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160 眾人蜂擁各有意

八十八角真陽樓的驚變,讓圣宮上下大為驚震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無數人為此日夜牽掛,提心吊膽,惶惶無措。
  好在八十八角真陽樓一層坍塌不久后,情況就穩定了下來。
  七彩霞光也不再縮減,而是重新開始持續的增長。
  許是被刺激的緣故,這一次霞光增長擴張的速度,比之前還要快上三分。
  幾天之后,濃郁如水的霞霧,重新凝聚出八十八角真陽樓的第一層來。
  一徹底成形,黑樓蘭等人便立即火急火燎地進入當中。進出八十八角真陽樓的過程,相當順利。
  這讓黑樓蘭大為安心。
  暴怒的黑樓蘭,漸漸平靜下來。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對他極為重要,他要為母親復仇,就得晉升蠱仙。而作為十絕體之一的大力真武體,他要升仙就得從八十八角真陽樓中獲得力道仙蠱才有希望。
  《人祖傳》中,早就有過描述。
  人活著,可以沒有力量,也可以沒有智慧,但不能沒有希望。
  黑樓蘭重生希望,心情漸佳,開始狠狠地攻略百道關卡。
  新生的八十八角真陽樓第一層,關卡重置,黑樓蘭之前的苦功化為硝煙飛散,一切都得重新攻克。
  對于黑沛等家老來講,這是一個巨大的好事。
  “這就是否極泰來啊,重新闖關,能讓我們獲得更多的獎勵!”
  “或許這只是仙尊老祖宗給我們開的一個小小的玩笑……”
  “八十八角真陽樓的每一層都有百道關卡,關卡越是靠后,難度便暴漲。歷代王庭勝主通關的層數屈指可數,我們可不指望能攻克最后一關。只要將之前的關卡盡力通了,就能令我族實力極大飛躍!”
  家老們喜氣洋洋,但對黑樓蘭來講,卻是個壞消息。
  他若要從八十八角真陽樓中獲得力道蠱仙,只有兩種方法。
  一種是上等通關,進入秘藏閣,利用血脈身份,去換取珍藏中的仙蠱。
  第二種則是打通每一層的最后關卡,也有可能獲得仙蠱。
  對于黑樓蘭來講,第一種方法,需要他本身拿出等量的珍寶出來換取,因此并不現實。真正有成功可能的,只有第二種方法。
  打通最后幾關,非常艱難。現在關卡又重置,重新攻略這些關卡,勢必要浪費掉他寶貴的時間。
  時間不等人,若是時間一到,他們就要被傳出王庭福地。若在此之前,沒有拿到力道仙蠱,黑樓蘭不僅大仇不得報,而且必會迎來死亡。
  為此,黑樓蘭力排眾議,一意孤行,擴大規模招攬外族蠱師,徹底開放八十八角真陽樓。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隨意進出,黑家不收任何費用。
  這樣一來,排除黑家族長,圣宮上下歡騰一片。
  “黑樓蘭氣概無雙,做了歷代王者都沒有做出來的事情。我耶律桑佩服佩服!”耶律桑第一個進入八十八角真陽樓,紅光滿面。
  他是耶律部族的當代族長,本來是此次王庭之主的熱門人物,獲得族中蠱仙的大力支持,不惜借出炎道仙蠱,寄托在他的身上。
  但耶律桑最終敗北,為了保全身上的炎道仙蠱,不得不投靠到黑樓蘭麾下。
  雖然最后勝利,成功地進入了王庭福地,但對他來講,同為超級勢力卻屈居黑家,本身就是一個恥辱。回到部族,勢必將得到冷落、拋棄甚至懲罰。
  “如果我在八十八角真陽樓收獲良多,那么我就能將功補過,風風光光地回到部族當中去!”耶律桑心懷激蕩。
  “常山陰,你不要得意。只要你一日不成仙,我就都有機會,八十八角真陽樓就是我的崛起基石!”常飚目光陰冷,也是第一批進入樓中的蠱師強者。
  他并非獨自一人成行,身邊還有一位同伴。
  正是單刀將潘平。
  之前,潘平在星鷲峰中,被方源公然搶奪了機緣,心中憤慨難平。
  常飚知道這個情況之后,就故意接近,兩人一拍即合,成為搭檔。
  “去吧,去吧,都成為我的開路先鋒,用你們的生命,給我拓寬道路。”黑樓蘭肚中冷笑,在一旁催動樓主令,平靜地注視著一**盛大的人流,接連進入樓中。
  人流漸漸稀疏之后,一位相貌古樸,身材魁梧,一身白袍的太白云生也出現在圣宮頂層。
  “太白老先生。”黑樓蘭招呼道。
  “族長大人氣概驚人,老夫承情了。”太白云生交口贊嘆道。
  他風度翩翩,氣態悠然。既然都可以隨意進出,不限名額,他也不急著第一時間沖進去了。能夠將壽蠱當做獎勵的關卡,必定靠后,他現在還不急。
