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216 對戰黑樓蘭

真傳秘境當中,不管是哪一道真傳,都有巨陽意志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否則,來到這里的有緣人,怎么能順利接收這些真傳,尤其是那些仙蠱呢?
  就像在八十八角真陽樓中闖關一樣。
  每一道關卡,若有蠱蟲獎勵,這些蠱蟲都是先前被巨陽意志煉化。
  蠱師們順利闖關,獲得這些蠱蟲。之所以能將這些蠱蟲瞬間煉化,收入空竅,都是因為蠱蟲中巨陽意志的主動退讓。
  按照這個原來,任何的蠱師只要舍得自己的蠱蟲給別人,都能營造出“瞬煉”的現象。
  在之前,巨陽意志沉眠時,導致煉化野生蠱蟲緩慢。方源初時鉆營真陽樓,也就利用的這個漏洞。
  每一道真傳,都由巨陽意志主宰。
  運道無上真傳,之前沒有主動飛向馬鴻運,就是因為如此。
  現在真傳飛到馬鴻運的手中,自行認主,絕非巨陽意志所愿。
  巨陽意志巴不得控制馬鴻運,怎么可能令其發展壯大,更不好控制呢?
  于是,真相昭然若揭!
  運道無上真傳中,并無一絲巨陽意志。
  巨陽意志主動撤走了,這才導致這道無上真傳自行行事。
  而后,靠著新產生的野生意念,投靠了馬鴻運。
  這就又產生了一個問題。
  好端端的,為什么巨陽意志會忽然撤走呢?
  方源想到了他第二次出手,要殺馬鴻運時,忽然無緣無故,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一股巨陽意志!
  至此,一切的迷霧都煙消云散。
  方源動用第三手段,將巨陽意志暫時排出真陽樓。
  隨后他進入真陽樓,成功說服太白云生,救活蕩魂山。
  之后回來,企圖掌控王庭福地。在第二次動手,試圖殺害馬鴻運時,被一股陡然冒出來的巨陽意志所阻。
  當時,方源萬分疑惑。
  但現在,他明白了。
  這個神秘的巨陽意志,就是從那些真傳中,抽調出來的。
  巨陽意志也是急眼了,為了力挽狂瀾,走出這么一招。
  他靠著這招差點力挽狂瀾,但奈何方源太過殺伐果斷了些,直接和其悍猛對拼。
  最終,這股強行抽調出來的巨陽意志,只剩下最后的一小股,掌控了此層關卡。
  “這么說來,這個運道無上真傳,能夠及時救下馬鴻運,其實也是拜我所賜?若沒有我抽出巨陽意志排到塔外,若沒有我和巨陽意志悍然對拼,哪里會有現在這一幕呢?”
  “想不到這第三次出手,我最終還是被自己阻止了!”
  念及于此,方源長嘆一聲,心中對馬鴻運的殺意一時徹底消散。
  現在的馬鴻運,被運道真傳團團護住。方源作為凡人,要突破這道防線,是沒有可能的。
  “唉,早讓你救他,你不聽!”腦海中,墨瑤平靜下來,扼腕嘆息。
  她的語氣帶著埋怨:“若你救下他們,得到馬鴻運的認可,現在也會像趙憐云一樣,被運道真傳保護了。現在的運道真傳,是新生的野生意志,宛若嬰孩兒童,幾乎不對內設防。身處在運道真傳里,你就能隨意地了解真傳的內容!這是無上的福緣,就被你這樣放棄了……”
  幫助馬鴻運,就能獲利。對付馬鴻運,收獲的則是方源身上沉重的傷勢。
  方源冷笑。
  做就做了,他的心中根本就沒有一絲后悔之意。
  他一邊飛速后退,一邊治療傷口,同時還對墨瑤道:“就算我動不了這個運道傳承,你以為巨陽意志會坐視不管嗎?”
  這個運道真傳,乃是真傳秘境中僅有的三道無上真傳之一。巨陽意志怎可能,就是這樣任由它這樣認主?
  在巨陽意志的心中,其實將運道真傳交給馬鴻運,也不是不可以接受。
  但馬鴻運心向天外之魔,那就萬萬不行了!
  巨陽意志乃是特意,當初本體凝造出它時,就賦予了它“見到天外之魔就要拼盡全力,立即斬殺”的特殊意義。
  現在趙憐云就被運道真傳保護著,巨陽意志想要殺掉這頭天外之魔,就必須掃除運道真傳的阻礙。
  于是,整個森林憤怒了。
  無數的樹人拔地而起,向著運道真傳圍剿過去。
  大量的樹人還開始相互糾纏,一棵棵的樹人根須纏繞,樹藤糾結,慢慢形成一座座巨型樹人,每一個都高達上百丈,氣息叫方源都感到心驚。
  巨陽意志鼓動全力,也要斬殺趙憐云!
