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173 聯姻

一天之后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晚宴。
  “這次貴族子弟,救下小女,常某感激萬分吶。這第一杯酒要敬馬族長!”常飚舉起手中的酒杯,笑道。
  馬英杰連忙舉杯,謙虛道:“這只是機緣巧合罷了,不想竟是救下了常飚大人的愛女,這也是鴻運這個小子的榮幸啊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常飚大笑,一飲而盡。
  馬英杰也同樣干了杯中之酒。
  馬鴻運便坐在他的身邊,此刻成了整個宴會的主角,數十道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。
  感受到這些探究、好奇、疑惑的目光,馬鴻運顯得有些局促不安。
  常飚輕輕放下酒杯,以目光示意身旁座位上的潘平。
  之前就已經商量好的,潘平會意,看向馬鴻運道:“賢侄,說說你是如何英雄救美的吧。”
  “我,我……”馬鴻運訥訥,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說實在話,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救的。當初自己只顧著逃跑,背后是漫天飛舞的鐵喙鳥,情況那么緊急,就算是救下常麗,他也沒有多過腦子。
  潘平瞪大了雙眼,死活等不到馬鴻運講話。
  好在常飚早有算計,摸清了馬鴻運的性格,此刻目光一轉,看向席中某人。
  這人立即站了出來,來到中央,抱拳請示道:“常飚長老,諸位大人,在下便是當事人之一,整個情形都有幸親眼目睹。馬鴻運大人寬厚謙虛,不居功自傲,但小人卻不忍英雄埋沒,因此斗膽趁著酒興,為諸位在座的大人講述。”
  一聽這話,便知此人是個能言善道的主兒。
  常飚點頭:“那你就說說吧。”
  這人便開口,說得言之鑿鑿,情意生動之外,還起伏跌宕,繪聲繪色,將馬鴻運描繪成了一個孤膽英豪,行事果決,有勇有謀,不懼艱險。
  眾人聽了,時不時地叫好,交口稱贊起來。
  看向馬鴻運的目光,也紛紛發生了變化,變得尊敬、溫和、欣賞。
  馬鴻運瞪大雙眼,耳朵里聽著,像是聽天書一般。他心中難以置信:“這人說的是我嗎?我什么時候這么厲害了?莫不是他看錯了?”
  不敢相信的,還有一人,那就是馬英杰。
  馬英杰是馬家族長,一代英杰,熟知馬鴻運的性情為人,怎么會被這花言巧語哄住?
  他表面上淡淡微笑,聽到妙處,也不斷點頭,向馬鴻運投去認可的目光,心中卻在琢磨:“要說馬鴻運機緣巧合,救下了常麗。這沒有什么奇怪的。但為何常飚長老,要派了托兒,為馬鴻運這般分說呢?常飚有什么圖謀?今天這場晚宴,雖然有數十位嘉賓,但真正的主角只有兩位,那就是常飚和潘平二人。”
  馬英杰心中暗暗警惕。
  馬家在王庭之爭中失利,由盛轉衰,馬英杰的師傅、父親都沒于戰陣。艱難和挫折,讓馬英杰迅速成熟起來,成長為一位英杰。
  他暗暗猜測常飚的企圖,表面上卻不動聲色。
  如今的馬家衰敗了,而常家因為方源的緣故,如日中天!潘平脫離魔道,轉投黑家,如今的身份是黑家外姓長老。
  不管是哪一位,都不是現在的馬家,現在的馬英杰能得罪得起的。
  “好,好,好。”那人講述完馬鴻運的英雄事跡之后,常飚一連說了三個好字。
  “果然是英雄出少年。”常飚看向馬鴻運,不吝贊賞。
  頓了一頓,他接著道:“自古都說,英雄愛美人,美人配英雄。不瞞諸位,自從小女被救之后,回來便常常默默寡言,神不舍舍。我問明緣由,方知小女是心有所屬,對那位在危難間救下她的英雄少年牽腸掛肚。我舉辦這場宴會,一是為了表達感激之情,二則正是因為如此。”
  這話一說,堂中大嘩。
  無數道目光,夾雜著羨慕、嫉妒、震撼、不敢相信的意味,望向馬鴻運。
  “這小子走了什么狗屎運?居然能得到常家小姐的垂青?”
  “常麗清秀可人,不想卻相中了這么一個傻小子?唉,早知如此,我也去鐵喙鳥群的棲息密林里了。”
  “這常麗雖然不是常飚的親生女兒,但卻是從小被收養,一直受到常飚的喜愛,是常飚長老的掌上明珠。馬鴻運這家伙如果娶了常麗,老丈人就是常飚了呀!”
  一時間,眾人心緒沸騰。
  馬英杰很快從驚愕中反應過來,他迅速思量,猶有存疑:“難道這就是常飚,之所以大張旗鼓宴請我們的原因?雖有蘇仙夜奔之事,但這事情也太好了點吧?”
