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162 人生為何早有悟(六千二大章)

方源看著碗壁上的墨文,微微咧嘴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這招災蠱,品級高達七轉,比方源如今的春秋蟬還要高一個檔次。效用極端奇妙,居然是涉及地災天劫。
  墨文中段,有詳細闡述。招災蠱能夠替蠱仙招災引難,將地災天劫脫離原來的目標,勾連到自己的身上。
  方源神情不免古怪起來。
  這樣的仙蠱,誰敢用?
  天災地劫是多么麻煩的毀滅力量,多么恐怖的天地偉力。好好的日子不過,用招災蠱吸引來這些天劫地災,這不純粹自己找死么?
  蠱仙墨瑤,堂堂的靈緣齋三十六代仙子,為什么要煉制這樣的仙蠱?
  墨文的后段,給予了理由。
  原來她是真的想要找死!
  當初,她和薄青相戀相知,成為正道伉儷,五域矚目的傳奇。
  劍仙薄青天才卓絕,打遍天下無有抗手,人稱“劍劈五洲亞仙尊,為情所系幸蒼生”。
  縱觀天下,審視人生,擺在他面前的,只有沖擊九轉這個無上的目標了。
  然而沖擊九轉,艱險無比,縱然是堂堂劍仙,也感到如履薄冰,把握至多只有一成半。
  薄青志向高遠,矢志沖擊九轉巔峰。墨瑤苦勸不成,只能含淚協助準備。
  薄青布下傳承,安排后事,第一次沖擊失敗,身受重傷七十載,躺在病榻上不能動彈絲毫,皆是墨瑤照顧起居。
  傷好之后,薄青意欲再度沖擊九轉。
  墨瑤心知此事艱難,尤其是沖擊九轉的最后關卡,有無邊的地災天劫降下。薄青縱然戰力驚絕天下,卻缺欠持久之力。
  她為了一心幫助情郎,暗中背叛門派,將主意打到八十八角真陽樓的身上。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乃是大名鼎鼎的仙尊布置,長毛老祖手筆,天下第一的仙蠱屋,墨瑤很早之前,就開始研究它,從它身上鉆研出心得,幫助自己加深煉道宗師的造詣。
  她雖然只是異人,沒有巨陽血脈,但靈緣齋在巨陽時代,就供奉了許多杰出女子,成為巨陽仙尊的妃嬪。其中更有數位女蠱仙,得到過巨陽仙尊的歡心。
  因此,靈緣齋中保存著許多巨陽仙尊的隱秘,其中對八十八角真陽樓,更是知之甚詳。
  墨瑤從這些資料中,得知八十八角真陽樓的秘密。
  王庭福地位居北原正中央,內里天地廣闊,又有黑白兩天之分,作用八十八角真陽樓,福分極深。因此每隔一段時間,就會引來極其猛烈的地災天劫。
  巨陽仙尊考慮到這點,在組建八十八角真陽樓時,放進一只“排難蠱”,當做八十八角真陽樓的重要基石。
  此蠱高達七轉,乃是巨陽仙尊運道精髓之一,能夠將王庭福地中的天劫地災,都排遣到外界去。如此一來,便形成擴散整個北原的十年暴風雪災。
  反過來,巨陽仙尊又借助十年暴風雪災,訂下規矩,形成王庭之爭的傳統。
  墨瑤在這一點上,發現了一個不是漏洞的漏洞。
  原來王庭福地與八十八角真陽樓共生,每隔十年,都會引來強大浩瀚的天災地劫。這時就需要王庭福地敞開一絲縫隙,配合排難蠱,將災劫排遣出去。
  王庭福地被巨陽仙尊布置,只能出入凡人,不允許蠱仙進出。但排難時,王庭福地打開一絲隱秘縫隙,洪水般的災劫排放出去,仙尊隔絕蠱仙進出的布置就起不了作用。
  墨瑤便是借助這絲縫隙,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,逆著災劫進入到王庭福地。
  她在當中考察近十年,憑借宗師造詣,費盡千辛萬苦,找到關鍵的節點——正是地丘處的小塔樓。
  隨后,她冒著驚醒巨陽意志的危險,將小塔樓摧毀,利用偉力回流,感應排難蠱,形成釀造“招災蠱”的地洞。
