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50 雪爪飛舞樓顯化

元泉之地,早已選擇妥當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石武帶著泉蛋蠱,和蠻多來到目的地,準備妥當之后,便在此調度真元。先是灌輸到持久蠱、又續蠱二蠱當中,然后再間接地注入泉蛋蠱。
  泉蛋蠱懸浮在半空中,不斷吸收真元,徐徐沉浮。
  如此過了十七八天,石武每天只睡一個半時辰,吃飯、如廁無不抓緊時間。雖然辛苦,但成效可見。
  泉蛋蠱經過真元的不斷灌輸,已經閃爍著一層華麗寶光。
  這天,蠻多又來視察,見此景象,不禁欣慰地道:“功夫快要到了。你看這泉蛋蠱上,已經隱顯裂紋,等到它徹底破碎,便是成功之時。石武家老著實辛苦了。”
  “不辛苦,不辛苦。”石武一邊煉蠱,一邊謙虛道。
  他神態疲憊,身體明顯瘦削下去。以他如此修行,強行催動五轉蠱,十分辛勞。但真正做了之后,便是功勞一件。
  蠻多又道:“這次家老議事時,父親大人特意關照了。石武家老一番辛苦,大家都看在眼里。并問家老你有什么需求,我們當盡量滿足。”
  石武感激涕零:“在下慚愧,勞煩族長大人如此關照,豈能得寸進尺,再有什么要求。只是最近在下有一份疑惑。”
  “哦?請講。”
  “蠻多少爺,在下感覺最近的紅炎谷中,卻是越發寒冷了。我看這附近的花草鳥獸,都被凍死不少呢。”
  蠻多臉色一沉。紅炎谷的確出了問題,最近幾次部族議事中,都被反復提到。偵察后的結果是,支撐紅炎谷的地下熔巖,不知為何削減了許多。
  這和歷史同期完全不符。
  剛剛的議事中,蠻圖族長更是大發雷霆,要眾人想出對策。同時盡量隱瞞,防止人心浮動。
  “石武家老正在種元泉的關鍵時刻,我還是不要告訴他這個壞消息,以防他思緒不定,壞了手上的這件大事。”
  念及于此,蠻多便扯謊幾句,叫石武放寬心。
  石武不疑有他,正要說話,忽然神色驟變,驚呼道:“糟糕,竟是飛手雪!”
  蠻多轉頭一看,驚駭欲絕:“紅炎谷中,怎么會出現飛手雪?!”
  但見天空中,狂風驟起,一片片雪花,形如手掌,循著五轉蠱的氣息,漫天降下。
  “不好,快來人,保護泉蛋蠱!”蠻多大叫一聲,立即喚來附近的蠱師。
  但雪勢驚人,風割如刀,天地肆虐威能,眾人抵抗一陣子后,就漸漸不支。
  “雪怪!”
  “有雪怪出現了!!”
  禍不單行,風雪凝聚,形成一只高達兩丈的雪怪。
  蠱師們的防線很快被突破。天空中,大量的飛手雪相互凝結,成一只巨手。在眾人憤恨不甘,卻又無可奈何的目光注視下,巨大雪手一把抓住半空中的泉蛋蠱,狠狠一握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一聲輕響,雪手崩潰。
  雪花散落到地上,里面的五轉泉蛋蠱已然不見。
  ……
  銀輝寧靜,如紗朦朧,揮灑在王庭福地當中。
  嗷嗚、嗷嗚……
  天青狼群在撒爪飛奔,或在天空中漫游,或是俯沖大地。
  盡管在圣宮當中,有專門的蠱師喂養它們,但是狼群終究還是向往自由,向往寬闊天地的猛獸,不是囚籠里的金絲雀兒。
  身為它們的主人,方源放任這些狼群。而他自己則張揚著鷹翼,緩緩盤旋于高空,俯瞰著腳下。
  腳下正是地丘傳承所在。
  “土中蘊光,芒高萬丈,百里天游,詠梅雪香……這句話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”方源心中琢磨著。
  這些天來,他每隔幾天,都會親自過來勘察傳承現場。
  直覺告訴他,這個地丘傳承很不簡單。
  至于每次出游的理由,就是溜溜這些狼群,訓練一番操縱狼群的基本功。
  但就算如此,他也不能逗留這里太久。
  方源現在位高權重,是僅次于黑樓蘭的大人物,一舉一動都牽引著眾人的目光。不像以前那樣子方便了。
  這一次同樣沒有發現,為了防止他人的懷疑,方源只能暫時離開這里。
  雖說以他如今的地位,完全可以用個人的名義,將這片地方圈起來。
  但方源沒有這么做。
  如果這片傳承價值極高,就算他實力超群,也會有人和他爭搶。
  他畢竟沒有巨陽血脈,要進入八十八角真陽樓,都需要黑樓蘭的來客令。
  不過,他一直遣人監視著這里。
  用的理由,也落到天青狼群身上。
