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67 煉得地魁尸蠱

狼群過處,如巨浪卷席,血洗福地山河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方源神情淡漠,端坐天青狼王背上,對腳下的無情殺戮視若無睹。
  腦海中,墨瑤意志微皺眉頭。
  她是靈緣齋培養的一代仙子,正道人物,對方源輕易大開殺戒,自然沒有歡喜之感。
  “這少年,能偽裝身份,在北原蠱仙的眼皮子底下,潛入王庭福地,是悍勇陰鳩之人。又能破析我的傳承線索,煉成仙蠱,是有機緣,又手段非凡。更能屈能伸,知道事不可為,就立即妥協,城府深厚!到底是何跟腳呢?”
  墨瑤的這段意志,不禁暗暗猜測起來。
  她才剛剛從近水樓臺中出來,寄托在方源的腦海中,雖然解析了方源的許多念頭,一時間知道不少秘密。
  但方源反應敏捷,立即采取措施,使得她接下來的進展并不大。
  因此,墨瑤意志知曉方源的秘密,其實不多。
  這當中,還包括了方源主動暴露給她的秘密。
  方源擁有春秋蟬,她還并不知曉。方源是穿越者的最大秘密,她更無從得知。
  這是蠱的世界。
  墨瑤早已隕落,留下的只是一段意志罷了。無法催動蠱蟲,墨瑤意志也就欺的方源智道造詣不深。
  “我初來乍到,不知對方跟腳。這個少年又絕對是意志堅定,極有主見之人。還是先按兵不動,引導他將近水樓臺歸還了門派。只要到了靈緣齋,再勸他向善也不遲……”
  墨瑤意志繼承了本體的些許智慧,見勸說無功,當即閉嘴不言。
  地上無有任何抵抗力量,方源目光幽幽,慢慢收回俯瞰的目光,端坐狼背,開始閉目養神起來。
  他并非濫殺無辜之人。
  今日縱狼卷席,一路屠戮,自有緣由。
  其一,勾引地下的地魁獸群。地魁獸乃野獸,會被濃郁的血腥氣息吸引,激發兇殘氣性,主動冒出地面。
  其二,大量屠戮,就能帶來大量魂魄。王庭之爭起初時,方源就用葬魂蟾一直收集著。他有蕩魂山,只要一日蕩魂山不徹底死亡,這些魂魄他就多多益善。
  其三,卻是針對腦海中的墨瑤意志,也能起到試探之用。
  至于肆意斬殺蠱師的惡劣反響,方源怡然不懼。
  不說他前面發過公告,廣而告之,已經有了鋪墊。就算民意沸騰,眾人怨憤仇恨又能如何呢?
  他是凡俗巔峰,是大名鼎鼎的狼王常山陰!早已不是幾年前那個如履薄冰的小人物了。
  在這個蠱仙進不來的王庭福地當中,他咆哮一聲,萬眾蠱師都要顫一顫。跺跺腳,圣宮上下都要抖三抖。只消念頭一動,狼群呼嘯,立時便是血染千萬里。
  地球上有句名言——槍桿子里出政權。
  拳頭硬就是強權,強權就是真理!
  不過地球上,在于集眾。除去暴力和拳頭,還得用大義來遮掩,用民心來調和。
  而在這里,個人的力量可以凌駕于集體。民心、大義就孱弱了。別的不說,就拿方源現在來講——我管你狗屁的民怨,誰來滅誰!看誰不順眼,盡數屠戮了就是。
  睥睨眾生,踐踏民心,自由恣意,快哉如風!
  不過方源矢志大道,對隨意屠戮螻蟻,倒真沒有什么興趣。今日大舉殺戮,不過是他邁向崇高目標的一小步罷了。
  想到此行目標,方源又緩緩睜開雙眼。
  吼!
  一聲獸吼,響遏行云。
  遠處的大地隆起一座山丘,隨后轟的一聲,土石迸飛,從中蹦出一頭高達五丈的地魁萬獸王。
  方源雙眸寒光閃爍,冷笑一聲:“便是你了。”
  當即指揮狼群攻了上去,一時間,他腦海中念頭紛飛,如泡泡細雨,綿綿不休。
  從高空俯瞰,萬狼奔騰,如潮水一般,綿綿不休,場面極為壯觀。
  臨近那地魁萬獸王時,狼群忽然分出幾股,一股股如螞蟻攀象。同時,又有天青狼群呼嘯而下,盤旋地魁萬獸王左右,如鳥群繞樹。
  地魁萬獸王縱身一跳,跳入狼群當中,左右橫掃,狼血飚飛,狼尸遍地。大腳四踏,留下個個猙獰血坑。
  方源面含微笑,端坐云霄。
  狼群在他的指揮之下,進退有據,緩急分明,一**沖殺上去,形成眾蟻噬象的戰局。
  地魁萬獸王咆哮連連,左沖右突,對狼群造成大量殺傷,的確悍勇。
  而腦海中,墨瑤輕咦一聲,對方源的奴道造詣微微吃驚。
  “嘖,想不到這小子才情豐富,年紀輕輕,但駕馭萬狼宛若呼吸,指揮若定,如臂使指,以弱戰強,消耗戰術深得奴道三昧。這是大師級的造詣啊……”
  不過也只是微微吃驚罷了。
  墨瑤見多識廣,不是平常的蠱仙,乃是靈緣齋的某代仙子,眼界很高,記憶中像方源這般年輕的大師,不在少數。
  戰斗持續片刻,地魁萬獸王嘶吼連連,被群狼消耗得體乏氣弱,兇威不再。
  大量的地魁獸,從地底一個個冒出頭來,參入戰團。
  方源淡淡微笑,早有預料,指揮若定。
  這場大戰,從一開始就已經注定了結局。一支萬獸規模的地魁獸群,怎么可能是他的對手?
