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96 撿漏

“無上真傳!”方源瞳孔擴張,目光灼灼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距離真傳光團,還有千步之遙,方源就感覺到真傳的澎湃氣息。
  這是普通真傳、無雙真傳都沒有的感覺。
  在這股氣息的影響下,方源腦海中念頭攢動,無數念頭憑空產生,記憶畫面不斷閃現!
  如果說平時里,他的腦海就像是一汪深潭。那么此刻,他的腦海中念頭勃發,宛若一條恢弘瀑布,陡然砸入深潭。
  念頭狂涌,掀起浪花重重!
  這種感覺,無比奇妙,讓方源一時間都找不到準確的詞語去描繪它。
  平時里,深埋于心底的記憶,一個個鮮活起來,吹去表面的灰塵,一個個栩栩如生,清晰無比地展現在他的腦海中。
  大量的靈光,不斷閃現,許許多多的奇思妙想在方源的腦海中憑空而生。一些修行時遇到的關隘疑難,在靈光的閃現下,不斷地被瞬間攻克。
  方源心中不由自主地涌起,一股強烈無比的自信心。
  這是無比奇妙的感覺,仿佛能掌控一切,仿佛能解決一切的難題……
  這是一種獨特的“力量”,讓人不禁沉迷、深陷。
  “小子,快清醒過來,我也知道這種感覺是多么醉人。如果你不想死,就千萬不要沉迷!快看看你自己罷!”腦海中,墨瑤大叫。
  這聲音提醒方源,他看了一眼自己,頓時悚然失色!
  短短片刻功夫,他的身軀變得虛弱而疲憊,原本光滑的額頭出現了皺紋,原先強健有力的臂腕,蒙上一層蒼老枯朽的感覺,正在變得越加的瘦弱不堪。
  如果不是墨瑤提醒,方源恐怕還得沉迷在奇妙的感覺當中,而忽略身體上的變化。
  “難道這只蠱是?!”方源腦海中,想到一個令他都感到無比震驚的答案,同時他催動移動蠱蟲,帶動身軀急退!
  真傳秘境中,并不禁蠱蟲使用。
  無上真傳,也并非針對方源追蹤而來,而是直線飛沖。
  方源迅速和其拉開距離,心有余悸地望著這道無上真傳,劃破暗空,遠遠飛走。
  “這還只是無上傳承的氣息,就讓我差點沉迷,死在當場。它的考驗,又該如何艱難呢?”方源驚嘆。
  他連人氣蠱這道無雙真傳,都接近不了。
  對于無上真傳,更是難以企及。別說接近了,稍微靠近一點,真傳泄露出來的氣息,就差點要了他的命。
  正如墨瑤所說的那樣,凡人境界的方源——太弱了!
  真傳雖好,他卻無力承擔。就好像是蜜蜂采蜜,蜂蜜若大如拳頭,反能將蜜蜂溺死。
  “這個無上傳承中的仙蠱,該不會是……傳說中的那只蠱吧?”方源開口,他幾乎有八成的把握。但這個答案,太過于驚人,導致他都有些不敢相信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墨瑤嬌笑連連,“小子,你猜的不錯。想當初,我也不敢相信,但事實就擺在眼前,由不得你不相信!沒錯,這個無上真傳中包裹的仙蠱,正是傳說中的九轉智慧蠱!”
  智慧蠱!
  在《人祖傳》中,就早有記載。
  這是九轉仙蠱,能給予蠱師無窮的智慧!
  但是要使用它,代價極為昂貴。
  《人祖傳》中明確記載,人祖、古月陰荒先后將中年奉獻給它,這才得到它的幫助。
  也就是說,要使用智慧蠱,就得消耗壽命!
  方源還未靠近它,壽命就不斷損耗,長出皺紋,**凡軀在很短的時間內加速老化。
  對于方源來講,智慧蠱就是貨真價實的索命死神!
  “真不知道,巨陽仙尊當年是如何得到它,又動用了何種驚天手段,將其封印在這里的。難怪巨陽仙尊千方百計,設想出各種延壽的方法,想來是用智慧蠱用多了。”方源感慨良多。
  墨瑤則嘆息道:“巨陽仙尊之所以動用智慧蠱,恐怕只有一個目的,那就是延壽。可惜智慧蠱用的越多,壽命越少,最終他也沒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。”
  根據史料記載,巨陽仙尊活了八千歲余,最終還是隕落了。
  八千歲,在九轉尊者當中,已經是中上等的成績了。壽命最長的,是一代元始仙尊,有兩萬五千歲。壽命最短的,是紅蓮魔尊,只有三千歲。
  其他的尊者,普遍有七千歲左右的壽命。
  “真傳秘境中,有三道無上真傳。你說,其他兩道真傳是什么樣子的?真是想見識一下啊。”方源雙眼涌動起莫名的光輝。
  墨瑤聽出話音不大對頭,連忙勸道:“小子,你不要瞎想,還是趕緊取走一道普通真傳走人吧!你只有十角樓主令,也只能取走普通真傳。就算你通過無雙真傳的考驗,你也拿不走它們。更別提無上真傳,你這個弱不禁風的小身板,連它們的氣息都承受不住!”
  方源哈哈大笑:“你這么一說,我更想去見識見識了!這次良機,千載難逢,錯過這次,我恐怕就再無機會了。”
  “臭小子,你瘋了?你知不知道,就在剛剛的一會兒功夫,你至少減少了兩年的壽命。你再這樣耗下去,等到真傳飛如流星,你不禁什么都得不到,甚至很可能要喪生于此!”墨瑤急道。
  方源笑聲不絕,卻是不為所動。
  他繼續游走,看到普通真傳、無雙真傳,都遠遠繞走,根本沒有一絲取走它們的意思。
  墨瑤意志看到這里,著急了:“你個瘋子!天吶,你腦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?放著大好的真傳不取,就單單為了開眼界?你個蠢貨,你死了,我怎么辦?近水樓臺怎么辦?”
