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86 犧牲(六千七大章)

來到王庭福地這么久,多次出入八十八角真陽樓,方源從未忘記此次北原之行的初衷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那便是救治蕩魂山。
  而救治蕩魂山,就得需要江山如故蠱。
  要得此蠱,困難重重,關鍵就在一個人的身上。這個人便是太白云生。
  從太白云生加入黑家大軍以來,方源就一直對其保持關注。
  數月前,方源便打探出一個情報:
  在黑樓蘭獲得一角樓主令,可以查探每道關卡獎勵后,太白云生就當即找上門去,詢問壽蠱的存在。
  但當時,八十八角真陽樓中并未存有壽蠱。
  直到第五十五層凝聚時,黑樓蘭這才告知太白云生,發現了一只十五年壽蠱。
  第五十五層徹底凝聚成形后,黑樓蘭更明確了壽蠱的地點,乃是在該層第八十五道關卡上充作獎勵。
  從那之后,太白云生就將全部精力,投入到第五十五層的攻略上。他多次鼓動蠱師,拉起龐大隊伍,硬闖難關。憑借他的威望,廣施錢財,以及向黑樓蘭等強者屢屢求助等等,倒是進展頗佳。
  功夫不負有心人,太白云生耗盡家財,終于是闖到了第八十五關。
  方源當然不想看到太白云生得償所愿。
  太白云生老邁,壽命無多,想用壽蠱增添壽命,那是人之常情。
  但若他真的拿到了這個壽蠱的話,他必然不會冒險升仙。不冒險升仙,就不會在升仙途中天地感應,形成仙蠱江山如故。
  沒有江山如故蠱,方源拿什么來救治快要徹底消亡的蕩魂山呢?
  尤其是這幾日,更有情報傳出:太白云生闖關,多次嘗試,已見希望。不惜向黑樓蘭賒賬,甚至答應黑樓蘭加入黑家,成為外姓家老的條件。
  從而,太白云生利用黑家的這筆資金,招攬大量好手,陣容浩蕩,闖入第五十五層,要做最后沖擊。
  盡管記憶中,前世太白云生是冒險升仙的。但是方源謹慎,不敢冒險,決定親自出手相阻。
  時機不等人。
  方源原本準備先解決掉墨瑤意志,攘外必先安內。但此事一直沒有進展,現在他只得動用樓主令,偷偷潛到第五十五層當中。
  第五十五層的情況,已經被太白云生摸透。
  這里流淌著一道波瀾壯闊的鮮血長河,河水深處矗立著一座宏偉雄奇的血道皇宮。
  血道皇宮中,分有三大主殿,六十九座輔殿。
  每一座宮殿,都有大量的血道蠱蟲,以及血獸護衛。
  血道蠱蟲成群結隊,威勢磅礴,但只要花費時間,陸續消耗,總有屠盡的時候。
  麻煩的是血獸。
  這些血獸,斬殺之后,過不了片刻時間,就會汲取血氣復活。可謂殺不甚殺,斬之不盡。
  太白云生的幾次闖關嘗試,都折在這些血獸身上。
  但最后一次嘗試,他在無意中,驚喜地發現:只要一路沖鋒,闖進宮殿最深處,將掛在主梁上的令牌摘下,便能令此殿中的血獸自行消散。
  這個發現,讓太白云生產生了一股強烈的自信。他一窮二白,不惜賣身黑家,賒取資金,拉起一只蠱師隊伍,沖擊這道關卡。
  方源秘密進入此層時,太白云生拉起的隊伍,已經闖過了三十三座輔殿,正在巍峨的主殿中展開激戰。
  方源取出六角樓主令,心念一動,瞬間這一層徹底落入他的掌控當中。
  六角樓主令,能令方源掌控真陽樓中的六層。
  方源曾經動用了一次機會,掌控了第七層。現在動用第二次機會,掌控這第五十五層。
  黑樓蘭手中有一角樓主令,掌控的則是第五層。
  方源心念一動,身形驟然消失在原地,下一刻便出現在主殿的主梁上。
  他愜意悠然地坐在主梁上,身邊不遠處,就是那枚關鍵的令牌。