  偌大的戰場,輻射方圓千里,但被方源巧妙地割成數十塊,用孱弱的狼群圍困,再用矯健的異獸狼形成鋒矢,往來沖突。
  先是一塊戰團被狼群摧垮,吞并,其后第二塊、第三塊,局部優勢累積起來,勝利的天平越來越向方源傾斜。最終狼群吞并的速度越來越快,直至將地魁萬獸王絞殺當場。
  “這小家伙奴道修為的確不俗,指揮起來雖然細膩兼并豪邁,鋒銳夾雜柔和,但距離宗師級還有很大差距。”墨瑤心道。
  蠱師養用煉三方面,不管哪一面,都是博大精深。
  明明用的是一樣的蠱蟲,但偏偏某些蠱師用得就十分出色,甚至上升到藝術的層次。人們就把這樣的人,稱之為——大師!
  大師可遇不可求,單靠資源的堆砌,是培養不出來的。不僅需要天賦,還需要才情。
  但大師之上,還有宗師。
  大師和宗師相比,就如小草對比大樹。拋除天賦、才情、資源之外,還得有機緣和悟性。
  但凡達到宗師者,觸類旁通任何流派,曉陰陽乾坤,知宇宙奧妙,超凡脫俗,乃是仙中之仙,賢上之賢。
  墨瑤便是煉道的宗師,如今雖然隕落,但眼界還在。
  她生前見過的大師無數,覺得方源造詣不俗,還是主要看在他年紀輕輕的份上。
  不多時,地魁萬獸王轟然倒地,傷重身亡。
  鮮紅的血液,汩汩流淌,很快在它的身邊,形成一灘河塘般的血坑。
  方源飛下身來,親自抽經扒皮,處理一番后,就著血坑,群狼環伺,立即煉蠱。
  墨瑤改良后的地魁尸蠱,需要最新鮮的血肉,又以地魁萬獸王為佳,千獸王次之,百獸王再次。
  因此,方源才大舉出動,親自出手,斬殺地魁萬獸王。
  煉蠱持續了三天三夜,大功告成。
  方源達到目的后,便遣散了大部分狼群,放養野外。只帶了異獸精銳,馬不停蹄,回歸圣宮。
  戰場陷入死寂,從小山般的血森狼尸中,忽然鉆出一個血人來。
  血人踉蹌而行,東倒西歪,走了幾步后終于不支,攤倒在地上。
  他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,目光中盡是難以置信,口中喃喃:“我居然還活著?”
  他伸出手來,狠狠地抹了一把臉,終于露出真容。
  不是旁人,正是馬鴻運。
  原來他被蔣凍敲昏之后,摔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
  那頭地魁老獸王沒有顧他,對蔣凍緊追不舍。
  但隨后,狼群席卷,屠戮萬物,馬鴻運便慘遭狼口。
  若是尋常野狼,諸如龜背狼、水狼、風狼,馬鴻運早已經被四分五裂,撕扯成無數肉塊碎片,存于狼腹當中了。
  僥幸的是,吃他的卻是體型如小山般的血森狼。
  這狼張開巨口,舌頭一舔,直接將百步之內的草皮都舔掉。馬鴻運混同地魁老獸王的尸體,成了血森狼的腹中之物。
  若是順其發展,馬鴻運遲早會被血森狼消化,最后化為一堆狼糞。
  但之后和地魁獸群開戰,這頭血森狼被圍攻,戰死沙場,開膛破肚,反漏了空氣進去。
  馬鴻運昏昏沉沉地醒來,忙不迭地鉆了出來。此時大戰已經結束,戰場上獸尸遍布。偶爾有傷重未死的野獸哀嚎喘息,更顯得周遭一片死寂沉沉。
  馬鴻運喘息夠了,體力漸漸恢復,濃郁的血腥氣味充盈鼻口。
  他心知不妙:“我得速速離開這里,過不了多久,許多野獸都會被血氣吸引過來的。”
  馬鴻運生長于北原,這點求生的常識早已深入骨髓。
  他連忙站起,看準圣宮方向,立即啟程。
  但剛走幾步,他就頓住了。
  他的視線,被一只蠱蟲吸引。
  這是地魁獸尸上的一只野蠱。
  地魁獸死了,野蠱不是毀滅就是飛走,但這只野蠱恰巧被斷骨扣住,飛不走。
  “這應該是二轉的……那什么蠱。”馬鴻運雖然記不太清,但并不妨礙他知曉這只蠱蟲的價值。
  “好蠱蟲,好蠱蟲,我得了它,就算自己用不了,也可以賣不少元石呢。”
  馬鴻運怦然心動,連忙走過去,伸手一捉,輕易到手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