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85 散迫身亡不可待

啊——!
  凄厲的慘叫聲,幾乎要刺破耳膜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常極右痛得渾身顫抖,身軀肌肉賁發,背后六只怪物手臂四處亂舞,攪動出風聲如雷。
  但方源只需要一只手,就將其牢牢按在半空當中。
  此刻他雙目如電,一邊操縱蠱蟲,一邊沉聲斷喝:“我兒,忍住!就看這個時候了!”
  常極右痛得幾乎要失去理智,這是非人的痛楚。
  即便是化身成天尸,幾乎沒有痛覺,也讓他感覺到整個身體的每一寸肌膚,每一絲肌肉都在被無情殘酷地撕扯拉斷。
  但方源的話,像是一記清泉,澆灌在常極右的心田。
  常極右拼命強忍,終于在快要眩暈過去的那一刻前,劇烈的痛楚消散如潮水般褪去。
  “成,成功了?!”常極右喘著粗氣,頭疼欲裂,勉強睜開雙眼,竟然看到自己手臂上的肌膚已經回復成鮮活的血肉。
  甚至,就連他背后生長出來的六條怪臂,也有收攏縮小的痕跡。
  沒有什么,比回復人身更吸引常極右的了。
  這一刻,他幾乎要喜極而泣了。
  “不好!”忽然,方源開口,語調低沉。
  常極右剛剛恢復的手臂,幾乎瞬間,又重新轉化成天尸狀態,變得如枯木一般。
  他身后的六臂,也重新長成,頑固至極。
  “不,不!怎么又變回去了?!父親……”常極右驚惶大叫,下意識地就向方源求救。
  但當他看到,方源一臉偽裝出來的疲憊之色時,常極右叫不出聲來了。
  “父親累了!是啊,這些天來,都是父親幫助我,想了近百種方法,不眠不休。用壞了不知多少蠱蟲。至少我見到的五轉蠱,就有七八十只!我有什么理由責怪父親呢?這都是我輕忽冒失,犯下的大錯!父親,孩兒對不起您的栽培啊……”
  常極右心疼又慚愧,又感受到一種為人子女,被狼王照料,宛若小草被大樹庇護的幸福感受。
  “可惡,這天尸形態真是頑強。竟然連這個方法都不奏效!”方源暗中咬牙,在腦海中詢問:“墨瑤,你還有什么法子,快快講來!”
  方源自己構思出十幾種方法,都在之前就被一一否決。
  現在試驗的辦法,都是墨瑤設想出來的。
  這也是方源的算計之一。
  一方面,是不斷試驗常極右,企圖找尋到恢復人類狀態的方法。另一方面,也是趁機激發墨瑤意志不斷思考,消耗她的力量。
  墨瑤沉吟片刻,方才道:“還有一個法子,比較危險,試蠱之人承受的痛苦將是之前的三倍!極有可能,讓他直接活活痛死!”
  “他是天尸,已經算是死了。怎么還會痛死?”方源疑惑。
  “他只能算是半個死人。身軀是死的,魂魄卻還遺留在體內。除非他的魂魄,被吸進生死門中,這才能算是真正死亡。”墨瑤解釋道。
  生死門乃是天地秘境之一,十分著名,在《人祖傳》中早有記載。
  如今的時代,和太古那會兒不同了。
  生死門早就消失,幾經易主,對亡靈的控制力大大降低。因此才有僵尸這樣的怪物存在。這要擱在人祖時代,天地間是沒有僵尸的。
  墨瑤的這個方法,風險極大,能讓人痛得魂魄都碎掉,分崩離析。
  常極右魂魄一碎,那就會徹底死亡了。
  墨瑤又勸道:“小子,凡事有得必有失,殺招威力絕倫,缺陷便難以彌補。這些天來,你試驗了這么多次,耗費家財,甚至多次向黑家等等賒賬,也已經清楚其中的難度了。”
  “這是我最后的法子,我并不能保證一定見效。而且此法危險極大,九死一生!用不用這個方法,你看著辦。你這個‘兒子’已經徹底化為天尸,戰力卓絕,是個很好的戰力。他對你又是言聽計從。如此犧牲掉,實在太可惜了。我勸你不妨留他在身邊調遣。”
  方源沉吟不語。
  “父親,請您多加休息吧,孩兒不急……”另一邊,常極右也道。
  方源凝神望去,常極右雖然化為天尸,相貌丑惡,但是一雙眸子卻仍舊清澈,飽含著對他的孺慕崇拜之情。
  方源面泛微笑:“孩子,為父已經想到了一個好方法。此法十分危險,你會有性命之憂。但是成功的可能極大。為父正在猶豫不決……”
  “唉……”腦海中,墨瑤一聲幽幽嘆息。
  方源雖然這么講,但厭惡自身,矢志復原的常極右聽了,只會有一個選擇。
  果然,常極右聞言,猶豫了一下,雙眼綻放奇光:“父親大人!請你用這個方法吧,孩兒這樣子簡直是生不如死!”
