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177 戰飛熊狼王獨得五成

眾人退出八十八角真陽樓,黑樓蘭當晚便發布命令,廣招強者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他是本屆盟主,按照規矩,整個大軍都受他調度。黑暴君的兇名,人人皆知。再加上他前番時間,不計報酬全面開放八十八角真陽樓,更增恩德。
  恩威并重,黑樓蘭的影響力達到頂峰。
  因此命令一出,立即風起云涌,但凡受召之人,幾乎沒有不到場的。
  狼王常山陰、水魔浩激流、魔道雙煞高揚朱宰、小馬尊馬英杰、狐帥唐妙鳴、白仙子奚雪、影劍客邊絲軒、太白云生、呂爽、陶幽、古國龍、竇鱷、聶亞卿、耶律桑……
  會盟之日,大堂內將星閃爍,盡是豪杰英雄,絞動風云翻涌。
  “老先生,有你在場,就猶如頂天巨柱,我就再也不愁士氣低落了。哈哈哈!”黑樓蘭大馬金刀,坐在主位之上,環顧左右,躊躇壯志,哈哈大笑。
  在場當中,太白云生名望第一,懸壺濟世,救人無數。即便是黑樓蘭、常山陰也比之不及。
  但位居黑樓蘭右手第一位的,卻非太白云生,而是狼王常山陰。
  名望是一回事,戰力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  王庭決戰之后,不管是誰,都公認方源戰力第一。雙道兼修,飛行大師,奴道大師這些光環疊加在一個人的頭上,煊赫無比,因此方源排在首位,沒有任何異議。
  所以黑樓蘭對太白云生打完招呼,便緊接著對方源道:“山陰老弟,此次大戰,還得看你的厲害!若得通關,獎勵你獨占五成。”
  他了解方源的秉性,無利不起早,因此以重利誘之。
  最后關卡的獎勵,非同小可。黑樓蘭一開口,就將其中的一半利益,劃分給方源。這就意味著,他和其他所有人,只能瓜分剩余的另一半。
  關乎切身利益,堂中頓起微微的議論聲音。
  很多人不忿這樣的劃分,但卻沒有人有這膽量,敢公然質疑黑暴君的劃分,敢當眾得罪堂堂的狼王。
  “也好,就這樣分吧。”方源點了點頭,冷傲的目光在堂中微微一掃,嗡嗡聲響頓息。
  “怎么潘平長老,還沒有到場?”黑樓蘭問左右道。
  潘平是魔道出身,如今投靠了黑家,成為外姓家老。作為當代黑家族長的黑樓蘭,他的命令居然號召不來潘平,這讓黑樓蘭神色有些不滿。
  其實不知是潘平,還有常家的第一長老常飚,也沒有到場。
  不過常飚姓常,是常家族人。黑樓蘭礙于方源,便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。
  方源不動聲色。
  潘、常二人的死訊,還沒有傳出去。
  皆因闖蕩八十八角真陽樓,正常都要數天,甚至小半個月。關卡越難,時間可能就越長。尤其是潘、常這樣的人,身上沒有巨陽血脈,每次進出真陽樓都要來客令,耗費巨大。正因為如此,這些外人更珍惜每一次進出的機會。若是有可能,常常會吃穿住在真陽樓里面。
  黑樓蘭話音剛落,他身邊的親信黑書就站了出來,稟告道:“啟稟族長大人,潘平長老和常飚大人,在不久前雙雙去了第七層。屬下遣人前去通知,結果發現第七層當前的關卡地形復雜,乃是一座浩大的迷宮。迷宮禁用信蠱,深處又有野生狼群游曳。下人們尋了許多時日,只發現了一些戰斗痕跡,沒有找到潘常二位大人。”
  黑樓蘭冷哼一聲,擺手:“那就罷了,不等他們倆個,來客令都準備好了,我們明日一早便出發!”
  到了第二日,眾人浩浩蕩蕩,一齊殺進第五層。
  這是八十八角真陽樓開辟以來,蠱師合力闖關規模,最浩大的一次,吸引了圣宮上下無數人的目光。
  第五層的最后一關,是一片荒山野嶺。
  褐色的山土,硬如鐵石,草木不生。
  眾人剛一降臨,飛熊虛像便有所警覺,仰頭一聲咆哮,炸裂空氣,響徹耳畔雷霆般轟鳴。
  刷!
  但見昏黃色的天空中,劃過一道白色旋風,碾壓而下。
  眾強者四散而退。
  飛熊虛像重重地砸在地上,轟的一聲巨響,地動山搖。狂風驟起,吹得不少人身形不定。
  “果然狂猛!”裴燕飛臉色凝重,若是自己硬抗,不死也要脫層皮。
  “還得多虧了黑樓蘭族長的提醒,否則剛進來時,一不注意,就要遭到這熊羆的突襲了。”古國龍看著巨坑中,飛熊恣意狂吼的樣子,心有余悸地道。
  “這叫吃一塹長一智,上一次我們進來,就是遭到飛熊突襲,當場死了五位好手!”黑繡衣咬牙切齒,在一旁含恨回應。
  “山陰老弟,就先看你們的了。”黑樓蘭催促道。
  按照之前布置的戰斗計劃,第一波攻勢,由奴道蠱師發起,用來消耗飛熊虛像的戰力。
  不消他說,大股的狼群從四面八方,天上地下,對準飛熊虛像發動了沖鋒。
  天空中,是天青狼群。地面上,是白眼狼、狂狼、血森狼等等。
  普通的野狼,方源也足足帶了四十萬。
  一時間,狼群鋪天蓋地,宛若大海掀起滔天巨浪,向海島般的飛熊虛像淹沒過去。
  吼!
