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91 早有準備墨瑤驚疑

煉道蠱師們神色嚴肅,迅速結陣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灰色的光芒漸漸綻放,連成一片。
  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下,黑樓蘭揮手一揚,將二角樓主令拋向半空。
  樓主令懸浮在空中,圓陣中凝聚起一根巨大的灰光芒刺,刺向樓主令牌。
  灰光閃耀,令人不可逼視。
  “哈哈,就是此刻。”方源一直可以處于外圍,心念一動。
  二角樓主令瞬間消失,下一刻,出現在他的手中。
  他掌控此層,要挪移一個小小的令牌,簡直是呼吸般輕易之事。
  沒有了樓主令,灰光頓時崩解,殺招灰融被強行終止,結成圓陣的煉道蠱師陡然驚嚎,一齊噴血,剎那間死個七七八八。
  噗。
  位于圓陣中央的黑樓蘭也不例外,張口吐出一口鮮血,身軀宛若遭受重擊,一連后退幾大步。
  “我的樓主令!”他失態大吼,臉色充斥著極度的震驚、憤怒、疑惑。
  眾人也被這個異變驚呆。
  孫濕寒目光發怔,唐妙鳴捂住嘴巴,裴燕飛也因此失神。
  就連墨瑤意志,也在方源的腦海中叫喊:“小子,你干什么?他現在的樓主令,才不過二角。算上你的六角,只是八角而已!你著什么急?等到他的樓主令升上四角,不好么?!”
  “你懂個屁。”方源嗤笑一聲,在寬大的袖口的覆蓋下,不動聲色地將二角樓主令收好。
  整個過程,就在旁人眼皮子底下發生,卻做得神不知鬼不覺。
  “這,到底發生了什么!”耶律桑沖進來,神情焦躁,對黑樓蘭發問,“樓主令呢?”
  “我,我怎么知道!!”黑樓蘭雙眼直欲噴火,氣得火冒三丈,聲高八度,爆了粗口,“這他媽的到底怎么回事?!”
  歷代記載中,還從未有過樓主令忽然消失的情況!
  灰融這個殺招,各大勢力、歷代勝者用過的很多,怎么偏偏到黑樓蘭手中,居然消失了?
  “該死,沒有了樓主令,我們怎么辦?”方源這時也趕過來,他眉頭緊鎖,情真意切,一臉陰沉盡顯對局勢的焦慮,不禁讓人感同身受。
  被眾人寄予厚望的殺招,功虧一簣。二角樓主令,都莫名其妙地丟掉了。
  青藤群的攻勢,越發猛烈,真個如山洪海嘯般,不給人任何喘息的時間。
  士氣低落到谷底,很多地方發生了潰逃現象。
  “完了,完了。”奚雪喃喃自語。
  “想不到老夫要葬身此地?這就是最后的結局么?”太白云生苦笑,最近一段時間,他飽受良心煎熬,整個人都看上去憔悴不堪。
  但忽然間,有人驚喜地大叫起來:“能出去了,有人出去了!我們能出去了!!”
  原來,方源并不想將這些人一網打盡,放開一條生路,讓蠱師能夠再次自由出入此層。
  如果將黑家全部滅掉,必然會引發黑家蠱仙的全力報復。
  而且,方源還需要太白云生煉成江山如故蠱。
  于是絕望的潰敗,變成了大撤退。
  “我居然還活著!”
  “這次太驚險了,我可不想再進去一趟。”
  “嗚嗚嗚……父親,你死的好慘吶。”
  真陽樓周圍的廣場上,一片慘淡凄涼。
  黑樓蘭糾結大軍,進樓前氣勢如虹,出樓后卻落到這樣的下場,這幾乎超出所有人的意料。
  黑樓蘭臉色鐵青,看了一眼廣場,一聲不發地離開。
  黑家族人緊隨他的身后,垂頭喪氣,默默無語。
  耶律桑長嘆一聲,搖搖頭也走了。
  太白云生神情復雜,他看著黑樓蘭離去的背影:“經此一役,短時間內,恐怕再難阻止一次像樣的隊伍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猜測錯了。
  就在第二天,黑樓蘭便再度糾結隊伍,大舉攻略第二關。
  丟了樓主令又怎樣?
  就算用不了灰融,也得用蠻力打下去!
  黑樓蘭欺騙了兩大蠱仙,矢志復仇,早已經沒有回頭路了。
  他必須硬著頭皮往下走!
  不過,就在失敗的當晚,方源便悄悄地進入八十八角真陽樓。
  “你太心急了,現在總共只有八角。我看你怎么辦!”腦海中,墨瑤冷笑連連。
  方源行走在秘藏閣中,他撫摸著水晶墻壁,緩步而行,看著一份份珍寶在眼前掠過。
  他面容帶著微笑,從容地對墨瑤意志道:“你是堂堂的煉道大宗師,靈緣齋的仙子,想要問就明說,何必做如此淺薄的試探呢?”