  方源凝視常極右的雙眸:“可是,你是我唯一的孩子啊……”
  “父親!”常極右哭泣,拜倒在地上,他抱住方源的小腿,“孩兒也舍不定您啊。但是孩兒真的不敢以這樣的面孔生活下去,哪怕只有一絲希望,孩兒也要努力掙扎!”
  方源沉默良久,這才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聲:“也罷。人總歸是要依照自己的意愿而活著的。為父也不忍心讓你這樣痛苦下去了!你休息幾天,讓為父準備一下。幾天后,咱們便做最后的嘗試!”
  幾天后。
  “啊啊啊……”
  常極右嘶吼的聲音已經沙啞一片。
  “再堅持一下。”方源目光溫暖,心中冷靜如冰,勉勵道。
  但下一刻,常極右的慘叫聲戛然而止。
  這是他第三百零七次,痛得暈死過去了。
  “哼,真是不中用!”方源面沉如水,不滿地冷哼一聲,只得停止催動蠱蟲。
  這個試驗,必須要在常極右神智清醒的時候進行,否則無用。
  常極右昏迷過去,表明他的魂魄已經支離破碎,再一次達到了瀕臨崩潰的邊緣。
  方源只得停下來,利用魂道蠱蟲,為其稍稍滋補魂魄。
  “我說過的,這個方法希望不大,還是留常極右一條性命吧。”腦海中,墨瑤語氣悲憫地勸道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雙眼瞇起,眼縫中閃爍一抹銳利的寒光:“再試一次,再試最后一次!”
  常極右悠悠醒轉,視野從模糊到清晰。他看到一旁站著的方源,在他眼中,“父親”憔悴而且疲憊。
  這讓他不禁心頭揪起,慚愧地雙眼流下淚來,哽咽出聲道:“父親……”
  “咱們再來一次吧,不要灰心。”方源微笑撫慰道。
  “父親,如果這一次我還是痛暈過去,就不要再試了。父親,這一切都是我的錯,您實在該好好休息一下了。”常極右道。
  “好,試了這次之后,是該好好休息一下了。”方源嘆息一聲,語氣中的深意卻不是常極右能夠感受得到的。
  先是三只五轉蠱蟲,一齊催動起來。
  然后漸漸加入其它蠱蟲,這些蠱蟲有的懸停在常極右的面孔上,有的鉆進他的肌膚里,有的混入血脈,流喘到他的心臟當中。
  “啊……”劇烈的痛楚再次傳來,常極右咬牙低吼,很快就張開嘴巴,發出大吼聲,面容扭曲。
  方源手中動作有條不紊,依次加入蠱蟲。
  蠱蟲數量越多,常極右的痛楚就越是猛烈。他奮力掙扎,雙眼翻白,痛到失去理智,狀若癲狂。
  “停下吧,他的魂魄又要支撐不住了。”腦海中,墨瑤勸說道。
  但方源好似沒有聽到,仍舊再添加蠱蟲上去。
  “可以了,這個數量已經超出了以往任何一次。常極右真的要支撐不住了。”墨瑤不忍目睹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沒有答話。
  “你這樣太亂來了,這樣搞下去,他會徹底死亡的!”腦海中,墨瑤意志提出抗議。
  “不冒點風險,怎么行?”方源冷笑,將蠱蟲數量加到最大。
  他的雙眼,綻放出興奮的光:“再加三只蠱蟲下去,就能徹底見到效果了。這是第三只。”
  “好,這是第二只!”
  “妙極了,只剩下最后一只,成敗在此一舉……呃!”
  方源神情一滯,周圍蠱蟲陡然間,如煙火般四下崩散。
  常極右不再掙扎,一動不動地懸浮在半空中。
  他死了。
  痛到令魂飛魄散。
  臉色卻很安詳。
  周圍歸于死寂。
  “是你害死了他。”腦海中,墨瑤語氣冰冷。
  “是我害死了他。”方源眉頭微微一揚,輕笑出聲,“他也算死得其所了。至少讓我知道,這殺招的缺陷是多么的頑固。”
  墨瑤沒有再說話,似乎是不恥方源的冷血卑鄙。她將身影隱匿,消失在方源的腦海中。
  方源臉上的笑容,一點點消失。
  他越發認識到,腦海中的墨瑤意志,是個極其巨大的威脅。
  她究竟知不知道,針對六臂天尸王殺招缺陷的方法?
  是知道正確的法子,故意不想說。還是不想思考,以防削弱她自己呢?
  尤其是殺招缺陷如此嚴重,一旦關鍵時刻,墨瑤意志忽然沖擊腦海,令方源思維一度紊亂。方源就算是想停下殺招,也不可能了。
  “墨瑤的這股意志,究竟是用的什么蠱?這些天來,我四處收集智道資料,也收購了不少凝練意志的智道蠱蟲。但卻從未發現有什么蠱蟲,可以產生她這種縹緲隱秘,讓人難以捉摸的意志!”
  “唉,我的時間不多了。現在八十八角真陽樓已經形成了近六十層。黑樓蘭正全力攻取第三十九層。看來他的目標,極有可能是木雞蠱。”
  “我得抓緊行動,不能再等下去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