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68 人肉試驗

花園中,銀輝爛漫,草木招展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坐在涼亭里,方源把玩著手中的地魁尸蠱。
  此蠱形如蚯蚓,通體嫩黃,有嬰孩的前臂長短,此刻盤繞在方源的手指之間,宛若蛇般蜿蜒游走。
  正是用了墨瑤提供的改良蠱方,在地魁萬獸王的尸軀血肉的基礎上,煉制而成。
  不過,方源卻沒有催動試用。
  他生性謹慎,這地魁尸蠱乃是改良蠱方所煉,出了問題怎么辦?
  雖說和腦海中的墨瑤意志達成了妥協,對方又是正道靈緣齋仙子,且又是煉道宗師,卻不可不防。
  “不過宗師就是宗師,我的煉道造詣,已經是大師境界。但是和墨瑤相比起來,卻仿佛幼稚如孩童。”
  回想起煉制地魁尸蠱的過程,方源心中感慨。
  整個煉蠱過程,墨瑤只是提點了三句,卻是提綱挈領,畫龍點睛。方源受益匪淺,醍醐灌頂,。
  他卻不知,墨瑤意志此刻也在他的腦海中暗暗感慨。
  “雙大師……沒想到這小子不僅是奴道大師,而且還是煉道大師。這么年輕,就是雙大師,這樣的才情天賦,就算在我的記憶中,也是不多了。難怪他野心勃勃,想躋身尊者,媲美盜天、樂土、巨陽。”
  “年輕人少年得志,狂妄自大些也是自然。”墨瑤對方源媲美尊者的“壯志”仍舊嗤之以鼻,但卻可以理解了。
  “不過,成為大師,單靠天賦才情還不行,還得有充分的資源供給,甚或是名師指點。看來這小子背景深厚啊。”
  之前,墨瑤已經知道,方源坐擁狐仙福地的秘密。現在再結合“雙大師”的情報,她更覺得方源大有來頭。
  “狼王大人,葛家、常家族長前來覲見了。”就在這時,有奴仆過來通稟。
  方源收回思緒,這兩個人本就是他召喚過來的,淡淡而道:“宣。”
  “是。”門外,奴仆恭敬而退。
  不多時,兩人過來,跪地而拜,連磕了三個響頭,神態極敬且畏。
  經過王庭之爭的洗禮,又身處高位,資源不缺,在狼王這棵大樹之下,葛光、常極右已經都是四轉蠱師了。
  方源瞥了兩人一眼,沒有令他們起身,而是直接問道:“我前些天,吩咐你們的事情,完成的如何了?”
  方源得勝,回歸圣宮之后,就下令兩位族長,令兩族蠱師齊齊出動,替他打掃戰場。
  “回狼王大人的話,戰場已經打掃干凈,共有……”葛光剛想回報收獲,就被方源打斷。
  這些戰利品,他并沒有真正放在心上,只是問道:“拘拿了多少蠱師?”
  葛光這次沒有回答,而是跪在地上,以目示意身旁的常極右。
  眾所周知,常極右乃是常山陰的親生兒子,方源執掌常家之后,就命常極右擔任族長之位。
  方源詢問,葛光讓常極右回答,也是看了這層關系,刻意示好常極右。
  常極右神情恭敬,目光中卻又透露出狂熱的崇拜,他朗聲道:“人心叵測,欲壑難填,盡管有父親大人公告,但仍舊有不少蠱師潛入戰場,偷取獸尸或者野蠱。這幾日,孩兒和葛光族長合力,共拘拿了一百八十多名蠱師,如今都關押在地牢當中。但仍舊有許多狡詐奸猾的,趁我們不備,偷偷進出,不勞而獲。孩兒通過審問,已經掌握了不少情報。只要父親一聲令下,孩兒必定盡心竭力,將這些漏網之魚也都捉拿歸案!”
  常極右雖跪在地上,但上身挺得筆直,他鼻挺眉黑,狼背蜂腰,語氣昂然,大有英武之氣。
  方源微微一笑,他對抓捕漏網之魚毫無興趣,道:“戰場寬闊廣大,沒有門戶關隘可以把守,能夠拘拿這么多蠱師已經不錯了。你們倆多做得很好。至于其他人,能讓他們偷去,也算是他們的本事,就不必追究了。你們退下,將這些俘虜都押到我這里來。”
  “是,屬下(孩兒)領命!”
  不多時,兩人將近兩百位俘虜,都押解過來。
  依方源之命,專門騰出一座大殿,關押這些蠱師。
  “你們都出去,緊閉大門,護衛左右,方圓百步以內不得有外人出沒。若有強者,提前告我。”方源將其他人員盡數遣散,只留下他一人以及俘虜。
  大門關閉,又沒點燈,大殿陷入一片黑暗。
  這無疑加重了俘虜們心中的不安和焦慮。
  “狼王大人,你抓我們,意欲何為?你可知道,我乃是黑家族人。若論關系……嘿,黑樓蘭大人還是我的表哥呢!”俘虜中,一位年輕蠱師叫出聲來。
  方源冷笑,催動蠱蟲,彈指一揮。
  砰。一聲輕響,將其頭顱打爆,宛若破裂的西瓜也似,間雜花白的腦漿。
  眾人大嘩,受了驚嚇,頓時一片慌亂。
  旋即一人帶頭,無數人響應,紛紛跪在地上。
  “狼王大人,小的該死!”