  更好的事情,還在后頭呢。
  當著眾人的面,常飚掏出兩只赤鐵舍利蠱:“長江后浪推前浪啊,賢侄是咱們北原的少年英雄,不能不賞。這兩只赤鐵舍利蠱就是救命之恩的些微答謝,請賢侄收下。”
  堂中喧嘩聲不由更大。
  “啊?”馬鴻運倉促之間,看向馬英杰。
  馬英杰微微點頭,笑著指點道:“長者賜不敢辭,鴻運,你還不趕緊跪拜謝恩?”
  馬鴻運連忙離座,走上前去,跪拜:“謝常飚大人賞賜。”
  常飚哈哈大笑,也離開座位,親手將兩只赤鐵舍利蠱交到馬鴻運的手上。
  眾目睽睽之下,他親切地拍拍馬鴻運的手,問道:“不知賢侄對小女感觀如何呀?”
  “啊?”馬鴻運抬頭,漲紅了臉,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答話。醞釀半晌,終于從嘴里擠出幾個字,“常麗小姐漂亮,很漂亮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常飚仰頭大笑,“這就好,這就好。賢侄,請回去坐吧。”
  重新入座,繼續開宴。
  晚宴從傍晚一直持續到深夜,這才賓主盡歡,各自離去。
  隨著人流散去,常家嫁女,好運小子馬鴻運的事跡,也隨之廣為流傳開來。
  到了第二天,常飚又宴請馬英杰、馬鴻運。只是這次,規模更小,不再是之前的大宴,只請了數人參加。
  馬英杰望著手中的請柬,目光沉凝。
  回來之后,他一夜未睡,琢磨著這個事情。
  小小的請柬,在他的手中,卻讓他感覺分外沉重。
  他將請柬放在桌上,喚來仆從:“去,將馬鴻運召來覲見。”
  仆從連忙領命,來到馬鴻運的居處時,趙憐云正在對馬鴻運面授機宜:“你這笨蛋,踩著什么狗屎,居然走了這樣的運道?不過這事情太好了,反而讓人心中發虛。我想,馬英杰族長必然會召見你詢問此事,到時候你一五一十地說清楚就行,絕不能有半點隱瞞之處!”
  “哦。”馬鴻運立即答應下來。
  “還有。”趙憐云大眼珠子一轉,“常飚不是賞給你兩個赤鐵舍利蠱嗎?族長召見你時,你就將這兩只蠱獻上去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馬鴻運雙眼一瞪,叫了起來,“這可是我冒了生命危險,好不容易得到的!又是常飚大人賞賜給我的蠱蟲,我用了它們,能立即晉升到二轉高階。這是多好的事情啊。”
  “你這個笨蛋!”趙憐云氣得一踢馬鴻運的小腿骨。
  馬鴻運立即抱起小腿,痛呼起來:“你干嘛又踢我啊?”
  趙憐云翻了個白眼,沒好氣地訓斥道:“你懂什么?就算你成為了二轉高階,憑你的身手,有什么用?我們倆的立身之本是什么?不是二轉的修為,是和馬英杰族長的情分啊。你是怎么晉升二轉的?是馬英杰族長賞你的三顆青銅舍利蠱啊。你把赤鐵舍利股獻上去,就是表明忠心,你以為族長會貪污你的這兩顆赤鐵舍利蠱?哼,他自己又用不上,肯定會收下來,然后再還給你的。”
  “咦,他既然收下了蠱蟲,為什么又要還給我?”馬鴻運疑惑地問道。
  “白癡!”趙憐云又翻了個白眼,“馬家現在衰敗,族人稀少,百廢待興。整個部族,只有一個三轉家老馬由良,還是個殘疾。馬英杰新近上位,沒什么人可用,他又一心振興部族,正是提拔人才,培養心腹的時候。你雖然曾經姓費,但現在姓馬,更曾經是馬英杰的奴仆長。馬英杰對你知根知底,用你比他人放心。你去獻上蠱蟲,表明忠心,他肯定歡喜,收下你的蠱蟲,這是認可你的忠心。”
  “但馬英杰絕非是個小氣吝嗇的庸主。收下蠱蟲只是作姿態,他肯定會還給你。為什么?就是要豎立一個榜樣,鼓勵族人們學習你的忠誠啊。我料定,他不僅會還給你赤鐵舍利蠱,更會再加賞賜。你雖然能力不足,但是忠心是有的。這就叫千金買馬骨啊。”
  馬鴻運聽得懵懵懂懂:“什么叫千金買馬骨?”
  “唉,說了你也不懂。你就照我說的辦吧。肯定有你的好處。”
  “哦。”馬鴻運撓撓頭發,答應下來。
  兩人剛剛議定,馬英杰的仆從便跑來傳訊。
  馬鴻運依言,獻上了兩只赤鐵舍利蠱。但是和趙憐云估計的不同,馬英杰收下之后,卻沒有還給馬鴻運。
  這讓馬鴻運回去后,對趙憐云大加埋怨。
  “難道是我估計出錯?”趙憐云也有些疑惑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