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04 不自由毋寧死

天地中心,三氣融匯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得到巨陽意志的幫助,濃厚氣流幾乎將太白云生包裹成一個氣繭!
  他身處其中,渾身傷勢已然全無,整個**、魂魄、精神都在不斷地升華著。
  他回顧過往一生,一幕幕在他腦海中快速閃現。
  大道的奧妙,在他心中流淌,靈光不斷爆閃,以往桎梏他的修行難題,一個接著一個得到了完美的解答。
  這一刻,天地仿佛是一位無私的教師,對太白云生傾囊而授。
  但天地的奧秘,實在太過于浩瀚博大,太白云生知道得越多,越感覺到自己的渺小。
  他只能從自己的宙道出發,不斷精深,延展開去。
  他對宙道的理解,達到了畢生的巔峰!
  師法自然!
  人乃萬物之靈,蠱乃天地真精。蠱師用蠱、煉蠱、養蠱,其實是在不斷交流,不斷探索,不斷向天地學習的過程。
  升仙之際,蠱師再不用通過蠱蟲,間接地了解天地,而是和天地形成直接的交流。
  這種交流的寶貴機會,終其蠱仙一生,恐怕也只有這一次機會。
  五轉巔峰,是凡人蠱師的終點。而六轉蠱仙,則是超凡脫俗,成就蠱仙的新起點。
  在這個關鍵的起點,各個蠱仙們達到的成就,為將來積蓄的潛力也各有差別。
  “真是美妙的體驗啊,可惜我的人氣不足了……”太白云生意猶未盡,一臉惋惜之色。
  他的人氣已經消耗殆盡,這還是得到了人氣仙蠱的幫助,否則時間更短。
  氣繭消散,半空中重新顯露出太白云生的身影。
  三氣融合壓縮成混元三色氣團,凝聚在太白云生原先空竅之處。
  到此程度,升仙第二步納氣,已然完成。
  接下來,便是升仙的最后一步——放蠱!
  太白云生鄭重無比,取出江如故、山如故、人如故三蠱。
  這三只蠱,是他最核心的蠱蟲,極為熟悉。其中人如故,更是本命之蠱。
  “終于到了最關鍵的時刻……”太白云生首先將本命蠱,直接投進體內的混元三色氣團當中。
  轟!
  耳畔驟然響起雷鳴般的幻聽,太白云生渾身劇震。
  三色氣團,原本相互交融,不斷流轉。人如故闖入之后,像是點燃了炸藥一般,令混元氣團瞬間發生劇烈爆炸。
  不破不立,死中再生!
  以凡登仙,就在此刻!
  這一聲炸響,真正妙不可言,炸出一場生命的奇跡,炸出一片全新的天地!
  凡竅已碎,仙竅生成。
  好仙竅,里面天空湛藍如水晶,大地荒野如黃石!
  仙竅宛若剛剛出生的嬰孩,急劇需求營養,對外爆發出一股絕強的吸攝之力。
  呼呼呼……
  天氣、地氣對準太白云生瘋狂灌輸,直達仙竅。
  仙竅中,地域急速擴張。一百萬畝、兩百萬畝、三百萬畝……
  而時光流速,亦從原先的一比一,不斷攀升,到一比十,一比二十……
  氣流洶涌而來,仙竅漸漸不穩。
  太白云生便再投入江如故、山如故,穩住局面。
  仙竅面積不斷擴張,冥冥當中亦接引光陰長河的支流,使得時光流速穩定攀升。
  期間,太白云生不斷放入蠱蟲,始終維持仙竅的穩定。
  五百萬畝、六百萬畝、七百余萬畝!
  一比三十,一比三十一,一比三十二,一比三十三!