  成功地煉成仙蠱雛形后,她又在這處無名山谷中,隨手布下仙蠱屋近水樓臺。
  在其中,墨瑤將雛形徹底溫養成形,便帶著招災蠱,利用福地排難的良機,偷偷潛回外界。
  她沒有將這些布置毀掉,是為了以防萬一。若是薄青再次沖擊失敗,招災蠱也毀于天劫地災,那么她還會再進來福地,再度煉成招災蠱。
  然而這一次出去,她就再也沒有回來。
  劍仙薄青第二次沖擊九轉,徹底失敗,在浩蕩天劫中化為灰灰。而墨瑤也隨之一同身隕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沖擊九轉,千難萬險,墨瑤在此之前,偷偷設下了這道傳承。她沒有點明傳承的真正內容,是因為這個行為,本身是對門派的背叛。但她終究還是將前置的線索,留給了門派。前世五百年后,中洲蠱仙圖謀王庭福地,摧毀八十八角真陽樓,就是借助了她的這個前置線索。”方源現在回想,頓時有一種迷霧消散,一切都說通了的感覺。
  墨文的最后,有一首詩——
  仙路阻且長,相逢于天涯。
  歲月忽已晚,情仇已綿長。
  君思仙盡頭,我思君安危。
  生死兩茫茫,為君夢還鄉。
  顯然,這是墨瑤所著。
  蠱仙之路,漫長艱難,卻和君有幸相逢。不知不覺間,情恨糾纏,無法自拔。
  君的目光,盯在仙路的盡頭。我的目光則落在君的身上。
  沖擊九轉,九死一生,我不愿生死相隔,只愿為君傾盡一生,助君圓夢!
  為了保護心中的愛郎,為了助推薄青走上蠱仙的巔峰,墨瑤寧愿犧牲自己,利用招災蠱,將天災地劫引到自己的身上。
  “真是奇女子……”方源嘆息。
  盡管他絕不會因為愛情,做出這樣的犧牲,但卻不妨礙方源理解這樣的人。
  甚至,這種了解程度,反而比旁人更深。
  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,總有**,總有目標,總有意義。
  墨瑤的目標,是為心中的愛郎。而方源的目標,在于追求永生。
  **不同,目標不同,意義不同,鑄造了形形色色的天下蒼生,特立獨行的英雄梟杰。
  方源將目光重新落在朱紅巨碗中。
  蠶繭已經破開,招災蠱已經徹底成形。它形如蠶繭,渾身灰白,只有小拇指大小,在水里載沉載浮。
  招災蠱乃是貨真價實的自我犧牲之蠱,墨瑤用之舍己為人。
  對于方源來講,這蠱看似無用,其實仍舊有巨大價值。
  首先,它是仙蠱。就算自己不用,放入寶黃天中販賣,也能換得一筆巨額仙元石。
  其次,它乃運道蠱蟲,能吸引天災地劫。災劫雖強,但只要自身過硬,能夠撐住,那么用來陷害他人卻是別有妙用。
  最后,它的成形乃是借助八十八角真陽樓中的基石之一——排難蠱。它和排難蠱可謂一體兩面,一個招災,一個排難。單憑這層關系,對方源接下來的八十八角真陽樓之行,將有巨大幫助。
  然而心中雖然有一層羈絆,但想要徹底收服此蠱,還有一層關隘。
  碗壁墨文中,墨瑤就有詳細關照。
  要收服招災蠱,需要一定的條件。雖然不計仙凡身份,但卻需要有緣人有一顆自我犧牲的心。
  如果沒有這顆心的話,強行收服,輕則導致仙蠱反噬,重則仙蠱自毀,殃及人身性命。
  近水樓臺中,方源站在巨碗之前,面無表情。
  自我犧牲的心,他有么?
  ……
  “咳咳咳。”唐妙鳴用手帕捂住櫻唇,秀眉緊皺,表情痛楚。
  “大姐!”一旁的唐家三少唐方,呼喚一聲,臉上充斥痛惜之情。
  唐妙鳴半躺在床上,擺擺手,示意唐方不要擔心。
  唐方看著大姐手帕上的鮮血,深深地嘆了一口氣:“大姐,你何必這樣拼命?闖了這關又能如何?父親他們都已經去了,大姐你就是我唯一的親人,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我該怎么辦啊?”
