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70 再探真陽樓

方源再度進入中樞室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顧名思義,中樞室乃是八十八角真陽樓的中樞要地。
  密室成圓形,閃爍星輝的墻壁圍繞一圈,中央立著一張白玉圓桌。圓桌上堆砌著精致模型,類似沙盤,正是王庭福地的全貌。
  不僅山川河流,中央的圣宮,甚至福地中的各個小塔樓都清晰可見。
  “又來到這里了。”腦海中,墨瑤意志發出一聲感慨。
  方源沒有搭理她,只是將視線投向白玉圓桌。
  自進入八十八角真陽樓以來,他先是利用來客令,達到上等通關,進入秘藏閣。又煉化來客止步碑,尋找到琉璃樓主令。再利用琉璃樓主令,進入到中樞室。
  但因為地丘傳承的緣故,他選擇暫時中止對八十八角真陽樓的攻略,煉成了招災仙蠱。
  總的來說,地丘傳承有利有弊。
  雖然方源得到了仙蠱,但其效果特殊,損己利人。
  又被墨瑤意志潛入腦海,尾大不掉,內患重重。但不得不說,墨瑤意志這些天來對方源的提點,令他收獲匪淺。不提煉道心得,單單六臂天尸王、墨化這些殺招,改良的地魁尸蠱蠱方,就大有價值!
  除此之外,還有一個巨大好處。
  那就是對方源圖謀八十八角真陽樓,大有用處。
  畢竟,墨瑤乃是煉道宗師,對八十八角真陽樓研究甚深,當年潛入王庭福地,是制造漏洞,立下地丘傳承的傳奇人物!
  方源有前世記憶,又有中洲蠱仙攻破八十八角真陽樓的影像,再有來自瑯琊地靈的第一手珍貴資料,現在更增添墨瑤這個大幫手。
  此次前來,他信心十足。
  但旋即,他目光微微一頓,發出一聲驚咦。
  他清楚地記得,原先圓桌沙盤上,是覆蓋著一層粘稠黑液。黑液形成漏洞漩渦,向沙盤中的一處破洞緩緩注入。
  這處破洞,不是別處,正是那地丘傳承所在。
  但現在,沙盤上墨汁不見蹤影,照應地丘的那處地點,也恢復完全,不見絲毫破漏。
  如此情景,就像是對方源信心的一記重拳打擊。
  他心中一動,正有所猜測時,腦海中墨瑤意志已知他意,輕笑起來:“有得必有失。小弟,你已經拿取了地丘傳承,以八十八角真陽樓的威能,必定已經將之前的那處漏洞還原恢復,地丘上破洞不在,應當重新矗立了小塔樓。”
  “沒有了漏洞,我該怎樣將琉璃樓主令,煉成一角樓主令呢?”方源求教道。
  “沒有漏洞,就打造出新的漏洞便可。”墨瑤傲然一笑,“為什么我要傳授你煉道殺招墨化?你應該已經猜測到了,沒有錯,當初你見到的,覆蓋沙盤的墨液,正是墨化殺招所致。”
  “沒有漏洞,就打出漏洞?”墨瑤的話,盡顯煉道宗師的氣度,讓方源眉頭微挑。
  話雖說的容易,但怎么打出漏洞?
  至少煉道大師級的方源,沒有這個能力。
  墨瑤接著道:“漏洞也不是隨意就能打的。胡亂選取,只會驚醒沉眠中的巨陽意志。意志一醒,我們都要死無葬身之地。好在八十八角真陽樓歷經滄桑歲月,曾經的完美已經不再,時光鑿琢出各種瑕疵。當初我選取土丘,就是因為瑕疵最大。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方源點頭,心中暗喜。
  墨瑤意志,宛若無源之水,若要尋找瑕疵破綻,必然要進行大量的思索,這就帶給她巨大的消耗。
  但墨瑤卻沒有遂了方源的心意,而是道:“小弟,你按照我的指點,用心神探入沙盤,我來告訴你八十八角真陽樓的運轉奧秘,幫助你尋覓到破綻瑕疵。”
  “好的。”方源目光一閃。
  墨瑤此舉,也并未出乎他的意料。
  她愛惜自身,不自己思索也沒有關系。方源正好趁此良機,偷師學習,增強對八十八角真陽樓的理解。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奧妙非凡,方源將心神探入沙盤,宛若小舟置于汪洋,只感覺浩瀚無邊,深不可測。一角一邊,都值得自己深思借鑒。
  當下,他深感渺小,嘆為觀止。
  按照墨瑤的指點,方源前后找到五十四處瑕疵,其中有十三處瑕疵較大,形成破綻,可以和當初的地丘那處媲美。
  這個結果,令墨瑤大為感慨:“時光匆匆,已經過去這么多年了。就算是八十八角真陽樓,也難逃光陰長河的消磨啊。想當初,我找到的瑕疵不過三十八處,破綻僅有六處。”
  頓了一頓,她便又繼續指點方源:“小弟,接下來,你就可以利用殺招墨化,煉化這幾處破綻。”
  方源依言而行,心念頻動,從空竅中飛出八百多只蠱蟲來。
  這些蠱蟲,從一轉到五轉皆有,涉及金、木、水、土、律、魂、血諸道,其中又以暗道為主。
  這些雖然都是凡蠱,但是其中十幾只蠱蟲,有的在中古時期就已經絕跡,有的甚至要追溯到遠古時期。因此極其稀缺,現今在五域徹底絕跡,只有個別的蠱仙有所收藏。
  方源籌集這些蠱蟲,花費不菲,至少投入了一塊半的仙元石。
  仙元石價值極高,可直接補充蠱仙的仙元,幫助蠱仙修行,同時更是蠱仙交易時的硬通貨幣。
  就算是方源前世全盛時期,也不過積攢了六十多塊仙元石。
  今生,他火中取栗,獲得狐仙福地以來,最高紀錄也就十二塊仙元石。
  現今,他的手中只剩下兩塊。
  沒辦法,太多的地方需要動用仙元石了。
  購買狼群,收集智道情報,收購蠱蟲等等種種,都需要仙元石。
  近千只蠱蟲在空中飛舞,宛若蜂群,又似花雨。
  方源凝神屏息,指揮調度,終于時機成熟,輕喝一聲:“墨化!”
