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71 獎勵的殺招

“殺!”
  “該死的,又是一頭萬獸王!”
  偌大的沙漠,炎熱的空氣扭曲視線,金黃色的沙海上,一只只沙蟲,不斷地從沙地下冒出來。
  而蠱師們,則僅僅占著一塊沙丘艱難據守。
  這里是八十八角真陽樓第七層,第八十九道關卡。
  每一道關卡,都是一個全新的小天地,有各種各樣的考驗。
  一頭沙蟲萬獸王加入戰場,立即讓蠱師的防線出現波動。
  “守住,再守住三刻鐘,我們就能打通此關了!”單刀將潘平高聲吶喊,鼓舞著士氣。
  他是魔道出身,如今已經正式投靠了黑家,成為了黑家的外姓家老。
  他個人戰力極其出色,但此關考驗的卻是防御戰。
  要求闖關者,在特定的沙丘上堅守六個時辰。面對海潮般的沙蟲攻勢,除非是蠱仙,凡人的個體力量顯得渺小,因此闖關的人數越多越好。
  但潘平的話,沒有起到多少效果。
  戰到如今,蠱師們傷亡慘重,疲憊不堪,已經快要達到極限。
  “他奶奶的,又出現一頭萬獸王,這還讓人怎么活?”大胡子抹了一把臉上的血和汗,怪叫起來。
  他的本名不為人知,因為胡須濃密,被人直接喊做“大胡子”。
  在之前的闖關中,他通了第六層的第十八道關卡,因此發跡。從默默無聞,到如今小有聲名。
  他原本只是二轉蠱師,丟在圣宮中都找不到,小嘍啰的角色。但因為通關的獎賞,令他拔升到了三轉境界。
  蠱師到了三轉,就不一樣了。
  二轉常見,三轉就稀有了,普遍都是家老、長老。
  大胡子到了三轉,境遇立即得到改善。高質的真元,拉動他的戰力。戰力的提升,又帶來豐厚的戰利品。不僅如此,還有許多中型部族對他伸出橄欖枝——小型部族容不下也養不起外姓家老,而大型部族卻還看不上他。
  “這關可是第八十九道,要是通了關,獎勵可不得了!我們這種人是不可能獲得,但是這個任務的報酬,也足夠我換取兩只三轉蠱了。”
  大胡子想著,心頭火熱。他一邊酣戰,一邊還得空瞅瞅沙丘頂峰的那幾位大人物。
  正是他們,發布任務,召集了近千名蠱師,來闖這道難關。
  沙蟲萬獸王沖入防線,立即爆發激戰。金光、箭雨、火焰各種攻擊朝萬獸王的身上落去,萬獸王渾身甲殼忽然變作黃金色澤,防御大增,將這種攻勢盡數抵擋。
  它咆哮連連,闖入人群當中,掀起一陣腥風血雨。
  常飚站在沙丘上,緊皺眉頭。
  “情況有些嚴峻。”他開口道,“這頭萬獸王的身上,居然有一只五轉的黃金甲蠱。如果任由它肆虐下去,防線早晚會被徹底絞爛的。”
  戰到如今,這已經是第九頭萬獸王了。
  根據身上寄生的野蠱不同,萬獸王之間的戰力也有高低差別。這只萬獸王就比較棘手,因為有優秀的防御蠱,導致群攻的效果不大。
  出現這種情況,一般都會由蠱師強者親自出手,才有效果。
  正所謂兵對兵,將對將。
  常飚的言外之意,也正在于此。
  馬英杰就站在他的身邊,此刻越眾而出,開口道:“那就由我來動手吧。”
  沒有人提出異議。
  萬獸王出現,眾人便輪番出手,這是當初就協商好的。按照順序,也正好輪到馬英杰。
  不愧是馬英杰。他親自出手,統率天馬群,輕松地攔下沙蟲萬獸王,立即穩住了局面。
  “小馬尊的確非同凡響啊。”沙丘上,眾人交口稱贊。
  “常兄,你覺得馬英杰怎么樣?”潘平暗中傳音。
  馬英杰曾經是馬家少族長,師從馬尊,但馬家失敗,被黑樓蘭強逼臣服。如今馬家盛極而衰,僅僅只是中型勢力。
  常飚知道潘平說的什么意思,他是想將馬英杰也拉攏過來,成為殺狼同盟中的一員。
  所謂殺狼同盟,就是對付方源的秘密組織。
  潘平在星鷲峰被方源奪走傳承,因此暗恨不已,企圖報復。
  常飚則和常山陰有奪妻之恨,不共戴天。
  方源勢大無比,能和黑樓蘭分庭抗禮。盡管潘平、常飚二人多有斬獲,得到了八十八角真陽樓的許多好處,如今都已經是四轉巔峰。但要對付方源,他們都知道成功性很低,因此需要更多的強力幫手。
  見常飚沉吟不語,潘平又接著道:“馬家慘敗,主要的原因就是常山陰!馬英杰的師傅馬尊,就是死在他的手上。他和常山陰可是有著深仇大恨。”
  但常飚微微搖頭,傳音道:“不可。馬英杰此人堅忍不拔,乃是一代人雄。以我看來,他現在一門心思都撲在部族上面,想要重振馬家盛況。既然要振興部族,他必定不會和狼王作對,反而會和他交好。狼王勢大,我們殺狼同盟處在暗處,這是最大的優勢。不能胡亂招攬外人,一個不妥,就會暴露我們自己的。”
