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80 終過關方源索要仙蠱

這一次,斗空蠱維持的時間比之前要長得多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足足半天的功夫,斗空這才消失,龐大如山的飛熊虛像再次出現在眾人的眼前。
  “糟糕,果然如猜想的那樣!”孫濕寒失聲道。
  “哼!”黑樓蘭的表情亦是難看至極。
  飛熊虛像渾身無傷,雪白的毛皮上流淌著炫目的光暈。它目光有神,戰意高昂,卻似完全恢復了狀態。
  飛熊身上,有一只五轉治療蠱,這是已經探查清楚的情報了。
  至于,它的對手,被它一起拉近斗空當中的血森狼,只剩下一堆白骨架子。
  “這還怎么打?”饒是斗志熊烈如火的猛將裴燕飛,此刻也是滿臉的彷徨。
  一旁,太白云生撫須,沉吟道:“不管飛熊虛像受了多么嚴重的傷勢,只需觸動斗空蠱,將其拉入斗空當中,休養半天,就能恢復如初。這段時間,我們卻只能干看著。”
  “是啊,斗空蠱雖然是野蠱,不受飛熊的控制。但野蠱對危機感應敏銳,當它感覺到危險時,為了保護宿主,就會隨意選擇對象,將其拉入斗空之中。”
  “這樣一來,豈不是狼群也不能用了?狼群是近戰,圍在飛熊身邊,這不等于是最好的拉入斗空的對象嗎?”
  “看來只有我們蠱師親自動手了!”
  某人說到這里,場中忽然安靜了下來。
  撤掉狼群,讓蠱師圍攻,恐怕也不行!
  飛熊速度奇快,將蠱師拉入斗空。蠱師必定強烈掙扎,茍延殘喘,盡一些方法存活下來。
  要破斗空蠱,讓飛熊沒有治療的安逸時間,有一個最簡單的方法,那就是讓困入斗空中的蠱師立即自殺。
  但沒有人會想自殺,求活是人的天性。
  即便是太白云生,也救不來。水魔浩激流就是血淋淋的,盡在眼前的例子。
  “這最后關卡,實在太難了。我們這屆人才濟濟,英豪輩出,居然合力之下,也拿這頭飛熊虛像無可奈何!”
  飛熊靜靜地趴在地上,警惕地看著眾人,暫時沒有進攻,只是發出低吼。
  “也不能這么說,關鍵是斗空蠱沒法克制。禁道、氣道等等手段,我們偏偏沒有。”
  “黑家族長,我建議換一層攻略吧。”耶律桑同樣是超級勢力的族長,別人不敢勸,他卻能直言。
  黑樓蘭冷哼一聲,沒有答話。
  他心思電轉:“如今情景,要想解決斗空蠱的難題,幾乎不可能了。看來只有一個辦法,那就是我主動接戰,令飛熊將我拉入斗空。在斗空中,我動用力道殺招,將飛熊斬殺!”
  他的力道殺招,非同小可,威能浩蕩,乃是黑家秘藏之術。
  黑樓蘭單憑表面的暗道修為,不足以收拾飛熊。但是一旦他動用力道手段,再加上本身大力真武體的增幅,斬殺飛熊并不困難。
  但這樣一來,他就要打破身上暗渡仙蠱的遮掩效果,令十絕災厄加快來臨。
  “本來留給我的時間就不足了,我現在若動用力道殺招,殺了飛熊,時間就更短了。我還要在這么短的時間內,再攻略一層,打通百道關卡,取得力道仙蠱。這其中的難度未免太大!”
  “但如果不打通此關,我沒有一角樓主令,如何能得知力道仙蠱的位置?不管我換令一層攻略,還是向部族求援,都需要時間。”
  “最糟糕的情況,是即便我動用了力道殺招,斬了這頭飛熊,有了一角樓主令。這八十八角真陽樓中,未必有力道仙蠱啊……”
  黑樓蘭猶豫不定。
  事關生死,前面一條路又是黑的,也難免他彷徨無措了。
  “要破斗空蠱,并不困難。”
  一語驚人。
  眾人循聲望去,說話的不是別人,又是狼王。
  “山陰老弟,你又有妙計?”黑樓蘭連忙問道。
  方源輕笑一聲:“事關五成獎勵,我也得盡心盡力不是?此計分三步。第一步,我們盡量遠戰,消耗飛熊。第二步,派遣死士,前去近戰,一旦拖入斗空,立即自殺。第三步,飛熊沒有喘息之機,我們繼續遠戰,持之以恒,必能殺得此獸!”
  “妙計啊!”
  “我怎么就沒有想到呢?”
  當即,便有人大叫起來,有人驚喜得猛拍大腿,有的人卻沉吟暗嘆此計毒辣。
  但不管怎么評價,眾人都心知這是能解決問題的法子。
  在這戰亂頻繁的北原,死士但凡哪個部族都有,只是或多或少,精銳不精銳的區分。
  黑家是超級勢力,培養的死士不僅數目眾多,而且十分精銳。
  “這樣一來的話……”太白云生輕輕皺眉,有些不忍。
  孫濕寒雙眼閃動精芒,只是望著黑樓蘭,沒有吭聲。
  戰死沙場,和主動送死,完全是兩個概念。
  前者是勇士的榮耀,后者卻是當權者為了一己私利,禍害他人性命。
  這個事情要是真做出來,黑樓蘭這個黑家族長的名聲,也就壞透了。
  這違背了正道的價值觀。
  混正道的,首當其沖的就是混個名聲。
  名聲不好,混正道的成就就有限了。魔道則不一樣,不管名聲如何,關鍵是實力強盛!所以,魔道復雜中有為禍一方的浩激流,也有救死扶傷的太白云生。
  正因如此,孫濕寒沒有勸。
  他是個精明的人,知道這個時候怎么開口,怎么勸都不妥當。
  他甚至早就想到了這個法子,但是沒有開口建議。
  他不敢。
  如今的孫濕寒,已經成了黑家的外姓長老。這建議一旦說出口,是要壞名聲的,他還在黑家混不混了?
