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97 霜玉孔雀

眼前是華美的白玉大殿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四根巨柱,支撐著穹頂。地面上,光可照人影。
  不管是墻壁、巨柱,還是頂部,都是采用的潔白若雪的白玉石構建。
  在大殿的中央,有一座二十三層階梯的小高臺。
  高臺上,佇立著一只青銅神鳥雕像。神鳥昂首,欲揚翅高飛,但無數條漆黑鎖鏈,每一根都有古樹粗細,攀附在神鳥的身軀上,緊緊地纏著它修長的脖頸,死死地繞在它纖細的雙足,甚至殘忍地穿透它的毛羽,扣在它的身軀內部。
  神鳥雙眼瞇成刀鋒一般細,皺眉張口,似乎憤怒尖叫。神情動人心魄,細微之處都栩栩若生,渾身上下滿溢出一股絕不屈服,奮力抗爭的精神,讓人只看一眼都會印象深刻。
  方源出現在階梯上,看著占據整個視野的高大青銅神鳥雕像,黑眸中似乎燃燒著兩團火焰。
  “這、這、這!”異變帶來的震驚,讓墨瑤舌頭都打結了一般。
  她狠狠地咽下一口吐沫,伸出手指直指,驚呼起來:“這竟然是霜玉孔雀,王庭福地的地靈!!”
  “啊,這有什么可奇怪的?”方源嘴角翹起一絲弧度,淡笑著道,“王庭福地本來就有地靈,要不然當年也不會承認巨陽仙尊,認他做主人。地靈乃執念結合福地的天地偉力所化,要鏟除地靈,就要對付整個福地。地靈滅亡,就代表福地毀滅。反過來福地毀滅,也預示地靈必亡。現在王庭福地好端端地在這里,地靈必有也存活著。”
  這話惹來墨瑤痛聲斥罵:“混蛋小子,這個淺顯的道理,老娘怎么可能不懂!”
  墨瑤生前為了愛郎薄青,拼盡心血研究八十八角真陽樓,企圖獲得鴻運齊天蠱,來幫助薄青成功晉升九轉。
  最終,她雖然成功地進入了真傳秘境,但卻力有未逮,沒有取得鴻運齊天蠱,只能退而求其次,利用里面的傳承內容,再結合自身煉道宗師的底蘊,煉成招災蠱。
  正是因為如此,她對王庭地靈的價值,知道得一清二楚!
  當年,巨陽仙尊還不是九轉的時候,在王庭福地的繼承權的競爭中,獲得成功,成為王庭福地之主。
  待他成就九轉,無敵天下之后,擁有更好的長生洞天,王庭福地便成為巨陽仙尊的地上行宮之一。
  巨陽仙尊布置八十八角真陽樓,將其設置在王庭福地當中。
  這就形成一個關系——要圖謀八十八角真陽樓,就得先進入王庭福地。王庭福地,相當于保護八十八角真陽樓的一層烏龜殼。
  經過巨陽仙尊的布置之后,這層烏龜殼一直在發揮著巨大的作用,隔絕蠱仙進入。
  但在這當中,有個巨大的漏洞,幾乎任何蠱仙都能明了!
  那就是王庭福地地靈的存在!
  這個漏洞,在巨陽仙尊生前,是不存在的。因為巨陽是地靈之主,他想要讓地靈做什么,地靈都會無條件地去服從。
  但當巨陽仙尊死后,王庭福地就成了無主之物。只要達到地靈認主的標準,不管是誰都能成為王庭福地的新主人。
  而八十八角真陽樓就設立在王庭福地當中,只要哪個掌握了王庭福地,就等于將八十八角真陽樓掌控在手中。
  只要是蠱仙,稍微一琢磨,都知道這層關系。
  墨瑤生前,研究八十八角真陽樓時,也在這方面耗費了海量時間和心血研究。
  但是最終,她都毫無所得。
  在這個方面她付出的一切艱辛努力,都最終化為了泡影。
  巨陽仙尊是何等人物,哪里不曉得這個漏洞。他處理得極好,將地靈封印深藏,最終墨瑤探索時,連地靈的一根毛都沒見到。
  “沒想到地靈就藏在真傳秘境里面!只有在真傳疾飛到一定程度時,才會出現漏洞,才有可能打通進入這里的門扉!”墨瑤心中極為震動,此刻,她已經琢磨出味道來了。
  她越是琢磨,越是對方源刮目相看。
  “這個小子,我太小看他了!他究竟是什么來頭,居然知道進入這里的方法?”墨瑤心中又驚又奇。
  方源的表現,讓她十分驚異,遠遠超出了她的想象。
  她卻不知,這是方源照搬了前世中洲蠱仙的影像。
  而事實上,中洲蠱仙之所以研究如此深入透徹,其實都是建立在墨瑤研究的基礎上的。
  墨瑤乃是堂堂煉道宗師,一心為愛郎,研究八十八角真陽樓,孤身闖入。她死后,留下寶貴的研究資料,被靈緣齋掌握。
  之后過了萬年滄桑歲月,靈緣齋一代又一代的人杰,不斷深化研究。同時八十八角真陽樓也在歲月的銷蝕下,漏洞越多,越加容易利用。
  但靈緣齋心知,要啃下八十八角真陽樓這樣的肥肉,不是自己一個超級勢力能做到的。于是,靈緣齋秘密和其他幾個中洲古派合作,密謀布置數千年。
  靈緣齋牽頭,始終掌握著最主要的研究資料。之后厚積薄發,中洲蠱仙大舉進攻時,隊伍都是由靈緣齋的當代仙子黑月率領。
  緩緩拾階而上,方源來到青銅神鳥的腳下。
  這座高大的雕像,便是王庭福地地靈霜玉孔雀!