  方源撤退得卻相當順利。
  鏟除天外之魔,便是巨陽意志的第一要務。尤其是運道真傳的出現,更加吸引仇恨。
  方源這個威脅,論排序還在后面。
  巨陽意志也知道,暫時奈何不住方源。兩害取其輕,巨陽意志手頭實力有限,索性一門心思地,專心對付運道真傳。
  很快,方源便接近太白云生和黑樓蘭的戰團。
  太白云生被壓入下風,但黑樓蘭想要奠定勝局,也無力施為。
  太白云生是治療蠱仙,又是飛行大師,前者令他擅長消耗戰,后者更令他滑不溜手,難以接近。
  雙方的戰斗,呈現僵持的局面。
  兩人從天上打到地上,攻勢驚人,戰斗的余波殃及周圍樹木,導致方圓數里,都是樹木傾伐倒塌的狼藉跡象。
  “太白師兄,我來助你!”方源大喊。
  “師兄”二字頓時觸怒了黑樓蘭逆鱗,他立即想到了中洲。皆因五域當中,其他四域都是家族傳承,唯有中洲門派制度大行其道。
  黑樓蘭怒目圓瞪,宛若熊羆咆哮起來:“果然是蓄謀已久的賊子!你們師兄弟倆個隱藏得夠深!現在既然跳出來找死,那我就成全你們!!”
  說著,遙遙對準方源、太白云生二人猛發四拳。
  拳氣洶涌噴薄,在半空中化為人力虛影,皆是黑樓蘭的模樣。
  四道拳影分出兩股,其中一道沖向太白云生,另外三道卻是集中方源而來!
  方源是凡人,太白云生是蠱仙。但避實擊虛,本是最常見的戰術。
  三道人力虛影,斬殺方源,另外一道則是阻止太白云生趕去支援。
  “快退!”太白云生吃了一驚,連忙示警。
  他對這個力道殺招的威能,十分清楚。
  他自己在狐仙福地時,得到方源的不少饋贈,增添了許多防御蠱。
  但激斗到現在,太白云生身上的防御蠱蟲已經所剩無幾,多次身負重傷,可見黑樓蘭力道殺招的厲害程度!
  三道人力虛影,飛速而來,洶洶氣勢,卷起狂風陣陣。
  “好強的殺招!”就連腦海中的墨瑤意志,看到這一幕,也發出了贊嘆,“要小心,黑樓蘭的這個力道殺招,絕對超越你之前的四臂地王殺招!”
  方源咧嘴一笑,卻毫不驚惶,反而涌現戰意,躍躍欲試。
  “我當然不會用四臂地王,因為我有更強大的力道殺招。”說到這里,他頓了一頓,而后忽然揚聲吼道,“來吧,六臂天尸王!”
  轟!
  一陣無形的氣勢,猛地爆發開來。
  恐怖的威壓感,充斥方圓數十里。
  劇痛傳來,如狂浪疊疊,痛斥心扉!
  方源卻從中察覺到無窮的快感,他的身軀見風膨脹,肌膚失去光澤和水分,迅速變硬變黑。
  防御暴漲!
  短短片刻,他化為一位身高兩丈的巨人。
  他的后背,依次長出六只粗大的怪臂,手指粗大猙獰,各有特色,讓人瞧著便心悸不已。
  三位人力虛影,沖至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“來得好。”方源微微咧開嘴,毫無畏懼,直接迎上!
  拳腳相交,毫無花巧的直接對拼!
  砰砰砰……
  悶雷般的炸響聲,連綿不絕。
  不管是方源,還是黑樓蘭的三道人力虛影,都是勢大力沉,每一擊皆能打爆空氣。
  太白云生起初擔憂回望,看了幾個呼吸,慢慢雙眼瞪大。
  方源區區一個凡人,居然能同時硬抗三位人力虛影。
  雙方勢均力敵!
