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54 仙尊意志

煉化八十八角真陽樓,乍一聽異想天開,但其實并非妄想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事實上,方源也不是“第一個”煉化八十八角真陽樓的人。
  在他五百年前世,中洲蠱仙攻破王庭福地,就是先派遣的蠱師混入到八十八角真陽樓的秘藏閣中。
  事成之后,他們將整個過程,都用蠱蟲存放起來,然后布告天下。
  王庭福地乃是北原蠱師的精神象征,意義非凡。記錄著攻破王庭福地的影像,在五域流傳,不僅是彰顯中洲實力,而且是試圖擊垮北原蠱師精神支柱的毒計!
  更關鍵的是,這段詳實的影像,是證明巨陽仙尊搜刮北原蠱蟲,為自家后裔血脈謀利的鐵證!
  影像一出,北原震蕩,民憤喧天。
  雖然被各大黃金部族鎮壓住了局面,沒有達到中洲蠱仙們預期的內亂程度,但的確營造出了一個暗流洶涌、人心離散的北原。
  中洲蠱仙宋且行,看過這個影像之后,就一針見血地評價說:“此等影像一旦流傳天下,北原自由的精神,就將從巨陽仙尊的牢籠里解放!”
  方源對這段影像,自然印象頗深。
  他重生之后,立即醒悟到這段影像的巨大價值。
  北原之行,其實救治蕩魂山,只是其中一個目的。
  方源性情謹慎,凡事先思敗后思勝。
  “這個世界上哪里有心想事成的好事?蕩魂山萬一救治不下,那么我還可以從八十八角真陽樓中,獲得其他方面的彌補。”
  中洲蠱仙攻破王庭福地的影像,對方源而言,具有極大的參考價值。
  但是單單這段影像,還不夠。
  方源只能從影像中,看到表面的東西。但幸好,方源從瑯琊福地當中,又獲得了第一手的資料情報。
  如此一來,理論聯系實踐,煉化八十八角真陽樓的把握,就大大增加了。
  “以我如今的修為,要想完全煉化八十八角真陽樓,是不可能。但我可以煉化當中的一部分。”
  方源對現實看得透徹。
  他不過是一屆凡人蠱師,要完全煉化仙蠱屋,至少得八轉蠱仙的層次。
  方源的計劃,只是煉化八十八角真陽樓的一部分。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歷經滄桑歲月,早有損耗,暗布漏洞。它太宏偉了,太龐大了,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木籠子。
  方源和其比較,如同一只白蟻。
  一只白蟻的力量,是無法腐蝕整個木籠子的。但是卻可以腐蝕掉一些邊邊角角。這兩者的難度,有天地之差。
  眼前的來客止步碑,在被射入特定的蠱蟲之后,發出一陣昏黃的光。
  方源趁機伸出雙掌,調動空竅中的真元,灌注進去。
  同時,他的意志也隨著真元,入侵到來客止步碑的內部。
  蠱師煉蠱,就是將自己的意志占據蠱蟲身軀,而這個過程中,真元就是優良的載體。
  方源眉頭緊鎖,心神投入。
  來客止步碑,只是八十八角真陽樓的一部分。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乃是八轉仙蠱,太過浩大。
  方源的意志一進入其中,就仿佛置身在一片黑暗當中。
  在這片廣袤無垠的黑暗里,有一顆太陽般的存在。它發出極微弱的光,光暈仿佛呼吸一般,有規律地波動著。
  “這就是巨陽仙尊的意志么?”方源心中頓時十二萬分的警惕。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乃是巨陽仙尊之物,被他煉化,自然里面就存在著巨陽仙尊的意志。
  巨陽仙尊的本體雖然早已經逝去了,但是他的這股意志,卻寄托在八十八角真陽樓的軀殼中,長存了下來。
  “這樣的意志,真是廣博浩大,讓我感覺仿佛面對一顆真正的太陽!仙尊的力量難以想象,這還只是巨陽仙尊一小股意志,又歷經悠長歲月而殘留下來。”
  “幸虧這股意志,陷入了沉睡當中,我動作輕微,應該不會驚動了它。千萬不能把它驚醒,否則前世中洲影像中的那兩位魂飛魄散的蠱仙,就是我的下場。”
  廣闊無垠的黑暗空間,代表著八十八角真陽樓。
  巨陽仙尊的殘存意志,大如旭日,鎮壓中央,陷入沉眠,散發微光。
  而方源的意志,和其相比,只是芝麻大小。亦散發著微微光明,潛伏在最最邊緣的角落里。
  方源不斷灌注真元,小心謹慎。
  隨著真元侵入來客止步碑,他灌注在八十八角真陽樓中的意志,也越來越多。
