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210 我們是同門師兄弟

“螻蟻,我要殺了你!”
  又一次慘遭算計埋伏,巨陽意志自然大怒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它立即分出一股磅礴的意志洪流,向遠處的方源狠狠地沖刷過去。
  不過這股意志洪流,經過內層的顛亂雷球、羈絆狼煙的沖刷,縮減三成。經過外層的暴風雪的消磨,又縮減兩成。
  到方源面前時,已經縮減了一半有余。
  “這種程度,只能維持一刻鐘不到的時間啊。”方源對迅速接近的攻擊視而不見,心中冰雪般冷靜,默默估算第三手段能夠維持的時間。
  他緊握琉璃樓主令,心神一動,下一刻他閃現到八十八角真陽樓中。
  這是琉璃樓主令本就有的威能。
  之前方源探索八十八角真陽樓,正是靠此暗中傳送,才神不知鬼不覺,將所有人蒙在鼓里。
  下一刻,他出現在一處冰山當中,讓意志洪流撲了一個空。
  天地一片玄白,冰寒刺骨的風,吹拂在他的臉上。
  吼吼吼!
  一只只三眼雪兔,如人般高大,肌肉賁發,從雪地深處鉆出來,短短功夫,就將方源包圍。
  這里自然是八十八角真陽樓中的某一關卡,太白云生就在這里。
  雪兔越來越多,旋即就成千上萬,對方源虎視眈眈。
  這些雪兔,論肉搏能力,不屬于風狼、龜背狼。在冰天雪地的環境下,甚至戰力還要超越普通狼群。
  它們身上寄生著大量的野蠱,更增兇威。
  要沖破它們的阻礙,無疑要耗費龐大的精力,以及大量的時間。
  不過方源掌握琉璃樓主令,卻不需要硬打硬沖。
  他心念一動,琉璃樓主令上便有微光一閃。
  一眾雪兔臉現迷茫之色,殺氣頓消。
  方源一揮手,它們便一哄而散,鉆入厚厚的積雪當中,轉眼間就消失無蹤。
  利用琉璃樓主令,方源可以控制多層真陽樓。他之前特意留手,沒有全部掌控,還留有名額。現在用出來,立即將這道關卡化為己用。
  沒有巨陽意志的阻礙,他順利你地成為這個關卡的真正掌控者,揮散這些雪兔,自然顯得輕而易舉了。
  咔嚓嚓……
  冰川開裂,露出一個洞口。
  洞口延伸向下,一直深入到冰山內部。
  方源鉆入這個洞口,迅速奔行,很快,他便見到太白云生。
  太白云生須發如雪,被封印在一塊玄冰當中,似乎陷入沉眠當中,一動不動。
  他之前渡劫,被顛亂雷球劈中,陷入混亂當中,不能思考。因此被巨陽意志輕易攝入樓中。
  太白云生并非巨陽血脈,又是蠱仙,不容易掌控。巨陽意志為了防止他搗亂,又在抓緊時間對付地靈,便趁機將其封印于此。
  方源念頭一動,玄冰自解,太白云生緩緩蘇醒。
  “常山陰……”太白云生漸漸恢復神智,他掃視一圈,回想起來,接著盯住方源。
  盡管他一直對方源的殘暴做派十分反感,但此刻卻流露出感激之情:“是你救的我?”
  方源傲然一笑:“不是我救下你,還能有誰?太白云生,你知不知道,你已經大禍臨頭,死劫將至了。”
  “大禍臨頭,死劫將至?”太白云生神色一動,倒是成名人物,沒有被方源的“危言聳聽”嚇到。
  而只是緩緩站起,對方源淡然一笑:“愿聞其詳。”
  方源怨憤地望向太白云生,解釋道:“我受師父之命,潛進真陽樓中,解放地靈封印,意圖傾覆真陽樓,執掌王庭福地!師父又交給我琉璃樓主令,可用三大手段,對付巨陽意志。可是中途出現了意外,你忽然升仙,反而被巨陽意志借你之力,削弱地靈,導致如今危局。你以為受到巨陽意志的青睞?哼,他只是利用你維護真陽樓罷了!現在的你已經失去了價值,被封印起來,不是我救你,你必將落入巨陽意志手里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
  “什么?”太白云生皺起眉頭,流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。方源的話,不僅信息量大,而且別具沖擊力。
  太白云生盯住方源,眼中精光閃爍不定,眉頭則越皺越深:“我之前還在疑惑,為什么會忽然得到巨陽意志的幫助。而后被攝進真陽樓中后,被無故封印。按照你所講,倒是能將這一切解釋得通。不過,你到底是什么人?為什么救我?你雖然解開我的封印,但并不代表我會無條件地相信你的話!”
  方源仰頭大笑一聲:“我是什么人,你就睜大眼睛看清楚好了!”
