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81 演飛熊墨瑤話虛道

方源公認索要飛熊虛像蠱時,黑樓蘭第一個反應就是斷然拒絕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這可是仙蠱啊!
  就算是尋常的蠱仙,也苦求一只而不得。狼王就算再厲害,也不過是一屆凡人,居然敢提出如此過分的要求?!
  況且這飛熊虛像蠱,使用極為方便。
  只要意念一動,隨手一拋,便能使得蠱蟲瞬間變化為飛熊虛像,進行戰斗。
  飛熊虛像的戰力,雖然沒有真正的荒獸飛熊那樣恐怖,但絕對是半仙戰力。擁有一只,便可傲視凡塵。
  若是王庭之爭決戰時,黑樓蘭手中有這么一只仙蠱。
  哪里還能輪得到方源表現!
  方源公然索要,甚為無禮。但黑樓蘭憤怒之余,卻又感覺到一種理所應當。
  恐怕也只有常山陰這樣的人,才有膽量當眾開這個口吧。
  再看手中的飛熊虛像蠱,黑樓蘭漸漸冷靜下來。
  “不妙。飛熊虛像被我們打得瀕死,這只仙蠱狀態極差,不堪再用,必須得休養生息一段時日。”
  “仙蠱受傷,就得用仙蠱療傷。除此之外,就只有讓它自我恢復。期間,需要喂食,不可間斷。”
  “如果我沒記錯的話,這只飛熊虛像蠱的食物,就是荒獸飛熊的血肉。這可難辦了!我手中哪里有這種東西?唯有向部族求援才行。”
  黑樓蘭越是思量,心中的憤怒就越淡了。
  他是十絕體之一的大力真武體,必須擁有力道仙蠱,才能晉升蠱仙,擺脫死亡的威脅。
  飛熊虛像蠱并非他所需,他真正渴望的是一只力道仙蠱。
  “我現在當務之急,是要尋找到力道仙蠱。仙蠱向來只會在某一層的最后一道關卡中,打通關卡的過程,我得靠眾人之力。”
  雖然黑樓蘭并不懼怕常山陰,但如果他強行扣住飛熊虛像蠱,那么勢必和狼王反目,生出隔閡,更加難以調動狼王之力。
  反不如,將這仙蠱讓給他,換來他的力量,真正的幫助到黑樓蘭自己。
  這樣一來,還能照顧到他黑樓蘭的名聲,不至于旁人說他言而無信。
  黑樓蘭思考這么多,其實不過只是一瞬的時間。
  “哼哼。”孫濕寒冷笑,“狼王大人,這可是仙蠱,你一句話就想拿走?之前我家族長是答應你五成的報酬,但并不代表我們一定要將仙蠱交給你。”
  “看來我上次給你的教訓,還不夠啊。”方源聞言,眉頭微微一挑,目光冰冷,殺機毫不掩飾,直沖孫濕寒而去。
  孫濕寒面色驟變,情不自禁地向黑樓蘭身邊移動幾步。
  沒有人懷疑,方源是否有直接動殺手的膽量。
  狼王兇威,已經深入人心。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黑樓蘭仰頭大笑,腳下一邁,走到方源的面前,一拍胸脯,“大丈夫行事,一言九鼎!之前許諾狼王五成,那就是五成。打通這關,我們也賴山陰老弟你的妙計。因此再多一成獎勵,也不為過。只是仙蠱唯一,價值不可估量。你頂多占有六成,余下的四成,山陰老弟你打算如何彌補我們?”
  “是啊,我們也出了大力氣的!”
  “我身負重傷,也激戰不退,大家都看在眼里。水魔浩激流大人,甚至因此陣亡了!”