  唐妙鳴伸出手來,輕撫唐方的頭發:“三弟,你可是我們唐家的族長了,可別這么沒有志氣。這一次王庭之爭,我們唐家損失慘重,險些被他族吞并。如今是千載難逢的機會,正要借助八十八角真陽樓,來令我們部族重新強盛起來。”
  唐方不以為然地撇嘴道:“但是大姐,你強行闖關,造成重傷,得不償失啊。三弟我看著分外心疼,這些天來連家族的事務都無心打理了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唐妙鳴聽了這話,臉色一肅,凌厲的目光緊緊盯住唐方。
  她毫不猶豫地訓斥道:“唐方族長,你身兼重任,豈能如此兒女情長?振興部族,乃是你的職責,是一族之長的意義所在。今后,我不想再聽到相似的抱怨,你聽明白了么?”
  “大、大姐,我錯了。”唐方連忙從床邊站起來,一臉慚愧,低頭認錯。從小到大,就屬大姐對他最好。
  唐妙鳴目光漸漸溫柔下來,幽幽一嘆:“三弟,我知道你性情跳脫,喜歡過浪跡天涯,無拘無束的生活。但是你身為家里最后的男人,就應該勇于承擔。今后你人生的意義,就在于振興部族,你可明白?”
  “大姐教訓的是,小弟明白了。你別生氣了,本來身上就有傷勢呢。”
  唐妙鳴仍舊嚴肅:“回去之后,將《人祖傳》的第三章第一節,連夜抄寫十遍給我。”
  唐方的心中,頓時充斥著一股溫情。
  從小到大,大姐的懲罰,就是讓他抄書。
  “大姐,你休息吧,我這就去抄。”
  《人祖傳》第三章第一節有載——
  人祖的二女兒古月陰荒,為了將自己的父親從生死門中解救出來,踏上成敗山,尋找成功蠱。
  但最后關頭,她失敗了,喪失了自我,成為了一個丑陋而又強大的怪物。
  沒有女兒的搭救,大兒子太日陽莽更是頹廢沉迷,人祖困于落魄谷中,不能生還。
  落魄谷如同一個大迷宮,曲折蜿蜒。時而蔓延出茫茫一片的迷惘霧,能令魂魄松散。時而刮起凜冽如刃的落魄風,專門切割魂魄。
  人祖乃是魂體,在迷惘霧中尋不到出去的方向,落魄風則切割他的魂魄,令他越來越虛弱,處境也越發危險。
  被落魄風切割下來的魂魄碎片,漸漸凝合起來,成為一個少年。
  就這樣,人祖的第三子誕生了。
  他就是北冥冰魄。
  “我的兒子啊,謝謝你的陪伴。我的時間不多了,在最后的日子里,因為有你的陪伴,父親我一點都不寂寞。”人祖感嘆道。
  北冥冰魄外冷心熱,雖然話不多,但對人祖十分孝順。
  看著人祖一天天虛弱下去,他的心情也越發沉重。
  他決定把人祖救出去。
  人祖感受他的決意,既欣慰又痛惜:“不要忙活了,我的兒子,你孝心我心領了。我現在明白了,生死強求不得。人總歸是要死的,這就是人的宿命。”
  北冥冰魄哭泣道:“父親,我知道你說的話是對的。我也知道,我的努力會白費。但是看著你這樣虛弱下去,我不做出努力,我的心里將會更加難受。就讓我為您做些什么吧。”
  人祖嘆息一聲,只能任由他去了。
  北冥冰魄游蕩在落魄谷中,他在這里誕生,落魄風不能削他的魂魄,**霧更不能遮擋他的視線。
  他苦苦搜尋,但始終找不到出去的路。
  就在他越來越絕望的時候,他碰到了一只蠱蟲。
  “哎呀呀,想不到居然被你發現了。”這只蠱蟲形如瓢蟲,肥胖若球,但動作敏捷無比,四處閃現在北冥冰魄的身邊。
  北冥冰魄眼睛亮起來,好奇地問道:“你是什么蠱?”
