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214 鴻運之威

黑樓蘭暴露出真正的底牌,瀕臨自爆的十絕體,戰力驚人,竟然將堂堂蠱仙太白云生壓入下風,追趕攆殺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這戰況叫人意外,但思考一番,也不意外。
  “打敗不了黑樓蘭,就奪不來虛情假意蠱。沒有虛情假意蠱,我如何收復地靈?可惡……”方源狠狠咬牙。
  他的計劃破滅了。
  “這就是鴻運齊天的厲害嗎?我才剛剛想要動手,就爆發出這么一個意外!”方源回望馬鴻運,面色凝重。
  不知為何,他心中的殺意反而更加盈沸。
  他懷抱雙臂,站在高高的枝干上,嘴角泛起一絲冷笑:“越來越有意思了,鴻運齊天……哼,現在黑樓蘭和太白云生糾纏,我執意殺你,你又能如何反抗?”
  這一次,方源沒有動手,而是直接操縱樹人。
  最內層的幾棵樹人,一齊高高地舉起重錘般的巨手。
  它們在方源的調度下,一起舉拳砸下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巨響,霜玉孔雀凄慘哀鳴,昂起的頭顱也軟倒在地。
  它奮盡全力撐起的防御光罩,徹底破碎,化為點點金芒,很快消散不見。
  最后的阻礙也消失了。
  離得最近的樹人,邁出一大步,伸出猙獰巨大的手掌,似緩實快地抓向馬、趙二人。
  趙憐云尖聲驚叫,馬鴻運則將其緊緊抱在懷中,背向樹人的手掌。
  “死吧。”方源輕聲喃喃,全然不顧頭頂的黑棺氣運急速擴張。
  樹人完全張開手掌,巨大的陰影牢牢籠罩馬、趙二人,只需輕輕一捏,馬、趙二人必然被捏成碎骨肉泥。
  但就在此刻!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陡然發生劇烈的震動。
  天搖地晃!
  “賊子,竟敢驅逐我,快快受死!!”洪亮至極的聲音,陡然爆發,貫穿天與地,震得方源耳膜都微微發痛。
  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,馬鴻運驚喜地抬起頭來,叫道:“是老祖宗,老祖宗沒有被害死,他又回來了!”
  黑樓蘭臉上,同樣呈現出驚喜的神色。
  太白云生則面色驟白,巨陽意志一旦回歸,八十八角真陽樓將展露出八轉仙蠱屋真正的威能,完全能困死蠱仙。這絕不是鬧得玩的!
  “怎么可能!就算我在狐仙福地耗費了不少時間,但一刻鐘,還遠遠沒有過去啊。”方源瞳孔猛縮成針尖大小,震驚非常。
  他連忙動用琉璃樓主令,查看情況。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外,包裹著一層又一層金沙般的光粒。
  那是體積無比龐大的巨陽意志。
  它仍舊在怒吼,在咆哮。一邊抗衡著天劫地災的轟炸吞噬,一邊不斷施壓,企圖鉆進真陽樓里。
  “外面的巨陽意志,根本沒有進來。這里面的巨陽意志,又是怎么回事?它到底從哪里冒出來的?!”
  方源萬分疑惑。
  但這股忽然冒出來的巨陽意志,并不想給他任何從容思考的時間。
  天地震動,奔跑著的,幫助太白云生進攻的,佇立的,圍困馬鴻運的樹人們,統統都靜止下來,宛若雕塑石像一般。
  方源臉色漲紅,他手中的琉璃樓主令,炙熱如火!
  一道道裂紋,迅速地在樓主令上產生。轉瞬之間,琉璃樓主令瀕臨崩潰!!
  “該死!”方源狠狠咬牙,這股神秘的巨陽意志,正以狂風掃落葉之勢,來掃除中洲蠱仙的布置。
  中洲蠱仙布置的第三手段,隱秘非凡,就是巨陽意志也不易發現。
  但現在方源徹底發動了第三手段,也就無所遁形,被忽然冒出的巨陽意志逮個正著。
  一旦琉璃樓主令完全破碎,就意味著第三手段徹底失效,外面的巨陽意志也將自由進出真陽樓!
  屆時,哪怕巨陽意志不動用八十八角真陽樓,僅靠自身的威能也能將方源輕易輾殺。
  空前的危機陡然降臨!
  “難道說,要我動用春秋蟬?不!動用春秋蟬的風險太大了,還不到萬不得已!我要拼,我還能拼!”方源怒吼一聲,鼓動自身意念,瘋狂地灌注到手中的琉璃樓主令中。
  轟。
  下一刻,通過琉璃樓主令,他的意念和忽然冒出來的巨陽意志,狠狠地拼了一記。
  噗。
  方源渾身巨顫,猛地噴出一口鮮血,他灌輸的意念被消滅得一個不剩!
  頭腦劇痛,簡直想要裂開一般。腦海都被波及,墨瑤意志在里面連連尖叫。
  方源身軀搖晃,頭暈眼花站不住,堅持了幾個呼吸,一頭從高高的樹枝上栽倒下去。
  呼!
  大風驟起,靠的最近的三只樹人,忽然都伸出樹枝藤葉編織的巨手,帶著滿滿的惡意,向方源抓去。
  方源比拼失敗,巨陽意志已經重新掌控了此關。這些樹人也就成了方源的敵人,殺不死方源絕不罷休!