  “千不該萬不該,去偷大人的戰利品,小人是被豬油蒙了心啊!”
  “求大人饒命,求大人饒命啊……”
  方源本來就兇威赫赫,如今一言不發,就動輒殺人,實在兇殘。
  這些蠱師,又都非強者,多以一二轉之流,出身不好,進不得八十八角真陽樓,面對方源這樣的五轉巔峰強者,想要對抗只能是自找死路,只有討饒一途。
  “聒噪。”方源輕喝一聲,聲音響動大殿。
  隨手一揮,又隔空殺了位求饒聲喊得最凄厲的某人。
  “誰敢再吵鬧,都殺了。”方源淡淡開口,音量不大,偏偏縈繞眾人耳畔。
  整個大殿,噤若寒蟬,死寂無聲,掉下一個針頭都能聽得見。
  方源這才滿意,腦海中詢問墨瑤意志:“接下來,該如何試驗?”
  墨瑤輕笑一聲:“這個容易,小弟且聽我吩咐安置蠱蟲便是。”
  她直接稱呼方源為“小弟”,語氣透出一股親昵的意味。方源心中冷哼一聲,卻沒有反駁,而是順著墨瑤的囑咐行事。
  墨瑤每關照一句,方源就應聲飛出一只蠱蟲。
  這些蠱蟲,都是組成六臂天尸王殺招的蠱蟲,地魁尸蠱、修羅尸蠱、天魔尸蠱等等,或被投放到大梁上,或是安置在角落里。
  一只只的蠱蟲劃空而去,在眾俘虜的眼中,留下一道道彩色光影。
  這些人惶恐不安,卻不敢詢問什么。他們站在原地,不敢動彈,宛若小雞崽子。
  方源殺的兩人,無頭尸體還躺在他們的腳下,從斷頸處汩汩流血,血腥氣味漸漸彌漫大殿。
  將這些蠱蟲安排妥當,方源又按照墨瑤之言,接連調動真元灌注。
  這灌注的順序似大有講究,忽而選擇東南角落里的蠱蟲,忽而直奔西北角落,又忽的轉移到左右兩側。時而是主蠱,時而是輔助蠱蟲。
  即便是方源,也是一頭霧水,暗暗警惕。
  待蠱蟲全數催起,各團光輝漸漸勾連,很快形成一片瘟黃之光,覆蓋大殿內部,形成一座光屋,將殿中一干俘虜俱都囊括進去。
  “這是?!”方源心頭震動,瞳孔擴張。
  腦海中,墨瑤意志輕笑一聲,解釋道:“這就是蠱屋了。”
  方源不禁失聲:“這六臂天尸王,其本質難道是一座蠱屋?”
  墨瑤呵呵一笑:“呆小子,你難道不知道蠱屋的本質就是殺招么……六臂天尸王是殺招,蠱屋也是殺招,本質相同,自然可以互相轉換了。”
  方源眼中精芒爍爍,他察覺到墨瑤的言外之意,立即追問道:“照你這么說的話,豈不是所有的殺招,都能轉化為蠱屋了?”
  “這是當然。”墨瑤斬釘截鐵地回答道,“人是萬物之靈,蠱是天地真精,大道載體。一只蠱蟲,功效單一。殺招是什么?就是將不同的蠱蟲組合起來,功效相互疊加,或令單方面效果絕倫,或令功效繁復,兼顧多面。”
  墨瑤點到即止,能不能有所領悟,就是方源自己的事情了。
  方源愣神,靈光閃現不停!
  墨瑤的這番話,像是給他捅破了那層窗戶紙,將他的眼光抬升到一個全新的高度。
  “是了!蠱屋的本質是殺招,只是形式固定下來。譬如八十八角真陽樓,再好比近水樓臺。前者覆蓋王庭,影射北原,收刮資源,貯藏傳承。后者飄渺隱匿,又有防護貯存之用。這些功用,單個的蠱蟲提供不了,是蠱師們將這些蠱蟲組合起來,才達到的效果。”
  “換個角度想,蠱屋不過是殺招的一種表現形式罷了。六臂天尸王既然能只作用我一人,為什么就不能形成蠱屋,同時作用許多人呢?”
  念及于此,方源再看眼前。
  蠱屋之中,那些蠱師俘虜的身體已經開始發生變化。
  “我,我怎么了?!”眾人驚恐大叫,他們發現自己的皮膚上,迅速長出金色鱗甲。
  “啊,好痛,好痛!”“癢,太癢了,我受不了了,干脆殺了我吧!”很快,他們接二連三倒在地上,有的狂抓皮膚,將衣服都撕扯成縷,有的彎弓如蝦,捂住心口,口鼻溢血。
  “這,這是什么東西?我的背后怎么長出了怪臂!”不久后,人們驚動的尖叫聲達到了頂峰,聲震屋瓦。
  手臂接二連三地長出來,每條手臂都不一樣,有的墨綠,有的暗紫,有的枯黃,且又粗細不一,畸形難看。
  但方源從不計較外表這種細枝末節,他雙眼微微瞇起,感受到蠱師們散發出來的危險氣息,他心中喜悅之余,又有凜然——
  “墨瑤對殺招的理解,可謂精深超凡。但為什么旁人就沒有這樣的領悟?還是因為大多數蠱師,乃至蠱仙,都沒有將殺招隨意轉變形態,化為蠱屋的本事!煉道宗師……這樣的境界,真是厲害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