  他每次率領天青狼群外出狩獵,都會有一個線路。每次出行前,他都會調遣蠱師為自己偵察,哪個線路獵物最多,就去哪個路線。
  一共有五六個路線候選,不管哪一個,都會經過地丘附近。
  做戲做全套,方源接下來便帶著天青狼群,按照規定的路線,繼續狩獵。
  王庭福地當中,獸群極多,物資十分豐盛。尤其是小塔樓的附近,蟲群一片又一片,野蠱不在少數。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,只有少部分的蠱師才有機會進入其中。大部分的蠱師,都會在廣闊的福地中,不斷游蕩,或收服野蠱,或找尋傳承。
  方源沿途,就見到不少的蠱師。
  至于地丘傳承附近,當然也會有很多蠱師陸續經過。
  方源倒不擔心地丘傳承,會被有緣人獲取了去。他對此反而有些期待,如果有人意外地撞開傳承,他勢必會聽到風聲,到那時再去動手也不遲。
  反正他以大欺小,搶奪傳承的事情,早在星鷲峰上就已經做過了。
  咳隆隆……
  一陣連續的沉沒響聲,從地面傳上來。
  方源騎著天青萬狼王,往下看去,便見一座小塔樓,閃爍著耀眼的光輝,正緩緩地沉入地面。
  方源并不驚異。
  在八十八角真陽樓凝聚的過程中,王庭福地中每隔八里就有的小塔樓,都會陸續沉入地底當中。
  這些小塔樓,像是一座座蜂巢,里面塞滿了閉門十年來,積累起來的野蠱。
  很多人猜測:這些小塔樓中的野蠱,便是凝聚八十八角真陽樓的力量之源。從某種意義上講,這無數的小塔樓,或許便是八十八角真陽樓中的一部分。
  這個猜測一直都不得證實。
  能證實這點的蠱仙們,都進入不了王庭福地。而能進入王庭福地當中的凡人,和巨陽仙尊差距比天地還大,又沒有能力勘察。
  但,方源是個例外。
  “八十八角真陽樓,構思奇特,可謂巧奪天工。這些小塔樓,的確是真陽樓的一部分。”方源遠比很多蠱仙都清楚這點,皆因他手中就掌握著八十八角真陽樓的全面信息。
  這個信息的來源,就是瑯琊地靈。而地靈的前身,便是負責煉制真陽樓的八轉蠱仙長毛老祖。
  “嗯?等等!”方源身軀微微一震,腦海中一道靈光,仿佛閃電般劃破迷霧。
  這一刻,他忽然發現地丘上,一個與眾不同的地方——地丘附近,并沒有這樣的小塔樓!
  “沒錯,的確是這樣子的。”方源眼中精芒一陣爆閃,好幾次他帶著天青狼群外出。就算不到地丘上空,也會在地丘的附近遙望。
  現在他回想起來,立即發現,地丘上的古怪之處。
  “按照道理,每隔八里,都會設有一處小塔樓。其實每處塔樓,都照應北原相應的地域范圍。但地丘附近,卻是空無一物啊!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心情不免振奮起來。
  這是個突破性的發現!
  按照這個線索,他便很有可能解開地丘傳承的奧秘。
  但方源卻沒有直接回頭。
  忽然興沖沖地跑回去,是會被懷疑的。
  他按耐住微微激動的心情,按照之前的路線繼續走下去。天青狼群從圣宮出發,繞了一個大圈子后,又回到圣宮。
  圣宮宛若山峰,圓頂上八十八角真陽樓還在孕育當中。它散發出來的彩霞,已經徹底覆蓋了整個圣宮。原本就富麗堂皇的圣宮,便渲染成一片錦繡壯觀的宏大盛景。
  方源每隔六七天,都會外出一趟,帶著天青狼群狩獵。
  然而計劃不如變化,三天之后,漫天的彩霞陡然盡數收攏,在瞬間凝聚成形。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的第一層,顯化出來了!
  這個叫人歡喜的消息,引發了圣宮上下的一片震動。一時間,人們茶錢飯后,都在討論這個話題。
  當然大多數蠱師,都只能觀望。
  黑樓蘭迫不及待地進去。幾個時辰之后,他帶著一身傷勢,狼狽不堪地走出來。
  他的傷勢不輕,但卻難以掩蓋臉上的驚嘆之色。
  第二次出發時,他帶了許多黑家蠱師在身邊。
  黑家族人身居巨陽仙尊的血統,能自由出入真陽樓,不受拘束。
  這個時候,還是族人較為可靠。能夠自己獨吞的東西,為什么要分享給外人呢?
  黑樓蘭再次出來時,一臉疲憊不堪的模樣。而帶進去的蠱師,也只有六成的人成功回來。
  隨后,各種小道消息風傳開來,都是關于真陽樓、。
  有說真陽樓鬼斧神工,為此嘆為觀止的;有說闖樓艱難,舉步維艱的;也有說斬獲頗豐,激動人心的……
  一時間,人心浮動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