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83 互有陰謀各算計

不多時,馬英杰便聽宣,趕來拜見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作為黑家最大的對手——馬家部族,在決戰時遭遇慘敗。馬家強者幾乎被屠戮一空,少族長馬英杰僥幸獲救,勇敢地承起族長重擔。
  他原本計劃,龜縮在暖沼谷中,盡量休養。但卻被黑樓蘭逼上門來,強行將馬家吞并。
  隨后,馬家只得跟隨黑家,來到王庭福地當中。
  馬英杰原本以為,黑樓蘭是想剝奪馬家家名,將整個馬家盡數吞并消化。為此,他做了多番努力,甚至不惜吸納外人,賜給他們馬姓。
  但結果,他估算的遭遇,一個都沒有發生。不僅如此,馬家來到王庭福地之后,也沒有受到黑樓蘭方面的任何苛責,反而一視同仁。黑樓蘭無私地開放八十八角真陽樓,馬家獲利不小,如今整個馬家都得到了良好的休養,家族勢力蒸蒸日上。
  然而,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,馬英杰為此一直惴惴不安。
  得到黑樓蘭的突然召見,他心中的不安頓時又增長數倍,達到極致。
  看著眼前的馬英杰,黑樓蘭微笑著道:“馬家族長,這些天來,馬家可還好?”
  馬英杰心中十二分警惕,立即答道:“還好。這要感謝族長您的不計前嫌,寬宏大量,馬家茍延殘喘,如今算是微微恢復了些許生機。”
  “如果我記得不錯,此屆馬家是受到大雪山福地,魔道蠱仙雪松子的資助吧?”黑樓蘭和顏悅色。
  馬英杰張口結舌,一時間冷汗直流,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馬家作為黃金血脈,私自溝通魔道蠱仙,毫無疑問,這是壞了巨陽先祖訂下來的規矩。
  “黑樓蘭莫非此刻要來秋后算賬不成?糟糕,現在他為刀俎我為魚肉,想要消滅馬家,只需要黑樓蘭他輕飄飄的一句話!”馬英杰大為緊張,振興馬家是他畢生夙愿,馬家就是他的命根子。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黑樓蘭大笑,笑聲回蕩在整個書房,“馬家族長不必緊張,只要你乖乖合作,榮華富貴都將滾滾而來。”
  “族長請講。”馬英杰咬牙道。
  識時務者為俊杰,形勢逼人,他不得不低頭。
  “什么?”
  然而,緊接著黑樓蘭說的話,讓馬英杰一臉驚愕,呆若塑像。
  ……
  大雪山福地。
  巍峨雪峰,聳立其間。蒼穹湛藍,流轉華輝。
  第五支峰。
  冰湖宮殿內,一場談判已進入尾聲。
  雪松子神情焦灼,看著面前的龍膽魔君,不耐煩地道:“魔君,你不要忘了,當初是誰在緊急時候,借你的仙元石,替你還債。是我!現在我遇到了些小麻煩,向你尋求幫助,你卻如此推三阻四,實在讓人太心寒了吧?堂堂的龍膽魔君,就是這樣的小人嗎?”
  龍膽魔君微笑品茗,語氣緩和:“松子君,請慎言。之前的情誼,本君都記在心中,未感有一絲忘懷。但這一次,松子君,你的麻煩不小啊。我幫助了你,就是得罪了黑家蠱仙。本君在寶黃天的生意,才剛剛有所起色,可經受不住這樣的打擊。”
  雪松子以販賣雪人為生,身家富有。但最近數月,他在寶黃天的生意,遭到了來自黑家的劇烈沖擊。
  黑家蠱仙大肆搜捕雪人,用低價販賣出去,大大破壞了雪人奴隸貿易的規矩和利益。
  這是一場另類的交鋒,牽扯廣泛。雪松子為了保住自己的財源,只得應戰,勉強和黑家蠱仙僵持不下。
  他雖然身家富有,但畢竟只是一己之力。
  和萬載經營起來的超級勢力黑家,還是相形見絀的。
  因此,漸漸支撐不住,開始向周圍蠱仙求援。
  龍膽魔君穩坐釣魚臺的樣子,讓雪松子氣急:“魔君,不要繞彎子了,直說吧,你要怎樣才會出手?”
  龍膽魔君哈哈一笑,雙目炯炯,盯住面前的雪松子:“松子君,我知道你手中有一只百年壽蠱,只要你將它讓給我,我必定全力以赴,給你援手!”
  雪松子聞言,騰的一下,從座位上站起來,手指著龍膽魔君:“你這個要求,居然也好意思說出口?”