  “我就算死了,你這股意志當然也存活不了。但你放心,近水樓臺中還有你的意志,你大可以等到后面的有緣人,再將這個珍貴的任務托付給他(她)。”方源緩緩道。
  墨瑤再勸,方源一意孤行,我行我素。
  他不斷探索,又過了數天,真傳速度越來越快,方源險況迭發。
  好幾次,他都有生命之危,最終險險避開。
  墨瑤屢勸不止,急都快抓狂了:“小子,我服了你了,你真是一根筋!好了,你不要逗留了,我告訴你另外兩道無上傳承究竟是什么。”
  “這第一道是運道傳承,巨陽仙尊開創此道,就是靠著運道造詣獨領風騷,無敵天下!第二道就是八十八角真陽樓的控制權。此樓乃是巨陽仙尊和長毛老祖合力煉成,能搜刮一域的蠱蟲,有了它,就有源源不斷的蠱修資源!”
  她是真的急了。
  平時里,這種內幕消息就算方源發問,她都未必有心情回答他。現在卻是直接吐露,生怕方源再犯傻。
  但怕什么,來什么。
  方源呵呵直笑,仿佛沒有聽到似的,繼續飛游。
  幾天之后,真傳速度已經快如飛鳥,方源閃避一兩道,十分容易。但真傳秘境似乎正在縮小,大大小小的真傳在狹小的空間飛射,一個個拖著長長的光尾,五顏六色,幾乎已經交織成一片稀疏的光網,方源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。
  到了這種程度,方源全神貫注,一刻都不敢放松。唯恐疏忽大意,釀成身隕的悲劇。
  “快走了,到了此時此刻,你連普通真傳都拿不走了。只要你停留在原地,危險就隨著你的呼吸次數激增。唉,你居然在這么關鍵的時刻犯病!”墨瑤勸說累了,有氣無力。
  方源目光炯炯,忽然問道:“你說,有沒有可能,兩道真傳相互碰撞,讓我撿了漏子呢?”
  墨瑤聽了這話,愣住了。
  但旋即,她尖叫起來:“你這個蠢貨,你這個笨蛋!這么明顯的差錯,堂堂的巨陽仙尊會犯嗎?原來你是這么想的,我高估你!我太高估你了!你這是聰明反被聰明誤,怎么可能有這么明顯的漏洞讓你鉆?你想得太美了,你太天真了!”
  “哦,原來是我一廂情愿了。”方源呵呵一下,神情淡然,繼續探索。
  其實,他早已知道這一點,故意說這話,只是想挑逗一下墨瑤。
  “你怎么還不走?你是一心想死嗎?!”墨瑤被方源一陣挑逗,徹底抓狂了。
  “我死不死,是我的事情,管你屁事。你已經死了,一個死人,在這里亂叫什么?”方源淡淡嘲諷,神情平淡,仿佛深陷險境的不是他。
  “可惡!混蛋!白癡!”墨瑤似被點燃火氣,痛聲咒罵,滔滔不絕。
  轟。
  就在這時,萬步的遠處突然發生一聲爆響。
  方源循聲望去,只見兩道真傳撞到一起,隨后各自彈開,朝著不同的方向繼續飛射。
  方源呆了。
  他沒有想到,自己胡言亂語,居然真的發生了真傳相撞的這一幕!
  尤其是其中一道真傳,好像還是一道無上真傳!!
  墨瑤也呆了。
  “這怎么可能?”她聲音陡然提高,尖銳刺耳,再也沒有煉道宗師的風范,“我當初探索這里時,怎么沒有碰到這樣的好事?!”
  但她旋即雙眼一瞪,恍然大悟:“原來如此!那是運道無上真傳,當年我拼死打出一道裂縫,想得到里面的鴻運齊天蠱,結果卻讓它飛走了。只好利用所得的部分傳承,退而求其次,煉出招災蠱!”
  這道無上真傳,被墨瑤打出一個裂縫,已經不全,因此沒有遵循規范,和其他真傳相撞了。
  砰。
  又是一下碰撞。
  方源雙目一瞪,這次撞擊,好像從運道無上真傳中,撞出一只蠱?
  方源楞了一下,道:“你說,那是什么?”
  墨瑤也楞了,旋即叫道:“那是一只運道蠱蟲,你還愣著干嘛,還不快去取了?”
  方源卻有猶疑:“取了這只蠱蟲,該不會讓我迎來運道真傳的考驗吧?”
  運道真傳是無上真傳,它的考驗方源根本承受不住。
  “屁的考驗!撞擊讓真傳光團的裂縫變得更大,它正在分解。你趕快拿了走人,再不走你就死在這里吧!”墨瑤吼道。
  方源輕笑一聲,左閃右躲,艱難靠近,一把將這只運道蠱蟲捉到手中。
  這是一只五轉凡蠱,卻非仙蠱。
  “小子,你還不快走?!”墨瑤吼叫連連。
  “哈哈,急什么。”方源朗笑,卻未撤離,而是留在真傳秘境,左右打量。
  “算算時間,這樣的火候,也該差不多了。”他口中喃喃。
  “小子,你說什么?”
  墨瑤話音剛落,便將方源灑下一蓬蠱蟲,驟然一齊催動,形成一個漩渦。
  漩渦綻放出澎湃吸攝引力,將真傳的光輝各自吸取一道,投入漩渦當中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漩渦一滯,轟然崩解,顯現出一道門戶。
  “正該如此!”方源毫不猶豫,投身進去。
  下一刻。
  他見到了地靈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