  屏氣凝神,太白云生等人戰斗的情景,就在方源的內心顯現出來。
  越是往主殿深入,里面的血獸護衛就越多,戰斗進行得十分慘烈。太白云生的這只隊伍,已經只剩下不到五十人。
  他們一路突進,傷亡慘重,沿途留下大量的尸體。
  兩大五轉蠱師強者朱宰、高揚,輪番替換,充當隊伍沖鋒的箭頭。
  而太白云生,作為此屆北原第一治療蠱師,則被眾人保護在隊伍中央。他不斷動用人如故蠱,一道道白芒激射,照在死尸上,令蠱師復活,或者照在活人身上,令他們的傷勢復原,真元瞬間恢復。
  但即便太白云生乃是五轉巔峰,也狼狽不堪。
  隊伍中不斷有成員倒下,他雖然竭盡全力,但實在救不了全部。
  無窮無盡的血獸,從主殿各處的回廊、房間里洶涌而出,密密麻麻,堆積在隊伍前進的道路上。
  越是接近關鍵令牌,血獸就越是強大。
  尤其是血獸能汲取血氣,快速回復,不斷重生。
  太白云生等人突進到此地,身后斬殺的血獸又再度重生,追殺上來,前堵后追,眾人情景越加危急。
  “難怪前世,太白云生要冒險升仙。這關難度頗高,除非有血道蠱師出手。”方源掌控此層,對于太白云生的行徑,如掌上觀紋。
  這道關卡,對于血道蠱師而言,不啻于仙境一般。有大量的血道野蠱可以收服,又有純正的血獸可以吞食,用來增長血道修為。
  可惜,血道不容于世,因為血海老祖的緣故,血道蠱師一旦出現,就會立刻受到正道的大力追殺。
  因為血道戰力可以速成,甚至就連魔道蠱師都普遍忌憚。
  往往血道蠱師一旦被發現,不僅要受到正道追殺,而且還會受到魔道蠱師的暗算偷襲。
  黑家大軍當中,沒有一位血道蠱師。就算有,也隱藏至深,不會被太白云生所用。
  方源探知片刻,便清楚太白云生成功的希望,已經十分渺茫。
  心中的擔憂,頓時消散大半。
  方源躺在大梁之上,從身上掏出《人祖傳》,一邊打法時間,一邊留意太白云生的動向。
  闖蕩八十八角真陽樓,也會死人的。
  方源要圖謀江山如故蠱,當然不能讓太白云生現在就死了。
  “殺過去,一定要殺出重圍!否則我們都得死!”太白云生滿臉血污,嘶聲力竭地鼓舞士氣。
  一**的血獸,咆哮著,怒吼著,如同血色巨浪,向眾人撲殺而來。
  ……
  主殿中一片安寧。
  方源悠然翻開手中書頁,還調整了一下姿勢,好讓自己躺得更舒坦一些。
  ……
  吼!
  一頭血獸,虎頭馬身,殺進蠱師當中,瘋狂撕咬。
  受到攻擊的兩位蠱師,一死一傷。
  “人如故!”太白云生大喝,手掌一揚,一道白光驟然射出,照在那位傷者身上。
  手上的蠱師,頓時恢復到前一刻的狀態。血獸造成的恐怖傷勢,不翼而飛。
  傷者呼呼地喘著粗氣,驚魂未定,暫且退入內圍。他留下的防御空缺,立即被其他人補上。
  但那位陣亡的蠱師,尸體被周圍血獸一擁而上,粗暴地拖了出去。
  太白云生沒有出手。
  不成仙人,哪怕是五轉蠱師,真元都是有限的,需要謹慎運用。
  而且這位死去的蠱師,身上蠱蟲嚴重損失,尤其是防御蠱被洞穿摧毀。就算救活了,也會再次被擊殺。
  剩下的蠱師痛聲咒罵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同伴的尸體,被十數只血獸瘋狂啃噬。
  血獸對血氣的感知極為敏銳,一絲血腥氣味就會讓它們發狂。它們通過吞噬強大生物的血液,來壯大自身。
  很快,陣亡的蠱師渾身的鮮血都被汲取光,整個尸體變成干尸,破爛不堪,慘不忍睹。
  吸取了他身上血液的血獸們,紛紛長出人的形象。有的瞳孔,化為人類瞳孔。有的長出幾只人耳,還有的則生出靈活的人類手臂。
