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59 偉力逆流驚圣宮

整個圣宮,陷入到驚愕和震恐當中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片刻后,掀起一陣嘩然的磅礴聲浪。
  “這,這個是怎么回事?!”
  “發生了什么事情,為什么煙霞正在縮減?”
  從未有過的景象,就在眾人的眼前發生了。
  原本漸漸凝練的八十八角真陽樓第二層,正緩緩轉淡。大量濃郁的彩色煙霞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,變淺。
  “怎么搞的?!”黑樓蘭大皺眉頭,伸出粗臂,一把抓住黑沛家老的衣領,拉到他的面前。
  他神情扭曲,怒目而瞪,低吼道:“給我查!我要知道,到底發生了什么!”
  黑樓蘭乃是十絕體之一的大力真武體,只有晉升成仙,才能避免死亡壓力。
  然而十絕體晉升成仙,須得相應的仙蠱協助。
  黑樓蘭寄希望于在八十八角真陽樓中尋找到他成仙的關鍵——力道仙蠱,怎么容許八十八角真陽樓出事?
  黑沛家老被嚇得渾身哆嗦,黑樓蘭讓他查,他區區一屆凡人,怎么查?能查出什么東西來?聲音帶著哭腔,答道:“這,這個屬下不知啊,史籍上也沒有記載啊……”
  “淡了,更淡了!”有人手指著八十八角真陽樓,吼道。
  彩霞越變越小,濃郁的霞光越發黯淡下去。
  許多蠱師呆呆地仰望著,恐慌的情緒迅速地傳播開來。
  “難道八十八角真陽樓要完了嗎?”
  “這可是咱們仙尊老祖宗親手布置的啊。”
  “難道八十八角真陽樓,也難以抵擋光陰長河的流逝嗎?”
  一群人臉色發白,更有人雙手捂住額頭,目光中全都是驚慌失措。
  “亂作一團了。”遠處,方源目光幽幽,嘴角溢出絲絲冷笑。
  即便是相距甚遠,但是圣宮處的驚惶呼喊聲,仍舊遠遠地傳播過來。
  這位制造恐慌的罪魁禍首,遙遙一瞥圣宮之后,旋即又低下頭,盯著腳下的地丘深洞。
  他目現奇光,交口稱贊:“厲害,真是厲害!”
  方源原本估著算,頂多只是一成的霞光被反吸吞納,沒想到真正運轉開來,倒流過來的偉力遠超預料!
  單憑這點,方源便看出這位蠱仙對八十八角真陽樓的了解,絕不在自己之下。
  “這位神秘蠱仙,究竟是誰?是什么身份?我是機緣巧合,有重生便利,更有瑯琊地靈的第一手資料。他(她)又是如何對八十八角真陽樓如此了解的呢?”
  此刻,地洞當中,已經是彩霞充裕,更有一股滿溢而出之勢,但始終被洞口處的一層黑光禁錮。
  霞光翻滾跌宕,里面有一道強光,越來越盛。
  咔嚓嚓……
  一道道的裂痕出現在八十八角真陽樓的第一層樓上。
  黑沛等家老們,各個臉色慘白,呆呆地看著這一幕。
  至于在圣宮頂層下面的其他蠱師,已經有許多人跪倒在地上,不斷叩首。
  他們或高喊,或哭泣,或哀求——
  “不要塌,不能塌啊!”
  “老祖宗,我們究竟做錯了什么,你要這樣懲罰我們嗎?”
  “求求老祖宗您大發慈悲,再給一次機會給我們這些不孝的子孫吧!”
  這些聲音傳入黑樓蘭的耳中,他死死地瞪著八十八角真陽樓第一層。
  一道道的裂痕,不斷地在第一層樓面上蔓延。
  即便黑樓蘭乃是五轉蠱師,又是十絕體,占據凡人巔峰的存在,此刻也感到手足無措,力不從心的無奈和彷徨!
  “不,不能這樣!我絕不允許這個事情發生!!”陡然間,黑樓蘭爆發出憤怒的嘶吼。他滿臉猙獰,目光中充滿了炙熱的怒火。
  “母親的仇我還未報!我的復仇大計!我的力道仙蠱啊!”他在心中咆哮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一聲輕響,卻是地動山搖!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原本凝實成形的第一層完全崩散,還原成漫空的彩霞。
  霞光宛若沖破堤壩的洪水,噴涌而出,迅速蔓延開來,幾個呼吸之間,就將龐大的圣宮籠罩,又將天際浸染。
  噗!
