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187 影子深黑

方源低下頭,注視著暈死過去的太白云生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他便是太白云生昏死過去的兇手。
  此刻,太白云生渾身浴血,躺在地上,深陷的眼窩,雙目緊閉。
  他傷痕累累,雪白的發須凝結著血漿,早已不復北原第一治療蠱師的風范。
  僅僅幾步之遙,主殿大門外,海量的血獸咆哮著,嘈雜的聲浪不斷激打過來。
  方源抬起頭,盯著它們,輕聲開口:“閉嘴。”
  霎時間,門外死寂。
  血獸們紛紛閉嘴,宛若乖巧的貓狗,伏跪在地上,一動不動。
  方源利用六角樓主令,掌控了這一層,他就是這里的主人,這些血獸自然也受他的操縱了,聽憑他的心念,指揮如意。
  方源閉上雙眼,心神投入此層,靜靜感受。
  此刻,在這道關卡中,還留有不少蠱師。
  這些蠱師,一部分是太白云生拉動進來的蠱師,但在之前的戰斗中被淘汰下來。還有一部分,則是各方勢力的眼線,都是偵察蠱師。他們來源于黑家、馬家、耶律家各個勢力,關注著太白云生此行的成敗。
  至于這座主殿當中,除去地上那些干枯破爛的尸體,只剩下方源和太白云生兩個人。
  方源關上主殿大門,半蹲在地上,伸出右手掌,一把抓住太白云生的頭顱。
  蠱蟲早就準備好了,他接連催動。
  很快,太白云生的腦門上,亮起微微的白光,成為幽暗的大殿中唯一的光源。
  白光越來越盛,太白云生的臉上,漸漸浮現出痛苦的神色,眉頭越皺越深。
  醞釀片刻之后,方源陡然睜開雙眼!
  他的雙眼,沒有瞳孔,只有一片眼白。
  眼白綻放三尺微光,與此同時,大量的畫面在方源的腦海中顯現。
  太白云生從老年回溯到年輕時的記憶,都被方源提取出來。
  ……
  一位老人行走于北原,天蒼蒼野茫茫,風吹草低,狼群嚎叫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老先生您的救命之恩,我們兄弟倆沒齒難忘!”高揚、朱宰一齊跪倒在他的腳下。
  ……
  一位紫發老乞丐,裂開嘴,露出僅有的幾顆牙齒,怪笑道:“你要想成為什么樣的蠱師呢?嘿嘿嘿,我這里恰好有三份完整的傳承!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嗯,這個小子長得不錯,就選他了。”墨人城中,一位墨人指著少年時期的太白云生,哈哈大笑道。
  再往前,更加年輕的時候……
  “為什么,你為什么要背叛我?!”新婚大喜之夜,太白云生踉蹌而倒,帳外傳來震天的喊殺聲。
  而他的妻子一臉冷漠和仇恨,慢慢逼近他,目泛兇光,咬牙切齒:“太白云生,你要恨就恨你的父母,是他們吞并了我的部族,殺害了我的父母,我要為他們報仇!”
  童年時期……
  “我的兒子,你可是我太白部族的下一任族長!不準哭,不要再同情心泛濫了!要在北原生存下去,我們的心得硬起來!將來,你要領導我們太白一族啊。”父親十分嚴厲地訓斥著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啊啊啊……”方源痛得大吼。
  腦海中,不斷閃現的畫面,敘述了太白云生的傳奇一生。如此宏大的信息,對方源的頭腦是巨大的沖擊和傷害。
  好在畫面并非無窮無盡,終有結束的時候。
  閱盡太白云生的一生,方源立即停下蠱蟲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  他呼呼地喘著粗氣,渾身都是大汗。良久,他的瞳孔才恢復焦距。
  搜魂,絕非意事。尤其是方源顧及太白云生的安全,不想傷害他,因此只能自己承擔大部分的壓力。
  停止了搜魂,太白云生仍舊昏睡著,但原先緊皺的眉頭,卻舒展開來。呼吸平穩,神情安詳。
  反而方源的眉頭,則微皺起來。
  “沒有找到啊!”他遺憾長嘆。
  “沒有找到什么?”腦海中,墨瑤意志禁不住疑惑而發問。
  方源的這一切舉動,都令她好奇。
  方源沒有答她,只是眉頭皺得更深。關于江山如故蠱的重大計劃,他怎么可能告訴墨瑤呢?
