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146 好好教育

“我雖然不是星道流派的蠱師,但是煉出這套星蠱,對開啟星門,溝通狐仙福地極有幫助。塵?緣?文?學?網”
  方源心中不禁泛起微微的喜悅之情。
  他之前花費大筆投資,在狐仙福地培養了一些星螢蠱。又弄了許多氣泡魚,專門提升星螢蠱的產率。
  但即便如此,星螢蠱的消耗速度還是太快了。
  每一次開啟星門,都會損失掉大量的星螢蠱。而培養星螢蠱,需要大量的時間。
  方源在北原外界還好一點,至少其中一扇星門可以借助夜空中的星光。但到了王庭福地,這里可沒有星光可以引動。因此,一旦開啟星門,無疑就要消耗更多的星螢蠱。
  但如果煉出這套專門增幅星道威能的蠱,一只星螢蠱能抵數只效果,這樣一來,就減少了數倍的損耗。
  “而且這蠱方有點意思,思維想法和主流觀點不同,仿佛地球上科學數據的類比推算。想不到詩仙都敏俊,還有這樣的奇思妙想。”
  方源從蠱方中,琢磨出詩仙的智慧一角。
  將這幾個房間都搜刮一通,方源施施然原路返回。
  都敏俊乃是正道蠱師,他留下的傳承便屬于正道傳承,因此只有一道考驗的關卡,并不困難。
  方源回到山頂時,為難眾人的蟲群已經主動散去。
  “常山陰大人,你終于出來了!不知道大人在里面,有什么收獲呢?”潘平神情陰郁,立即走上前來。意思很明顯,你狼王吃肉,總得讓我們喝口湯水吧!
  “哈哈哈,恭賀狼王大人,得此傳承,如虎添翼。”朱宰則拱手慶賀,絕口不提瓜分之事。
  方源淡淡地點點頭:“這道傳承乃是詩仙都敏俊所設,里面還留下許多瑰寶。你們可以去取了。”
  說完,他便坐上天青萬狼王,徐徐升空。
  潘平見勢不妙,連忙大叫:“常山陰閣下!我們辛辛苦苦為你牽制住了蟲群,你拿了傳承中的精華,按照規矩,你至少給我們做些補償罷。”
  “補償?”方源按住狼頭,懸浮在半空中,表情似笑非笑地望著眼前的單刀將。
  “你想要什么補償?”方源問道。
  潘平面無表情,要求道:“什么樣的補償,現在可不好說。大人不妨將得到手的傳承,亮出來,咱們大家一起估價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方源笑了一聲,和顏悅色地對潘平道,“你看這樣的補償,你喜不喜歡呢?”
  說著,他念頭一動,天青狼群一齊盯住潘平,從地上、天上將其團團圍住。
  潘平猛地色變,單手握住金刀手柄,驚呼道:“狼王大人,你這是做什么?”
  方源端坐在狼背上,俯瞰腳下的單刀將,只是冷笑一聲。
  嗷嗚!
  天青狼群猛地啟動,向潘平發動沖鋒。
  潘平大驚失色,左遮右擋,使勁渾身解數。
  他是四轉巔峰修為,從戰爭中發家,一身蠱蟲精良又全面,戰力已經遠遠超越了之前。
  但天青狼,卻不是普通的野狼。每一頭至少都是百狼王,這就意味著,它們的身上都寄生著大量的野蠱。
  潘平斬殺了幾頭天青狼后,漸漸招架不住,渾身浴血,險象環生。
  “狼王大人,你未免太霸道了。我可是你的袍澤,你這是要置我于死地嗎?!”他大叫起來,用大義壓人。
  其他的蠱師們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  方源的霸道,讓他們反感。但他們礙于實力,又不敢發表意見。
  “狼王大人,請您暫息雷霆之怒。潘平不知道天高地厚,言語冒犯了大人,但大人是何等人物,何至于和他這種小小后輩計較呢?”朱宰連忙勸說道。
  潘平乃是黑樓蘭的愛將,據說已經被吸收到黑家里了。他如果在這里死了,將來黑樓蘭追究起來,肯定不會對常山陰怎樣,但對他朱宰卻沒有好處。
  朱宰既然參加了黑家聯盟,自然也想投靠黑家!
  “朱宰,你多慮了,我可沒有生氣啊。”方源對朱宰淡淡而笑,天青狼群在他的操縱下,卻是攻勢越加急猛。
  朱宰心中焦急,更為方源的狠辣暗暗心驚。
  那邊,潘平已經十分危急,催動起了單刀蠱,但只能自保,卻沖破不了狼群的重圍。
  “狼王大人,您還請高抬貴手啊。潘平可要死了!”朱宰神情惶急,再次請求。
  方源這才緩緩地停下攻勢,對朱宰嘆息道:“唉,非我殘暴,而是這后輩太不懂得尊重長輩。今天不教訓一下,日后還要讓他翻了天不成?”