  蠱蟲化為一團烏云,云中雨滴墜下,啪啪啪打在沙盤上,落為顆顆墨滴。
  墨滴積少成多,漸漸覆蓋沙盤表面。
  方源心神高度集中某處破綻,駕馭墨液向破綻處沖去。
  五轉巔峰的空竅中,真元急速減少,墨液消耗大半,這才艱難地沖破一層隱約阻礙,形成漏洞漩渦,緩緩注入沙盤的破洞。
  見此情景,墨瑤便道:“將你手中的琉璃樓主令,投放進去吧。”
  方源依言而行,投入琉璃樓主令。
  琉璃樓主令沉入墨液漩渦當中,不見蹤影。墨液消耗的速度陡然加快,大約半個時辰之后,烏云首先消散。兩個時辰之后,墨液消失殆盡,一枚全新的樓主令,從破綻處悠悠飛出。
  方源一把握住。
  樓主令已經變了模樣,在之前的基礎上,在其邊緣形成一處尖銳的凸起,仿佛獨角。
  “一角樓主令,果然形象。”方源自語道。
  “在八十八角真陽樓里,巨陽仙尊后人打通一層之后,樓主令就會晉升成一角樓主令,對該層掌握控度。同時,能進入秘藏閣,取走其中的一件珍寶,無須換取。若是能打通十層,使樓主令晉升成十角樓主令,便能從秘藏閣中取走一道巨陽真傳。”墨瑤介紹道。
  “巨陽真傳?”方源怦然心動。
  墨瑤接著道:“不錯。巨陽仙尊為子孫謀算,布置了王庭爭斗的規矩,設立了八十八角真陽樓,并在樓中留下了八十八道真傳。仙尊真傳,自然非同小可。但歷代王庭勝者,能打通十層的少之又少。我生前時,八十八道真傳,還有五十三道遺留下來。不知道現在還有多少了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,說到這里,我也要羨慕你的運氣了。我們發現的破綻,總共有十三處。每處破綻,墨化之后,便可晉升一角。如果你利用全了,就能得到十三角樓主令,完全可以取走其中一道巨陽真傳!唉,不像我當初,只有六處破綻。”
  方源聽了這話,火熱的心就像遭了一盆冷水,他苦笑起來:“利用全部破綻?不瞞你說,我手中的仙元石只剩下兩塊,只能再支撐一次墨化殺招。”
  “是這樣?”墨瑤目光一閃。
  方源在試探她的同時,她也在試探方源。
  仙元石,是衡量蠱仙的重要標準之一。方源雖然還是凡人,但坐擁狐仙福地,在墨瑤的心目中已經將其當做半個蠱仙看待。
  “原來這小子只有兩塊仙元石了?他這話是否是真話呢……應該是真的。巨陽真傳的誘惑力,不是常人能夠抵擋得。他是煉道大師,自然知道煉化的破綻越多,掌握更高的樓主令,便越方便攻略八十八角真陽樓。最關鍵的是,我潛伏在他的腦海當中,他就算想背著我偷偷煉化,也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  “接下來,他應該會向背后的勢力求援。哼,這臭小子隱藏得再深,到那時,也要露出底細,讓我窺得一二。”
  一邊這樣想著,一邊墨瑤和顏悅色地向方源出主意:“也不要緊。樓主令之間可以相互吞并。只要你吞并了此屆盟主黑樓蘭手中的那枚樓主令,說不定也能湊齊十角。”
  不愧是墨瑤,知道的秘辛真的不少。
  方源目光一凝,語調一提,故意道:“你是想讓我對黑樓蘭動手?你是想把我往死路上推么?黑樓蘭雖然容易對付,但他的背后,可是黑家,是超級勢力,有數位蠱仙罩著他!”
  “嘿,你這小子膽大包天,既然能偽裝身份,潛伏到王庭,還怕區區一個黑樓蘭?再說,我也不是要你一定殺了他,只是取得他手中的樓主令罷了。”
  方源目光一轉:“黑樓蘭不能殺,殺了他就是捅了馬蜂窩,黑家我現在可惹不起。但那枚樓主令在他手上,他肯定珍惜若命。你說,我該怎么辦?”
  “‘現在惹不起’,這是說,將來就不一定了么?這小子的野心真是不小……”墨瑤敏銳地察覺到話里的關鍵字。
  對于方源提出來的難題,她卻不愿過多思考,在方源的腦海中,她攤開雙手:“怎樣取得他手中的樓主令,這就是你的事情了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