  江山如故蠱是太白云生成仙之后,才擁有的仙蠱。
  有傳聞說:此蠱乃是太白云生成仙之時,天地交感,靈光爆發,自發凝練而成。
  但還有一個可能,就是太白云生的腦海中,本就有江山如故蠱的仙方。
  如果真有蠱方,那么方源大可盜取蠱方,以及江如故、山如故兩蠱,帶到瑯琊福地中去,叫瑯琊地靈出手,替他煉制仙蠱。
  這樣一來,他就不用虎口奪食,危險性大降。
  但方源這一次搜魂之后,結果糟糕。
  方源沒有搜出江山如故的仙蠱方,這就說明傳聞是真的。江山如故蠱,的確是太白云生在成仙之際,天地交感而得。
  也就意味著:方源要取得此仙蠱,就得從成仙的太白云生手中,搶奪此蠱。
  方源還不是蠱仙,以凡戰仙,方源印象中還未有任何成功的例子,無疑比登天還難!
  但還能有什么辦法呢?
  當初的三個選擇,這個已經是最容易的一道。時間、精力都投入到這個計劃中,方源雖然也沒有把握,但也只有積極準備,冒險一試了!
  ……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外,抖現太白云生的身影。
  “出來了,出來了!”
  “結果如何?有人看到太白云生殺進了主殿。”
  “不好,太白云生大人一動不動,似乎昏死過去了!”
  周圍的蠱師,立即圍攏過去。
  打量一眼,眾人臉色微變。太白云生身上傷勢沉重無比,讓他們暗暗心驚。
  “還有呼吸!”一人伸出手指,探了探太白云生的鼻息,高喊起來,“快,誰是治療蠱師,快來穩住老大人的傷勢!”
  “我來,我來!”
  “我也是治療蠱師!!”
  許多治療蠱師紛紛主動出手,太白云生的威望和仁厚之名,早已經深入人心。
  毫無疑問地講,他比黑樓蘭、常山陰更得人心。
  “就連太白云生大人,都受了這么嚴重的傷勢。唉,這次大舉闖關,恐怕是失敗了。”有人嘆息。
  “闖關的時間已經結束了,大部分的蠱師都沒有回來,這次傷亡太過慘重!”
  “你們誰看到高揚、朱宰兩位大人出來了?”有人驚覺,忽問。
  眾人四處張望,旋即面面相覷。
  沒有人看到高揚、朱宰的身影,而八十八角真陽樓中,那道關卡仍舊存在。只是短時間里不讓蠱師再進入。
  這意味著什么,眾人心中都是雪亮。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凝聚至今,已經有五位五轉強者犧牲了。
  如此沉重的傷亡,讓廣場陷入了一片沉寂當中。
  當太白云生睜開雙眼時,發現自己已經躺在床榻之上,渾身虛弱乏力,竟連起身都困難。
  看到他睜開雙眼,一旁伺候的丫鬟,立即驚喜地叫出聲來:“老先生,您醒了,您終于醒了!快來人吶,快來人吶,老先生醒了!”
  很快,太白云生就聽到一連串急沖沖的腳步聲。
  一群治療蠱師,來到他的身邊,一齊為他檢查身體。
  “家老大人,您放心,您的傷勢已無大礙。只是您年歲大了,這次受傷頗重,傷及根本。今后須得注意保養,尤其是最近幾個月,身子骨虛不受補,需要靜靜安養才是。”治療蠱師的領頭,溫聲勸慰道。
  太白云生為了拉起隊伍闖關,不惜答應了黑樓蘭,已經成為了黑家的外姓家老。
  太白云生眼神散漫,從蘇醒過來就一陣發怔,聽了這話,這才回復了一絲神采,他問道:“這是哪里?”
  “回家老大人的話,這里是黑樓蘭大人的住所。自從老大人您闖關失利,險死還生,我家族長就十分關切,親自將您接到這里來治療修養。下人們已經稟告去了,相信很快,族長大人就會來看您的。”依舊是那位首領答道。
  “闖關失利,險死還生?”太白云生微微皺起眉頭,腦海中的記憶開始復蘇,他回憶起了最后那一幕——
  他費盡最后一絲真元,催鼓起防御蠱,在血獸的圍殺中成功地擠進了主殿。
  但隨后不久,他就昏死過去,失去了知覺!
  然后醒來時,就發現自己躺在了這里。
  “這么說,我真的是闖關失敗了?!”太白云生語調陡然一揚,目光倏地變得尖銳無比。
  “家老大人……”圍在床邊的一群治療蠱師,相互對視,想要勸說安慰,卻都說不出口。
  于是,他們只好都低下了頭。
  房間中,一片安靜。
  太白云生目光發直,沉默了好一會兒,忽然仰頭大笑:“哈哈,原來老夫失敗了。功虧一簣,功虧一簣啊!”