  “我的名字,叫做意外。”這只蠱蟲答道。
  北冥冰魄目光黯淡下去:“原來你是意外蠱啊,可惜你不是成功蠱。”
  意外蠱嗤笑一聲:“年輕人,你莫要小看我。我可是令成功蠱又愛又恨的存在。意外的力量是很強大的。你知道你在這里遇見我,代表著什么嗎?”
  “什么?”
  意外蠱搖晃著肥胖的身體,得意地道:“這里是什么地方?這里是落魄谷,是死境。你在這里,說明你已經死了。但你遇到了我,就是在‘死’中遇見了意外。那就是——‘生’了。抓緊我吧,我帶你回到人間,令你重新復活。”
  “真的嗎?”北冥冰魄大喜,“能不能帶上我的父親一起呢?”
  意外蠱搖頭:“是你遇見了我,不是你的父親,所以只能帶你走。”
  北冥冰魄失望極了,他拒絕道:“既然不能帶上我的父親,那我也不走了。我要陪伴我的父親,直到最后的時刻。”
  意外蠱大笑三聲,用霸道的語氣道:“人生的意外,可由不得你拒絕。年輕人,你必須得跟我走!”
  話音剛落,意外蠱便強行帶著北冥冰魄,瞬間離開了生死門,回到了人間。
  北冥冰魄擁有了鮮活的血肉之軀,獨自一人面臨偌大的世界,感到分外的迷茫。
  意外蠱消失了,他忽然記起人祖曾經說過的話,想起來他還有一個二姐,叫做古月陰荒。
  這時候,思想蠱主動找到了他:“年輕人,你不要懷疑我,思想一向是人的朋友,我來是幫助你的。”
  思想蠱告訴北冥冰魄,有關成敗山,以及古月陰荒的事情。
  北冥冰魄決定先見見自己的二姐。
  當他看到到古月陰荒時,他難過地流下了淚水。
  北冥冰魄企圖和古月陰荒交流。但變成怪物的古月陰荒,一直在嘴里念叨著問題。
  “這是哪里?”
  北冥冰魄思考了一下,答道:“這是人間,生命可以在這里活動。我們的頭頂上是天,我們的腳底下是地。”
  “我是誰?”古月陰荒又問。
  “你是人,人祖的二女兒,名字叫做古月陰荒。你是我的二姐啊。”北冥冰魄答道。
  “二姐啊,你趕緊清醒過來吧。我們的父親死了,被困在落魄谷里,我們得趕緊去救活他呢。”
  “人祖?古月陰荒?救活?”怪物搖晃著腦袋,困惑無比,“我為什么要救活他?人難道不應該死嗎?死亡有什么不好?人為什么活著?我為什么活著?”
  這一次,北冥冰魄答不上來了。
  人為什么活著?
  北冥冰魄思考這個問題時,困惑蠱就悄悄地來到了他的身邊,讓他失去了對周圍的感應。
  隨之一同的,還有愛情蠱、偽裝蠱。
  思想蠱看到它們,頓時頭疼無比。這幾只蠱,出了名的調皮搗蛋,經常結伴而行,就算是思想蠱也不想去招惹它們。
  “愛情,你害的人還不夠嗎?為什么還不放過人呢?”思想蠱嘆息道。
  “別跟我講道理,我就是蠻不講理的。”愛情蠱語氣刁蠻,“快滾吧,思想,我不待見你。”
  思想蠱無奈,只能退走。
  “又來了一個人嗎?哈哈!”愛情蠱看到北冥冰魄,十分開心,因為又有了玩弄的對象。
  它和偽裝蠱是鐵桿哥們,當即借助它的力量,偽裝成思想蠱。
  “年輕人啊,你的二姐把自己都忘了。你要想拯救她,就得尋找到意義蠱。”愛情蠱道。
  北冥冰魄回過神來,不疑有他,對愛情蠱問道:“我倒是見過意外蠱的,請教你,這只意義蠱在哪里呢?我該如何找到它?”
