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52 三等通關可為上

方源只覺得渾身一緊,在撞進塔樓的瞬間,一股壓力壓迫他的身心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但旋即,壓力一空。
  他徹底進入真陽樓內,眼前是一片湖。
  天空湛藍,湖水波光粼粼,周圍則是朦朧的青山墨影。
  手中的來客令,化為一灘冰涼的鐵水,順著他的手指縫灑落下去。
  來客令只能用一次。
  方源甩甩手,將鐵水完全甩干凈。
  他環顧四周,發現自己置身在湖中心的小島上。身邊站著一人,便是黑樓蘭。
  “這里就是第五十四關卡。”黑樓蘭沒有看向方源,而是直接望著前方,“你看,那就是山陰老弟你要突破的難題了。”
  方源順著他的目光望去,只見不遠處,就有另一座小島。
  小島上,棲息著一群水蛇獅。
  這些水蛇獅,長著一身亮藍色的皮毛,光滑無比。四肢并非利爪,而是蛙蹼。它們的尾巴,是一條條劇毒的蛇,或盤繞在水獅的背部,或者挺立蛇軀,吐露猩紅的蛇信。
  不需要黑樓蘭多做介紹,于此同時,就有一股冥冥中的信息,直接注入到方源的腦海里面——
  “利用島上的刺猬魚,沖破水蛇獅群的防護,占領對面的島嶼。”
  方源收回目光,再看自己這座小島的邊緣。
  在島邊碧藍的海水當中,他果然看見一只只刺猬魚的身影。
  這時,陸續有黑家族長們,一個個進來,站到了黑樓蘭的身邊。
  “不管是水蛇獅,還是刺猬魚,都是中古時代的野物。如今只有在東海深處,才能得見呢。”一位家老感懷道。
  “要我說,這道關卡極不公平。水蛇獅本來就強,一只水蛇獅就堪比五六只刺猬魚。但我們這邊的刺猬魚數量,只不過只有獅群的一倍左右。”一位黑家族人盯著眼前的小島,為方源說明難度。
  “山陰老弟無須擔憂,今次過來,以試手為主。”黑樓蘭拍拍方源的肩膀道。
  畢竟,方源駕馭的是狼群。而此次卻是魚群,還是當今稀缺,在北原更是絕跡的刺猬魚。
  黑旗勝已經失敗了**次,最好的戰績,不過只拼殺了三成的水蛇獅群。這讓黑家蠱師們都深刻地意識到了此關的難度。
  常山陰雖然是奴道大師,但這里可是巨陽仙尊設下的真陽樓啊。
  方源凝望片刻,皺起眉頭。
  他暗暗估算,單憑自己的實力,操縱這些刺猬魚,絞殺了水蛇獅群卻是不難。甚至可以說,是板上釘釘的事情。
  但通關看似簡單,其實卻有極大講究。
  當初,巨陽仙尊設立八十八角真陽樓,為的是給后代留下傳承,獎勵才華出眾的后輩。因此,真陽樓中每道關卡的獎勵,都有上中下三等。
  下等通關,獲得最少的獎勵,直接進入下一關卡。
  中等通關,獲得下等一倍有余的獎勵,進入下一關卡時,還能獲得關于此關的提示信息。
  而上等通關,不僅獎勵在中等的基礎上,再翻一倍,而且能將闖關者傳進真陽樓深處,名為秘藏閣的地方。
  這秘藏閣中,擁有無數奇珍異寶,甚至還有巨陽仙尊的數道真仙傳承。
  但秘藏閣中的這些東西,不能隨手取走,須得闖關者交換。
  交換蠱蟲可以,交換蠱方也行,甚至哪怕是自身的修行體悟經驗,也能當做交換的物品。
  當闖關者完成交換之后,這才會進入到下一關卡。
  黑樓蘭只需要下等通關,能令他進入第五十五關,他就滿足了。但方源需求不同。
  他需要上等通關,進入秘藏閣。只有在秘藏閣中,他才能孤身一人,動用自己早就準備好的手段,獲取最大利益!
  “下等通關,對我而言易如反掌。但中等通關、上等通關的標準是什么,我卻不知道了。如今只有勉力一試!”
  念及于此,方源深吸一口氣,對黑樓蘭點點頭,示意可以開始。
  黑樓蘭便掏出一張令牌,對準天空一晃。
  這令牌和來客令不同,乃是樓主令。黑樓蘭第一個進入王庭福地時,便憑空得來此令,代表著他的尊貴身份。
  樓主令一晃之下,空中波紋蕩漾,閃現出數十只馭魚蠱,一二三轉皆有。
  當方源接過這些蠱蟲,輕松煉化之時,其他的人都被一股無形的溫柔力量禁錮住,不能從旁支援。
  唯有黑樓蘭還可以說話,他提點道:“山陰老弟,你要注意時間。此關你只有一盞茶的時間可用。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,信手一灑。手中的馭魚蠱,就化為數十道奇光飛出。
  眾人見方源這樣隨意,紛紛在心中驚呼。
  若換做黑旗勝,勢必要一只只點將,慎重無比。像這種馭魚蠱種下之時,蠱師必定受到魚群的反抗,稍不留意,往往就會馭獸失敗。甚至還可能導致,魂魄上的反噬。
  “狼王是否過于托大了?”
  “我還從未見過這樣馭獸的!”
