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78 殺飛熊最后關口生變

野蠱雖然是直接汲取空中的元氣,可以隨意發動,沒有真元告罄之慮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但一場激戰中,往往越到后面,野蠱自信發動的次數會越來越少。等到戰況不妙時,這些野蠱憑借對危機的本能反應,還會自行脫離宿主,當場逃跑。
  因此,圍攻猛獸,尤其是獸王或者荒獸,一般在戰斗前期時,都是火力生猛。等戰斗持續一段時間,攻勢就漸漸不如之前威猛了。
  “盡管如此,但也不能任由狐群和雕群這樣損失。還請常山陰大人出手吧。”一旁,黑繡衣開口道。
  “出手……出什么手?”方源懷抱雙臂,傲立一端,聞言一聲嗤笑,“按照之前的戰議,由我先出手,然后有他倆合力接替,如此輪番往復,每一輪都要支撐一刻鐘的功夫。但現在他們倆連半刻鐘還沒有達到,還輪不到我出手呢。”
  現在上場,狼群只會遭受飛熊虛像的殘酷屠戮。雖說會達到消耗飛熊戰力的目標,但若能減少損失,方源當然樂意減少損失了。
  至于其他人的損失有多慘重,那關乎方源什么事情?
  黑繡衣聞言大怒,但礙于方源地位,只得憋著怒氣道,“狼王大人,此戰大家都要拼盡全力。現在,唐妙鳴、黑旗勝二位浴血奮戰,大人你卻作壁上觀,這是不是太過分了?”
  “嗯?你居然膽敢來教訓我?”方源眉頭一揚,殺氣陡發。
  他雙臂懷抱,脊梁后卻猛地竄出一只怪臂。
  怪臂勢大力沉,偏偏又動若雷霆,轟然搗向黑繡衣。
  黑繡衣哪想到方源居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,敢在如此關鍵的戰局當中,對自己下殺手?!
  拳頭還未及身,他就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勁風撲面而來,刮得他面部生疼。
  無以倫比的恐懼感和危機感,瞬間充斥他的內心。
  千鈞一發之際,多年來戰斗養成的意識,最終成功地救了他一命。
  他想都沒想,幾乎第一時間就調動防御蠱蟲,勉強撐起三道防御。
  他本就是防御蠱師,正因為他擅長防御,王庭之爭時黑樓蘭曾派遣他到方源身邊,保護方源。
  但之后大戰中,黑繡衣顧及自身安危,將這份使命拋之腦后,將方源獨自留在戰場。
  怪拳摧枯拉朽,將他短時間內三道防御一起轟碎,最終砸在他的胸膛之上。
  咔嚓。
  清脆的聲音,頓時響起。
  黑繡衣胸骨盡碎,巨力涌來,整個人像是炮彈一般被打出去。
  他飛在半空中,噴下一路鮮血。
  隨后轟的一聲,砸在數百步外的一座小土丘上。
  一聲巨響,煙塵散去,他整個人都半嵌在土丘之中,陷入昏迷,瞬間失去了戰斗力。
  “狼王大人!?”
  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!怎么一下子竟然動起手來了?”
  “黑繡衣勸說狼王大人即刻參戰,結果雙方一言不合,狼王突然暴起,將黑繡衣打飛了!”
  驚變之下,眾人嘩然一片。
  內訌來得是如此突然,又如此嚴重。
  黑繡衣身份很不簡單,乃是黑旗軍三大統領之一,更是黑家高層的重要人物。方源打了他,下了這樣的重手,這和公然挑釁黑樓蘭沒有什么分別。
  一旦引發黑樓蘭和常山陰之間的對立,這場商定好的作戰泡湯不說,說不定還會引發整個圣宮的政治風云!
  “狼王,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我很想聽聽你的解釋。”黑樓蘭面沉如水,走來質問。
  他平常稱呼方源,都是“山陰老弟”,以示親切。但現在直呼“狼王”,說明內心十分生氣。
  但哪怕他再怎么生氣,方源又豈會懼他?
  當即,方源毫不畏懼地平視過去,殺機逸散,冷笑道:“黑樓蘭族長,你來得正好。你這下屬好不懂事,居然敢來教訓我?如此沒大沒小,沒有尊卑的東西,我替你出手教訓了。不要謝我,咱們倆什么交情。”
  倒打一耙,“沒大沒小”、“沒有尊卑”兩頂大帽子直接蓋過去。
  最后一句“咱們倆什么交情”,更具深意。
  似乎說咱們倆交情深,又似乎說咱們倆沒有什么狗屁交情!
  黑樓蘭怒目而視!
