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66 死不足惜

轟隆隆……
  大地震動,如潮水般的狼群出現在天際,綿綿不絕,宛若浩蕩江水,奔騰而去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萬狼奇奔,狼群混雜。有風狼,奔走如飛。有水狼,潔白如雪。有夜狼,漆黑矯健。又有龜背狼,敦實穩重,朱炎狼赤焰蒸騰。
  百狼王、千狼王、萬狼王領袖群倫,更兼有異獸狼,行于行伍,分外顯眼。
  諸如血森狼,背負骨林,高大如山;又有魚翅狼,批甲如象,水陸皆能;還有狂狼,銀灰三眼,戰癡斗狂。
  王庭福地,淡金蒼穹中,還有天青狼群,奔騰于空,嗷鳴聲聲,神駿非凡。
  方源穩穩地坐在一頭天青萬狼王的背上,狂風也吹拂不動他堅毅如鐵的面龐。
  一對雙眸,黑暗深幽,此刻俯瞰腳下,心思難測。
  雖然進入王庭福地之初,狼群被打散,流落福地各處。但方源早就發布任務,從進入福地就堅持不懈,除去召回舊有狼群之外,又新攬無數野狼。如今腳下奔騰的狼群,似江如海,規模多達五十萬之眾!
  到了他這一步,已經是貨真價實的凡塵巔峰。
  王庭之爭起初,他和江暴牙、馬尊等人被稱之為五大獸王。王庭之爭結束之后,不談天下公認,但已經是北原公推的當代第一奴道大師。
  除去奴道造詣之外,更兼有力道驚人手段,飛行大師實力,叫人驚詫敬畏。
  狼王常山陰誰人不敬,誰人不畏?
  縱觀北原上下,可堪其敵手者,能有幾人乎?
  不過此刻,在方源的腦海中,卻是有道聲音在“打擊”他。
  “呵呵呵,小少年,你居然想奴力合流,心志真是挺大。但姐姐我還是勸你趁早打消了這層心思罷。”
  墨瑤意志接著笑道:“奴力二道,涇渭分明。奴力合流,乃是千古難題。你兼修已經大大不易,不如趁早改換,知難而退,干嘛盡做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呢。唉,姐姐是個過來人。你要知道,道路萬千,流派無數。蠱師之強,不在于走多少條道路,而在于誰走得更遠。”
  墨瑤好言勸解,但方源冷哼一聲,冷傲否決:“事在人為,有什么可怕的?奴力合流千古難題,那是因為之前沒有出現我方源這樣的人物。我遲早要威凌天下,名垂千古,媲美星宿、紅蓮、樂土之流。”
  星宿、紅蓮、樂土,皆九轉蠱尊也。人族歷史,漫漫長河,無窮歲月摩挲,到如今也總共不過十位。
  方源還是個凡人,卻妄想成為這樣的人物,宛若螞蟻想成大象。
  這樣的野心和口氣,令墨瑤意志一時聽得,也不免瞠目結舌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吼!”
  “殺,將這些地魁小獸斬盡殺絕!”
  “治療蠱師何在?有人受傷,快來接應!”
  獸群嘶吼,蠱師喊叫,一場小范圍的激戰已經到最關鍵的時刻。
  不大的戰場上,土坑遍布,殘肢血濺。五六位蠱師,圍繞著地魁獸王,展開鏖戰。而周圍,倒著大量的地魁獸的尸體。
  這些地魁獸,人身蛇尾,面若蝙蝠,朝天鼻子,雙耳招風,渾身漆黑,生有肉甲。胸膛前后左右,長有五六根肉鞭,短的有一丈,長的竟達兩丈余。
  肉鞭如手,靈活似蛇,抽甩間勢大力猛,可攻可守。
  地魁獸居于地底,但并非地下深處,而是往往在地下淺層筑巢。
  它們價值很高,不管是眼珠子、毛皮、蛇尾都是良好稀少的煉蠱佳材。更稀罕的,乃是它們身上的長短肉鞭,越長越好,兩丈以上的肉鞭,往往千金難求,有價無市。
  地魁獸如今在北原,蹤跡已經漸漸稀少。但在王庭福地,卻規模眾多。譬如這片地域,方圓萬里,都是地魁獸群。
  財帛動人心,又因為此地靠著圣宮不遠,因此很多蠱師常常結伴同行,到此狩獵。
  這支激戰中的小隊,正是其中一支。
  隊中的蠱師們,大部分人都狩獵地魁獸群三四次,經驗較為豐富。
  不過這次,他們卻是遇到了麻煩。雖然引來的地魁獸群,只有一百余,規模在他們的控制之下。但沒有料到,這只獸王,卻不是尋常的百獸王,而是一頭老邁的千獸王。這頭獸王雖然不能戰,老弱多病,但身上寄生的野蠱,卻是貨真價實的三轉級數。
  凡人蠱師中,一轉乃是學徒,剛剛起步,戰力孱弱,最為常見。二轉,則是骨干、基石,十分普遍。
  三轉稱之為長老、家老,乃是勢力中堅,數量急劇減少。四轉乃是勢力首腦,萬人領袖。五轉稱為凡俗巔峰,更加稀少。
  地魁千獸王本身不足為懼,但身懷數只三轉野蠱,這樣的戰力,就超出這只隊伍能力之外。
  若非交戰之初,隊伍首領蔣凍性情剛毅,經驗豐富,果斷下令,率領一些好手,插入獸群,將地魁獸王死死拖住,再由其他人屠戮地魁小獸。否則,蠱師隊伍早就潰敗了。
  “諸位,再加把勁!這頭老獸已經快不行了,堅持就能得勝!”蔣凍騰挪間,大聲叫喊,振奮士氣。
  眾人應答參差不齊,勉強振奮精神。
  從開戰至今,已持續了大半個時辰。蠱師們真元消耗將盡,但幸好北原風氣,這些蠱師大多都兼修了力道。
  蠱師們奮力作戰,多以肉搏為主,非到萬不得已,才會去催用真元,救己救人。
  吼!