  “是是是,大人教訓得是!”朱宰連忙點頭附和。
  方源一揚手,天青狼群攻勢頓止,緩緩后退,但維持的包圍卻沒有散去。
  外界的壓力一去,潘平頓時癱倒在地上。
  他渾身浴血,傷痕累累,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,一對眼眸含恨,直視方源。
  方源見他這樣的表情,微笑道:“看來你還不服啊?也許是我教訓的程度還不夠,朱宰你看呢?”
  朱宰渾身一顫,他分明從方源平靜的目光中,感受到了暗藏的殺機。他連忙擺手道:“夠了,夠了,潘平他已經收到足夠的教訓了。潘平!你還不快點向狼王大人認錯!”
  潘平攥緊拳頭,咬緊牙關,沉默了幾個呼吸,終于還是閉上雙眼,艱難地開口道:“狼王大人,我……認錯了!”
  心中卻在咆哮:“今日的恥辱,我將來一定奉還給你!狼王,你給我記住!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侮辱的!”
  潘平原本也是個謹慎低調的人,但王庭之爭的經歷,將他內心深處的驕傲激發了出來。尤其是他在和劉家大戰中,先被三頭六臂殺死,后來被太白云生利用人如故蠱復活。
  這種死而復生的經歷,促使他性情發生了改變,讓他心中產生一種“天命所歸”的感受。
  “按照規矩,我本來就應該查看傳承的所獲。狼王,你太霸道了,你絕對會為你今天所做的事情后悔的!你現在雖然強大,但也不過是比我早修行了幾年而已。總有一天,我會追上你,趕超你,將今天的恥辱全部奉還給你!”潘平在心中吶喊。
  方源當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思,不過方源也毫無興趣了解他的所思所想。
  “如果我當場殺了他,黑樓蘭不會追究我什么。但這是赤.裸.裸的魔道行徑,和我身份不符。而且對我接下來的計劃,卻是毫無益處。反而不如將這潘平留到后面……”
  潘平身上也就那只單刀蠱,能入方源的法眼。
  不過現在殺了他,恐怕也得不到此蠱。
  于是方源開口道:“既然你認錯了,那很好,說明我的良苦用心你終于察覺了。后輩就應該有后輩的樣子,你現在明白了嗎?”
  “明,明白了……”潘平緊閉雙眼,心中惱怒,從牙關中擠出話。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對他的情緒心知肚明,也不點破,只是點頭繼續道:“很好。既然如此,你就給我賠償吧。為了好好的教育你,我可是花費不小,你看看這地上的狼尸,足足有十五頭呢。”
  “什么?!”潘平大怒,陡然睜開雙眼。
  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方源淡淡地微笑著,看向潘平的目光中毫不掩飾的嘲弄之色,宛若貓戲老鼠一般。
  “我,我愿意!”潘平深呼吸幾口氣,終究還是點頭,應承下來。
  “嗯,這才是后輩該有的態度嘛。”方源呵呵一笑,笑容很慈祥和藹。但在眾人的眼中,卻是更加可怕。
  “都是大人您教育有功啊。”朱宰在一旁諂笑著。
  “嗯,那是當然了。”方源當仁不讓,將這虛偽的奉承全數笑納。隨后他掃視眾人,“你們呢?想不想我來教育教育?”
  眾人忙道不敢,一個個面色發白,渾身顫抖,被嚇得不輕。
  方源哈哈大笑,當眾勒索了潘平所知的蠱方,以及幾只蠱蟲。
  潘平被氣得渾身顫抖,方源選的幾只蠱蟲,在他的蠱蟲搭配中位置關鍵,少了它們,潘平的戰力要下滑兩個檔次。
  戲耍了一番潘平后,方源感覺盡了興,便一拍狼頭,徐徐升空:“就這樣罷,那里面還有不少好東西,都是獨一無二的。你們隨意去取罷。”
  眾人聽了,精神一振。很多人不由地心想:狼王大人還是有情有意的,他拿大頭那是應該,潘平大人還是太氣盛了。
  直到方源和天青狼群的重重身影,消失在天邊,眾人這才敢挪動腳步,走向星光小門。
  按資排輩,當然是朱宰、潘平二人首當其沖。
  兩人首先進入小院,卻只發現了都敏俊創作的詩篇。至于蠱蟲、蠱方,早就被方源收刮得徹底干凈,沒有一絲殘留。
  “狼王大人說得不錯,這些果然都是獨一無二的瑰寶。”朱宰揚揚手中的詩集,苦笑連連。
  而滿懷希望,想要從中撈取一些好處,彌補損失的潘平,則臉色鐵青。
  噗。
  忽然,他從口中噴出一口鮮血,當場被氣得昏迷過去。
  幾天后。
  “按照我這樣的速度,距離圣宮應該近了。”方源騎在天青萬狼王的背上,暗自估算著。
  驀地,他眼神一凝,視線緊緊地盯住下方地面。
  “咦?這個地貌好生熟悉,難道是……”
  Ps:有了一些好靈感,改大綱中。今天只一更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