  趁著這個變故,馬、趙二人卻是逃脫一劫。在求生的**驅使下,他們在雜亂的樹根下開始了盲目的逃竄。
  危難關頭,方源勉強清醒過來。
  他輕喝一聲,真元灌注蠱蟲身上,催谷力量,對抓來的木葉巨手揮拳直搗,拳腳相交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三聲炸響,他直接轟碎手掌,在半空中調整身姿,踉蹌落地。
  和巨陽意志力拼的后遺癥仍在,雙耳充斥巨大的嗡鳴聲,幾乎喪失了聽力。
  但方源毫無后悔之情。
  反而咧開嘴,大聲一笑:“痛快!”
  剛剛意念的直接對撼,毫無花巧,不僅令方源成功地保住琉璃樓主令,而且更發現了巨陽意志的虛實。
  這股新冒出來的神秘意志,并不像想象般強大。
  他似乎沒有料到,方源會做此選擇。
  這股意志分出三股。大部分意志糾纏于第三手段,一小部分又忙著爭奪此關的控制權,還有一小部分順著琉璃樓主令和方源爭勝。
  結果方源灌輸的意念,消滅了爭勝而來的巨陽意志,同時又結合第三手段,拼到自家意念全滅,終于成功坑害了那股大部分的巨陽意志。
  因此巨陽意志,只剩下最后一小股,控制著此道關卡。
  巨陽意志陷入極度的憤怒當中,他沒有料到,小小的凡人居然敢有膽量,和他直接對拼意念。
  更沒想到,這個凡人的腦海中,竟然存儲著如此多的意志。
  這其實還要虧了墨瑤。
  方源為了對付墨瑤意志,以防萬一,在腦海中積蓄存儲著大量的意志。
  有特意、玩意、刻意、心意、留意等等,種數也十分繁多。
  巨陽意志大大低估了方源的軍力,又心急如焚,忙于挽救局面,結果被方源反攻,結結實實地打了個措手不及。
  “賊子,我要將你挫骨揚灰!”巨陽意志憤怒至極,不斷指揮樹人來攻。
  方源左閃右躲,拼盡全力進行治療恢復。
  這些樹人皮糙肉厚,打碎了分枝、手腳,也不會死,生命力非常悠長。和其硬打蠻干,絕不是好主意。
  躲閃中,方源傷勢迅速好轉。
  他很快發現,樹人攻擊的不僅僅是他,還有太白云生,更有馬鴻運。
  準確的說,是馬鴻運身邊的趙憐云。
  馬趙二人在樹人的追殺下,拼命逃竄,局面岌岌可危。
  他們慌不擇路,居然漸漸接近方源。
  “請救救我們!”馬鴻運終于看到方源,高聲求救。
  “真是天真。”方源獰笑一聲,立即前去接應。
  雙方迅速靠近,方源大叫:“巨陽意志想殺你們,我們有共同的敵人,來我這邊!”
  “小心!”飛奔中的趙憐云,則表示遲疑和猶豫。
  但局勢所逼,只有方源能護住他們。
  他們已經要堅持不下去了。
  肯定會被樹人拍死,若是到方源這邊,興許還有活命的可能。
  “救,就是要救!快出手救下他們!!”腦海中,墨瑤意志忽然叫道。
  “什么?”方源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  墨瑤語速極快:“你還不明白嗎?巨陽意志乃是一股巨大的特意,他十分清楚鴻運齊天蠱的厲害,并不想對付馬鴻運。但他凝造之初,應該被本體定下特定動作,那就是見到天外之魔,必須鏟除!”
  “天外之魔啊,別說你不感興趣!但真正的關鍵是——你救下那個趙憐云,就是對付巨陽意志的最佳武器。馬鴻運既然和趙憐云真正相愛,一定會和巨陽意志為敵。到那時,巨陽意志就會慘遭鴻運齊天蠱的施虐了。”
  墨瑤的話,令方源大為心動。
  一時間,他暗藏著的對馬鴻運的殺意,也驟然削減。
  “等一等!馬趙二人岌岌可危,也許下一刻就會被樹人踩死,或者捏碎!我現在如果出手,豈不是正好救下他們了?”方源忽然想到這里,不禁一愣!
  馬鴻運雖然只是三轉,但他真的太難殺了!
  方源第一次動殺手,黑樓蘭揭露底牌,成了十絕,追著太白云生打!
  第二次動殺手,竟然不知從哪里冒出一股巨陽意志,將方源重創。
  到現在,他的雙耳仍舊嗡鳴,腦海直接削減三成。盡管保住了琉璃樓主令,坑害了巨陽意志,但也失去了對此關的掌控權。
  現在方源第三次動殺手,居然是墨瑤來勸阻他!偏偏勸說的,還這么有道理!!就算方源自己也不得不心動!
  因為之前方源要殺馬鴻運,是要令地靈重新認主。
  但現在黑樓蘭爆發真正戰力,保護住虛情假意蠱。方源沒有虛情假意蠱,還要斬殺馬趙二人做什么?
  “難道第三次,阻止我的,居然就是我自己嗎?”現實打擊而來,方源一時都不免瞠目結舌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