  黑樓蘭雙目失神,胸口煩悶無比,一股郁血逆沖到咽喉,不得不噴涌而出。
  “不——!我絕不允許!給我凝,給我回來!”他張開雙臂,十指撐開,想要抓回煙霞。
  仿佛是回應他的努力一般,噴涌而出的霞光,漸漸縮小。外圍的霞光,不斷后退。
  黑樓蘭目光一閃,剛剛燃起希望的火花,但旋即就徹底黯淡下去。
  霞光雖然往后退縮,但當中并沒有重新凝練出第一層的虛影。霞光越來越少,仿佛有一個無形的巨獸,正在貪婪的吞噬。
  “不,不要……”遠處,太白云生口中喃喃,雙目失神。
  “難道天要亡我黑家?”黑沛大家老將頭發都揪斷了一大把。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若在黑家的手上出了問題,那么黑家就徹底完了。其他的超級勢力,各大黃金部族都不會放過他們。
  “天吶,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?八十八角真陽樓竟然……”耶律桑捂住心口,驚惶不已。在他的心口處,寄托著火道仙蠱。乃是王庭之爭前,耶律家的太上家老耶律萊借給耶律桑所用。此刻,這只火道仙蠱正在不斷地顫動著。
  與此同時,方源亦是臉色微變。
  在他的空竅當中,春秋蟬顯出實體,不斷顫動,散發著仙蠱威嚴,壓得五轉空竅咯吱作響。
  “這是天地大道的相互感應了。”方源心知肚明。
  人乃萬物之靈,蠱乃天地之精,大道載體。如果說凡蠱只是天地法則的一塊細微碎片,那么仙蠱則是大道一角,天地至理的完整一段。
  正是如此,所以仙蠱唯一。
  每一次仙蠱誕生,周圍的其他仙蠱都會發生顫動,產生感應。
  蠱蟲身上承載的道理越是相似或者相克,那么仙蠱之間的感應就會越深,顫動的幅度便越大。
  “從春秋蟬的顫動程度上來看,這只即將出世的仙蠱并非宙道了。”方源估算著,目光一直盯著地洞,沒有絲毫的放松。
  地洞中,霞光不斷地從八十八角真陽樓處汲取過來,又不斷消減,哺育著當中一道強光。
  這道強光越來越盛,洞口處的黑膜也有禁錮不住的趨勢。
  “可以了。要再不動手,黑膜被沖破,就會霞光沖天,暴露出我來。若是被黑樓蘭等人發現還是小事情,萬一驚動八十八角真陽樓中沉睡著的意志,那我化為灰灰,只是仙尊意志一念之間的事情。”
  前面好幾次,方源都強忍著動手的沖動。此刻見到時機徹底成熟,終于出手,一下子灑出漫天的蠱蟲。
  蠱蟲從一轉到五轉,各道多有,如花雨灑下。
  這情形看似繁雜無序,其實別有奧妙。蠱蟲不僅分區別類,相互間隔多少都有講究。甚至有些蠱蟲落得慢些,有的蠱蟲落得快些。
  此乃煉蠱上乘手法,名為花灑。如同奴道造詣、飛行術,非得天資縱橫之輩才能掌握。但就算天資再高的蠱師,也至少得有千百次的歷練,才能像模像樣。
  方源這手法造詣,遠超像模像樣的程度,足以讓部分煉道大師都會為之驚嘆。
  蠱蟲灑落之后,但見彩霞漸漸化為一色,如碧水蒼穹,由動化靜。
  碧光當中,飛蕩著無數飛鳥,又似游魚的白光。點點白光時而扎聚成堆,時而分散如星。方源盯著只看一會兒,便感到頭暈目眩。
  他連忙轉移目光,抬頭看向圣宮方向。
  圣宮方向傳來的喧嘩聲,已是小了。籠罩圣宮的彩霞縮減了一小半之后,速度慢慢緩解下來。
  見沒有人關注到這里,散布開來的狼群也沒有傳來交戰的信息,方源心中暗松一口氣。
  “一切都進行順利,接下來該是最后一步了。”他謹慎細微,沒有絲毫自得之心,反而更加戒備。
  不管是這個世界,還是地球歷史上,功敗垂成的事情,難道還少么?
  而且這最后一步,動靜頗大。是最容易出現問題的環節。
  方源手中早已暗扣一只臭屁蠱,此刻手一甩,輕輕飛入洞中。
  頓時,地洞中就飄出一股異香。
  異香無風而散,旋即蔓延出去。
  “停,停住了,停住了!”驚愕了片刻后,圣宮中的蠱師們欣喜若狂。
  “大人,霞光停止了縮減,又開始緩慢增長了!”一位黑家家老興奮地大叫,結果換來黑樓蘭的一腳。
  “我看得到!”黑樓蘭將家老踢倒在地,目光如狼似虎,口中發出低吼聲,難掩喜悅之情。
  但他心中還是緊張無比。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霞光縮減,甚至樓層坍塌的情況,還是首次出現。
  到底出現了什么問題?
  黑樓蘭的心中,充滿了疑惑。
  他不知道哪里出現了問題,會讓人感到焦慮不安。更叫黑樓蘭感到無奈郁憤的是,八十八角真陽樓乃是仙尊手筆——“即便我知道哪里出現了問題,單憑能力,恐怕也解決不了啊……”
  若是讓他知道,原來這一切都是方源在搗鬼,恐怕冒著性命危機,他也要撕破暗渡仙蠱施加在他身上的封印,和方源拼個你死我活了。
  (ps:老表喝醉了,搞得一塌糊涂,因此拖到現在,萬分抱歉!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