斥一聲,雙拳攥得緊緊。
  他雙眼精光暴漲,死死地盯著星光小門。
  漏洞本來已經空出來的,但現在卻被天青狼群死死堵住。兩頭萬狼王,數十頭千狼王,三百多頭百狼王,半空中還有兩百余頭。
  這樣的規模,潘平可闖不過去。
  他念頭一轉,將目光掃向身旁的朱宰,用淡淡的嘲諷語氣道:“這就是你想要狼王主持公道的結果?”
  朱宰冷眼看了潘平一眼,他一眼就看出潘平的心思。
  他心中不屑地冷哼:“這潘平到底還是年輕,又新近成名,染了一層浮躁的氣。居然向鼓動我和他聯手,突破狼群的防線。真是天真!狼王是那么好對付的嗎?就算是狼王留下一頭普通的夜狼,我也不敢出手啊。這小崽子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!”
  潘平見朱宰根本就沒有搭理他,怒哼一聲,到了嘴里的話也只好咽下肚子里去。
  再說方源進了星光小門,便來到一處庭院。
  庭院風格奇特,全是用藍色金屬打造,造型奇異抽象,并非五域風格。
  方源推門而入,庭院沐浴在一層薄薄的光紗當中,神秘幽靜,美輪美奐。
  起初,方源小心翼翼,但經過一番探索之后,再沒有發現什么考驗或者陷阱機關。
  庭院中有六個房間,都被方源一一探索。
  “原來這里是一百多年前,北原的大詩人都敏俊的居所。”方源全盤接收了庭院主人的傳承,知道了此人的身份。
  都敏俊乃是一位五轉蠱師,一生孑然未娶,特立獨行。被世人稱之為“流浪的孤星”,他是北原著名的詩仙,作的詩詞多描繪星空,以此寄托對家鄉的思念,對命運擺弄的無力掙扎。
  他孤傲清高,脫離凡俗。一生中獲得過不少北原女子的主動追求,甚至還有男子的追求,都被他無情地拒絕了。
  后人評價他,贊美道: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雖然身在北原,但心卻寄托在星空之中。他不是北原人,他是詩人,他是星空中被貶斥凡間的詩仙!
  “原來都敏俊,最終選擇在這里自殺身亡的。”方源嘆息一聲。
  都敏俊最終不堪心中的憂郁,在星鷲峰中開辟最后的居所,并在此主動結束了自己的生命。而他留下的是無數的詩篇,供后人吟誦瞻仰。
  都敏俊才情卓絕,留下的傳承也十分豐富。
  首當其沖的,便是一只詩情蠱。詩情蠱專門用來存儲一股情感,和畫意蠱并稱,皆是智道蠱。十分罕見,價值很高。
  然后,還有大量的星道蠱蟲,數目繁多,種類齊全。基本上可以做一個北原的星道蠱大全展覽。
  這讓方源感到驚異。
  “看來這都敏俊有過奇遇,否則怎么可能有這么多,這么齊全的星道蠱蟲?嗯?他居然還自創了一整套的星蠱秘方?”
  方源翻看了秘方之后,發現都敏俊的確驚才艷艷。
  他開創了一套新蠱,從一轉的一星半點蠱,到二轉的二星輝映蠱,三轉的三星在天蠱,再到四轉的四星立方蠱,最后到五轉的五星連珠蠱。
  這套蠱蟲,專門針對星蠱,可以極大地增強星蠱的效果,等于是偏門的攻倍蠱。但這套蠱蟲,煉制成本可比攻倍蠱低廉很多。且煉制的材料也十分常見。這就意味著,只要這套蠱方流傳出去,勢必就能令星蠱大熱,對所有蠱師流派的格局都有微弱影響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