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179 水魔隕方源一語驚人

突發的異變,令眾人變色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“怎么回事?他們去了哪里?”
  “竟然消失了!”
  “難道是這個關卡,別有奧妙不成?”
  眾人猜測,議論紛紛。
  黑樓蘭緊皺眉頭,大惑不解。
  孫濕寒臉色陰晴不定,似乎想到了什么,他用遲疑的語氣道:“難道這是斗空蠱?”
  “斗空蠱?”一瞬間,幾乎所有人的視線,都集中在孫濕寒的身上。
  黑樓蘭眼中精芒一閃,沉聲道:“這的確是宇道蠱蟲,但如果是斗空蠱的話,那么浩激流長老就危險了。”
  “斗空蠱消失了這么多年,想不到竟然在這里重現蹤跡。”太白云生嘆息一聲,似已經確認。
  他從老乞丐處獲得仙道傳承,自然見識不凡。
  “到底什么是斗空蠱?”眾人追問。
  耶律桑目光沉凝,他同樣是超級勢力耶律家的當代族長,只是因為戰敗,無奈加入了黑家。
  他身懷神秘的炎道仙蠱,家學淵博,這時開口解釋道:“所謂斗空蠱,乃是宇道五轉蠱蟲。一旦催動,便能將敵我雙方拉入到另一個空間中去。在那里,敵我雙方進行死戰,只有分出了勝負,或者等時間結束,才能從空間里出去。”
  “唉,沒有想到,飛熊身上居然還藏著這么一只蠱蟲!”黑樓蘭仰天長嘆,語氣恨憾。
  眾人臉色頓時沉重無比,紛紛對浩激流表示擔憂。
  飛熊虛像如此強悍,集合眾人之力,都殺之不死。單靠浩激流一人,如何是它的對手?
  這場決斗的結果,任何人都能輕易猜得出來——必然是飛熊勝,浩激流敗。
  浩激流雖有水像蠱等一系列逃生的手段,但剛剛耶律桑已經說明了,斗空蠱營造的空間,非得敵我雙方分出勝負生死,才會關閉。
  浩激流用盡了逃生手段,遲早都會被飛熊虛像捉到,剿殺。
  除非他有宇道蠱蟲可以克制。
  但浩激流是水道蠱師,這點眾所之知。
  即便是在場的一干強者,都沒有宇道流派,因此對斗空蠱無可奈何。
  “也許還有希望。耶律族長剛剛說過‘分出勝負,或者等時間結束’。這個‘時間結束’,是什么意思?”唐妙鳴問道。
  耶律桑長嘆一聲:“唉,這個時間結束,是對蠱師說的。維持斗空蠱,需要不斷地消耗真元。蠱師若一直用它,等到真元消耗殆盡,斗空自然就會消失了。”
  這下眾人徹底失去了希望。
  飛熊虛像身上的斗空蠱,乃是野蠱。
  野蠱汲取的是空中的元氣,而這里的元氣源源不絕,指望“時間結束”,根本就不可能。
  “如果我們能將空中的元氣徹底吸收,不就可以了嗎?”邊絲軒提出一個很好的想法,讓眾人眼前一亮。
  但沒有用。
  眾人商議了片刻,發現要對付無形無質的元氣,須得用到氣道手段。
  但氣道,乃是上古流派,曾經盛行一時,但之后被組建興起的力道所取代。
  到如今,力道已經如此式微,更遑論氣道了。
  氣道可以說是早已滅絕。
  極少能見到一個氣道蠱師了。
  太白云生行走北原這么多年,也只見過三個氣道。其中最近的一個,也是實力最強的一個,正是劉文武的結義兄弟之一——異人墨獅狂。
  但此人早已跟隨劉文武,歸順了劉家,怎么可能在黑樓蘭帳下效力呢?
  就算能請他出手,他是擅長攻擊的蠱師,也未必有能耐對付元氣。就算有能耐,如今的王庭福地外人也進不來啊。
  “沒有氣道,其實也重要。關鍵是斬斷元氣和斗空蠱之間的聯系,并非一定要排空這里的元氣。”太白云生撫須,言道。
  但這點,眾人也無能為力。
  斬斷元氣和野蠱之間的關系,這是禁道的拿手好戲。
  禁道同樣是偏門流派,禁道蠱師數量同樣稀少。
  在場眾人,沒有一個是禁道蠱師。
  “唉,我之前打過上等通關,在八十八角真陽樓的秘藏閣中,發現禁道蠱蟲斷元蠱,正好可以用在此處。可惜我哪里能料到此點,換了另外的東西。”呂爽拍著大腿,十分遺憾。
  方源懷抱雙臂,目無表情,立在一旁,沒有開口。
  “再想想辦法,一定有辦法的。”黑樓蘭話音剛落,空中一陣晃動,陡然現出飛熊虛像的巨大身影。
  它張口大吼,狂態畢現。
  眾人心中一沉,連忙張望浩激流的蹤影。
  活要見人死要見尸,但卻沒有浩激流的尸首。
  “你們快看飛熊的嘴角!”孫濕寒乃是偵察蠱師,第一個發現了蛛絲馬跡。
  眾人循聲望去,便發現飛熊嘴角摻著明顯血跡,張口大吼時,利齒之間還纏繞著碎布料。
  這布料看著眼熟,眾人很快就聯想到,浩激流不正是穿著這身衣裳么?
  恍然大悟。
  原來浩激流竟被飛熊咀嚼,吞吃了!
