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215 自己阻止自己

八轉鴻運齊天蠱的威能,這下方源算是真正體會到了。
  這是一種無奈,一種命運弄人,哭笑不得,越是掙扎就越陷越深的頹喪!
  情勢所逼,趨利避災,方源似乎也只有這么干,才能利益最大化。
  雙方的距離,在迅速縮短。
  救,還是不救?
  墨瑤在方源的腦海中,連聲尖叫:“救,快出手!”
  理智也在告訴方源:救下馬鴻運,就不會和齊天的鴻運為敵,反而能借助它,對付巨陽意志。
  但是!
  此刻,在方源的心中,還有一個聲音。
  這個聲音在怒吼,在吶喊,在咆哮!
  “救什么救!難道要屈服嗎?難道要低頭嗎?一巴掌拍死他!怕什么?就怕他們這兩個小雜碎嗎?就算是齊天的鴻運,也阻止不了我!!”
  方源雙耳嗡鳴不止,但這股聲音越來越大,漸漸蓋壓其他。
  他的頭腦一陣陣的劇痛。
  面對抉擇,口干舌燥。
  心中的那股聲音,越加洪亮,乃至震動心房!
  每一次咆哮,每一次怒吼,每一次吶喊,似乎都向方源的心火,拋下一團干柴。
  熊熊的火焰燃燒起來。
  那是野望、斗志、不屈、挑戰和倔強!
  火焰灼燒得方源雙眼通紅,血脈中沸騰的熱血,宛若江河滾滾,大浪滔滔!
  “來吧。讓我送你上路!”方源張口,聲音嘶啞,宛若沙鐵。
  他做出了一個通常都不會做出的,違反了自身風格的事情。
  他面目猙獰,雙眼暴射凌厲殺機,直接打破面前的巨大樹人,撕碎無數如蛇般纏繞上來的樹藤。
  他趕到馬鴻運、趙憐云的身邊。
  然后……
  舉拳!
  攻擊還未發出,恐怖的拳勢已然凝聚如山。
  暴虐恐怖的殺意,幾乎將空氣都凝固。
  “啊!”馬鴻運瞠目結舌,沒有料到方源的殺機如此決絕。他大驚失色,心中慌亂,竟然雙腳相絆,一下子栽倒在地面上。
  “哎呀!”趙憐云和他雙手相牽,也因此被殃及,同樣拽倒在地上。
  這個變故,讓方源心驚一下。
  他已經被三番兩次的意外,弄得十分戒備。
  但很快他發現,這個小小的意外,只不過稍微延長了一絲雙方碰面時間。
  同時,兩棵巨大的樹人,已經趕到馬趙二人的身邊。
  不管是哪棵樹人,只要一腳就可以將他們倆才成肉泥。不過巨陽意志的確不想傷害馬鴻運,只是催動樹藤,竄向馬趙二人,要將他們倆分開,再殺掉趙憐云!
  與此同時,五棵樹人忽然從地底鉆出,恰巧擋在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這道堅固的防線,至少得耗去方源十幾個呼吸的時間。
  巨陽意志一直在貫徹他之前的戰術。
  眼下,極端虛弱的福地地靈,已經被踢出棋局。
  虛情假意蠱,一直被黑樓蘭保護著,十分安全。
  馬趙二人雖然成為了福地之主,但只要殺掉趙憐云,這一層關系也即破除。
  到那時,再用虛情假意蠱,叫黑樓蘭、馬鴻運成為王庭之主,大局仍可挽回!
  所以此刻,方源來殺馬鴻運,被巨陽意志阻擋。
  “可恨!又是這種感覺,總是在關鍵的時刻,關鍵的地方……”方源咬牙,催動十二分戰力強行突破。
  轟轟轟……
  雷霆般的碰撞,方源宛若下山的猛虎,氣勢狂猛,直接沖破樹人的防御。
  整個過程,只用了十個呼吸不到!
  但方源也在同時,付出了慘重代價。
  他的身上,增添了三道巨大的傷口,分別縱橫胸背,還有一道貫穿前后,在腹部形成一個嬰孩拳頭大小的血洞。
  他的右前臂嚴重骨折,左腿呈現詭異的扭曲,直接被巨力掰到外側。
  “哈哈哈!”方源卻縱聲狂笑!
  手腳暫時不能動用,他還有移動蠱,他還可以飛!
  他急速飛向馬鴻運、趙憐云,眼前一馬平川。
  馬鴻運彎腰弓背,將趙憐云緊緊地抱在懷中。而外面,則是一根根樹藤,宛若蛇蟒纏繞著。
  這些樹藤想要分開兩人,卻又不想傷害馬鴻運。
  樹藤和馬鴻運較力。
  馬鴻運自然遜色,眼看著自己和趙憐云被強行分開,他咬破嘴唇,怒目圓瞪,卻無能為力!