  到達此步,仙竅成長到了極點,宛若吃飽喝足,戛然而止。
  但天空中,仍舊在傾瀉清輝天氣。地面上,金黃地氣也不斷涌上來。
  到此刻,仙竅吸取天地二氣的速度緩慢下來。起先是大口牛飲,現在如徐徐小酌。
  天地二氣匯入仙竅,如青金二色云霧,充斥整個仙竅。
  濃郁的氣流中,醞釀出顆顆仙元。
  正是六轉蠱仙的青提仙元,足足生成三十六顆。
  蒼穹中的劫云,地面上的災塵,開始漸漸消退。
  仙竅中,卻仍舊有霧狀的天地二氣,并未散去。
  它們凝聚在人如故、江如故、山如故等等蠱蟲周圍,使得這些蠱蟲附近氣霧濃郁,結成氣繭。
  二氣融匯,天地交感。
  在氣繭中,個別的蠱蟲開始醞釀著某種玄之又玄的變化。
  “正是此刻。”太白云生心中劃過一道蠱方。
  這蠱方,只是理論蠱方,從老乞丐的蠱仙傳承中來,是留下傳承的蠱仙的理論推演。
  太白云生并不能保證,這個理論蠱方的成功。
  但他已經毫無退路了。
  他壽命無多,即將耗盡。成仙之后,他感官達到一個全新的層次,尤其是對時間的感應提升最高,精確到每個呼吸。
  這種新奇的提升,讓他沒有多久的高興,就陷入到無聲的壓迫,甚至惶恐之中。
  因為他感覺到,留給自己的時間真的不多了,宛如陽光暴曬下的小小泥水洼,而他的壽命就仿佛水洼中殘留下的那薄薄一層的水跡。
  原先他圖謀壽蠱,因為方源暗中阻撓而失敗。血道大殿中的經歷,更成了他的心結。
  現在他的唯一希望,就在于人如故蠱。
  按照理論蠱方所示,將人如故蠱提煉到六轉,便能給自己施展。
  “給我煉!”太白云生輕喝一聲,腦海中浮出無數念頭。
  這些念頭,組成理論蠱方,直灌而下,進入仙竅之后,徑直撲入人如故蠱的濃厚氣繭當中。
  這天地之氣,乃是萬物母氣。相互交感,演化天地千材萬物。
  這兩股氣,便是萬物的源頭,可以替代任何一件煉蠱材料。
  太白云生的念頭,像是一把鑰匙,又或是給了天地二氣一個精準的方向。
  念頭撲入氣繭當中,頓時引起激烈變化。
  雖然不及剛剛,放蠱第一步時,三氣爆炸般劇烈,但亦聲勢不小。
  氣繭爆發出吞吸之力,不斷吸食仙竅中羈留的天地二氣。
  呼呼呼……
  氣流不斷卷席而來,形成呼嘯的狂風。
  以人如故蠱為中心,化為一個風眼,大量的天地之氣投入其中,化為煉蠱的資糧。
  “就是這樣,就是這樣……”太白云生漂浮在空中,輕聲喃喃,語氣中有欣慰,亦有滄桑。
  多番的努力和冒險,終于讓他在此刻看到了成功的希望。
  盡管過程中,充滿了不可思議。
  若沒有真陽樓出手,太白云生必然隕落在第二步中。
  想到這里,他回眸望了真陽樓一眼。
  自己并非巨陽血脈,但偏偏真陽樓幫助了他,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。
  “巨陽意志莫非蘇醒了?”太白云生暗中猜測道。他有蠱仙傳承,見識并不比黑樓蘭、耶律桑等人少。
  “巨陽仙尊嚴禁蠱仙出入福地,我在這里升仙,已經犯了他的忌諱。他怎么還會出手幫我?”太白云生心中疑惑。
  任憑他閱歷豐富,也想不到真陽樓中發生的事情。
  真陽樓中,霜玉孔雀尖嘯連連,周身青泥碎片亂蹦,鎖鏈不斷晃蕩,相互之間碰撞出鐺鐺聲響。
  封印它的力量,在和稀泥的侵蝕下,不斷消融。
  但霜玉孔雀卻沒有一絲高興的心情,而是充滿了惶急。
  巨陽意志則在朗聲大笑:“小麻雀,你這樣的掙扎是沒有用的。”
  通過太白云生之手,巨陽意志利用僅有的手段,巧妙地打擊到王庭地靈,從根本上削弱了它的力量。
  盡管束縛霜玉孔雀的力量,不斷減弱,但巨陽意志已經贏得了時間。
  圍困他的特意蠱陣,他已經參透大半。
  仙尊布置,豈是那樣簡單?