  可憐浩激流,聲名赫赫的魔道強者,人稱“水魔”,在王庭之爭中大放異彩,結果卻死在了這里。
  命運的無常,現實的殘酷,讓眾人難免有兔死狐悲的凄涼之感。
  太白云生此刻也束手無策。
  他雖然有人如故蠱,但也得有施展的目標對象。如今浩激流的尸體,被飛熊咀嚼稀巴爛,又吞進了肚中。
  他怎么救?
  蠱師們士氣大降。
  “飛熊虛像太兇殘了,這還怎么打?”
  “斗空狹小,飛熊身上有五行熊皮蠱、風虎云龍蠱、星河蠱、豪烈亂舞蠱,若是單對單,誰能是其對手?”
  “萬萬料不到,這最后關卡居然難到這種地步!”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的關卡,越后越難。最后一道,第百道便是最難。
  如今八十八角真陽樓已經凝聚出來十多層,蠱師們不斷努力,打通各層關卡,但大多都卡在最后的九十關左右。
  這道最后關卡,尚是眾人首次闖蕩。
  “糟糕,士氣降至低谷,難以再戰,莫非這次還要鎩羽而歸?”黑樓蘭臉色鐵青。
  這次大張旗鼓,又損了一位高手,結果什么都撈不到,這對他的威信絕對是一場重大的打擊。
  這還罷了,黑樓蘭想要力道仙蠱,就要一角樓主令。
  打不通這一層,他手中就只有普通的無角樓主令。
  若是放棄這層,重新選擇其他層數,那要耗費大量的時間。
  時不我待,黑樓蘭等不起啊!
  就在軍心不定之際,方源一臉平靜,緩緩開口:“斬殺飛熊,又有何難?”
  這話頓時換來數十道目光的轉移注視。
  但很快,這些目光都低垂下來。
  狼王不是以前傳聞中的狼王了。
  以前的狼王常山陰,是北原鼎鼎大名的英雄豪杰,一人之力剿滅哈突骨悍匪的傳奇。
  現在的狼王,是飛行大師、奴道大師,是此屆王庭之爭北原公認的第一猛將。決戰之時,于萬千軍陣中輕取敵方將帥,力挽狂瀾!
  他秉性更加孤傲,甚至陰狠殘忍,說動手就動手,差點被他殺死的黑繡衣就是擺在眾人眼前的例子。
  再往前看,還有一個例子。就是孫濕寒。
  他曾經被常山陰,公然掌摑,眾目睽睽之下,整張臉都被踩在腳下。什么尊嚴、面子都丟盡了。
  唯有黑樓蘭目光緊緊地投過來。場中也唯有“黑暴君”,不懼行事無忌,陰狠孤傲的常山陰了。
  “山陰老弟,某愿意恭聽你的妙計!”黑樓蘭拱手道。
  方源輕笑一聲:“也談不上妙計,說出來不值一提。”
  他頓了一頓,繼續道:“這斗空蠱雖然奇妙,但只是五轉蠱,必然有范圍的限制。以我看,只需要遠戰,避開斗空蠱的攻勢范圍即可。”
  黑樓蘭一呆,這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!
  眾人眼中亦是齊齊放光,有人一拍腦袋,興奮地道:“我是被斗空蠱的名頭嚇到了。”
  的確如此,只要是蠱蟲,都有作用的范圍。
  斗空蠱的范圍,應該不廣。要不然為什么浩激流靠近之后,斗空蠱才會發動呢?
  當然,斗空蠱是野蠱,具體的范圍還需要進一步測量。
  “接下來,就由我操縱狼群,圍困飛熊。你們在外圍,進行遠戰。”方源指揮道。
  黑樓蘭大喜,他指揮不動方源,現在方源主動參戰,他連忙道:“就按狼王說得辦!”
  戰斗再度打響。
  狼群在內,圍住飛熊。而蠱師們身處外圍,遙遙打出雨點般的攻勢浪潮。
  如此,形成蟻群噬象般的格局。
  飛熊咆哮不斷,時不時觸發星河蠱、風虎云龍蠱、豪烈亂舞蠱等等,令狼群死傷慘重。
  而一干蠱師,卻是安然無恙,再無傷亡出現。
  黑樓蘭起先,還有些擔心方源會因為狼群的巨大傷亡,而中途撤下。
  但方源表現強硬,死戰不退,對遍地的狼尸更是視若無睹。
  黑樓蘭自然疑惑,想了想,將方源死戰不退的原因歸結到他之前的許諾上——一旦通關,狼王便可得五成的獎勵呢!
  他卻不知,方源真正在意的是黑樓蘭手中的樓主令。
  黑樓蘭想要提升他手中的樓主令,這正合方源之意。等到他的樓主令晉升到四角,方源便會出手搶奪,從而形成十角樓主令,獲得一道巨陽真傳。
  因為方源的出手,勝利的天平漸漸向蠱師一方傾斜過去。
  飛熊傷勢越來越重,鮮血橫流,宛若山上瀑布。
  吼!
  忽然間,飛熊又大吼一聲,再度吐出一顆透明氣泡。
  五轉斗空蠱,再次觸發了。
  蠱師們早有準備,連忙后退,透明氣泡卻只是對準了一頭血森狼。
  嗖。
  一聲輕響,飛熊和血森狼驟然消失。
  “故技重施,又有何用呢?”有人見此,當即大笑。
  “只要我們不靠近它,還怕什么斗空蠱?哈哈哈!”
  “都給我閉嘴!”黑樓蘭怒喝一聲,臉上神情卻顯得煩躁。
  不僅是他,方源、太白云生等人,亦是目光沉凝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