  但得益于它們吞吸尸體浪費時間,太白云生等人壓力驟減,趁機突進,往前了數十步。
  ……
  方源將手中的《人祖傳》,翻到第三章,第十四節。
  北冥冰魄將他的二姐古月陰荒救醒,二人再次為如何救活父親,求教思想蠱。
  思想蠱道:“人啊,成敗山已經消失了,不知道什么時候什么地方才能重新形成。能救活你們的父親的其他方法,我也不清楚。但不要灰心,你們可以去找智慧蠱問問看。我就是它的母親,智慧是思想的結晶。”
  青出于藍而勝于藍,思想蠱不知道的事情,智慧蠱未必不知道。
  北冥冰魄和古月陰荒便在思想蠱的指點下,找到了智慧蠱。
  智慧蠱和人祖有過結,當年人祖動用規矩二蠱,曾經捕捉到智慧蠱。但最終被智慧蠱逃走了。
  起先,智慧蠱并不愿意幫助北冥冰魄和古月陰荒。
  但是看在他們倆,是母親思想蠱介紹來的,便勉為其難地道:“人啊,我可以為你們指點迷津。但我需要報酬,你們中的一位需要將中年交給我。”
  “我把中年交給你吧。”古月陰荒立即道,毫不猶豫。
  她被弟弟北冥冰魄喚醒,又賦予人生的意義,就是救活父親人祖。因此這時候答話,當仁不讓。
  北冥冰魄爭不過姐姐,只好讓她奉獻了她的中年。
  這就意味著,古月陰荒青年一過,就會直接跳過中年,邁入老年。
  但為了救活父親,她也顧不得這么多了。
  智慧蠱得到了古月陰荒的中年,便指點她道:“在西邊的黃金沙漠中央,有一片靜止的藍寶石海洋,風波不興,平滑如鏡。那是萬物之源,全天下的生命都來源于那里。而在藍海深處,有許許多多的生命蠱,照映天下萬物。你們去潛入海中,如果能找到人類形狀的生命蠱,就將它帶上岸來。這塊人形的生命蠱,便能賦予你們父親新的生命。但要注意時間,不能超過一刻鐘,否則你們就會被藍海同化。”
  末了,智慧蠱又添加一句:“要找到人形的生命蠱,十分不容易。只有真正理解生命真諦的人,才能做得到。你們如果做不到,不要怪我的方法不好使。”
  古月陰荒還想在詢問什么,結果智慧蠱說話就飛走了,沒有給姐弟倆任何機會。
  ……
  嘈雜的嘶吼聲、鬼叫聲,沖入耳膜。
  血獸宛若海潮般,滾滾而來。太白云生等人則宛若礁石,一次次抗住血獸的攻殺,同時一步步地艱難向前走。
  “快了,我們距離主殿大門,只剩下三百步了!”有人大叫,鼓舞士氣。
  “小心!”忽然,身邊的蠱師大聲示警。
  那位鼓舞士氣的蠱師一愣神,被一只熊身龍頭的血獸狠狠撞中。
  砰。
  蠱師在瞬間被撞得胸骨盡碎,一口鮮血混合內臟碎塊,噴吐而出。
  他身軀飛射出去,身后蠱師竭力攔下,一時間陣型大亂,竟有分崩離析之危!
  “撐住,給我撐住!!”太白云生滿眼血絲,瞠目大吼,焦急無比。
  這樣的戰局,一旦蠱師們分散開來,立即就會被周圍無數的血獸撕扯成碎片。只有蠱師緊密抱團,才有一線生機!
  但蠱師們節節敗退,大量血獸沖破防線,兇悍絕倫地撲殺過來。
  一時間,慘叫聲迭起。
  許多蠱師,還在盡量恢復真元。猝不及防之下,就被血獸撕成碎片。
  一只螳螂般的血獸,揮舞手臂鐮刀,沖在最前面。
  刷!
  一位蠱師被它直接削去腦袋,脖頸噴射血泉,大好的頭顱被沖向高空,還未落下,就被飛在半空中的血獸一口叼住,咕咚一聲,吞咽入肚。
  但腥紅的熱血,落了下來,正好濺了太白云生一臉。
  太白云生連忙伸手一抹,勉強睜開雙眼,濃郁的血腥氣味刺鼻難聞,更激起一陣血獸的咆哮。
  “完了!”太白云生心沉谷底,正在這時,一道身影宛若猛虎下山,飛撲而來。
  轟轟轟。
  幾下交鋒,來者便斬殺了螳螂血獸,在最后關頭,將陣型堪堪穩住。
  是朱宰!
  到底是五轉蠱師,魔道的有名強者!!