  潘平不愿放棄,執著勸說道:“常兄,做大事者豈能瞻前顧后呢?!常山陰這個小人,有萬狼護衛。將來打殺起來,我們的力量恐怕會被狼群大大損耗。別忘了此人還有高絕無比的力道修為!馬英杰統帥馬群,人稱小馬尊,有大師之姿。我們正需要這樣的強者,來對付狼群啊。”
  常飚用眼光瞟了潘平一眼,心生不滿。
  潘平原是魔道蠱師,號稱單刀將,行事無忌,大膽狠辣。這在常飚看來,卻是魯莽無智,難謀大事。
  其實潘平也有不滿。在他來看,常飚行事畏手畏腳,瞻前顧后,想得太多,不是英雄豪杰。
  這是兩人性格的差異。
  常飚性格陰忍,當年謀算常山陰,也是借刀殺人。又愛惜名譽,過了這么多年,也不敢認常極右這個親生兒子。
  而潘平呢,看他在王庭之爭時,縱橫軍陣,呼嘯沖鋒,就可窺破他的本性了。
  但盡管有差異,不管是潘平還是常飚,都相互容忍。他們心底都清楚,狼王不是他們一個人能對付得了的。
  “潘平是魔道出身,哪里曉得我們正道人物的心思!想要吸收馬英杰?哼,異想天開!前一刻告訴他殺狼同盟的事情,說不定下一刻,就被馬英杰出賣,示好狼王了。唉,我該如何勸說他呢?”常飚心中嘆息一聲。
  他卻也多智,立即計上心來。
  他傳音道:“潘兄,常山陰是殺了馬尊不假,但你可別忘了,馬英杰的父親馬尚峰是死在誰的手中啊。”
  “呃……”潘平一愣,神情呆滯。
  馬尚峰就是潘平在亂軍叢中砍死的。潘平也因此立下大功,得到許多獎賞。
  當初的功勞,如今卻成了阻礙自己復仇的絆腳石,這讓潘平始料未到。
  但潘平是個固執的人,他又提到:“我殺了他老父親不假,但那是兩軍交鋒,各為其主啊。既然常兄認為,馬英杰是以部族為重,那么我相信你的這個判斷。既然如此,我們就在這個方面設計。只要讓馬英杰認為,狼王的存在就是他振興部族的最大阻礙,那不就好了嗎?”
  這話一說,輪到常飚愣神了。
  他又瞟了潘平一眼,心想:“果然是智者千慮或有一失,愚者千慮或有一得。想不到這個潘平,也有腦袋靈光的時候。”
  當下,他心思電轉,謀算起來:“不錯,此事的確有成功的可能。馬英杰的弱點,就是馬家部族!但是該如何謀算計劃,才能讓馬英杰心甘情愿地加入殺狼同盟呢?”
  常飚想到這里,忽然泛起一個念頭,聯想到之前的一個小情報。
  他的目光,不由地投向左側防線。
  在那里,有一位二轉的年輕蠱師。
  “他就是馬鴻運,原先是馬英杰身邊的奴仆長,現在則是馬英杰最信任的心腹之一。不久前,狼王獵殺地魁獸群,馬鴻運逃生出來,所獲不小。奉獻給馬家之后,馬英杰當即賞了他三枚青銅舍利蠱,獎勵他的忠心耿耿,還將他奉獻上去的蠱蟲絲毫不取,都返還給他。”
  “這小子運氣真不錯!趕在常家、葛家蠱師開進戰場之前,順利離開。青銅舍利蠱價值不菲,馬家衰敗,百廢待興,人心散亂。馬英杰自己用不上青銅舍利蠱,便千金買馬骨,豎立榜樣。”
  “馬鴻運得了他最需要的青銅舍利蠱,一個晚上就將修為沖刺到二轉,速度之快,連我都比不上呢。”
  常飚想到這里,有點感慨命運的玄迷。
  和馬鴻運相比,常飚的出身可高貴多了,有大量的資源供給。但就算如此,常飚達到二轉的時間,是馬鴻運的數十倍。
  皆因青銅舍利蠱自然生長,極其稀少,且又產地各異。也多虧了有八十八角真陽樓,馬英杰闖關得的獎賞。
  “馬鴻運這小子,是撿了常山陰的便宜發家的。之前,常山陰還命常葛兩家蠱師出動,很是逮捕了不少占便宜的蠱師。如果我將這個消息舉報出去會怎樣?”
  常飚思量著。
  “不……單單一個馬鴻運,小小的二轉,在常山陰的眼中怕是連螻蟻都不是吧。他的份量還太輕,就算舉報了,馬英杰也不會為了區區的馬鴻運,來對付常山陰。這個事情,還得繼續籌謀和等待啊……”
  三刻鐘之后,沙丘上歡呼聲震耳欲聾。
  “勝利了,勝利了!”
  “不容易啊,終于打通了此關。”
  “也不知道這關的獎勵,是什么?”
  許多道好奇的目光,都集中在常飚、潘平、馬英杰等人的身上。
  此關一通,常飚等人的空竅中,出現了許多蠱蟲。
  其中一只東窗蠱中,存著信息。
  “六臂天尸王?”常飚、潘平、馬英杰等人查探一番后,面面相覷。
  他們神情不一。
  沒想到會獎勵一個力道上的殺招。按照內容的描述,這個殺招的威力可謂絕倫了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