  “這個常山陰,真是太囂張了!居然敢打我的人!看你這無法無天的架勢,真以為自己戰力最高,我都收拾不了你了么?”黑暴君在心中咆哮。
  他表面是暗道,實則因為大力真武體的緣故,真正修的是力道。
  他戰力實強,但不能隨意動用力道手段,皆因會加速十絕體的災厄。
  “我忍!現下是圍攻飛熊虛像的緊要關頭,在這一刻內訌,那就前功盡棄了!我現在最要緊的,還是找到力道仙蠱,晉升成仙!”
  只要此行,成功圍殺了飛熊虛像,黑樓蘭就能打通這一層,手中的樓主令立刻升為一角樓主令。
  一角樓主令在手,他便能查看每一層的任何關卡獎勵。知道哪一層中,獎勵力道仙蠱,那么今后他才有主攻的目標。
  因此,圍殺飛熊虛像事關重大,饒是黑樓蘭脾氣兇暴,也不得不忍。
  “今天就暫且讓你囂張一回!早晚有一天,我要讓你跪在我的腳下,舔我的腳趾頭。叫你閉嘴,你就不敢出聲。讓你叫兩聲,你就甩尾犬吠!”
  黑樓蘭心中憤怒至極,額頭青筋暴起,一雙虎目死死地盯住方源。
  正當眾人因為這僵持凝重的氛圍,而心生壓抑、不安的時候,忽然黑樓蘭仰頭,哈哈大笑:“好,山陰老弟收拾得好。這種目無尊長之輩,著實該教訓一二。”
  這等若黑樓蘭主動服軟,熟知他秉性脾氣的眾人無不吃驚。
  “自己的人被當眾打得昏迷半死,黑樓蘭居然說好?!”
  “狼王太強勢了,居然不顧黑家這個超級勢力,現在連黑樓蘭都要示弱。”
  “屁,這是黑樓蘭族長以大局為重!不愿意和常山陰一般見識!常山陰打了我們黑家的人,早晚要讓他嘗到苦頭。”
  眾人有的腹誹,有的暗中傳音。
  吼!
  飛熊的咆哮,又將眾人的眼球重新吸引過去。
  雕群、狐群正大潰敗。
  “諸位大人,屬下有負所托。”黑旗勝口鼻溢血,滿臉慚愧之色。
  唐妙鳴亦是臉色蒼白,嬌軀晃晃欲倒。
  “保護二位大人。”太白云生呼喝一聲。
  “兩位大人勞苦功高,有至誠之心。此戰之后,當有重賞。”黑樓蘭和顏悅色,主動上前寬慰道。
  飛熊沒了阻礙,正向眾人殺來。
  按道理來講,應是狼群圍殺上去,繼續消耗。
  但黑樓蘭一瞥身后方源,只見方源抱臂傲立,一言不發,戰場上的狼群卻是退得比誰都快。
  “我忍!早晚有一天,要狠狠地收拾你!”黑樓蘭咬牙切齒,頓知調動不了方源。若是強硬要求,方源當場拒絕,反而讓他下不來臺面,損了威望。
  于是黑樓蘭大吼一聲:“動手,施行第二步計劃!”
  “上!”
  立即,就有兩道身影,電射而出。
  前一道身影,身姿曼妙,一身藍裙飄飄,乃是白仙子奚雪。
  后一道身影,敦實厚重,穿著一身黃袍,卻是古家族長古國龍。
  白仙子奚雪飛在半空,雙袖飄飛,嬌叱一聲,頓時天降大雪,飄飄揚揚。
  正是其招牌五轉蠱蟲——漫天飛雪蠱。
  古國龍則奔行在地,雙腿風輪般迅速邁動,所到之處煙塵滾滾,沙石飛濺。
  同樣是五轉蠱,名為飛沙走石。
  一時間,天空飄揚鵝毛白雪,地上則涌動黃塵褐土。
  大如山巒的飛熊虛像,處在雪塵之間,速度驟降數倍,視野也受到極大的干擾。
  它連聲咆哮,在雪塵中揮舞熊掌,擊打出猛烈的氣流,反而更使得雪塵飄揚,視野迷蒙。
  見此情景,黑樓蘭獰笑一聲,命令道:“第三步!”
  這一次近十個人影,趕下場去。
  各個都是名動一方的高手,有邊絲軒、浩激流、裴燕飛、高揚、朱宰、竇鱷、聶亞卿、陶幽、呂爽……
  這些蠱師,不是四轉巔峰,就是五轉強者。
  再加上之前的古國龍、奚雪二人,陣容可謂極端強盛。
  他們鉆入雪塵當中,對飛熊虛像展開猛烈的圍攻。
  飛熊嗷嗷怒吼,顯露狂暴,胡亂反擊,當然效果不佳。
  反觀一眾蠱師,動用早就準備好的偵察蠱蟲,視野清晰,不斷躲閃間,對飛熊虛像展開狂轟濫炸。
  裴燕飛背生雙翼,燕翼宛若剪刀,帶動他劃破半空。
  燕翅蠱。
  金縷衣蠱。
  虹變蠱。
  殺招——金虹一擊!