  他起不了身,只能用手掌使勁地拍打床邊,發狂大笑。
  “老大人,老大人!”治療蠱師們慌了,連忙相勸。
  “可憐我朱宰、高揚,為保護老夫犧牲了生命!”太白云生雙眼淚水橫流,他的笑聲充滿了悲痛。
  “家老大人節哀,人力有時窮,家老大人您已經盡力了!”
  “家老大人,您能活著出來已經是萬幸了。”
  “人死不能復生,老先生還請節哀順便啊……”
  眾人你一言我一語,相勸不止。
  但這些話,聽在太白云生的耳里,卻充滿了諷刺的意味。像是一根根針一樣,扎進他的心里。
  在最后關頭,太白云生留下真元,沒有選擇救下朱宰、高揚,而是為了自己,催動了防御蠱,闖進了主殿當中。
  是他,為了自己私欲,視同伴的犧牲而不顧。
  這還是太白云生嗎?
  這還是那位北原公認崇敬,救死扶傷,救治世人,消除疾苦的太白云生嗎?
  為什么自己會這么做?
  偏偏在那個緊要的關頭,自己根本就不假思索,選擇了這樣做!
  故意犧牲高揚朱宰,為自己換取機會,為的就是通關獎勵的那只十五年壽蠱!為的就是自己的茍且偷生!
  這個選擇,讓太白云生對自己感到陌生,感到羞愧,感到自卑,感到悔恨!
  當初的不假思索、毫不猶豫,現在則化成道德的皮鞭,拷問他的靈魂,鞭笞他的良心!
  太白云生痛苦地閉上雙眼,雙手緊緊握拳。
  “族長大人到——!”
  “屬下拜見族長大人。”
  一屋人都跪倒在地,黑樓蘭面帶微笑,來到太白云生的床邊。
  見到太白云生痛苦的模樣,黑樓蘭眉頭輕輕一皺,旋即又舒展開來:“太白家老,很高興你能蘇醒。情況我已經聽說了,你和高揚、朱宰等人已然盡顯我北原男兒的英勇,雖敗猶榮!只要總結教訓,將來必能打通此關,反敗為勝,洗刷恥辱!”
  太白云生卻沒有睜眼,一言不發,神色痛苦。
  他已經想明白失敗的緣由了。
  他進入主殿之后,成功脫離了血獸的圍殺,倒在主殿中。但成功之后他狂喜大笑,心境大起大落,再加上身負重傷,因此昏迷過去。
  闖蕩此關,是受時間限制的。
  時間用盡,昏迷中的他和其他外圍的蠱師一樣,都被強行傳送出來了。
  明明距離成功,只有一步之遙,結果卻因為昏迷而失敗。
  但如此諷刺的結果,并非太白云生心中的痛苦來源!
  他的痛苦,在于他為一己私欲背棄同伴。
  這還是他太白云生嗎?
  記憶中的一幕幕,又翻騰上來。
  從小到大,他一直堅信愛的力量。
  他從孩童時起,就頗有仁名。
  太白一族吞并其他部族,當他看到童年時的玩伴要面臨成為女奴的悲慘命運時,是他開口,要娶她為妻。因此也寬恕了一批俘虜。
  但新婚之夜,他的妻子背叛了他。俘虜們聯系外敵,突襲他的部族,他的父母因此而亡。
  之后的奴隸生涯,艱辛困苦,他一直受到內心的強烈煎熬。
  終于有一天,他好心為了一個素不相識的老乞丐舀了一碗水。老乞丐傳給他三個仙道傳承作為選擇。
  第一份傳承,能讓人浴火踏焰,睥睨凡塵。
  第二份傳承,能令人掌風浮空,逍遙天下。
  第三份傳承,則是穿越生死,扶助蒼生。
  太白云生選擇了第三份。
  那一刻,他仿佛在黑暗中找到了光明,內心不再煎熬,他無悔,他浴火重生!
  過去這么多年,老乞丐的笑聲,猶在耳邊。
  穿越生死,扶助蒼生也成了他的人生信條。
  其后的生涯,他真的這么做了。
  他收獲了無數人的感激,他的仁名廣為傳播,他的光輝照亮整個北原。
  他是一個活生生的傳奇。
  但現在!
  他失敗了!
  他的失敗,不在于沒有獲得壽蠱。而在于背棄同伴,背棄了自己的人生信條!!
  偏偏這一切,都還是他自己不假思索地去做的。
  他用了幾乎一生,來豎立和實踐自己的人生準則。然后在那一刻,他自己將這個準則摧跨。
  他見識到了自己的另一面,自己的自私。
  他曾經以為,自己就是眾人眼中的那個人——夕陽下行走于草原,扶助蒼生,懸壺救世。
  但現在他的心中,這個形象,已經漸近漸遠,步履蹣跚。
  在落日的余暉中,他的身影拖得老長。
  影子深黑……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