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98 今夜無眠

“不,不要丟下我……”
  “救我,救我,恩公!”
  聲音纏繞在太白云生的耳畔,他猛地睜開雙眼,從床上一下子坐起來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呼呼……
  他喘著粗氣,滿身粘粘的汗液,很不舒服。
  又一次噩夢!
  灰暗的燈光下,這位五轉巔峰的強者,顯現出和年齡相符的龍鐘老態。
  寂靜的房屋里,太白云生的喘息聲越來越小,緊皺的眉頭也逐漸松弛下來。
  盤坐在床上,他陷入死一般的沉默,似乎在發呆,目光中透出一股極深的疲憊之感。
  自從闖關失敗,他為了一時私心,置朱宰、高揚于不顧,令二者犧牲之后,太白云生就陷入到深深的自責和愧疚當中。
  幾乎每天晚上,他都會做內容相似的噩夢。
  噩夢中,血液四濺,腥臭沖天,各種各樣的丑陋血獸張牙舞爪,而他深陷重重包圍當中,重新面對朱宰、高揚的哀求。
  他們叫他恩公,請他出手援救。
  但每一次,哪怕太白云生的空竅中有滿滿的真元,都會動彈不得,坐視族朱宰、高揚二人被血獸們層層包圍,然后吞食血肉,最終啃噬得只剩下慘白骨架。
  整個過程中,朱宰、高揚求援不斷,有時哀求,有時拱衛,有時怒罵,有時嘲諷。
  最后,當他們變成雪白的骨架,躺在猩紅的血泊當中,只剩下骷髏腦袋的他們,仍舊在說——
  “我相信太白大人,他是這么的仁厚慈愛,他絕對不會放棄我們的!”
  “嗯,我也相信他!就算是死了,也相信……”
  太白云生痛苦、悲楚、無奈、悔恨!
  尤其到最后關頭,在夢中的他都會無力地跪在地上,任由血花沾滿他的雪須白發,痛哭流涕。
  他感覺自己再不是太白云生。
  這樣的經歷,不得不讓他重新審視自己。
  但每一次審視,都是一次嚴重的否定。
  有時候照鏡子時,他甚至都感覺自己像看一個陌生人!
  今夜無眠之人,遠遠不止太白云生一個。
  夜已經深了。
  王庭福地的夜里,銀輝燦爛,揮灑這方天地。
  黑樓蘭倚窗眺望,圣宮頂端八十八角真陽樓仍舊在凝聚新的樓層,絢爛的煙霞搖曳生姿,美輪美奐。
  “可惡!樓主令竟然弄丟了,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回想起白日闖關時的情景,黑樓蘭咬牙切齒,捏緊雙拳,一對眼眸中兇光四射,直欲擇人而噬。
  歷代,都沒有新任樓主丟失樓主令的情況,偏偏在黑樓蘭的身上發生了。
  “不管了!沒有了樓主令,用不了殺招灰融,又能怎樣?任何的困難,都不能阻止我取得力道仙蠱!娘親,你泉下有知,就好好地看著我為你復仇吧!”
  方源漫步在圣宮庭院里。
  他面色并不好看,一臉沉凝之色。
  花庭中,玉泉石橋,繁花如春,如此優美的景色,他卻無心欣賞。
  剛剛從白玉大殿中退出來,方源正為收服王庭地靈的事情苦惱。
  腦海中,墨瑤意志嬌笑連連:“呵呵呵,想不到原來王庭福地認主的條件,居然是這樣的。小子,依你這樣的陰沉性格,想要尋找到一位真心愛的女子,而她也真心愛你的,可不容易啊。”
  不久前,方源面對王庭地靈霜玉孔雀,被當場告知成為王庭之主的條件——真愛!
  要讓霜玉孔雀心甘情愿地認主,俯首帖耳,需要的不是一個人,而是一對真心相愛的男女蠱師情侶。
  巨陽仙尊要達到這個條件,十分容易。
  但對方源來講,卻困難重重。
  別的不說,單說讓方源真心去愛某個女人,就幾乎不可能了。
  “這要換做前世,我能夠達到。但今生么……”方源踱步,走到石橋上停下來,他手撫橋欄,凝望著橋下的碧玉小湖,冷笑連連。
  湖面如鏡,在夜輝的映照下,燦爛若銀。
  夜闖八十八角真陽樓的行動,驚心動魄,又戛然而止。
  此刻,他身處靜謐祥和的圣宮美景之下,和之前危機四伏形成巨大落差,令其不禁產生一種如夢似幻之感。
  “人生如夢,朝露夕花,宛若泡影……”方源口中喃喃,一時失神。
  微風乍起,吹起小湖一片漣漪。
  漣漪中,銀粼泛起,在方源恍惚的目光中,浮現出一個女子的身影。
  那是他深埋于記憶里的女子。
  在方源顛破流離的前世,他在最失意的時候遇到她,世間的際遇是那樣美妙,命運的捉弄又是那樣的殘酷無情。
  “如果說,真心相愛……我怎么會想起了她?”方源撫摸欄桿的手指,不禁微微用力。
  他陡然蹙起眉頭,目光也隨之變得冷冽如冰,女子的身影悄然消散,眼前仍舊是那一片銀光粼粼的湖面。
  方源陷入沉思。
  現在的局面,不容樂觀!