  “恐怕也只有陰狠殘忍的狼王,才毫無顧忌地說出口吧。”孫濕寒偷瞄了一下方源,又恨又懼,臉頰上似乎還隱隱作痛。
  但孫濕寒不知道的是——對黑樓蘭來講,命都快沒有了,還要名聲有個屁用?!
  黑樓蘭聽到方源的這個法子后,瞬間便決定采納。
  但他仍舊皺眉思考了半天,猶豫不決,悲天憫人地連連嘆息,將自己“宅心仁厚”的一面演繹得入木三分。最終他才長嘆一聲,滔滔不絕說出一大堆文縐縐的話來。
  大意便是:采用此法,是迫不得已。死去的族人,他都會以兄弟的身份厚葬他們。他們的親人,他都會親自撫養等等。
  眾人心知肚明,也不點破。這就是正道的游戲規則了。
  走了這個流程,黑樓蘭當即下令,號召黑家死士進來。
  這些黑家死士,都是二轉修為,從小就受到黑家栽培,日夜灌輸思想,忠誠不二。
  至于三轉死士,也不是沒有。不過一般修到三轉,那就人才可貴了,幾乎都會脫離死士的身份。
  但超級勢力當中,也有少數死士,有三轉,甚至四轉的修為,絕不會輕易動用。
  黑樓蘭乃是當代黑家族長,讓這些死士去死,他們絕無二話。
  君要臣死,臣死也得死,不死也得死!
  這就是體制。
  接下來的戰斗,再無意外。
  連續死了十多個死士之后,飛熊虛像一頭栽倒下去,奄奄一息。
  正當眾人想要施展致命一擊之時,他們忽然發現自己動彈不了了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!”
  “是八十八角真陽樓的力量,令我們動彈不得!”
  “這,這也太賴皮了吧,明明只差一下,就能殺了這頭飛熊!”
  眾人大喊大叫,瞠目結舌。
  唯有方源面色平靜,他暗藏六角樓主令,知道到此這個關卡,已是通了。
  黑樓蘭亦有所感,他連忙取出樓主令,雙眼死死地盯著,只見原本渾圓邊緣的樓主令上,緩慢生出一角來。
  同時,福至臨心的感應傳達到他的內心,讓他知道,他已經徹底掌控了此層。
  “原來這最后一道關卡,并非要斬殺掉飛熊,只需將其揍得瀕死即可!”黑樓蘭心中大喜,但表面上卻是一副悲戚之色,他長嘆道,“諸位稍安勿躁,戰斗結束,大功告成,此關已經通了。唉……可惜了我黑家的好兒郎們。若非斗空隔絕內外聯系,我一定用傀儡或者野獸替代。”
  “通,通關了?”眾人又驚又喜。
  “黑樓蘭族長,不知道這道關卡的獎勵是什么?可否讓老夫開開眼界。”太白云生詢問道,他闖蕩八十八角真陽樓的目的,就是尋得壽蠱。然而壽蠱稀缺珍貴,只有在九十道關卡之后,才可能作為獎賞存在。
  黑樓蘭聞言,臉色古怪,指著奄奄一息的飛熊虛像道:“這便是此關的獎勵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
  “竟然就是這頭飛熊虛像?”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 眾人又吃一驚,唯有方源心知肚明。
  他有六角樓主令,現今八十八角真陽樓中的任何關卡獎勵,他都了如指掌。早在闖關之前,他便知道這關獎勵,乃是一只六轉虛道仙蠱,名字簡單易懂——飛熊虛像蠱。
  果然下一刻,在眾人驚愕的目光注視下,奄奄一息的巨大飛熊,漸漸化為一團山般龐大的白光。
  白光猛烈收縮,最后化為一點,迅速飛到黑樓蘭的面前。
  黑樓蘭連忙伸手接過,小心翼翼地端詳。
  他是樓主令之主,此關一通,獎勵便是他的。他剛剛接觸到這只飛熊虛像蠱,因為八十八角真陽樓的力量,就將其輕易煉化。
  方源的六角樓主令,則不一樣。是作弊的產物,只有掌控某一層之后,才能盡取該層獎勵。當然也不是爭不過黑樓蘭的樓主令,但一旦爭了,驚醒巨陽意志,那就得不償失,死無葬身之地了。
  這個風險,能不冒,就不冒。
  飛熊虛像蠱萎靡不堪,瀕臨消亡,氣息微弱,狀態極為不佳。
  但黑樓蘭目不轉睛,這是什么?
  “這可是仙蠱啊!”
  他剛剛在心中感嘆,耳邊就聽到有人開口:“這只仙蠱,就轉讓給我罷。”
  言語平淡,卻有不容置疑的決心。
  黑樓蘭眉頭頓時皺起,他不用回頭,便知此人是誰。
  除了狼王常山陰,誰還有膽子提這樣的要求?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