  飛熊咆哮,震蕩天與地。
  嗷嗚——!
  狼群嘶吼,不甘示弱。
  激戰爆發,掀起血雨狂瀾。
  飛熊虛像四掌狂拍,每一擊至少殺傷數十只野狼。野狼只能起到騷擾作用,唯有異獸狼群才能稍稍傷害到飛熊虛像。
  但奴道精髓,本來就是以下驅并上驅,最大限度地消耗對方便是重點。
  方源指揮狼群,忽而如風飄揚,忽而如雪堆壓,飛熊虛像宛若陷入泥沼當中,狂殺爛轟,卻是突破不了包圍圈子。
  “這就是大師級的造詣啊。”
  “野獸就是野獸,沒有人的智慧,被常山陰耍的團團轉。”
  “獸群在狼王的指揮下,宛若藝術!”
  眾人看得目眩神迷,奴道蠱師唐妙鳴、黑旗勝,更能看出此中門道,心中不由地生出一股敬佩欣慕之情。
  但好景不長,飛熊虛像忽然收了動作,嘴巴鼓起,隨后猛地一吐。
  這一吐,天地變色,星光燦爛,便是一掛星河。
  五轉——星河蠱!
  星河呼嘯而下,如龍如蟒,所到之處,卷席狼群。不管是狂狼、血森狼等等,被星河席卷,不斷消磨沖刷,有的撐起防御蠱艱難支撐,有的沒有防御蠱,很快就化為點點星屑。
  一時間,狼群死傷慘重。
  方源目光沉凝,視若無睹,又堅持了片刻。
  直至場中的野狼不足半數,他這才依次撤下狼群。
  唐妙鳴、黑旗勝頓時調動各自獸群,接替上去。
  這兩人,前者號稱小狐帥,乃是準大師級,論奴道造詣,圣宮當中僅居方源一人之下。
  后者則是超級勢力黑家著力培養的奴道蠱師,雖然沒有成為大師的才情,但卻功底扎實,實力雄厚。
  唐妙鳴控狐群,黑旗勝控雕群,一地一天,雙管齊下。
  但飛熊虛像卻是越加威猛,星河圍住一圈,拱手兼并。再一聲巨吼,場中狂風大作,憑空白色云氣橫生。
  轉瞬之間,狂風凝聚成虎形,化為風虎。白云凝縮成龍形,成為云龍。
  五轉——風虎云龍蠱!
  數千頭風虎、云龍展開沖鋒,和狐群、雕群絞殺在一起。
  一時間,戰場嘈雜,一片腥風血雨。
  “糟糕,這樣下去的話……”唐妙鳴滿頭的冷汗,頭疼欲裂,咬牙切齒。
  戰斗太過于激烈,她又想盡量保存狐群,因此過分的精細操縱,導致魂魄方面,劇烈消耗,達到了極限。
  至于黑旗勝,比她情況更加不妙。
  狐群還在抵擋,黑旗勝指揮的雕群,已經被風虎云龍殺得七零八落,顧此失彼。
  其余蠱師一退再退,臉色卻沒有絲毫的意外之色。
  星河蠱、風虎云龍蠱皆在上一次的試探中,被探察出來,眾人都有了心理準備。
  “探察出來了沒有?”黑樓蘭詢問身旁的偵察蠱師。
  偵察蠱師十分緊張,正盤坐在地上,全神貫注地催動蠱蟲。他眉頭緊皺成川字,用顫抖的聲音回答道:“星河蠱的位置,探測出來了,就在飛熊的嘴里,寄生在左邊的那顆最長獠牙之上。至于其他蠱蟲,還有待繼續偵察。”
  對付猛獸和對付蠱師不同。
  猛獸身上的蠱蟲,都是野蠱,可以捕捉。而蠱師身上的蠱蟲,基本上都被煉化。
  黑樓蘭命人偵察野生蠱蟲的具體位置,就是因為如此。
  只要將飛熊身上的野蠱捕捉到手,那么再來消滅飛熊虛像,就事半功倍了。
  就算不能捕捉,只要消滅掉,也可以。
  蠱蟲本身是十分脆弱的,高如六轉的春秋蟬,只需要方源輕輕一捏,就能將其捏碎殺死。
  野獸并無空竅,野蠱都寄生在它的身體上,這又是一處巨大弱點。
  黑樓蘭冷哼一聲,喝道:“繼續查!”
  他對這個結果并不滿意,星河蠱寄生在飛熊的嘴里,這捕捉的難度太大了。
  問答之間,場上的情形更加不妙。
  “唐妙鳴、黑旗勝有支持不住的趨象!”裴燕飛滿臉凝重之色。
  “飛熊攻勢太猛,幸好有這些獸群在前面吸引火力。不過,狐群雕群死了,都可以補充。消耗對方的目的,已經達到了。”孫濕寒撫須評價道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