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82 仙凡之別差萬千

光陰流轉,時間匆匆,一晃又是一月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北原。
  狂風怒吼,大雪飄飛。
  乾坤白茫茫一片,皚皚白雪覆蓋萬里草原,大風刺骨冰寒,卷席天地。時而匯成龍卷暴風,時而掀起地上深雪。
  十年暴風雪災,肆虐著整個北原。生靈哀嘆,萬物凋敝,在有限的地點,幸存的人類和動物們茍延殘喘著。
  他們不僅要克服寒冷,而且還要和雪怪等等展開激戰。
  如此嚴酷的環境下,雪人卻如魚得水,活動十分頻繁,變得非常活躍。
  冰寒的風雪,在雪人看來,卻是溫暖的春風。
  他們在風雪中狩獵,大量的野生雪道、冰道、水道蠱蟲,紛紛寄生在他們的身上。
  在平常時期,被蠱師們狩獵、打壓、販賣的雪人部落,都得到了巨大的發展,勢力飛速地擴張。
  呼嘯的暴風雪中,閃現出兩道黑影。
  黑影站定在懸崖上,仙氣盎然,正是黑家的兩位蠱仙——黑柏、黑城。
  他們居高臨下,俯瞰腳下的山谷。
  風雪依舊狂暴,但卻絲毫動搖不了二人的衣擺。大雪飄飛,卻阻擋不了二人探查的目光。
  山谷中,已經搭建起來一座座的冰屋,密密麻麻,足有數萬。
  一群英武的雪人戰士,剛剛狩獵回來,他們又一次滿載而歸,正從谷口進入。
  六轉木道蠱仙黑柏,皺起眉頭:“哼,這群雪人,倒是趁機發展得好!三天來,這已經是我們第七次看到如此規模的部落了。”
 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,雪人雖然帶個人字,但卻是異人。
  等到暴風雪災結束之后,北原人族積極發展,必將和這些雪人有多番大戰。
  雪人數量越多,對于人族而言,敵人就越多越強大。
  一旁的黑城,拍拍黑柏的肩膀,微笑道:“賢弟應該高興才是,換個角度來看,這些雪人都是你我的財富啊。我們將這些雪人俘虜,不僅可以向其他蠱仙換取仙元石,而且還能給雪松子一點顏色瞧瞧。”
  黑柏的嘴角也翹起一絲弧度:“兄長想的周到。要不是雪松子,木雞蠱我早就到手了。這一次王庭之爭,他居然也來插手。這些天來,我們四處捕獵雪人,販賣到寶黃天去。呵呵呵,我真想看看雪松子現在的表情。”
  說完這話,黑柏嘴角的笑意旋即消失,目光中透著一股焦急:“兄長,黑樓蘭進去王庭已經這么久了,按照時間推算,八十八角真陽樓也已經形成了二十多層。怎么還不見木雞蠱的蹤影呢?”
  黑城哈哈一笑:“稍安勿躁,稍安勿躁。八十八角真陽樓一共有八十八層,這才不過多少?黑樓蘭這孩子,脾氣雖然暴躁了點,但大事他都是謹慎處理。自從他進入王庭之后,和我們的聯系都沒有斷過,不是嗎?而且現在黑樓蘭的手中,已經有了一角樓主令,只要木雞蠱一被攝取,還未形成一層之時,黑樓蘭就能察覺,我們便能得到消息了。”
  黑家乃是超級勢力,雖然沒有才情,做得到媲美墨瑤仙子的程度。但是利用蠱蟲內外傳信,還是有他們自己的門道的。
  黑柏嘆息一聲:“王庭福地和北原外界,時間流速不同。外界一天,王庭福地已過去二十多天,我有點擔心黑樓蘭會通告不及,那樣的話,我們能夠提供的幫助就少了。”
  黑城笑著寬慰道:“賢弟啊,你這是關心則亂。放心吧,依照黑樓蘭這屆的實力,打通三四層,還是不成問題的。在此之前,我們先將眼前的這支雪人部落收拾了罷。”
  “好。”黑柏心中的焦慮稍解,點了點頭。
  兩人身影電射而下,直接沖向山谷中的雪人部族。
  黑城張口,輕輕一笑。
  立時,恢弘的笑聲震蕩天地,響遏行云!整個山谷都被震得嗡嗡作響,磅礴的雪勢也為之一滯。
  砰砰砰砰……
  音波掃過,無數冰屋震成冰雪碎末。
  一瞬間,雪人部族便損失慘重!
