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55 關鍵問題

方源剛剛邁過來客止步碑,就有驚喜的發現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一只借力蠱,出現在他的眼中。
  這只上蠱力道的五轉蠱,早已絕跡,比全力以赴蠱還要珍稀。它不能單獨使用,而是得和其他蠱蟲搭配起來。
  和天力蠱搭配,就能使得蠱師借助天穹的力量。和地力蠱搭配,就能借取到大地的力量。和火力蠱搭配,便能使得蠱師從火焰中接取力量。和水力蠱配合,便可以從水流中汲取力量。
  “我的殺招四臂風王,采用的是風霸王蠱、霸力蠱。這個蠱蟲的組合,本身就是借力蠱的替代品,功效還不足原版的五成。我有了這只借力蠱,完全可以將殺招提升到全新的高度了!”方源心中暗喜。
  當然,借力蠱還需要和其他蠱蟲搭配使用。
  到如今,天力蠱也已經絕跡。但地力蠱、火力蠱、水力蠱、風力蠱等等,卻還廣為流傳著。
  但它們使用這些蠱蟲,卻已經脫離了原先的作用范圍。
  地力蠱,常用于增長土地肥力,幫助蠱師栽培作物,或者搭配木道蠱蟲使用。
  火力蠱,則被一些炎道蠱師用作輔助蠱,能略微增強火道蠱蟲的效用。水力、風力、電力等蠱,亦是如此。
  方源來到晶壁面前,取出近十只泉蛋蠱,將借力蠱換取過來。
  過了來客止步碑后,他要獲取晶壁中的珍寶,還是只有換取一途。
  方源繼續朝前走。
  這里晶壁中的珍寶,明顯比之前的高出一兩個檔次。
  流星雨蠱、星馳電掣蠱、風鬟霧鬢蠱、星火燎原蠱、水幕天華蠱……
  在外界稀少無比的五轉蠱,到了這里卻很常見。反而四轉蠱,變得比較少見了。但一旦出現四轉蠱時,必定都是珍稀四轉,價值和效果都可媲美普通的五轉蠱蟲。
  方源目光四下掃射,身上籠罩著的血焰之光,不斷消磨。
  這層血焰之光,是他遮掩身份的保護。一旦消磨殆盡,他就會被八十八角真陽樓發覺,在瞬間鏟除。
  “在保護消失之前,必須找到那塊樓主令!”
  隨著時間的推移,方源心中亦漸生焦急之感。
  這些用來偽裝身份,欺瞞八十八角真陽樓的蠱蟲,并不好煉,且造價不菲。其中主材是黃金家族的上千斤血液,還需要經過九十八步的漫長提純的過程。
  如今王庭之爭已經結束,方源要想大規模地弄到這些血液,就更不容易了。
  更糟糕的是,眼前的水晶長廊居然出現了岔道!
  方源不得不停下來,仔細辨認。
  究竟哪一條,才是他想要走的路?
  這個時候,前世中洲蠱仙攻破王庭福地的影像,幫了方源的大忙。
  他選取了左邊一道,鉆了進去。
  這段晶壁里的珍寶,價值又拔高一檔。四轉蠱已經消失,只有五轉蠱,同時出現了五轉珍稀蠱蟲。
  方源一邊快步前行,一邊迅速掃視,忽然他目光一定:“找到了!”
  一枚樓主令,被封印在晶壁當中,距離地面只達方源的膝蓋高度。
  這枚樓主令,乃是中洲蠱仙的手筆。
  樹大招風,王庭福地屹立至今,早就已經吸引了各域蠱仙們的注意。中洲蠱仙更是在數百年前就開始布局。
  樓主令一般掌握在盟主手中,且一旦離開王庭福地,就會自行摧毀。
  近千年前,就有中洲蠱仙煞費苦心,暗中謀算,不僅買通了那一屆的盟主,而且據說還消耗了一只仙蠱。
  利用仙蠱的力量將樓主令篡改后,這塊樓主令就一直隱藏在八十八角真陽樓里面,成為暗中的伏筆,等待后續的良機。
  方源前世五百年,中洲蠱仙首先掀起五域大戰,不久后創造了良機,最終攻破這里。
  王庭福地乃是巨陽仙尊的布置,攻破這里,比攻破其他福地要艱難得多。
  但巨陽仙尊已經逝去,中洲蠱仙上千年的籌謀,苦心孤詣的醞釀,終于得到了成果。
  然而今生,這塊樓主令落到了方源的手中。
  換取這塊樓主令的過程,十分順利。但是要真正將它化為己用,卻不簡單。
  到了此處,是最關鍵的一步。
  方源臉色轉為肅然,直接盤坐在地上,全神貫注。
  一只只蠱蟲隨著他的心意,調動而出,不斷撞在樓主令上。
  叮叮咚咚……
  撞擊聲仿佛是音樂般悅耳,樓主令漸漸地懸浮在半空中。每一次撞擊,都會綻放出一層光暈。
  直到它籠罩了三十八層光暈之后,它表面的灰白之色猛地消散,顯露出樓主令三個大字。
  光暈宛若氣泡般,紛紛破裂。
  樓主令失去了浮力,掉落下來,正好被方源一手接住。
  他連忙咬破手指,將血液滴在樓主令上。
  樓主令被血液一浸,整個金屬令身,居然變成一塊半透明的琉璃。方源也看過黑樓蘭手中的樓主令,他立即察覺:自己手中的這塊和平常的樓主令,大有區別。
  “我剛剛的手段,只是參照前世影像,喚醒這塊樓主令的真面目。看來這很可能是仙蠱的力量,也只有仙蠱才能篡改樓主令,使得八十八角真陽樓沒有發覺。”方源看著手中的琉璃樓主令,陷入沉思。
  十幾個呼吸之后,籠罩他全身的血焰煙光徹底散去。
  這一刻,世界都仿佛安靜下來,方源能清晰地聽到自己的心跳聲。
  “安然無恙。”心跳聲漸漸消失,方源緩緩站起身來,吐出一口濁氣。
  “成功了。”他振奮地一握左拳,喃喃自語,卻發現聲音變得有些沙啞。同時渾身都被汗水打濕了,頭腦更有一種微微的眩暈感。
  真正開啟這塊樓主令,并讓它承認自己有大不易。可以說,比煉制五轉蠱蟲都要困難得多。
  稍差一步,就可能萬劫不復。
  方源頂著巨大的心理壓力,終于功成。
  “現在,只要我手持琉璃樓主令,便能自由出入秘藏閣了。再不用需要什么上等通關!”