  他化身一道金色閃電,咔嚓一聲,迅猛無比地斬下。
  飛熊痛吼一聲,鮮血飚飛,整個胸膛從左肩到右腰,出現一個巨大的傷口。
  聶亞卿緊隨其后。
  他是五轉蠱師,此刻催動鐵鉤銀劃蠱。
  他手掌呈鷹爪狀,遙遙對準飛熊虛像,狠狠一嘶。
  頓時,空氣中出現幾道精芒,有的是鐵般的黝黑,有的是白銀般絢爛。
  他雙爪不斷凌空撕扯,無數的精芒接連不斷地打在飛熊的眼睛上,口鼻間。
  聶亞卿專攻弱點,把飛熊打得頭都抬不起來。
  “疊影。”邊絲軒輕喝一聲,手中影劍向前輕輕一揮。
  一道暗影劍芒,劃過數百步,悄無聲息地擊中飛熊右腿,在上面留下長達三丈的傷口。
  “保護我。”耶律桑大吼一聲,雙掌舉得高高,一道火球憑空出現在他的頭頂上方,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迅速膨脹。
  火球越來越大,映得戰場一片赤紅,炙熱的光芒連漫天的雪塵都遮掩不住。
  飛熊也感受到了危機,奮力掙扎,向半空中的耶律桑沖去。
  但下一刻,它便受到了竇鱷、古國龍、陶幽等人的兇猛狙擊。
  竇鱷乃是變化道蠱師,化身巨鱷,人立起來,且戰且退。
  他張開巨口,將牙齒一顆顆飚射出來。
  這些牙齒打在飛熊的身上,立即深深地嵌入當中,最后兩三個呼吸間,紛紛爆炸,炸得飛熊身上血肉模糊。
  古國龍則大袖一揮,飛出數十顆蠱蟲。
  這數十顆蠱蟲落到地中,頓時大地隆起,宛若土包。
  土包破裂,一個個類似石人的巨大石像,站立起來,群毆飛熊虛像。
  陶幽亦是土道蠱師。
  但他和古國龍的手段迥異,不斷提取地氣,匯集到自己的身邊。
  隨后,他連續揮拳,每一拳都有一團地氣猛地噴射而出,飛在空中,化為隕石,狠狠地砸在飛熊身上。
  轟轟轟……
  劇烈的隕石撞擊,極大地延緩了飛熊針對耶律桑的沖擊。
  終于,耶律桑凝聚完畢,雙掌猛地下壓,巨大的火球宛若山峰蓋壓下來,毫無懸念地打在體型龐大的飛熊虛像的身上。
  轟——!
  猛烈的爆炸聲,震耳欲聾。
  狂熱的風,掀動起來,迅速向四周蔓延,將漫天的雪塵瞬間向外圍吹散。
  場邊的蠱師們,微微變色,狂風噴涌而來,吹得他們衣擺、發梢劇烈甩動。
  煙塵散去之后,戰場中央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。
  深坑周圍的地面,都被炙熱的火焰,烤成琉璃一般。
  飛熊虛像縮頭抱臂,團成一團,悄無聲息,身上的熊皮則交替閃爍著黑白赤青黃五種光輝。
  五轉——五行熊皮蠱。
  但此蠱雖能大大減免金木水火土五道蠱蟲的攻效,但在一干強者如此猛攻之下,飛熊遍體鱗傷,鮮血外流,一些傷口深可見骨。
  蠱師們站在外圍,全神貫注地盯住飛熊。
  飛熊虛像雖強,但兩輪交戰下來,取得這樣的成果,
  “小心點,別忘了它身上有豪烈亂舞蠱。”孫濕寒提醒道。
  蠱師們有的面色凝重,有的微微點頭。
  豪烈亂舞蠱,乃是五轉蠱,能使飛熊陷入狂暴狀態,速度、力道激增數倍,同時身體四肢可隨意扭曲。
  一旦觸發了這只野蠱,飛熊的危險程度將直線暴漲。一個不小心,被飛熊捉住,很可能支撐不了幾個呼吸,就會被拍成肉泥一堆。
  “怕什么,別忘了我們這里可是有太白老先生在的。誰先沖,我重重有賞!”黑樓蘭連聲吼叫,說出的獎勵讓蠱師們雙眼紛紛亮起。
  重賞之下,必有勇夫。
  “我來!”浩激流大吼一聲,卷起巨浪,向場中飛熊沖去。
  眾人注視之下,他迅速向飛熊畢竟。
  千步,五百步,三百步!
  飛熊忽然猛地抬起頭來,熊瞳血紅。它張口發出咆哮,吐出一個透明的氣泡。
  氣泡閃電般膨脹,將浩激流和飛熊統統包裹進去,隨后猛地收縮,徹底消失。
  一瞬間,飛熊和浩激流都不見了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