  “我相信狼王大人,必定能給我們一個交代的。”
  眾人連聲附和道,都是針對方源。
  方源就算有實力,但是財帛動人心,眼看一只仙蠱就要落到他的手里,周圍的人自然羨慕嫉妒恨,因此將苗頭都集中在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眾目睽睽之下,方源的眉頭越皺越緊,最終縮成一個疙瘩。
  黑樓蘭當即暗笑:“狼王啊,狼王,就算你兇威赫赫,戰力卓絕,到底也落到我的甕中了。”
  七天之后。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,第七層,第九十關卡。
  迷宮中,飛熊虛像仰天怒吼。
  它渾身傷痕累累,口溢血跡,利齒被掰斷了好幾根,一只右眼也完全瞎了,碩大的眼珠子像是葡萄一般,掛在眼眶外面,十分狼狽。
  而它的敵人,只有一位。
  他身懸半空,背生六臂,和飛熊虛像小山般的體型相比起來,分外渺小。
  但飛熊虛像如臨大敵,甚至色厲內荏。雙方激戰已經持續了一刻多鐘,它深刻地體會到眼前這個看似“渺小”存在的強大。
  “飛熊虛像蠱,果然不愧是仙蠱!變化形成的飛熊虛像,有著不小的智慧,近乎狡詐。將來我對付強敵,完全可以任其進攻,減少我許多心神消耗。”
  方源俯瞰腳下的飛熊虛像,心中評估著。
  七天之前,黑樓蘭集合眾位強者,將第五層的最后一道關卡打通,獲得飛熊虛像仙蠱。
  方源毫不客氣,當場索要。
  其余蠱師嫉妒眼熱,多加糾纏阻擾,方源便表示,愿意補貼另外一半的價值,態度強硬。最終黑樓蘭將此蠱交給了方源。
  有了此蠱,方源便在當天晚上,找到黑樓蘭,向其借貸,背地里達成協議。
  回去之后,他利用狐仙福地和寶黃天溝通,換取相應的蠱蟲和食物,在第六天時將飛熊虛像蠱恢復到健康狀態。
  到了第七天,方源便暗中進入八十八角真陽樓的第七層,親自試驗飛熊虛像蠱,以及徹底完善的殺招六臂天尸王。
  方源令飛熊虛像蠱毫無保留地攻擊自己,而他自己則催動殺招六臂天尸王對戰。
  飛熊虛像蠱乃是仙蠱,有飛熊一半的戰力。但卻不是六臂天尸狀態下的方源的對手。
  對于這個結果,方源相當滿意。
  他在心中品味良久:“六臂天尸王這個殺招,的確是厲害!它以借力蠱為核心,可以借取天、地、水、火種種自然力量,加持自身,使得力量源源不斷,滔滔不絕。”
  “更妙的是,它令我暫時化身成僵尸之體。這樣一來,身軀處于半死狀態,恢復速度大漲,消除痛覺,仿佛力量無窮無盡,無所不能!”
  如果是鮮活的**,不斷發力,便會氣虛力乏。但現在方源變成天尸,巧妙地規避了這種弊端。
  這樣的力量,這樣的感覺,讓方源迷醉。同時,也更讓他警惕。
  “我保持這樣的狀態,只能持續片刻時間。但激戰時,往往讓人全身心投入,而忘記時間的流逝。如此殺招,更令人感覺良好,容易沉迷。我萬萬不能忘記殺招的時間限制,否則后果就嚴重了!”
  六臂天尸王這個殺招,雖然強悍,但有時間限制。超過限制,長時間催用,極有可能令蠱師徹底變成天尸。
  程度之嚴重,更甚于十絕災厄,即便是用陰陽轉身蠱,也恢復不過來。
  方源打算解決這個缺陷,但墨瑤提出的標準苛刻,一時間很難找到合適的試蠱之人。
  “其實,這只飛熊虛像蠱的厲害,你還沒有完全發揮出來。”這時,方源腦海中的墨瑤意志,忽然開了口。
  “哦,怎么說?”
  墨瑤對虛道似乎頗有了解:“虛道,講究虛實相生。前期一轉到五轉期間,以虛為主,化虛來躲避攻擊。因此虛道蠱師往往攻擊不足,防守有余。但到了六轉之后,虛道蠱仙就攻守兼備,虛實互轉。防守時以身化虛,令一切攻勢無功而返。攻擊時由虛化實,令人防不勝防。”
  “而飛熊虛像蠱,就是虛道仙蠱。斬殺荒獸飛熊,盡取其皮血骨魂所煉。單獨的飛熊虛像蠱,戰力只及真正飛熊的一半。但若給它配備其他蠱蟲,譬如之前的斗空蠱、豪烈亂舞蠱、五行熊皮蠱等等,便能使得它的戰力大幅度上漲。”
  墨瑤的話,令方源頻頻點頭。
  他回憶之前闖關時的情景,正是因為飛熊虛像身上的蠱蟲,令其戰力暴漲,甚至曾經一度叫群雄束手無策。
  但戰后,斗空蠱被黑樓蘭收入囊中。其余的蠱蟲,也被他人瓜分。
  方源單獨秘密和飛熊虛像對戰時,飛熊虛像身上已經沒有一只蠱蟲了。這才令方源戰斗時,占據了上風。
  他不禁有所領悟:“換個角度來講,為飛熊虛像蠱搭配其他蠱蟲,不就是許多蠱一起使用。這不就是殺招么?”
  殺招,是蠱師匠心獨運,動用多種蠱蟲,一齊使用,形成一加一大于二的上佳效果。
  墨瑤點頭不已:“你領悟得不錯,的確如此。不過,真正能配合飛熊虛像蠱的,只有虛道蠱蟲。別的不說,單說一只弄虛蠱,就能令飛熊虛像蠱由實化虛,躲避一切攻擊。”
  “弄虛蠱?”方源心頭不禁有一絲震動。
  他完全能夠想象,有了弄虛蠱配合的飛熊虛像,該是多么的麻煩。
  這簡直可以讓飛熊虛像蠱的應用,發生某種程度上的質變。
  墨瑤輕輕一笑,又道:“小子,你只要乖乖地將近水樓臺還給靈緣齋,我便告訴你三處虛道傳承的消息,其中一道甚至有可能是虛道蠱仙傳承。”
  “再說吧。”方源沉靜下來,語氣不咸不淡。
  他對墨瑤意志的戒心,一直都沒有消除過。
  墨瑤雖然一直沒有表現出敵意,但方源心中總有一股危機感覺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