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57 貪生怕死因由何

“說起來,這中洲的蠱仙亦是厲害,居然能看破八十八角真陽樓的漏洞,并且利用到這種層次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很顯然,他(她)同樣是煉道大師,不,能達到這一步,至少是煉道宗師!”
  “居然將一只仙蠱,留做傳承之物。這是真正的仙藏!他(她)利用贗品灰白石板當做線索,更是匠心獨運,想法奇妙。不知道是想選擇什么樣的繼承者……”
  最關鍵的密語解決了,但更多的問題冒了出來。
  方源搖搖頭,將腦海中雜亂的思緒排清。
  “不管怎么說,這份傳承關乎仙蠱,我都要盡力一試。接下來就是準備相關的蠱蟲,這至少得需要大半個月的時間……”
  土中蘊光,芒高萬丈,百里天游,詠梅雪香——這四句話雖然簡單,但方源若非有煉道大師的底子,還破譯不出。
  單就方源目前理解的成果而言,要借助八十八角真陽樓的偉力回流,煉成神秘仙蠱,需要的蠱蟲多達兩百余只,其中有四轉五轉蠱蟲就有二十八只。
  要知道,這還只是一次性成功的數量。
  方源要準備煉蠱,至少得有三倍的準備,以防止煉蠱過程中的失誤,而導致煉蠱失敗。但他失敗的時候,就需要備用蠱蟲了。
  十六天后。
  大殿中,黑樓蘭盡顯“黑暴君”的風范,猙獰咆哮,恣意地發泄著心中的憤怒。
  被黑樓蘭訓得抬不起頭來,甚至慘遭拳打腳踢的眾家老們,一個個噤若寒蟬。
  黑樓蘭自從進入了王庭福地之后,脾氣就越來越暴躁。八十八角真陽樓開啟以來,他更是變本加厲,脾氣仿佛火藥桶般,動輒對屬下訓斥暴打。到如今,已經有三個黑家家老被打成重傷,仍舊躺在病榻之上。
  “族長大人,非是我等懈怠,而是這七十八關實在太難。守關的金白虎虛像,實力強悍,已有荒獸的三成。我等凡軀,拼盡全力,也只能騷擾,沒有強大的攻擊手段。而且,一旦金白虎發動攻勢,我方蠱師萬難抵擋啊。”
  作為家老之首的黑沛,待黑樓蘭發泄了一通之后,小心翼翼地覲言道。
  黑樓蘭斜了他一眼,罵道:“你說的都是屁話!金白虎虛像攻勢雖強,但只要我們萬眾一心,不計犧牲,肯定能在時限前,了結掉它!你們一個個都畏難不前,我黑家的勇武之名,都被你們丟光了!”
  家老們被訓得縮頭垂眉,都不敢說話。
  黑樓蘭的話,其實不無道理。
  對付金白虎虛像,已經不是第一次了。
  若是真的不計犧牲,主動有人充當炮灰,即便喪生在金白虎虛像的爪下,也能為他人爭取時間。
  黑家眾人的攻勢,雖然綿綿無力,但只要時間充足,積少成多,必然能夠群蟻噬象,將金白虎虛像打垮。
  但事實是,金白虎虛像一旦發動攻擊,眾人都貪生怕死,畏縮不前,導致黑樓蘭對八十八角真陽樓的攻略,一直卡在此關,無法再進一步。
  大殿中回蕩著黑樓蘭的咆哮之聲。
  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,去忤逆這個發怒起來就六親不認的黑暴君。
  黑樓蘭發泄了一通后,陰沉著臉,坐到主位上。
  他心中郁憤,尤其是看著這些默不作聲的家老們,更是氣不打一出來。
  除了憤怒之外,他也有無奈。
  王庭之爭中,這些黑家的家老們各個奮勇爭先,勇猛無畏。但是到了此處,卻是畏手畏腳,膽氣去哪里了?
  其實,黑樓蘭心中也理解。
  王庭之爭,賞罰公明,人人爭先奮戰,都是為了名利,為了強大,為了生存。
  到了八十八角真陽樓,過關的獎賞,都歸于族長之手。眾人闖關的積極性就很低了。
  最關鍵的一個原因是,王庭之爭已經得勝,再無生存的危機,哪怕是圣宮之外的傳承,也有許多。只要安然度過這段時間,出了王庭福地之后,必將有更加光明的未來。
  將身家性命舍棄,充當炮灰,去成全別人,傻子才干這種事情呢!
  黑家的家老們,各個都是人精。
  保住性命是首要,除此之外,就算被黑樓蘭罵得狗血噴頭,又能怎樣?就算被黑樓蘭暴打,躺在病榻上,和死亡一比,又算得了什么呢?