  說著,稍稍后退一步,當著太白云生的面,取出刀來,照著自己眉心緩緩割下。
  一道血痕,隨著刀鋒一直延伸到肚腹處。
  “你這是?!”太白云生著實吃了一驚。
  方源淡笑一聲,又反手拿刀,照準腦后向下,兩手交替握刀,順勢而下,切出一道傷口。
  兩道長長的傷痕,很快滲出猩紅的血跡。
  劇烈的疼痛傳來,方源卻面不改色。
  緊接著,他又在胳膊、大腿等關鍵地方,切割出大大小小的傷口。
  整個過程,他手腕穩如山石,面色冷漠,仿佛切割的是他人,不是他自己,感受不到一絲痛楚。
  “你這是做什么?”太白云生暗凜,稍稍后退一步,心中疑云重生。
  但下一刻,他瞳孔一縮,臉上的驚奇之色再也掩蓋不住。
  只見方源咬緊牙關,先扒光衣服,又將表皮統統扒下。
  他動作干凈利落,三下五除二,渾身上下幾乎一寸皮膚都沒有殘留,只剩下鮮紅的肌腱,宛若血怪,雪白的牙床裸露,分外滲人。
  隨后,方源催動治療蠱蟲。
  沐浴在一蓬翠綠的光輝當中,他渾身迅速生長出全新細嫩的皮膚。
  肌膚漸漸覆蓋全身,當綠光散去之后,展現在太白云生眼前的,已經是真面目的方源。
  “啊!原來你不是常山陰,而是假扮的他。你,到底是誰?”太白云生雖然仁慈,但并不笨,看到這番景象,立即明白了真相。
  他心中忌憚更甚。
  眼前的方源,雖然只是個相貌普通的青年,但氣度極為不凡,尤其是一雙眼睛幽如古潭,深不可測。
  他渾身上下洋溢著濃郁的五轉巔峰氣息,目光凜然如刃,太白云生識人無數,一看便知方源是一個身懷傲骨,心志堅定,不懼任何挑戰的天才人物。
  如此人物,太白云生縱觀自己一生,見過的也不過屈指可數。
  “我是誰?”方源淡淡一笑,嘴角微微勾勒出一絲傲氣,神情生動。
  他目光炯炯,注視太白云生,語氣鄭重,蘊含著令人下意識去相信的誠信:“我真名叫做方源,此次從中洲來北原,身負重大師命,與你一師同門。”
  “方源?一師同門?”驚異之情,一**接連不斷地襲上太白云生的心頭,“你究竟什么意思?”
  “哼,一師同門還不懂?就是我和你的恩師,都是同一人,我們的關系就是師兄弟!”方源皺起眉頭,語氣顯得有些不耐。
  太白云生和方源之間,并不存在語言障礙,他當然聽懂了,只是一時間沒法接受這當中的重大意義。
  當他聽到方源解釋之后,他的腦海中旋即浮現出一個身影來。
  那是一位老乞丐。
  有著一頭紫紅色的亂發,時而瘋癲,時而昏迷。但偶爾清醒的時候,老乞丐的目光滄桑似海,氣度攝人。
  在年少時候,太白云生好心地給了老乞丐一碗水喝。
  當老乞丐清醒過來后,便給他三個蠱仙真傳的選擇。最終少年的太白云生,選擇了第三個真傳。
  這是太白云生記憶中,最深刻的印象,終其一生,都難以忘懷。
  多少個日夜,他總憶起老乞丐的身影。
  是他拯救了迷茫的太白云生,將太白云生從低谷中拉起來。可以說,是老乞丐鑄就了太白云生。沒有老乞丐的幫助,絕沒有現在的太白云生。
  “師父……”太白云生口中喃喃,一直以來,他都將老乞丐當做自己的無上恩師!
  他不禁渾身都微微顫抖起來。
  他嘗試過打探老乞丐的行跡,而且一直沒有停止過嘗試。可是這么多年過去了,他幾乎走遍北原,也沒有任何進展。
  老乞丐神龍見首不見尾,忽然出現,又神秘消失。
  現在,太白云生陡然聽到關于恩師的消息,一時間心中充滿了激動、喜悅,當然更多的是難以置信。
  “現在,你聽好了。”方源手指著太白云生,語氣很不客氣,“恩師的名號為紫山真君,座下有六大弟子,我方源排行第五,主修力道,兼修奴道,兩道皆是蠱仙真傳。”
  “紫山真君、紫山真君……”太白云生如獲至寶,將方源憑空杜撰的名字在口中不斷咀嚼,腦海中則不由地浮現出老乞丐的那頭紫色亂發。
  “師父他老人家,平時不修邊幅,喜歡云游四海,尋幽探秘。我來北原前,聽他說起過你,他曾經給你三個選擇,你卻選擇了最沒有用的宙道傳承。哼,要是我,一定會選第一份,那份火道傳承可是焚海天仙的遺傳,威力驚人至極。”方源語氣憤憤,向往又惋惜,神情真摯生動,好像真有這么一回事似的。
  太白云生聞言,心臟頓時一抖。
  他的這個經歷,從未有對外人提起過。方源卻言之鑿鑿,竟然準確地說出當初的情形!
