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175 殺招完善

嗷嗚——!
  狼嚎聲忽然響起,一大群龜背狼群在前方出現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“狼,怎么出現了狼群?”潘平動勢一滯,表情詫異。
  常飚面色一沉,因為方源的關系,他現在最討厭的動物就是狼了。
  但他萬萬料不到方源掌控這道關卡的情況,他沉聲道:“我們這次是來試探為主的,現在情況有了新的變化,暫且先殺了這群狼再看看。”
  “嗯!”潘平點頭應是。
  兩人合力動手,殺入狼群。
  起先,兩人占據上風,大殺特殺,普通的龜背狼群豈會是他們倆的對手?
  但很快,狼群綿綿不絕,出現了其他品種,諸如朱炎狼、水狼、風狼等等。又出現異獸狼群,如狂狼、白眼狼等等。
  兩人漸漸吃不消了。
  “怎么會有如此多的狼群?”
  “難道這關,還要考驗闖關蠱師的廝殺能力不成?”
  大量的千狼王、萬狼王加入戰場,潘平和常飚的臉色漸漸難看起來。
  “這關好難!”潘平感慨道。
  “八十八角真陽樓,關卡越往后越難,尤其是第九十關至最終的第一百關,最是艱難。”常飚應和一聲。
  又戰了片刻,兩人支撐不住了。
  “情況已經探查清楚了,第九十道關卡不僅有迷宮,還有狼群!”常飚沉聲總結道。
  “這兩邊都是墻壁,地形狹窄,對我們用人海戰術局限太大。怎么辦?”潘平皺起眉頭。
  “先撤退再好好商議吧。”常飚嘆息一聲。
  他和潘平都沒有巨陽血脈,進入八十八角真陽樓,用的是來客令。
  來客令珍貴,因此他們倆每一次進出,都花費甚多。
  “好!”潘平早有撤退之意,他恨恨地望了一眼面前的狼群,“這些該死的狼崽子,遲早有一天我要將你們的狼王,踩在腳底下,好好凌辱!哈哈哈……”
  他賭咒發誓,口中的“狼王”自然意有所指,指的方源。
  “呃!”下一刻,潘平的大笑聲戛然而止,震恐的神情凝聚在他的臉上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竟然出不去了?”身旁,常飚也發現了這個嚴重的問題。
  本來兩人用來客令進入樓中,只要意念一動,便能出去。兩人進出多次,早已經駕輕就熟。
  但現在方源掌控了此層,五角樓主令可比來客令大得多,他們倆因此宛若籠中之鳥,身陷絕境了。
  “該死,這下怎么辦?我的真元只剩下三成了!”潘平大叫,聲音中充滿了驚慌。
  常飚臉色嚴峻,輕喝一聲:“冷靜!”
  他的情況比潘平好些,空竅中的真元還剩下一半呢。但真元哪怕處在完美狀態,眼前的狼群綿綿不絕,早晚也會消耗光的。
  “這個情況很少見,八十八角真陽樓怎么會出不去?這道關卡相當古怪,很可能考驗的是蠱師的膽量!千萬不能膽怯!”常飚思索了一番,又叫道。
  潘平聽了他的話,驚惶之情稍稍緩解了一些。他記得,在過往的歷史中,的確有些古怪的關卡,考驗的不是別的,正是蠱師的心境。這些關卡,往往蠱師越膽怯,面臨的怪物威能就越強。
  潘常二人強制鎮定,企圖沖出狼群的包圍。
  但方源掌控此關,所謂迷宮,在他心里一目了然,清楚每個角落。
  他調動狼群,輕松至極,不管潘常二人如何沖殺,總會不斷有狼群殺過來圍追堵截。
  “不,我絕不能死在這里!該死的狼崽子,看你大爺的殺招!”潘平真元消耗殆盡,逼不得已,開啟了“六臂天尸王”的殺招。
  他化身成八臂僵尸,戰力暴漲,所到之處掀起狂瀾,眾狼損失慘重,莫能抵御。
  常飚珍惜真元,跟在潘平的身后,省了許多力氣。
  好景不長,很快潘平的真元就徹底消耗殆盡了。
  常飚連忙將其救下:“危難關頭,你我只有同心協力,才能有逃生的希望。你休息,用元石恢復真元,我來保護你!”
  常飚也使出六臂天尸王的殺招,將潘平牢牢護住。
  就這樣兩人相互幫助,反而穩定了局面。
  如此,過去了七八天的時間,常飚、潘平身上的真元消耗殆盡,又支撐不住了。
  “難道我就要死在這里了?”潘平仰天怒吼。
  “可惡,一定有出路,一定有出路的!”常飚失去了往日的風度,大吼大叫著。
  就在兩人絕望的時候,忽然看見前方拐角處,竟然堆了一大堆元石。
  “有元石!”
  “小山似的元石,這么多,我沒看錯吧?”
  兩人絕處逢生,大喜過望,連忙奮起余勇,殺奔過去,用元石汲取真元,又穩住局面。
  “我懂了,我懂了,這關原來是考驗蠱師的耐力!”常飚欣喜若狂地大叫起來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潘平聞言,也恍然大悟。
  兩人大喜之余,卻沒有意識到,自己身上出現的異狀。
  隨著催動“六臂天尸王”殺招的次數越來越多,他們的身上出現了無法恢復的尸斑。
  “這座元石小山,足夠我們足足再支撐兩三個月的。”潘平一頭撲在元石小山上,感動得喜極而泣。
  “快加緊時間,恢復真元吧。我們不能坐吃山空,應該還有其他的元石小山。我們渴了喝狼血,餓了此狼肉,就這樣堅持下去,說不定能打通此關。”常飚雙眼精芒閃爍。
  “常兄,你說得太對了!”潘平猛地坐起來,常飚描述的情景讓他臉上紅光滿面,“這關如此艱難,簡直就九死一生。不知道打通此關,會有什么豐厚的獎勵!”