  霜玉孔雀,乃是福地原主的執念所化,傲氣十足,但認可真情真愛。
  方源要達到它的要求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  如果收服不了地靈,那么方源圖謀八十八角真陽樓的大計,就只能付諸東流,戛然而止了。
  “難怪前世,中洲的蠱仙們選擇毀滅王庭福地,破壞八十八角真陽樓。蠱仙秘密深沉,個性十足甚至極端,比凡人更難以真心相愛。”
  “用了和稀泥之后,盡管融化緩慢,但地靈身上的封印力量正不斷減弱。地靈被封印了十多萬年,心中憤怒仇恨,無比渴望自由,一定會掙脫封印。巨陽意志雖然現在仍在沉睡,但只要封印被溶解到一定程度,或是地靈的反抗掙扎,最終都會將其驚醒!”
  這可是巨陽仙尊的意志!
  仙尊一怒,血流漂櫓,萬物齊哀。但地靈占據主場優勢,只要福地不滅,便力量生生不息。
  兩者互掐,比神仙打架還更要可怕。到那時,遭殃的就是方源這些凡人。
  尤其是方源作為解放地靈的罪魁禍首,若被巨陽意志盯住,必定兇多吉少,下場凄涼!
  方源本來的計劃,是這個樣子的。
  首先第一步,來到北原,混入王庭福地。
  這一步,他達成了。巧妙地利用前世記憶,提前斬殺了只剩下一口氣的狼王常山陰,隨后自己冒名頂替,成為黑家高層。最終隱藏在盟軍當中,進入王庭福地。
  第二步,進入八十八角真陽樓,取得足夠多的利益。再利用前世中洲蠱仙影像,收服地靈,在不驚醒仙尊意志的前提下,他就成為王庭福地新的主人。
  第三步,在成為王庭之主后,并不急著攻略八十八角真陽樓,而是隱藏幕后,順其發展。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中,有仙尊意志,不好對付。王庭福地,更是北原所有蠱師心中向往的圣地,不容玷污,不容染指。
  一旦被發現情況,方源就會遭受整個北原的全力追殺!
  這樣的恐怖力量,就算是方源逃到其他地方,也無濟于事。更不會有任何一個超級勢力,頂著北原全部勢力,來包庇他。
  除非是等到五域大戰,自顧不暇,五敗劇傷時,這個情況暴露出去,方源才有活命的可能。
  成為地靈之主后,方源就會命令地靈,仍舊待在白玉大殿中,積極配合八十八角真陽樓的運轉。
  這樣一來,一切就順當了。
  第一,他可以利用王庭福地的力量,來對付蠱仙太白云生。這樣一來,把握激增不說。不管戰果如何,方源已立于不敗之地。就算搶奪仙蠱江山如故失敗,有了地靈的保護,方源不虞性命之憂。
  第二,方源可以利用定仙游,自由往返狐仙福地、王庭福地了。狐仙福地,被超級勢力仙鶴門虎視眈眈,每隔一段時間又有地災,立于風口浪尖,并非理想中的修行之地。
  方源成為王庭福地之主,便可以狐仙福地作為前哨陣地,王庭福地作為主基地。一面修行,一面和仙鶴門周旋,爭取最大利益。若事有不濟,便舍棄狐仙福地,退進王庭福地。
  王庭福地受著仙尊布置保護,智道蠱仙推演困難。再加上方源日后修補漏洞,暗中主持,比狐仙福地要安全多了!
  第三,方源坐擁寶地,每一次真陽樓開啟,都能混入其中,收服仙蠱等等珍貴的海量修行資源,再也不用以身犯險。等到良機到來,重走前世機緣,收服血道蠱蟲,晉升血道蠱仙。穩穩當當,安安全全。
  但計劃是美好的,現實是殘缺的。
  方源盡了最大的努力,卡在了最關鍵的第二步。
  無法成為地靈之主,他就借不了力,區區凡人,難以成事。
  現在情勢正在變糟,巨陽意志必定會被驚醒。方源要想逃脫,倒是可以利用洞底蠱,勾連狐仙福地逃生。但幾只仙蠱,他卻帶不走!
  甚至,就算是他搞到江山如故仙蠱,如何及時安全地返回狐仙福地呢?
  沒有了地靈的幫助,身為凡人的方源,根本做不到這點。
  “為今之計,只有先想方設法,說服地靈。如果我站在它的陣營,和它一齊對付巨陽意志,說不得能利用到它的一些力量。唉……我實在不想,用那最后的手段吶。”
  方源沉思片刻,暫時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辦法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