  只要巨陽意志,徹底騰出手腳來,自然有大把的手段,譬如金道、水道、炎道等等,將地靈重新封印。
  “我沉睡得太久了點,不過不要緊。先將不聽話的地靈收拾掉,再來個徹底掃蕩,將真陽樓中的微小漏洞都消除干凈,到那時八十八角真陽樓,又將是鐵桶一般,足以再矗立十萬年!”巨陽意志語氣深沉緩重。
  “我就算是死,也不會讓你得逞!!!”聽到“矗立十萬年”這個話,霜玉孔雀徹底炸毛了。
  地靈是執念所化,對于認主一事,本就是無法通融。霜玉孔雀,更和旁的地靈不同,驕傲無比,不肯任何的屈服。
  但霜玉孔雀沒有再用力掙扎,而是忽然詭異地萎靡下去。它躺倒下來,但目光仍舊宛若刀鋒,充滿了仇恨和絕然。
  巨陽意志一愣,旋即意識到什么,怒道:“小麻雀,你竟敢如此!”
  真陽樓外。
  “劫云和災土,都在漸漸消散,難道說太白云生大人成功升仙了嗎?”不明真相的人,看到這里,心懷激動。
  “想不到太白云生,居然達到了第三步!看他的樣子,仙竅已成。就是不知道,他成就的是何等福地?”耶律桑口中喃喃。
  蠱師升仙,若過第二步,便能生仙竅。
  六轉、七轉蠱仙的仙竅便是福地,八轉、九轉蠱仙的仙竅便是洞天!
  “福地分大中小三等,融合的天地人三氣越多,福地就越高等。小福地方圓至多三百萬畝,引動光陰小脈支流,生成仙元十余顆,資源貧瘠。中等福地方圓四到六百萬畝,引動光陰中脈支流,生出仙元二十余顆,物產豐富。上等福地則有七到九百萬畝地域,引動大脈光陰長河的支流,仙元數量超過三十,天地二氣殘留得多,相互交感,將凡蠱煉成仙蠱!”
  黑樓蘭目不轉睛地望著,腦海中則劃過相關信息。
  他眉頭微皺,太白云生得到真陽樓的幫助,渡過了第二步,到達第三步驟。目前看來,他升仙的希望很大。
  “若是太白云生成仙,那么我又該用怎么樣的態度,來對待他呢?”黑樓蘭思考這個難題。
  “若不出意外,太白云生必得上等福地無疑。然而煉成仙蠱,卻有風險,會在仙竅中釀成災劫。”方源目光不斷閃動著。
  以凡升仙,自然別具風險。
  蠱師如此,蠱蟲亦如此。
  人吸納天地二氣,三氣融匯,釀出天劫地災。蠱蟲吸納天地二氣,亦會產生災劫。
  在自己的福地中產生災劫,外人難以插手。
  真陽樓能影響太白云生,卻影響不了他體內的仙竅福地中來。
  換句話說,太白云生能依靠的,就只有自己的力量了。
  “嗯?”方源忽然仰頭,看向天空。
  王庭福地的天空,白天金光燦爛,夜晚銀輝溫柔。
  但此刻,金色的蒼穹中卻顯出一道道的漆黑的痕跡,從中痕跡中,綻射出點點星芒。
  這是外界北原的夜空。
  隨后,整個王庭福地開始顫抖起來。
  眾人驚呼不止。
  原本快要消散的劫云、災塵,又重新濃郁起來。大量的天地之氣,像是撲火的飛蛾,義無反顧地灌輸到太白云生的身體中,直達他的仙竅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!”黑樓蘭瞠目結舌。
  “到底發生了什么!”耶律桑抱著腦袋,失聲大叫。
  “王庭福地過度汲取天地二氣,傷及根本,因此顯露外界,要貫通北原了!”方源心頭震動,目光從太白云生的身上,轉移到八十八角真陽樓。
  他猜到了真相。
  霜玉孔雀居然如此驕傲,寧愿自我消亡,也不愿再受到巨陽意志的鎮壓。
  它說到做到!
  ps:本來早已經碼好的,但是不滿意,那樣寫節奏太慢了,于是改了好幾遍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