  黑暗的角落里,象征方源的光明,不斷膨脹,漸漸地將一片黑暗驅逐,自己占據。
  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。
  方源小心翼翼,額頭慢慢地布滿汗珠。
  “想不到這碑煉化起來,如此不易。我的兩個五轉巔峰的空竅,雙九成的真元都稍顯不足。若非有剛剛得到的天元寶王蓮,恐怕還得費一番周折。”
  整整兩個時辰過去,方源這才吐出一口濁氣,將貼在碑面上的雙掌收回。
  他渾身疲憊不堪,主要是心理壓力極大,比懸崖上走鋼絲還要驚險。
  “終于成功了。”
  方源望著眼前的來客止步碑,一股親近之意,從碑上傳來,直達他的內心深處。
  但成功的喜悅很快消散,方源的眉頭皺得更深。
  “前世的影像,果然有許多刪減。我付出這么多的真元,但在影像中的蠱師,不過是五轉中階,中途沒有休息,只煉化了短短半個時辰。”
  也許這蠱師空竅中,含有什么輔助蠱蟲。但方源更相信影像刪減的可能。
  中洲蠱仙傳播的這番影像,主要目的是為了打擊北原黃金部族的勢力,解放北原他族的精神自由。
  深入到八十八角真陽樓,肯定有不想暴露的收獲,或者見不得人的手段等等。
  同時,為了使得影像更生動精煉,引人入勝,刪減無趣冗長的部分,也是認知場景。
  但這對方源而言,卻是個大大的壞消息。
  煉化八十八角真陽樓本就是一項危機四伏的冒險,萬一被前世影像誤導,棋差一籌就極可能滿盤皆輸!
  “八十八角真陽樓果然非同凡響,我辛苦這么半天,恐怕連半分的程度都沒有煉化掉。”
  方源心懷感慨,拍拍來客止步碑,站了起來。
  如果將八十八角真陽樓分成十成,那么巨陽仙尊的殘留意志,占據當中的三成。
  一成有十分,方源煉化了來客止步碑,連半分都沒有。
  “不過就算如此……”方源的嘴角,勾勒出一絲微笑。
  他悠然轉身,往回走幾步,隨意來到一處封印了寶材的晶壁前。
  他目光微凝,伸出手,徑直朝晶壁探去。
  若在之前,晶壁必如冰墻,擋住手的去路。但是現在,來客止步碑微光一閃,晶壁便光影變化,由實化虛。
  方源的手,像是探入水中一樣,順利地探入進去,將里面的寶材成功地取了出來。
  一旦煉化了來客止步碑,那么這段晶壁中的任何珍寶,方源都能隨意獲取,而不用付出任何代價!
  “哦?這應該是奔雷石吧……”
  望著手中的寶材,方源仔細辨認,這才確認。
  奔雷石是相當稀少的煉蠱寶材。如今已經幾乎絕跡,寶黃天中也極為偶爾,才會販賣。
  這種石頭,乃是九天的雷霆相互轟炸時,從而形成的雷霆真精。
  但自太古時代,九天就隕落了七天,只剩下白天和黑天。這兩天的雷霆相互對炸的幾率,十分稀少。因此太古時代之后,奔雷石的產出就已經十分稀少了。
  雷道盛行時,大量損耗了奔雷石,用作煉蠱。
  因此如今奔雷石,存量極少。
  “天地變化,滄海桑田,雷道也已經變革,不再需要奔雷石。只有那些想要研究古代雷道蠱蟲的蠱師蠱仙,才會對奔雷石感興趣。”
  秘藏閣價值非凡,方源隨手取出的一份珍藏,就是一顆奔雷石。
  但隨后,方源卻又將這塊奔雷石,重新放回到晶壁當中。
  小不忍則亂大謀。
  因為要換取才能得到,晶壁中的珍藏數量,都是固定的。
  而這里的每一份珍藏,各大超級勢力,甚至某些大型的黃金部族,都有記載。
  如果接下來,又有后來人,有了上等通關的戰績,來到這里。發現這里少了珍藏,那該會多么驚駭狐疑!
  方源毫不留念,試驗了一番后,他再度朝水晶走廊的深處走去。
  再次來到來客止步碑時,他腳步微頓,速度放緩。
  幾個時辰前,阻止他的那堵無形氣墻,已經消散無蹤。但這并代表,他就能安然進入當中。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乃是長毛老祖所煉,自然還有旁的甄別手段。
  但方源自然早有準備。
  他心念頻動,一時間,五六只各樣的奇特蠱蟲從空竅中飛出,化為一團團彩色煙氣,罩住他的全身。
  方源又檢查了一遍,確認遮掩周全了,這才越過來客止步碑。
  各色的煙氣頓時沸騰起來,形成一道血光,彌漫左右。
  方源環顧左右,發現晶壁中的珍寶,果然比前一段要好上一個檔次。
  “嗯?這個是……”
  驀地,方源目光微微一凝,見到晶壁中封存了一只五轉的力道蠱蟲。
  他心中大喜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