  就在這時,老獸王忽然蛇尾狂甩,打得空氣爆響。蛇尾狠狠地擊中一位蠱師,當場將其打飛。落到地上時,這位蠱師已經胸膛骨骼盡碎,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  人有智慧,野獸也有它的狡詐。
  老獸王體殘虛弱不假,但爛船還有三磅釘。此時陡然暴起,立殺一人。
  眾蠱師都是一呆,士氣陡降。
  “糟糕,本來就是僵持,現在我方減員一人,我空竅中的真元不足兩成,如何是好?”蔣凍眼珠子一轉,立即想到了逃跑。
  這支獵隊不過是他臨時組建,臨陣而逃,雖然有害名譽。但和生命相比,名譽算得了什么?
  北原人好殺伐,性勇悍不假,但卻并不是傻子。
  “以前艱難困頓,只得拼殺,才有生機。現在我已經入了王庭福地,遍地資源,正是積累雄起之時,怎么能將大好性命,犧牲在這里呢?”
  “我家里有老有小,這些天雖然狩獵成果不錯,但所得元石只能支撐我的修行。家里那小子,再過半載,就要踏上修行之路了……所以,對不住了,諸位!”
  蔣凍目光目光猛地閃爍一陣,忽然后撤,將剩余真元,一概灌輸到移動蠱蟲。
  衣袂劃破空氣,嗖的一聲輕響,他絕塵而去。
  剩下的蠱師們又愣了一下,首領都臨陣脫逃了,還打什么?
  頓時眾人飛奔逃散,士氣低落谷底。
  地魁獸王怒吼一聲,緊追不舍。
  “我草!”蔣凍聞聲回頭,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,差點魂飛天外。
  這頭地魁老獸王什么人不追,單追殺他而來。想來是蔣凍手段狠辣,攻勢猛烈,遂記恨于心。
  “糟糕,這樣下去,我命休矣!”
  兩者一逃一追,時間流逝,真元急劇消耗,蔣凍漸漸陷入絕望當中。
  “蔣凍大人快跑!”
  就在這是,一道聲音遠遠傳來。
  蔣凍聽了,轉頭望去,只見左前方立著一位年輕人,他識得,叫做馬鴻運,參入隊伍不久,只有一轉修為,屬于后勤蠱師,戰力微薄。作戰開始,他就被遣派出去,留作偵察棋子。
  “好個傻小子!”蔣凍大喜過望,立即轉變方向,向馬鴻運奔來。
  馬鴻運眼睛瞪大,他見地魁老獸王漸漸追進,忍不住想要提醒蔣凍。但沒有料到,蔣凍居然引著地魁老獸王,直接向他這邊逃竄。
  馬鴻運撒腿就跑,但蔣凍速度飛快,幾個呼吸之后,就追趕到他的身邊。
  蔣凍哈哈大笑:“小子,你今天救了本大人一命,也算死得其所了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催動蠱蟲,將馬鴻運擊昏,隨后伸出大手,拎著衣領,將其向后用力一拋。
  但地魁老獸王,放著送上嘴邊的肉食不要,竟然仍舊緊追不舍。
  蔣凍大笑聲戛然而止,心情好似從天堂跌落地獄。
  正當地魁老獸王追近之際,忽然隆隆之音傳入耳中,廣袤大地都開始微微顫動起來。
  旋即從天邊涌起一道灰線,漸漸的線條濃重而又清晰起來。
  狼!
  怎么這么多的狼?!
  狼潮從天邊奔涌而來,氣勢浩蕩,宛若滔滔洪水席卷天下。
  千獸王頓足,呆了片刻,渾身顫抖,轉身就跑。
  “朱炎狼、龜背狼……如此狼群,對了,之前有過公告,狼王出獵要狩獵此地!啊哈哈,天不絕我,我有救了!”
  蔣凍呆了一呆,旋即興奮大叫。他癱坐在地上,渾身激動得顫抖,絕境逢生,雙眼涌動出喜悅的淚花。
  但下一刻,狼群奔騰而來,不減其速,宛若浪潮,眨眼睛就將蔣凍撕碎吞沒。
  金空之中,青狼之上,墨瑤意志在方源的腦海中發出一聲悲憫的嘆息:“方源,你放任狼群,所到之處,不管敵友,只要活物都屠戮一空。殺性太重,就算你不怕有干天和,難道就不擔心其他蠱師的想法嗎?”
  “哼,我此番出行,早已提前發出公告。這些人利欲熏心,螻蟻一般,擋我兵鋒,死不足惜。”方源淡然回應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