  常飚一邊抵御狼群的攻勢,一邊長嘆一口氣,道:“我現在終于知道,為什么此關只能進不能出了。一旦能輕易撤退,這關卡還怎么考驗闖關的蠱師?”
  可憐兩人還不知道,這元石小山,是他們的大仇人方源故意丟在這里的。目的就是想繼續試驗,讓他們進行使用更多次的殺招。
  情況都在方源的掌握之中。就算兩人不愿用殺招,使用本來手段對敵,方源也能操縱狼群沖鋒,營造出艱險的局面,讓兩人不得不使出殺手锏。
  方源這方面的擔憂是多余的。
  兩人越用殺招,越是數量順當,潛意識中漸漸產生了依賴情緒。在接下來的戰斗中,很少用到自身的原本手段。
  待到他們身上尸斑濃郁,已經嚴重危難到他們身體時,兩人這才驚覺。
  此刻,早已經晚了。
  “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,竟然死在這里!狼王,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!!”
  潘平先死了。
  臨時前,發出對方源的詛咒。
  幾天后,常飚也累死在激戰當中。
  他死不瞑目,瀕死的時候,他口中喃喃:“出口,出口到底在哪里?”
  他有太多的心事,太多的放不下。
  殺狼同盟還只在草創階段,綁架馬英杰入伙的籌謀才剛剛開始,最讓他放心不下的是他的親生兒子——常極右。
  其實,常飚也是個可憐人。
  為了名聲,他至始至終也不敢認自己這個親兒子。只能聽到常極右一口一聲地叫他“義父”、“義父”。
  就算這樣,他還覺得不保險。為了遮掩,他還認了幾個孤兒,充當義子、義女。這其中的一位,便是常麗。
  他苦心孤詣,潛伏一生,籌謀了這么多,臨死時什么都看不到。
  他不甘,他悔恨,他懊惱,但又有什么辦法呢?
  “真想聽一聽,他叫我一聲父親啊……”這股臨死前的強烈心聲,最終化作一腔悲憤和遺憾,隨著他生命燭光的熄滅,而不甘逝去。
  “第兩千三百一十一次催動殺招,雖然是累死的,但身上積蓄的尸氣,卻是致命的主要緣由啊。”憑空一閃,方源出現在常飚的尸體旁。
  他微微帶笑,試驗達到了預期的目的,發現了問題——
  哪怕殺招每次使用,都不超過該有的時間限制,但使用頻繁,會令身上產生尸斑,積累多了,便會引發蠱師死亡。
  不管是潘平,還是常飚的死,都是這個問題。
  方源將兩人身上的蠱蟲,都收入自家囊中。
  此關都在他的掌控之下,潘常二人就算想自爆蠱蟲,也不可能。
  常飚的手中,是一套風道蠱蟲,十分精良。潘平的蠱蟲亦是不俗得很,但以方源目前的眼界和資本來講,卻都只是聊勝于無。
  唯有潘平的那枚單刀蠱,有些收藏的價值,方源為此多看了兩眼。
  幾天后。
  書房中,方源手握著一只東窗蠱,閉目冥思。
  “敵意蠱,可凝造敵意。敵意者,攻勢強猛,侵略如火,但稍欠寰轉,沒有持續之力。”
  “銳意蠱,可凝造銳意。銳意者,犀利無當,仿若刀槍,然剛則易則,難以恢復補充。”
  “恣意蠱,可凝造恣意。恣意則,百無禁忌,最能泛濫,卻難以穩控,動輒傷人傷己。”
  這只東窗蠱中,記載著一份較為完整的智道傳承。方源從寶黃天中收購到手,付出了手中所剩不多的全部仙元石。
  但物有所值,方源閱覽之后,受益匪淺。
  方源沉思:“這份傳承中,記載了十四種智道蠱蟲,其中涉及到意志方面的,有六種。分別是:敵意蠱、銳意蠱、恣意蠱、轉意蠱、意冷蠱、意亂蠱。前三者的作用,都是凝造出意志,且各有利弊。”
  智道是最神秘的蠱師流派,博大精深,源自星宿仙尊,從太古時代就有了。盡管修行的人數極為稀少,但仍舊流傳到了今天,經久不衰,萬歲長青。
  “那么墨瑤意志,是屬于敵意、銳意,還是恣意呢?”
  方源之所以研究這些,就是為了防備和對付腦海中的這個巨大隱患。
  “敵意如火狂猛,銳意如槍犀利,恣意張揚難控,但墨瑤意志卻神秘如海,隱秘飄渺,我之前和她交鋒,只覺得有力難施,仿佛舉起猛拳打在棉花上面。”
  方源仔細分析,覺得墨瑤意志不是當中的任何一種。
  他收集到的這份傳承,只是智道一角,肯定還有其他的大量的智道蠱蟲。
  “看來,還是要繼續收集這些智道的消息啊……”方源暗嘆。
  墨瑤意志之所以不好對付,就是方源不熟悉智道,不知道她的底細跟腳,難以施展手段。
  “俗話說,知己知彼百戰不殆。我暫且忍耐,一面另其不斷思考,消損自身,一面利用她,幫助我探索真陽樓。”
  正思索之時,方源腦海中墨瑤意志浮現出隱約的身形。
  “改好了,這一次六臂天尸王,算是真正的完善了,再沒有任何的不當之處。”墨瑤道,她語氣虛弱,神情疲憊。
  “看來這些天的思考,讓她損耗了不少。”方源暗喜,看了修改后的殺招后,這股暗喜漸漸變成了大喜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