  眾人都被他拯救,仿佛從懸崖邊上拽了回來。
  但朱宰亦付出代價,身上新增三道傷口,皆是深可見骨。
  太白云生見此,連忙催動人如故,提供治療。
  朱宰回復到前一刻狀態,新增的傷勢消失不見,同時剛剛劇烈消耗的真元,也重新漲了回來。
  只是他剛剛爆發戰力,用的幾只消耗蠱,卻真的損耗了。
  人如故,只能針對人體,對其他蠱蟲則沒有任何效果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這個人如故,的確效果奇佳,可惜不能對自身施為。”方源嘆息一聲,又將目光投到手中書籍。
  古月陰荒、北冥冰魄二人艱苦跋涉,穿越黃金沙漠,在沙漠中央,見到了藍海。
  藍海美不勝收。
  正如智慧蠱所言,即便再大的風,也掀不起藍海的絲毫波瀾。
  在周圍柔軟的黃金沙粒的包裹下,它就像是一塊深藍色的寶石,靜靜地鑲嵌在這塊黃金絲綢上。
  姐弟倆潛入海底,果然發現海底深處,鋪滿了密密麻麻的生命蠱。
  這些生命蠱,就像是一顆顆的藍寶石。但大小、形狀各異。
  有的像馬駒,有的似虎豹,有的類鷹鴿,有的如蛇蛟。
  姐弟倆細細尋覓,看得眼花繚亂。花鳥魚蟲,飛鳥走獸,雪人毛民等等各種形狀的生命蠱都見過了,卻唯獨找不到人類形狀的生命蠱。
  無奈之下,姐弟倆只好鉆出海面,回到岸上。
  剛剛離開藍海,弟弟北冥冰魄手中把玩的那枚鹿形生命蠱,就忽然綻放出柔和的光輝,跳到沙地上,化為一頭小鹿。
  這是生命的誕生!
  姐弟倆驚奇地看著這一幕,都瞪大了雙眼。
  直到小鹿蹦跳著竄出老遠,姐姐古月陰荒忽然頓悟:“難怪智慧蠱最后說了那番話,又不讓我們再問,就直接飛走了。我明白生命的真諦了。”
  “生命的真諦,那究竟是什么?”北冥冰魄忙問。
  古月陰荒便指著眼前的這片藍海,反問道:“你說,如果我們真的找到一只生命蠱,是人形的藍寶石。我們將它帶出來,它會變成什么?”
  北冥冰魄想了一下,答道:“就像是那頭小鹿一樣,變成真正的鮮活的生命吧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他忽然愣住了。
  古月陰荒含笑看他:“看來你也明白了。我們就是這樣的生命。我們就是生命蠱所化!我們自己就是人形的藍寶石!”
  北冥冰魄徹底明白過來,人從哪里來?
  智慧蠱在之前就已經說得明白:這片藍海是萬物之源,天下一切生命都來源于此。
  人,當然也來源于此。
  他們的父親人祖,曾經就是這海底的一枚藍寶石。機緣巧合之下,出了海面,形成鮮活的生命,闖蕩世間,艱難生存,走到如今這一步。
  但人是萬物之靈,偌大的藍海中會有多少人形藍寶石呢?
  一定數量極少,甚至極可能只有曾經的人祖一位。
  想要在這樣廣闊的海洋中,尋找一枚小小的藍寶石,這是多么浩大的工程!
  這簡直比古月陰荒在成敗山,尋找唯一的成功蠱,還要艱難千萬倍。
  “我知道有一個方法,可以盡快地得到人形生命蠱。”古月陰荒忽然道。
  “什么方法?”北冥冰魄忽然有了不好的預感。
  古月陰荒微微一笑:“那就是讓我沉入海底,和這片藍海同化,重新還原成生命蠱。”
  古月陰荒雖然變成了怪物,但本質上還是人。
  生命的本質,沒有改變。
  既然是人,一旦同化之后,就會形成人形藍寶石般的生命蠱。
  這個推測,并沒有錯。
  難怪智慧蠱說過:要注意時間,不能超過一刻鐘,否則就會被藍海同化。
  智慧蠱說的話,沒有一句是廢話。
  智慧蠱又說:你們如果做不到,不要怪我的方法不好使。
  從這句話分析——極有可能藍海當中,已經沒有人形藍寶石了。如果姐弟倆不愿犧牲自己,就不會找得到人形生命蠱。這樣一來,就不要怪我智慧蠱,是你們做不到而已。
  “不,姐姐你不能就這樣犧牲自己。”北冥冰魄連忙阻止道。
  他雖然想救活父親,但也不愿意犧牲自己的親姐姐。
  “我能的,我人生的意義,就是救活父親啊。”古月陰荒一臉平靜地答道。
  北冥冰魄忽然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是他賦予了古月陰荒這個人生的意義,古月陰荒就是為此而活的。換句話講,如果救活了父親,那么她的人生就沒有意義,那么繼續活著還有什么意思呢?