  龍膽魔君揚起眉頭,聲音低沉下來:“怎么不好意思?誰會憑白無故出手?雪松子,我勸你不要沖動,再手指著本君,本君就要生氣了。”
  “哼。”雪松子心知自己不是龍膽魔君的對手,冷哼一聲,收起手指,當即拂袖而走。
  龍膽魔君也不挽留,陰沉地看著他離去的背影,也是一聲冷哼。他早看不慣雪松子,仗著自己有兩個閑錢,平日里態度倨傲得很。
  當初他向雪松子借仙元石,雪松子居然敢向他放高利貸。雪松子趁人之危,大發了一筆。
  龍膽魔君吃了一個悶虧,一直將此節記在心頭。
  雪松子鐵青著臉,回到自己的第七支峰。
  沒有了外人,他盤坐在蒲團上,緊繃的臉色終于跨了,唉聲嘆氣起來。
  “早知如此,我就不該插手王庭之爭了。”他深深后悔。
  成王敗寇。
  之前,他在王庭之爭中投入巨多,卻毫無所獲。現在,他還要受到黑家蠱仙的發難,立身之本的財源都要不保。
  “到底還是正道團結,魔道人心離散。大雪山福地這么多的魔道蠱仙,我卻不能得到任何一位的幫助。反觀黑家蠱仙,卻能得到眾多勢力的幫襯,聯合起來向我施壓。”
  “唉,經此一役,我多年的積累都消耗一空,損失慘重。王庭之爭的水,太深了,不是我能趟的。之前多少魔道蠱仙,插手王庭之爭,能得善終的有幾個?唉,我是被木雞蠱勾動了貪婪之心,想著反正已經得罪了黑家蠱仙,索性直接插手罷。卻不知背地里,多少魔道蠱仙正看著笑話呢。唉,是時候反省了!”
  雪松子連連嘆息,正當要痛定思痛,總結經驗教訓的時候,一只信蠱穿空而入,出現在他的面前。
  “咦,這不是我交給馬家,用于聯絡的信蠱么?”
  雪松子大感奇怪,捏到手中,心神一探,頓時臉現驚愕之色:“什么,這是什么意思?黑樓蘭居然要找我合作?”
  雪松子不屑地嗤笑一聲:“以木雞蠱為誘餌,還想讓我上當受騙,說不定這又是黑家的陰謀!咦,等一等,這居然是……難道黑樓蘭真的想和我合作?有趣,哈哈哈哈,有趣!!”
  大半個月后……
  “娘!娘!!”黑樓蘭猛地從床上坐起。
  他大口喘息,渾身冷汗淋漓。
  良久,他的瞳孔漸漸恢復焦距。
  又一次噩夢。
  從很久以前,這個噩夢就一直開始折磨他。
  每一次噩夢,宛若一堆薪柴,令他心中的仇恨之火,愈加熊熊燃燒。
  平復呼吸,黑樓蘭從床榻上起身。
  他身軀臃腫,宛若暴熊,一對三角眼開始閃爍起懾人的精芒。只是臉上,有一股深深的疲憊之色。
  但等到他推開窗戶時,這股疲憊已經被他盡數掩蓋,讓人感受得到的,只有縈繞在他身上的兇殘霸主之氣。
  他仰望八十八角真陽樓,心中則琢磨起和雪松子合作的事情。
  在信中,他不惜犯險,將心中最大的秘密說出,又送出關鍵蠱蟲,等若以身為質,終于換取雪松子的信任。
  如今,第三十九層早已凝成多時,他和雪松子的合作進展不錯。得益于這位魔道蠱仙的幫助,黑樓蘭闖蕩第三十九層,一直順風順水,可謂高歌猛進。
  他這樣做,等若背叛了黑家。
  黑家蠱仙,絕對不會放過他。
  甚至這個事情能瞞多久,黑樓蘭都沒有把握。
  但他清楚,只要他在王庭福地一天,他就是安全的。王庭福地,禁止蠱仙出入。
  做到此步,他已經無法回頭,只能一路往前走到死了。但在黑樓蘭計劃中的最關鍵的,能夠改變整個局面的力道仙蠱,卻還未出現。
  他只好繼續等待。
  ……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,第七層。
  第九十關卡。
  “常極右,拜見太上家老大人。”常家族長滿臉羞愧之色,拜倒在地。
  “知道我為什么召見你么?”方源站在他的面前,語氣淡淡。
  “屬下慚愧,辜負了太上家老大人的信任,屬下無能至極,令兇手至今逍遙法外,請太上家老大人責罰!”常極右不斷叩首,額頭撞擊在地上,發出砰砰的悶響。
  不多時,他的額頭就見了血跡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:“你倒也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的無能。不要磕了,起來答話。”
  “屬,屬下不敢。”
  “起來。”方源再一次強調,語氣平靜,卻充滿了不可置疑、不可反駁的決斷。
  常極右站起身來,低垂腦袋,血跡順著臉頰緩緩流淌而下,好不狼狽。
  “唉。”方源輕嘆一聲,伸出手來,撫慰在常極右的額頭傷口上。
  白光泛起,在治療蠱蟲的力量下,常極右的傷口迅速痊愈,不留絲毫疤痕。
  常極右渾身一顫,雙眼不禁流淌出兩行熱淚來。
  從“父子”見面之后,這還是常山陰首次,對自己的兒子常極右做出這般親昵的動作。
  Ps:今天下午14點加一更,晚上正常20點更新。這一章獻給hehe117同學,即便是斷更的日子里,你也每天打賞。你這樣的堅持不懈,讓我這個作者都感到了慚愧。謝謝你的一再支持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