  兩人交談了幾句后,太白云生也進入樓中。
  “人多力量大啊。”很快,黑樓蘭便心生感慨。
  從樓主令中傳出訊息,短短功夫,依靠龐大的蠱師數量,前三十關很快就被連續攻克。
  但是到了四十關以后,單靠數量就不行了,需要特定的蠱師強者出力才有希望。
  潘平、常飚、耶律桑、太白云生相繼出力,將關卡推進到五十三層。眾人又不得不止步,碰到難題,需要奴道大師才能解決。
  “此關看來得須狼王出手,才能攻克。”太白云生手撫雪須,沉吟道。
  此屆王庭之爭,方源的表現留給世人極其深刻的印象。北原當代第一奴道蠱師的榮耀,已經送到他的手上。
  因此,此刻遇到困難,人們第一時間就想起了方源。
  “奇怪,怎么不見常山陰的身影?”耶律桑左右環顧,卻搜尋不到。
  “狼王近日外出遛狼去了。”很快,就有人回答道。
  “常山陰的確非常人也,八十八角真陽樓隨意進出,他居然都不動心!”人群中傳來贊嘆之音。
  潘平冷哼一聲,語氣陰陰:“諸位不要忘了,咱們的狼王大人可是早就進過樓里來了。據可靠消息,還得了上等通關。出樓之后,立即選擇閉關,就算黑樓蘭族長屢次邀約,他都不去呢。”
  眾人熟知他和方源的矛盾,沒有人愿意當面得罪這位名聲鵲起的單刀將,針對方源的贊嘆之聲戛然而止。
  眾人陷入到短暫的沉默當中。
  諸多蠱師強者們,亦都是神情微動,有些臉色不虞。
  潘平用心險惡,指出方源曾經獲得巨大好處,又留給眾人充分的想象空間,成功勾動了眾人心中的嫉妒之情。
  若是之前,眾人沒有體驗,還好些。
  但現在,眾人一路闖關,很多人都有親身體會,更能覺察出八十八角真陽樓的天大好處。這就更加引得人心深處的嫉恨!
  這時,一個年輕蠱師的聲音,打破了沉默:“八十八角真陽樓既然給大家開放,誰都能獲得好處。父親大人能獲得好處,那就是本事!”
  眾人目光轉移過去,便發現此人不是旁人,正是常山陰的親身兒子——常極右。
  頓時,潘平神情一凝,陰狠的目光瞪向常極右。
  常極右雖然實力稍遜潘平幾分,但此刻他的心中滿懷對父親的崇敬之情,毫不示弱地怒瞪回去。
  潘平心中殺機沸騰,但卻不敢出手。一時間,竟然被常極右這個后輩逼得下不了臺。
  心情最復雜的人,還數常飚。
  他其實才是常極右的親身父親,此刻看著自己的親身兒子,去維護自己此生的最大仇敵。
  他的心中涌起無限的酸楚和仇恨!
  “咳咳。”太白云生這時站出來打圓場,“諸位還是著眼于此關為好。”
  “為今之計,只有請狼王大人出手相助了。”
  “我們當中,太白老先生您最德高望重,只要您親手書信一封,必能請得狼王大駕。”
  蠱師們你一言,我一語,常飚和潘平對視一眼,均心中暗急。
  若是讓狼王過來,勢必能打通此關。
  但這樣一來,既讓他收獲關卡獎勵不說,又讓他施展手段,更增威信。這是他們兩人均不想看到的情況。
  潘平欲言又止。
  他有心阻止,但好不容易趁著太白云生打岔的機會下了臺。如果再被常極右杠上,他這臉面恐怕得丟!
  常飚一直對潘平暗中察言觀色,見他幾次張口,卻沒有說話,心中暗罵一聲懦夫,便將目光一掃,示意人群中的一位暗線。
  這暗線立即會意,在人群中喊道:“要我說,狼王大人日理萬機,恐怕不容易請到。還不如請唐妙鳴大人。她的奴道造詣已經直逼大師境界了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不禁心中一動。
  他和方源接觸不多,但著實領教了他的“高傲”。與其冒著邀請被拒絕的尷尬,還不如先讓唐妙鳴試試。
  嘩嘩嘩……
  一群又一群的極樂雪蝠群,從四面八方飛來,像是百川匯流成海,向著地丘上的洞中飛去。
  方圓百里,異香撲鼻。
  正是這種濃郁的異香,將極樂雪蝠群勾動而來。
  進行到這一步,煉蠱已經接近尾聲。
  “此法乃是用獸命獻祭,其實和八十八角真陽樓的運轉,有著異曲同工之妙。只不過小塔樓是犧牲野蠱,統合力量罷了。”
  由于親身實踐,方源對此次煉蠱更加認知深刻。
  異香漸漸消散,沒有了勾引,所剩不多的極樂雪蝠群慌忙逃竄。
  “快要成了!”方源鼻息轉粗,雙目緊緊盯住地洞,難掩興奮之色。
  Ps:仔細斟酌了一番,還是將原本刪除的部分,還原了一些出來,稍加了修改。因為刻畫眾生的心態和動機,不僅是不能缺少的過度,更關鍵的是對接下來人祖故事的一個實例描繪。待會還有第二更,預計在11:30左右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