  墨瑤聞言,頓時換了副臉色,嬌笑起來:“少年郎,看來你早就有所計劃了……”
  “那是當然的。”方源說著,腳步微微一頓,雙手輕撫右側水晶墻壁,取出壁中一件珍寶。
  自從他煉化了來客止步碑后,這段距離的珍寶,任其拿取。
  方源又走幾步,取走頂上的三只蠱蟲。
  再往左邊靠,又拿走當中事物。
  如此接二連三,方源收獲數十件蠱方,上百只蠱蟲,各種傳承消息、修煉心得二十多份。
  方源只取出其中八十多只蠱蟲,便將其余東西一概收入蠱蟲儲藏。
  整個過程,墨瑤都默默注視著,越加奇怪。方源取出來的這些蠱蟲,并不搭調,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。
  方源的腦海中,則浮現出前世中洲蠱仙進攻王庭福地的影像。
  進攻王庭福地的蠱仙,共有十一人,有男有女,各個氣度非凡。
  又以一位女仙為首,霸意縈繞,氣魄壓人,其余蠱仙都對其態度恭謹。
  她號稱黑月仙子,罩半張面甲,遮住鼻翼、嘴巴和臉頰。只露出的上半部分,卻是線條硬朗,劍眉入鬢,星眸閃輝,英氣勃發。又一身黑金鎧甲,讓人看上一眼,都會感到沉重的壓迫之感。
  方源如今的動作,正是依照黑月仙子的行徑,一五一十地照做不誤。
  他取出來的秘藏,其實大有來頭,乃是中洲蠱仙無數年來,派遣優秀蠱師潛伏到北原,最終上等通關,進入秘藏閣,不斷布置下來的東西。
  整個過程,耗費近千年光陰。
  越過來客止步碑后,方源又在水晶長廊中走了三百多步,終于止住。
  “就是這里了。”他環顧一周,確認之后,開始將手中的蠱蟲,放進水晶墻壁當中。不管是左右墻壁,還是頂端,或者腳下,都依照某種規律選擇放置。
  至于水晶墻壁中原有的珍寶,方源取走一些,放過一些,又挪移一些位置。
  “這個,難道是……”墨瑤仔細觀察,憑借煉道大宗師的深厚底蘊,漸漸看出些許端倪,語氣驚疑。
  方圓數十步內,經過方源的調整置換,水晶墻壁中的各只蠱蟲,巧妙地結成一股陣勢。
  “不錯,這正是煉道殺招灰融。不,更準確的說,是源自灰融,效果卻更加強大的煉道殺招!”方源呵呵一笑。
  “你究竟想要干什么?”墨瑤問。
  方源目光深幽,嘴角翹起一個自信的弧度:“你看著便是。”
  說著,他身上飛出數只蠱蟲,懸浮在半空當中。
  周圍墻壁中的蠱蟲,紛紛微震。
  空氣中似乎揚起塵埃。
  塵埃越來越濃,形成一股濃厚的灰霧。
  灰霧越來越濃,很快就將方源的身影全數吞沒,伸手不見五指。
  方源佇立在濃霧中,雙眼緊閉,右手緊緊握住六角樓主令,仔細感受,醞釀片刻。
  忽然他雙眼陡睜,輕喝一聲:“回來吧,定仙游!”
  轟!
  水晶長廊震動,八十八角真陽樓猛地一顫。
  樓中第二十一層,還剩下十七道關卡,在這一刻冰消瓦解。
  十七道獎勵,穿透長空,直接挪移到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其中一只蠱蟲,逸散著六轉氣息,綠光瑩瑩,翩翩飛舞,形如翠玉蝴蝶。
  它氣度最盛,將其余蠱蟲都擠到一旁。
  不是定仙游,還是哪個?
  “仙蠱!這是——定仙游?!”墨瑤失聲。
  方源將其他獎勵,皆用存儲蠱收了,留下定仙游蠱,停留在自己的肩膀上。
  定仙游蠱,乃是六轉蠱,十足狀態,他的凡竅還承載不了。
  之前的飛熊虛像蠱,方源也沒有收入囊中,而是直接揣在兜里。
  “還有一只呢。”方源舔了舔嘴唇,目光興奮。
  又是一聲轟鳴。
  真陽樓巨顫一下,樓中第三十四層十二道關卡,頃刻打通!
  獎勵憑空傳來,其中一只仙蠱,其貌不揚,宛若一塊土疙瘩,正是——
  “仙蠱和稀泥!”腦海中,墨瑤意志脫口而出,說出了答案。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,照例將其他獎勵收了,將和稀泥收入囊中。
  當初,他在北原地下深埋定仙游、和稀泥,就是等的這一刻。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凝聚時,收刮整個北原福地。這是仙尊布置,上窮蒼天,下及深淵,威能無儔。
  木雞仙蠱,逃脫雪松子、黑柏二像的追捕,但仍舊被八十八角真陽樓捉拿。
  野生的仙蠱尚且如此,方源特意深埋地下的兩只仙蠱,本就沒有反抗之心,自然就被八十八角真陽樓收羅。
  收羅之后,它們分別成為第二十一層、第三十四層的最終獎勵。但由于巨陽意志沉睡,兩只仙蠱一直處于半煉化的狀態。一切正如方源計劃的那樣。
  “臭小子,你究竟是何方神圣?哼,這手筆不小啊。居然直接動用了兩只仙蠱。說吧,你來自哪一域,是哪家勢力派遣來的?”墨瑤看到這里,再也按捺不住,連連發問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