  他當然不清楚,方源曾經對他搜過魂,確認他是否擁有江山如故蠱的仙方。
  “那么,你,你就是我的師兄弟了?”太白云生這時看向方源,目光已經有了巨大的變化。
  “哼!”方源不滿地撇撇嘴,“你這種充其量只能勉強算是記名弟子,恩師收的其實不少,根本不能和我這種親傳弟子相提并論。不過按照師門的規矩,只要記名弟子成功升仙,就晉升為親傳弟子。按照排位,現在你已經是我的……嗯,那個……五師兄了。”
  “哦?”太白云生微微揚起眉頭。
  “哼,你得意什么!只是暫且因為蠱仙身份,排在我前面罷了。”方源冷冷地看向太白云生,“等我也成就蠱仙,奴力兩道兼修,將你打下去,我就是你的五師兄了!當然,看你這么老態龍鐘的樣子,很顯然壽命不多了。也許我根本不用升仙,等你老死就行了。”
  方源的語氣、態度都極不客氣,甚至帶著明顯的憤恨之情。
  這正是他的高明之處。
  若是讓他言之灼灼,舉手發誓,恐怕太白云生還不會太相信。但正是這種包含拒絕、抵觸情懷的證明,讓太白云生悄然放松警惕,漸漸選擇了相信。
  太白云生雖然年歲頗長,但和五百年前世經歷的方源一比,就小巫見大巫了。
  方源沒有正面解釋,但三言兩語,已經讓太白云生明白了原委,看到了師門的一角。
  太白云生沉吟:“那么,六師弟……”
  方源旋即伸手:“別這么叫,我和你不熟!我的任務本來進行的好好的,都是被你搞砸了。你知道師傅花費了多少時間,才在王庭福地有所布置嗎?現在搞成這樣,你叫我回去怎么向師父交代?你還是叫我方源罷!”
  太白云生被方源無力打斷,生不起氣,反而心中涌起一股愧疚之意,他呵呵一笑,對方源拱手一禮,誠懇地請教道:“那么……方源,事已至此,我該如何幫助你,才能盡量挽回師門的損失呢?”
  成功了。
  “呵呵呵,精彩,真是太精彩了,小子!你真是陰險啊,嘖嘖嘖,僅憑三言兩語,就誆騙了一個蠱仙戰力!”墨瑤一直旁觀,此刻終于忍不住在方源的腦海中顯現出身影來,她對方源的表現贊嘆不已。
  方源心中冷笑一聲,表面上則沒好氣地道:“嘿,說了這么半天,太白云生你總算說了句人話!恩師法眼無差,沒有栽培一個白眼狼。知恩圖報,才是我輩楷模嘛。嗯……現在局面很糟糕,最關鍵的是幾乎沒有多少時間了。我已經用光了師父留下來的三大手段,你必須積極配合我的行動。接下來,只能依靠我們倆了!”
  “盡請吩咐。”太白云生又一禮。
  “首先你把這個用了。”方源咧了咧嘴,將十五年壽蠱拋出。
  “這是!”太白云生看到這個壽蠱,神情一變,流露出驚異之色。
  “用了吧,你或許有了仙蠱人如故,但那東西耗費仙元可不少。我可不想關鍵時刻,你忽然老死了。”方源語氣歹毒,神情冷漠。
  但偏偏太白云生卻感覺到了一股溫暖。方源五百年前世,歷經磨難顛簸,掌握人心已經妙到毫巔。
  “這只壽蠱……”
  “我手中的琉璃樓主令,能控制一部分關卡。真陽樓中的壽蠱,只有這一只,你趕緊用了,別磨蹭!”
  但太白云生最終沒有用,而是將它收入懷中。
  他想到了高揚、朱宰。
  至今,他還心懷愧疚。
  手中的壽蠱,似乎殘留著那股熟悉的血腥氣味。
  “你怎么回事?”方源發怒,恍做不知情。
  “有些原因……”太白云生垂下眼簾,又抬起目光,堅定地注視著方源,“總之你放心,我將提供你最大的幫助!”
  方源緊緊地盯住太白云生,咬牙切齒:“混蛋,你知道我為了拿這個壽蠱,不惜動用琉璃樓主令嗎?”
  太白云生沉默,眼神溫柔如玉,卻滿是堅定之色。
  方源的話,讓他心中更添溫暖,最后的那絲懷疑也煙消云散了。
  對視了好一會兒,方源像是感受到了太白云生的決意,收回目光:“哼,要不是你成為蠱仙,是親傳弟子,我才懶得管你死活呢。好了,按照你那份真傳內容,再看你渡劫的表現,你應該擁有仙蠱江山如故了吧?”
  “嗯。”太白云生點頭,“是的。”
  方源雙眼一亮,裂開嘴,露出雪白的牙齒,并不掩飾自己的喜悅之情:“很好,跟我來!”
  言罷,一大群的星螢蠱,從他的空竅中飛出。
  “哦,對了,這兩個你先幫我拿著,放你仙竅里。我帶不過去。”方源又隨手一拋。
  “仙蠱!”太白云生瞳孔一縮。
  片刻之后,太白云生和方源二人,通過星門,回到了狐仙福地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