  “敵襲!敵襲!”
  “有強敵,有強敵出現了,勇士們,保衛家園的時候到了!!”
  “保衛家園,記住,我們不能倒下,我們的身后還有我們的妻兒父母!”
  雪人們吶喊大叫,經過短暫的驚惶之后,準備奮起反抗。
  “哼,螳臂擋車不自量力。”黑柏懸停在半空,看著雪人們蜂擁而來,目光冷淡,宛若看待螞蟻結群。
  他輕輕一揮大袖,嗡嗡嗡……
  一片黑壓壓的蠱群,飛竄而出。先是數百,上千,至萬。
  最終,數十萬的蠱,覆蓋整個山谷的上空,宛若烏云壓城。
  雪人們仰望天空,臉上俱都是震恐呆滯之色。剛剛涌起的斗志豪情,被蠱仙的威勢徹底凍結。
  這一刻,他們真正感覺到了風雪中的刺骨冰寒。
  蠱仙擁有仙元,一顆仙元可以看成無限的真元。這就意味著,但凡一位蠱仙都可以操縱海量的凡蠱,而不虞真元匱乏。
  雪人部族雖然強盛,但是面對蠱仙戰力,便是待宰的羔羊,只能任人宰割。
  下一刻,黑柏輕輕一指,蠱群轟然撲下。
  山谷中凄厲的慘叫聲不絕于耳。
  十多天后……
  王庭福地。
  黑樓蘭緩緩地放下手中的信蠱,連連冷笑。
  信蠱來源黑家蠱仙,內容陳詞濫調,仍舊是一再催促黑樓蘭加緊搜索木雞蠱。
  王庭福地本不可以內外通信,但這么多年下來,就算是巨陽仙尊的布置,也經不起光陰長河的沖刷,而有了漏洞。
  雖沒有墨瑤仙子的才情,但黑家、劉家諸多超級勢力,也都琢磨出內外通信的手段。
  “蠱師一旦晉升成仙,整個生命都將升華,擁有仙元。凡人根本不是仙人的對手,要對付蠱仙,還得是蠱仙!”
  “力道仙蠱……”
  黑樓蘭輕聲喃喃,緩緩起身,離開座位,來到窗前。
  他舉目望去,圣宮之巔絢彩紛呈,八十八角真陽樓的最新一層,在這一刻將將凝聚成形。
  “第三十八層了。”黑樓蘭心中感嘆,這種情形看多了,他心中早已沒有了第一次的激動。但對于巨陽先祖的推崇,卻在每一次真陽樓凝成時積蓄,如今對先祖的通天手段佩服得五體投地。
  “只有依靠八十八角真陽樓,借助巨陽先祖的力量,我才能報仇雪恨!”黑樓蘭取出他的那枚樓主令。
  時間雖然過去了這么久,他的樓主令仍舊是一角樓主令。
  黑樓蘭通曉歷史,心知肚明自身的實力。
  此屆陣容,和歷屆王庭之爭的勝者相比起來,不算差,但也不算太好。滿打滿算,只能通關三四次。
  黑樓蘭要取得自己的力道仙蠱,同時還身負搜刮木雞仙蠱的家族任務。這就意味著,兩次通關的名額,已經被早早預定。
  所以這些天來,他按捺不動,以休養生息為主,同時仍舊開放八十八角真陽樓,讓蠱師們盡量增強自己的實力。
  他這么做,自然收獲了黑家之外的蠱師們的感激和崇敬。當然,黑家內部則是許多的不滿和不解,但礙于黑暴君的兇名,黑家族人皆是敢怒不敢言。
  “來人。”黑樓蘭輕輕一喚。
  他的心腹黑書,立即出現在他的面前,悄無聲息地跪拜在地,低首垂眉:“族長大人,請吩咐。”
  “最近局勢如何?”黑樓蘭摩挲著手中的樓主令,悠悠遙望,目光仍舊停留在八十八角真陽樓上。
  “最近局勢看似平穩,卻有洶涌暗流。常家蠱師屢遭暗害,不少蠱師外出時神秘失蹤。常家族長常極右,親自出馬,四處搜索,企圖逮捕兇手,卻一無所獲。反而常家蠱師被害的情況,越加嚴重起來。”黑書稟告道。
  “哦,是何人如此大膽?”