  黑樓蘭對眾家老的心思心知肚明。
  “縱然我是五轉強者,也操縱不了人心啊。人心一散,再強大的部族也不好帶。也罷……”
  黑樓蘭心中嘆息一聲,開口道:“既是如此,那我就只好開放八十八角真陽樓,集眾人之力攻關。”
  請外援,需要來客令。
  但現在的王庭福地中,除了黑家之外,還有其他大量的黃金部族族人。譬如耶律家、馬家等等。
  可以想見,一旦黑樓蘭開放八十八角真陽樓給他們,那么這些人必定趨之若鶩。這樣一來,就可以引做炮灰了。
  家老們聽了黑樓蘭這話,相互之間用目光隱晦交流。此法能令他們退居二線,但他們卻都有些不大情愿。
  黑沛大家老出列道:“族長大人,此計雖妙,但卻不可不防啊。這些人雖然身上流淌著先祖的血脈,但卻并非我黑家族長。一旦通關,獲得了好處,恐怕就吐不出來了。”
  “是啊,大人。”黑旗勝家老也附和道,“想我黑家殫精極慮,勵精圖治,千辛萬苦才在此屆王庭之爭奪得了魁首。這八十八角真陽樓都是我們的,何必要去讓外人分羹呢?”
  “此舉雖有先例,但縱覽歷史,歷來都是那些弱小部族僥幸得勝,本身沒有能力攻關,只能發動其他黃金部族。而我黑家兵強馬壯,人才濟濟,怎么可能借他人之手呢?”
  “哼!”黑樓蘭微挑眉頭,“既是兵強馬壯,為何連一頭金白虎虛像都挑不過?你們這群狗屁東西,一個個惜身惜命,想要外人為自己拼命,卻又怕外人得了好處。這個世間,哪有這么好的事情?”
  和這些家老不同,黑樓蘭心中早已焦急不耐。
  他是大力真武體,必須得到一只力道仙蠱,方能晉升蠱仙。
  也唯有晉升成仙,才能解決性命之憂。
  但八十八角真陽樓中有沒有力道仙蠱?力道仙蠱到底在哪一層?這都是未知數。
  是以,他一心想打破慣例,促成黃金部族合力攻關的局面。他每打通一層,手中的樓主令就能獲得晉升,才能更方便地繼續攻略。
  雖然卡在了此關,屢戰屢敗,但對黑樓蘭來講,卻是一個良機。
  他趁機發難,再次當堂咆哮起來。
  憤怒的吼叫,回蕩在大殿當中,震得人雙耳都有嗡鳴之感。
  礙于黑樓蘭的威勢和兇名,家老們只得妥協。
  黑沛大家老憂心忡忡地道:“開放八十八角真陽樓,等若傾瀉洪水,一旦勢大,勢必損失慘重。老臣建議,要加以遏制。狼王常山陰的教訓,可是近在眼前啊。”
  這番話,立即在眾家老中引發了強烈的共鳴。
  有人語氣酸澀:“是啊,狼王太無賴了,拿了好處,一人獨吞。到現在都在閉關,恐怕在暗地里偷著樂呢!”
  有人不屑地嗤笑:“八十八角真陽樓都是我黑家的,讓他來攻關,是看得起他。結果他卻這樣報答我們,哼,什么狗屁北原英雄,以我看實則是個忘恩負義之徒啊!”
  有人目光陰冷:“依我看,這次開放八十八角真陽樓,就不要招呼常山陰了。給他一個教訓!”
  黑樓蘭冷哼一聲,對于方源的表現,他當然也有大量的不滿。若是換做旁人,他早就動手了。
  只是常山陰非同尋常,王庭決戰的戰斗身姿,至今還深深地印刻在他的心中。
  說不忌憚,那是騙人的鬼話。
  但明顯排斥方源,也是不妥。不僅失了氣量,萬一惹惱了狼王,就算常山陰不出手,他還有天青狼群呢。
  “黑沛大家老,既然你提出了這個建議,那么就說說看吧。”黑樓蘭道。
  黑沛微微一笑,侃侃而談終道:“從明日起,不妨就開放了八十八角真陽樓。但進樓之前,不管是誰,都得繳納費用。每天只有八百位進樓名額,且繳納的進樓費用,依照排位順序遞增。同時,須得動用毒誓蠱,所得獎賞中的五成,都要歸于我黑家所有。”
  頓了一頓,他又道:“至于外人,想要進樓,就得高價購買我們的來客令!”
  這番話,頓時讓在場的家老們眼中發亮,紛紛贊好。
  黑樓蘭目光掃視一圈,上半身往后倚靠,緩緩閉上了雙眼:“也好,此事就給你去辦了,黑沛。”
  黑沛大喜:“族長大人英明神武,謝族長大人賞識。”
  開放八十八角真陽樓的消息一出,立即就在圣宮中引起了軒然大波。
  無數人涌到報名的地點,一邊大罵著黑家族人的黑心腸,居然將入樓費用抬得這么昂貴,另一邊則紛紛慷慨解囊,甚至為了爭奪一個入樓的名額,相互之間大打出手。
  方源冷眼旁觀,心中暗喜。
  現在對他而言,繼承地丘傳承,才是當務之急。
  就算是黑樓蘭主動邀他出手,他還不大樂意呢。現在旁人都被八十八角真陽樓吸引了注意力,正是著手傳承的大好時機!
  (ps:這些天更新不及時,讓諸位讀者朋友們受了累,萬分抱歉。此書本月一般晚20點更新,這點沒有就是無更。就算深夜趕稿有成,也只會在次日晚20點更。這里說一下這個情況,對不住等更的諸君!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