  只是它被巨陽仙尊牢牢封印起來,動彈不得。從十余萬年前,越過悠長歲月,一直佇立到現在。
  離得近了,墨瑤便有所發現:“嘿,小子,這次你的計劃實現起來,恐怕要難了。這霜玉孔雀身上的青泥,乃是七轉仙蠱地牢蠱所化。它身上纏繞著的漆黑鎖鏈,則是七轉仙蠱地網蠱形成……呃!”
  說到這里,墨瑤忽然想到什么,話音戛然而止。
  一時間,在方源的腦海中她雙眼瞪大,像是見鬼了一般神色。
  皆因她忽然想起來:就在不久前,方源召喚了兩只仙蠱,其中一只就是和稀泥!
  地牢蠱、地網蠱,雖是七轉仙蠱,要高于和稀泥一轉。
  但它們都是消耗蠱,用一次就消散。
  兩大七轉仙蠱的力量合力禁錮著地靈,但歷經十多萬年的光陰洗滌,這股力量已經虛弱了不少。
  而和稀泥恰恰卻正克制這股力量!
  “哈哈哈,看來你已經想到了,也不是太笨的么。”方源朗笑一聲,從口袋中取出和稀泥仙蠱。
  此蠱雖然高達六轉,但因為是消耗蠱,運用較為方便,無須仙元灌注,只需輕輕一捏即可。
  方源便輕輕一捏,將其捏碎。
  蠱蟲碎開來,流露出液體般的褐綠光輝。
  光輝循著方源的意向,悠然飛起,融入到神鳥雕像的身上。
  整個過程,墨瑤呆呆地望著,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光輝完全融入雕像之后,一絲微微的震動產生。這股震動太輕微了,以至于微弱到仿佛錯覺。
  但很快,這股震動越來越大。
  整個神鳥雕像,都開始震蕩。覆蓋神鳥全身的青泥表現,陡然出現了一道道裂紋。而漆黑鎖鏈隨著震蕩相互碰撞,發出接連不斷的沉悶交響。
  “成,成功了?!難道說,經歷了十多萬年的銷蝕,兩大仙蠱的力量已經所剩無幾了嗎?”墨瑤自言自語,神情復雜無比,有難以置信,有驚喜,有懷疑,有否定……
  但接下來,震動卻越來越小。
  神鳥雕像很快沉寂下來,漆黑鎖鏈不再碰撞,整個白玉大殿又重歸安寧。
  墨瑤大為失望,不禁長嘆:“終究還是失敗了!到底還是相差一轉,這里的布置到底出自仙尊之手啊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但在這時,方源卻輕笑出聲,“墨瑤,你何不看看神鳥的頭顱?”
  墨瑤探去心神,立即驚道:“地靈頭腦上的青泥,正在緩緩融化!對啊,這才是和稀泥仙蠱的真正效果,我心系于此,患得患失,失了分寸,竟然沒想到此層。呵呵,可笑,可笑。”
  墨瑤忽然搖頭而嘆,臉上神情盡數收斂起來,再現傳奇蠱仙,煉道宗師的大家風范。
  其實,也由不得她不失態。
  她在生前,實在為了王庭福地,為了八十八角真陽樓付出太多沉重的代價了。
  現在,地牢蠱、地網蠱兩大仙蠱的力量,雖然被光陰沖刷了大半,但還殘留一部分。
  和稀泥仙蠱雖然克制,但到底只是六轉,要消融殘留的力量,仍舊很艱難。
  但千萬別忘了,還有地靈的存在!
  剛剛的震蕩,起源就在地靈身上。
  正是由它發力,導致大部分的仙蠱力量都用來鎮壓它,使得和稀泥仙蠱的力量趁虛而入。
  青泥漸漸溶解,化為稀泥落在白玉地磚上,青黑色的泥點,在雪白的地磚上分外顯眼。
  一點一滴,很快就落了一地。
  霜玉孔雀的頭顱解放出來,但是到了脖頸處時,融化的速度大大減慢了。
  很顯然,地牢固、地網蠱的剩余力量已經反應過來,對抗和稀泥,令其效率大降。
  “呵,就和前世影像中,展現的一模一樣。”方源心中一笑,他仰頭看向地靈霜玉孔雀,“王庭地靈啊,看看你的腳下,正是我將你解救出來。被封印了十多萬年,重新呼吸的感覺如何?只要你認我為主,我將令你重獲自由!”
  霜玉孔雀憤怒的臉色,仍舊定格在臉上,聽了方源的話后,它高傲地冷笑一聲:“孤乃和福地一體,十多萬年福地中經歷的種種,都在我心中一一如實映射。你如果想成為我的新主人,就得達成一個條件。”
  十多萬年前,巨陽仙尊滿足了地靈的這個條件,成為王庭福地之主。
  今天,方源也面臨這個同樣的要求。
  到這一步,前世影像已經再無指導價值。方源哈哈一笑,雙眼放光,問道——
  “什么條件?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