  黑書露出羞慚之色:“屬下還在查。”
  黑樓蘭微微點頭,語氣中微有幸災樂禍之情:“不要著急,呵呵,這事也不該我們著急。常山陰行事,太過陰狠毒辣,失了人和,現今品嘗到苦果了。數月前,他掃蕩地魁獸群,指派常家蠱師捕捉了不少蠱師,居然盡數殺了。哼,這在當時就激起很大民憤,但都礙于狼王兇名,雖有復仇之念,卻不敢動彈。”
  此時,黑樓蘭記得很清楚。
  因為,方源拿做試驗品的這些倒霉蠱師中,就有人和黑樓蘭攀親帶故。
  狼王居然不賣自己的面子,將這人殺了,這讓黑樓蘭暗中一直記恨。
  “族長英明,屬下等人也認為是這樣。”黑書拍了馬屁,附和出聲道,“常家族長雖是常極右,但此人乃是狼王親子,被狼王一句話,任命為族長。他太年輕,難以服眾。整個常家的事務,其實還在常極右的義父,原常家族長常飚身上。”
  “但不久前,常飚和潘平二位大人,闖蕩第七層第九十道關卡而身隕的消息傳出,常家便隱有動蕩,常極右難以維持常家局面。復仇者看到這個良機,也許是因為真陽樓的獎勵而實力大漲,便四處暗算常家蠱師。”
  “嗯。”黑樓蘭點點頭,黑書的分析,也是他對此事的看法。
  “盡快查清楚此人,能夠不顧狼王兇威一心復仇,是勇。這些天來,四處暗殺常家蠱師而不被發現,是謀。此人有勇有謀,就應該吸收進我黑家。也只有我黑家,才能保得住他(她)的性命。”黑樓蘭吩咐道。
  “是,大人。”
  “常山陰那邊,有什么動靜?”
  “自從常飚尸首被人發現,送還常家之后,狼王或許從常飚的尸體上得到了什么線索。當天,便扎進真陽樓中,如今還未出來。屬下著人四下打探,狼王應該是去了第七層第九十道迷宮關卡。自從他進去之后,迷宮中便時常傳來狼群的嗷叫。”黑書匯報道。
  黑樓蘭皺起眉頭。
  常飚、潘平,以及之前水魔浩激流的死,都是他不愿看到的情況。
  但現在他們既然已經死了,黑樓蘭也就只好接受這樣的現實。
  他完全可以預料,狼王一旦出樓,得知常家的遭遇,必定會大發雷霆,搜索兇犯。到那時,恐怕整個圣宮都會被掀個底朝天吧。
  黑樓蘭巴不得狼王引起更大的民憤,但他擔心的是狼王牽連無辜,四下捕殺內斗,大大削弱他闖關時可以調動的力量。
  這點,是黑樓蘭必須要阻止的。但是該如何阻止呢?
  黑樓蘭沉吟不語,陷入思索當中。
  黑書靜靜地跪在地上,耐心地等候著黑樓蘭接下來的命令。
  黑樓蘭的思索沒有持續多久,他的臉上忽然出現了一抹驚異的神色。
  他的目光瞬間銳利起來,重新盯住圣宮之巔的真陽樓上。
  在那里,第三十九層,正在緩緩凝聚。
  雖然還未有成形,但通過一角樓主令,黑樓蘭卻能得知此層中現有的蠱蟲。
  “木雞蠱!木雞蠱終于出現了!”
  黑樓蘭心中震動,旋即,他冷靜下來,目光如冷電,轉身注視黑書。
  “去,召馬英杰前來見我。立刻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