  愛情蠱用鄭重其事的語氣,哄騙他道:“人啊,你要知道,你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,都是有意義的。你只要尋找到意義蠱,就能讓你的二姐清醒過來。你順著我指的方向,一直走,一直走,你就能找到意義蠱了。”
  北冥冰魄表示萬分的感謝,立即上路了。
  愛情、困惑、偽裝三蠱望著他遠去的背影,都哈哈大笑起來。
  這個世界上,哪有什么意義蠱?
  根本就沒有這只蠱蟲,北冥冰魄怎么找,也是找不到的。
  “傻子,誰叫你們觸怒我呢?我要讓你們知道,愛情的懲罰,可是極為恐怖的!接下來,我們就一直跟著他,輪流玩弄他吧。”
  愛情蠱的提議,得到了其他兩蠱的認同。
  就這樣,北冥冰魄輪流受到三蠱的戲弄,苦不堪言。但他為了尋找到子虛烏有的意義蠱,仍舊堅持不懈。
  這份精神,感動了思想蠱。
  趁著愛情蠱不在的時候,思想蠱來到北冥冰魄的身邊,要再度幫助他。
  “思想,你來干什么?我們玩得正開心呢。”困惑蠱、偽裝蠱十分排斥思想。
  思想蠱笑起來:“我懼怕愛情,但我可不怕你們兩個。年輕人啊,借助我的力量,清醒過來吧。”
  北冥冰魄便借助思想蠱的能力,認清了真相,不再困惑,識破了偽裝。
  困惑蠱、偽裝蠱只能敗走。
  北冥冰魄向思想蠱表示感謝,道:“謝謝你,思想蠱,因為有你,我想到了拯救二姐的方法。”
  “哦?那是什么方法?”
  “這個世界上,的確不存在意義蠱。但我可以創造出一個意義蠱來。”北冥冰魄自信地道。
  人活著是沒有意義的,但是卻可以賦予一個意義。
  北冥冰魄回到古月陰荒的身邊,親手創造出了一只意義蠱,按進古月陰荒的腦海當中。
  “我活著,就是為了搜尋到成功蠱,救活父親!我明白了,我懂了!”古月陰荒的雙眼驟亮起來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活著的意義么……”唐方將手中的筆放下。
  夜已經深了,在這王庭福地中,溫柔的銀輝覆蓋大地。
  連續的抄書,令他心生感慨。
  “人活在這個世界上,總會感到迷茫。但只要找到自己人生的意義,就會找到方向,勇往直前。同時,也就明白自己想要什么,不想要什么,就會不懼犧牲。大姐要我抄書的用意,恐怕就在于此吧。”
  他輕輕地推開窗扉,看著眼前輝煌錦繡的圣宮,想著形形色色的人物,有強者,有弱小。
  他的心緒漸漸激昂起來:“每個人的生命,都有各種各樣的意義。而我的意義,就是帶領著部族,走向昌盛!”
  ……
  與此同時,近水樓臺。
  “自我犧牲之心?”方源的嘴角泛起一絲傲然的冷笑。
  他伸出右手,沒有絲毫猶豫,伸入巨碗,將里面的招災蠱直接拈了出來。
  汲取著他的氣息,招災蠱身上光輝一閃,旋即便成為方源之物。整個過程順利無比,沒有絲毫震蕩和反噬。
  穿越者的身份,前世五百年的經歷,早已讓他看破了生死,什么親情友情愛情,更都不是他的興趣。
  只有永生,這樣崇高到遙不可及的目標,才能讓他的生命之旅,顯現出濃烈的趣味來。
  這就是他賦予此生的意義!
  但是追逐永生,并不是說他怕死,怕失敗。
  對于死亡、失敗,他坦然接受。
  甚至,永生究竟存不存在,都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。
  但是就算是不存在又如何呢?
  方源享受這樣的過程。他在追逐永生的過程中,尋找到了意義,感受到了此生的趣味盎然。
  身體上的低級**,愛恨情仇的滿足,他早就膩味了。
  只有永生,才是值得追求的目標。
  “因此,犧牲的覺悟,我早就有了啊。”方源目光幽冷,把玩著手中的七轉仙蠱。
  Ps:感謝諸君的耐心等待,感謝“傲骨丶臨風”同學對我的理解。什么都不說了,這一大章雙手奉上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