  掌握樓主令,相當于掌握了八十八角真陽樓的一小部分。
  方源試著運用樓主令,幾乎瞬間,在他的腦海中就浮現出黑樓蘭等人的身影。
  過了五十四關之后,他們已經闖到了第六十一關。目前,正在和一頭金白虎虛像激戰。
  真正的金白虎,乃是荒獸級的存在。
  金白虎虛像,擁有荒獸的氣勢,將黑樓蘭等人壓入下風。
  黑樓蘭一方雖然人多勢眾,但敗象已顯。
  方源暗中關注了一會兒:“如果不出意外,黑樓蘭等人支撐不了三刻功夫,就得退走。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!”
  方源雖然進入了秘藏閣中,但只要樓主令的持有者走出八十八角真陽樓,那么他就得隨之離開。
  如今方源雖然有琉璃樓主令,可以自由停留。但是當前,卻還不好這樣暴露。
  “光有琉璃樓主令,還遠遠不夠。我還得找到那個缺口,將其徹底炸開,這樣一來才能造成八十八角真陽樓的大漏洞,令我能夠自由地取走晶壁中的珍寶。”
  琉璃樓主令在手中輕輕一晃,下一刻方源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“這里應該就是中樞室了!”
  再睜開雙眼時,方源發現自己來到一處密室。
  密室成圓形,閃爍星輝的墻壁圍繞一圈,中央立著一張白玉圓桌。圓桌上堆砌著精致模型,類似沙盤,正是王庭福地的全貌。
  不僅山川河流,中央的圣宮,甚至福地中的各個小塔樓都清晰可見。
  方源調出蠱蟲,一一飛到半空,化為一股股黑色煙氣落入沙盤。
  沙盤被黑煙浸染,很快就變成墨色。
  墨色漸濃,形成大片粘稠的汁液,在沙盤上緩緩流淌。
  方源目光注視,見得沙盤上一處黑液形成漏斗狀,仿佛底下破開一個洞口似的,使得周圍的黑液正緩緩地朝這個洞口注入。
  “找到了,這就是那個漏洞!接下來,就是將此漏洞擴寬,將琉璃樓主令煉成一角樓主令。有了一角樓主令,我甚至能隨意操縱八十八角真陽樓的其中一層!嗯?”
  就在這時,方源動作一頓,雙眼死死地盯住沙盤上的這處漏洞。
  整個沙盤上,都被濃稠的黑油般的粘液覆蓋著。因此剛剛第一眼時,方源還沒有認出來。但此刻盯著看了一會兒,猛地發現這處漏洞不是別的地方,正是——土丘傳承之地!
  “這是怎么回事?難道說,和琉璃樓主令一眼,土丘傳承同樣也是中洲蠱仙早就安排下去的伏筆嗎?!”
  方源暗吃一驚。
  但他很快鎮定下來,察覺到這個猜測中的欠妥之處。
  “不,不對。如果這只是攻破福地的預先伏筆,那么那句密語,以及灰白石板的線索,又該如何解釋呢?這些線索,明顯是傳承線索。”
  方源眼中精芒閃爍。
  此刻,前世的影像,也不能給他帶來幫助。
  “會不會是中洲蠱仙,也發現了這處傳承,然后沒有勘破密語,最終這樣利用了這處傳承呢?不,也不對。設身處地去想,如果中洲蠱仙發現了這處很有可能藏有仙蠱的傳承,他們肯定會心動的。那么這樣一來,他們應該沒有得到傳承的線索,只是發現了這處漏洞?”
  “當然,也有一種可能。他們也勘破不了傳承的奧秘,攻破福地事大,最終選擇破開這樣的漏洞。但如此一來,地丘傳承也被破壞了!”
  方源左思右想,覺得這兩種可能都有。現在沒有確鑿的證據,他也無法確認。
  他不禁陷入遲疑。
  一旦他利用前世影像中的手法,炸開這處漏洞,那么地丘傳承肯定會徹底毀掉。
  但如果不用,保留地丘傳承,那么八十八角真陽樓的攻略,就止步于此了。
  “八十八角真陽樓的價值,要比地丘傳承高得多。實在不行,只有放棄地丘傳承了。不過,這布置傳承的人真是厲害,居然能鉆破巨陽仙尊的布局……嗯?等等!”
  方源陡然心神一震,想到了一個極關鍵的問題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