  只要犧牲自己,就能救活父親,這真是古月陰荒的人生最大意義啊!
  “人,本就是天地間的寶石。只是寶石璀璨與否,需要我們自己的雕琢。我們的每一次努力,每一次選擇,都是一次雕琢。”
  “而人也只有獻出生命,才能得到生命。”
  古月陰荒悠然說完,便沉入藍海。
  北冥冰魄極力阻止,但阻止不了,古月陰荒成為怪物,力大無比,他不是對手。
  超過一刻鐘后,古月陰荒被藍海同化,化為一塊人形的藍寶石。
  但這枚藍寶石,并非健全的人形,而是殘缺了一小半。
  這是因為之前,古月陰荒將自己“中年”交易給了智慧蠱。
  人們往往在了解什么是生命之前,已將自己的生命消磨了一半。
  北冥冰魄含著淚,帶著這枚藍寶石,離開了黃金沙漠。
  他的心中沒有成功的喜悅,而是陷入極大的愧疚當中。
  從某種程度上講,是他害死了他的姐姐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還差五十步!”太白云生竭力嘶吼著。
  經過艱難的推進,每隔片刻就有同伴倒下,慘烈的激戰,讓他身邊的蠱師,只剩下五位!
  但成功近在眼前!
  “再加把勁……”
  “我要把這些血獸撕成碎片!!”
  朱宰、高揚一左一右,護在在太白云生的身邊,亦開口高呼,提升士氣。
  三十步!
  兩人倒下,只剩下太白云生、朱、高三人。
  周圍血獸,張牙舞爪,猙獰恐怖。它們前仆后繼,成百上千,浩浩不絕。
  十步!
  朱宰、高揚奮盡全力,蠱蟲因為過度催動,損失慘重,真元已然見底。
  “二位之恩,老夫發誓,日后必當重重酬謝!”太白云生雙眼放光,語氣誠摯懇切至極。
  “老先生,你說哪里的話!我們當時就是你救的,沒有老先生,就沒有今日的我們啊!”
  “老先生的救命之恩,恩重如山!我們今天就算是死,也要償還您的恩情。”
  高揚、朱宰二人動情答道。
  正道亦有假君子,魔道非無真豪杰!
  五步!
  “救我!”朱宰大吼一聲,合身撲上,不顧防御,和前方攔路的血獸同歸于盡。
  太白云生伸出手掌,但卻催不出白芒。
  他失聲叫道:“不好,我真元耗盡了!”
  這個糟糕的消息,讓高揚臉色瞬間蒼白。
  一直以來,都是太白云生充當核心。有人如故蠱的不斷支援,眾人這才能推進如此深入。
  “沒有關系,主殿中沒有血獸敢進。只要我進入主殿,迅速恢復,朱宰還有救!”太白云生又大吼。
  高揚精神一振。
  太白云生說的沒錯,血獸雖然撕扯尸體,但主要還是汲取血液。只要尸體大半還在,就有救活朱宰的希望。
  吼!
  下一刻,一頭巨蟒般的強大血獸,忽然從身后竄出來,張開血盆大口,將高揚一口吞下。
  兩步!
  主殿大門盡在咫尺,太白云生渾身傷痕累累,踉踉蹌蹌地從血獸縫隙間擠竄而出。
  關鍵時刻,他鼓動最后的寶貴真元,撐起一片金甲,替他抗下諸多攻擊。
  到了!
  “只有人獻出生命,才能得到生命。高揚、朱宰,我會記得你們的犧牲的!”太白云生奮進全身余力,猛地推開主殿大門。
  他一下子栽倒在主殿中,身后血獸怒吼咆哮,張牙舞爪,卻不敢探身進入主殿。
  正如太白云生之前探查的情況。
  太白云生癱倒在地上,沒有一絲力氣。渾身的傷口,不斷帶來劇痛。
  他狠狠地喘息幾口,忽然哈哈大笑起來,笑聲中夾雜著哭音。
  他淚流滿面。
  “這關卡,有三座主殿,六十九座輔殿!在規定的時間內,全部打通,就能獲得上等通關。打通兩座主殿,四十六座輔殿就是中等評價。我打通一座主殿,二十三座輔殿,只能得到下等通關。但壽蠱到手了啊!”
  “十五年的壽蠱,能夠給我增壽十五年。十五年啊……”
  太白云生正無限感慨著,忽然眼前一黑,暈死過去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