  “要糟……”
  眾人的心都提起來。
  但旋即,他們雙眼微瞪,只見魚群被種下蠱蟲之后,由靜即動,紛紛朝島外游去。仿佛本來就為方源所屬,沒有一個馭獸失敗的例子。
  水蛇獅群也被這事態驚動,紛紛一改懶散,從坐臥變為直立,獅頭昂首低吼,蛇頭長牙嘶鳴。
  許多水蛇獅群紛紛躍入水中,建立水下防線。
  而方源則傲然挺立,背負雙手,身軀晃都不晃,顯現出來的奴道造詣以及魂魄底蘊,叫眾人無不暗贊。
  “天吶,他居然做到了!”
  “單單這一幕,就叫我大開眼界了。”
  “狼王果然不愧是奴道大師,就是和旁人不同。”
  “大師就是大師,興許這次能一舉功成,也說不定啊。”
  眾人的眼中,紛紛閃爍出期盼的神色。就連黑樓蘭也一臉希冀地望著。
  但魚群并未如眾人所想,直撲對面的水蛇獅群,而是朝四面八方分散游走,不斷逡巡。
  “這……狼王是想干什么?”
  “狼王穩妥,看來他是在熟悉魚群的習性!”
  但時間漸漸過去,魚群仍舊暢游。眾人望眼欲穿,卻始終不見魚群和獅群的交戰。
  這下子,就連黑樓蘭都隱隱急躁起來,催促道:“山陰老弟,抓緊時間啊。”
  “不急。”方源面色平和,悠然回道。
  水蛇獅群見魚群久久沒有來犯,一些水蛇獅子又從水中鉆出來,爬到島上去。水下防線因此漸漸松垮下來。
  過了片刻,黑樓蘭再催:“山陰老弟,如今可是已經過了半盞茶的功夫了!”
  “不忙。”方源擺擺手,眼皮微垂,似乎有些睡意朦朧。
  更多的水蛇獅群,重新上岸。老邁的獅王甚至臥在地上,閉眼假寐。
  眾人大失所望,紛紛在心中咒罵。
  “這狼王雷聲大雨點小,枉費我之前那么看好他!”
  “大師又能如何,這里可是真陽樓啊……”
  “看來這次,常山陰主要是想熟悉魚群,積累經驗,等到下次全力沖擊!”
  眼看著時限將至,眾人殘留的一點希望也被耗盡。
  “可惜一塊來客令,就被這樣損耗掉了。”
  “還是想想今天回家該吃什么好?”
  “這次闖關失敗,不曉得族長大人該如何對付常山陰呢?”
  就在眾人心神散亂之時,只聽方源哈哈一笑,魚群猛然發動沖鋒,從四面八方沖向水蛇獅群。
  “果然來了!”黑樓蘭眼中精芒爆閃。
  他心中早有猜測:“常山陰既然想將真正的大動作留到下一次,那么這次機會,他花費如此功夫來熟悉和訓練魚群。肯定還要試探獅群,洞悉它們的虛實和戰力!”
  魚群的忽然沖鋒,著實將水蛇獅群打了個措手不及。
  刺猬魚群像是一批饑餓的鯊魚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將水中少量的水蛇獅群盡數消滅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!常山陰之前一邊訓練魚群,一邊麻痹獅群。”
  “這次突擊的效果,已經足足消滅三成的獅群,大師就是大師啊!”
  “嘆為觀止的馭獸造詣,黑旗勝和常山陰相比,簡直就是嬰兒和壯漢。”
  眾人無不瞪大雙眼,為方源頃刻間創造的戰績驚異。
  吼!
  見到自家兒郎被屠戮,老獅王怒氣勃發,大吼一聲,親率獅群,躍入水中,對魚群展開報復性的攻殺。
  叫眾人奇怪的是,方源一掃之前的強硬作風,在他的操縱下,魚群一退再退。
  獅群窮追不舍,行進到某處時,忽然隊伍發生了混亂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眾人疑惑。
  “原來這里有一處暗流漩渦!”黑樓蘭一聲低呼。
  旋即,家老們眼睛發出了亮光:“我知道了!看來狼王大人廣布魚群,不僅是為了訓練,還有調查地形的緣故!”
  “對啊!獸群交戰,如兩軍交鋒。不僅要考慮敵我雙方,還有顧慮地形地利的。”很多蠱師看到這里,差點要一拍大腿,張口叫喊起來。
  水蛇獅群被暗渦困住,魚群立即調轉槍頭,回撲過來。
  獅群體型龐大,暗流對其影響甚深。但魚群體型嬌小,暗渦對魚群的影響微乎其微。
  一場精妙無雙的攻伐戰,在眾人的眼前上演。
  強大的水蛇獅群,宛若紙糊般脆弱不堪。而魚群在方源的一手操縱之下,宛若一支百戰百勝的精兵,配合默契,進退有據,分割包圍,迅速蠶食。
  魚群時而驟起聚集,硬沖猛攻。時而分散四逸,使得獅群的反擊徒勞無功。
  “這簡直像是一場戲耍!”
  “好生厲害,好生厲害!!僅僅用了十幾個呼吸的功夫,狼王就大獲全勝了!”
  “此關通了,通了!”
  黑家眾人無不驚喜交加,看向方源的目光,更是透出敬畏、嘆服、忌憚種種。
  “好,好一個狼王!”黑樓蘭撫掌大笑。
  方源亦是朗笑一聲,皆因完全絞殺了獅群的那一刻,就有信息傳入他的腦海——上等評價!
  下一刻,方源身形驀地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黑家眾人看到如此驚變,眼珠子差點都瞪掉下來。
  “竟是上等通關!!”唯有黑樓蘭在心底驚呼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