  “不——!”他低聲嘶吼,雙眼通紅。眼看著愛人就要死在自己的面前,他充滿了痛楚和絕望,宛若一頭被逼入懸崖的野獸。
  “快救他,現在就是救他的絕世良機啊!只要救下他們倆個,馬鴻運必定感激你,你就可以借助他的齊天鴻運了!巨陽意志為什么不殺馬鴻運,就是想借助他的運氣啊!!”腦海中,墨瑤再次大叫,勸止方源。
  “你的廢話還真多。”方源的回答,充斥著無情的冷酷。
  成功在即,他反而平靜下來,面無表情,再無猙獰之色。
  “殺!”
  將馬趙二人納入攻擊范圍,方源第一時間爆發致命一擊。
  這一擊,石破天驚,前方的大氣都爆炸開來。
  狂猛無比的力量,仿佛孽龍升天,翻江倒海,一股腦兒罩住馬趙二人。
  “不!”這次換做巨陽意志,發出無奈和絕望的喊叫。
  他立即調度周圍樹人,用自身的軀體為馬趙二人遮擋。
  樹藤也不再分開二人,而是迅速轉移。
  但巨陽意志心中,卻是一片灰暗。
  他知道自己做的這些,都是無用功。方源蓄謀已久的憤怒一擊,豈會如此容易遮擋規避?
  樹人的軀干會被這股攻擊撕扯,樹藤的轉移也來不及。最終馬趙二人將被余威不減的攻勢,直接轟成碎骨肉泥。
  縱然有萬千樹人,茫茫林海,一切都來不及了!
  方源果斷決絕,悍然爆發,沖破防御線,成功地搶到了關鍵時間。
  樹人移動一向緩慢,支援的速度并不出色。
  馬鴻運死定了!
  這一刻,不僅方源,就連巨陽意志,都是這么想的。
  不僅他們這樣想,馬鴻運、趙憐云心中其實也沒有了逃生的希望。
  影響局面的因素,似乎都發揮了各自的作用。
  黑樓蘭、太白云生、八十八角真陽樓、巨陽意志、霜玉孔雀、方源、墨瑤……
  這些人或物,都在此刻,盡到了自己的全力。
  時間仿佛變慢了,方源的嘴角微微翹起,流露出絲絲笑意:“還有什么,能救得了馬鴻運?”
  但是,就在下一刻!
  轟——!
  一聲巨響長鳴,天地震動,萬木呻吟。
  逼人的金色光芒,照耀整個關卡。
  “難道是巨陽意志重新鉆進了真陽樓里來了?!”方源心中一沉,但很快他發現不是這樣的。
  巨陽意志仍舊在塔外挨打,中洲蠱仙籌謀這么多年,蓄意營造的第三手段,不可小覷。
  若非如此,方源前世,中洲蠱仙也不會凱旋而歸,將八十八角真陽樓成功推倒了。
  巨大的金色光團,宛若流星一般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結結實實地轟在大地上,將周圍的樹人瞬間融化,將馬趙二人護在中央。
  “這不就是——那個運道無上真傳!”腦海中,墨瑤極度震驚,不禁尖聲大叫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無上真傳不是在真傳秘境當中,怎么會忽然沖到這個關卡里面,獨獨投到馬鴻運的身上?!”方源萬般無奈,只得止住前進的腳步。
  無上真傳的威能,他早就在真傳秘境中領教過了。
  這不是他能接觸到的東西。
  但為什么,馬鴻運身處在光團中,卻是一點事情都沒有?
  一時間,方源的心中,也不禁升騰起一股巨大的頹喪感。
  他鼓動全部戰力,第三次企圖殺死馬鴻運,哪怕前一刻看到了希望,似乎成功在即,但最終他還是失敗了。
  “無上真傳怎么會主動投向馬鴻運?這絕不可能!”腦海中,墨瑤徹底失態,雙手撓頭,長發繚亂,宛若瘋婆子一般。
  也難怪她這樣子的表現。
  她的本體千辛萬苦,耗費精力心血無數,也只是打破了運道真傳的一個縫隙裂痕,還放跑了鴻運齊天蠱,最終無奈之下,煉出招災蠱。
  最終,招災蠱也沒有幫助到愛郎薄青,她和薄青雙雙隕落。
  此時此刻,她看到整個運道無上真傳,對一個三轉的凡人主動投懷送抱。
  你就算有齊天鴻運,也不能這樣吧?!
  為什么不是我,我這么努力,付出如此巨大,為什么不是我?
  而偏偏是他這樣的一個凡夫俗子,一個傻蛋,一個小兒!
  人比人,氣死人啊!
  方源強自冷靜,努力排除無關的情緒,竭力思考。
  一股靈光在他的腦海中亂竄,滑溜非常。
  “我明白了!”陡然間,方源雄軀一震,他抓住了這道靈光,眼前看似不可能的事情,都豁然貫通。
  無上真傳主動對馬鴻運認主,而不是其他人。這是因為,馬鴻運的身上有鴻運齊天蠱的威能。
  鴻運齊天蠱乃是巨陽仙尊的運道真髓,是精華中的結晶。對剩下的無上真傳來說,就是領頭大哥,是王者帝皇。
  但無上真傳,為什么早不來,晚不來,偏偏這個時候來呢?
  運道無上真傳,本身存在于真傳秘境中,怎么會無緣無故地來到這里?
  這兩個問題,其實都指向一個關鍵因素。
  那便是——巨陽意志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