  但三位人力虛影富有靈性,久攻不下,竟然產生配合,分別從正面,左上方,右下方夾擊方源。
  “小心!”太白云生大聲示警,之前他就吃過不少類似的苦頭。
  方源哈哈大笑,盡顯豪氣。
  他催動殺招,生出六只怪臂,連原先的雙臂,共有八臂。
  八臂輪轉開來,拳影如暴雨般落下,將自己防御得嚴嚴實實。完全抵擋住三位人力虛影的,來自四面八方攻勢,絲毫不落下風。
  “居然擋下來了,這個殺招……”黑樓蘭心頭一震,臉色凝重起來。
  “唉,半仙戰力,這也是個變態……”太白云生見此,感慨一聲。他既意外,又不意外。
  想到自己的那個師傅,一切都能到解釋。
  于是太白云生徹底放下心來,連忙專心對付自己眼前的人力虛影。
  他大袖一甩,從袖口中紛飛出無數光輝。
  鋸齒風刃、火焰刀芒、蒼藍水蟒、金絲籠網……
  足有上百只蠱蟲,一齊被太白云生催發,色彩斑斕,五顏六色,宛若煙火綻放。
  人力虛影被煙火罩住,速度一緩,旋即轉變方向,電射而出。
  但太白云生的攻勢緊隨其后,綿綿不絕。
  攻勢燦如煙花,一蓬蓬接連發出。
  人力虛影靈性非凡,居然懂得曲線突飛,企圖接近太白云生。
  但太白云生同樣不斷后撤,手上攻勢一直沒有停息的跡象。
  他是蠱仙,擁有幾乎無盡的真元。若非他剛剛晉升蠱仙,手頭上沒有積累,蠱蟲仍舊嫌少。否則數百上千只蠱蟲,一齊催發,攻勢將更加煊赫恐怖。
  人力虛影雖然能躲避大部分的攻擊,但在如雨般的攻勢下,不斷被消磨縮減,身影以可見的速度變得黯淡虛無。
  但黑樓蘭的目的已經達到了。
  太白云生沒有強力攻擊的手段,只能對人力虛影慢慢消磨。
  他年老成精,卻生性謹慎,從不勇猛沖突,很難對方源形成有效的支援。
  這正是他的心性所致,要不然當初,他也不會從三道仙道傳承中,獨獨選擇了“如故”宙道傳承。
  然而黑樓蘭達到了原先戰術目的,卻沒有因此開心喜悅。
  因為他發現——方源根本就不需要支援!
  在那邊,方源同時硬撼三頭人力虛影,雙方以攻對攻,六臂天尸王的厚實防御著實叫人吃驚。
  “哈哈哈!”方源越打越猛,拳腳虎虎生風,拳速竟越來越快。到最后,拳影交接,竟然漫連成一片漆黑影幕!
  三頭人力虛影蠱,在對耗中漸漸乏力。
  砰,砰,砰。
  連續三聲炸響,三頭人力虛影終于支撐不住,被方源打爆,化為縷縷拳氣崩散。
  黑樓蘭瞳孔一縮,心中的戰意卻似沸水般翻騰起來。
  “有意思。這個殺招十分厲害,幾乎和我的殺招不相上下。不過更重要的,是他竟然有如此豐富的戰斗經驗,拳腳功夫可評為大師級!若是換做其他人來,未必能將這個殺招的威力,發揮到如此地步!”
  黑樓蘭舔了舔嘴唇,眼中閃爍出暴虐、興奮之色。
  剛剛的攻擊,當然不是他的全部戰力,而只是一次試探。
  和太白云生的戰斗,讓黑樓蘭感到十分憋屈。因為太白云生以逃竄為主,偏偏黑樓蘭還跟不上,有力無處使。
  現在出了方源這個硬茬,自然就令其戰意暴漲。
  打碎了三頭人力虛影,方源也沒有冒然進攻,而是懸浮在原處。
  雙方隔著數千步距離,目光相互兇狠地碰撞。
  “不要打了,快來這里幫忙!”這時,黑樓蘭忽然聽到巨陽意志的指示。
  “可是,老祖宗……”黑樓蘭頓時遲疑起來,戰意一陣紊亂。
  巨陽仙尊在他心目中的地位,還是很高的。
  這無關個性,而是從小到大,就一直灌輸的血脈榮譽感。這已經成了黑樓蘭肯定自身價值的重要因素。
  “不要管他們了。斬殺天外之魔,奪回無上運道真傳最要緊!”巨陽意志語速很快,“這是孤本,天地內只留下這一份運道真傳。就算是長生天,也沒有留下運道的任何內容。我即將打開通往真傳秘境的通道,你去出力,將運道真傳推進秘境里來。”
  這道關卡已經被巨陽意志掌控,樹人多的如海一般。然而即便巨陽意志,有能夠打破運道真傳的能力,也不能這樣做。
  一來,耗時太久,夜長夢多。
  二來,打碎運道真傳,也是對無上真傳的破壞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