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26 發財

六指無相手出現的太突然,方源只來得及仰頭望去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淡藍色的光輝,映照在他的臉上。
  他的整個視野,都被巨大的淡藍巨手充斥著。
  無相手毫無停頓,用力抓下,捏緊成拳,將方源的身形徹底籠罩。
  “師弟!”太白云生大聲驚呼。
  但下一刻,這只六指無相拳又松開來,攤成手掌。
  方源的身形,則在五百步的不遠處顯現。
  原來六指無相手抓空了。
  是爍蝺蠱!
  此蠱乃是宇道移動蠱,雖是五轉,但也罕見。方源也是費了不少精力,好不容易才在寶黃天中收購到手。
  “呼……”太白云生看到這里,吐出一口濁氣,心頭提起來的巨石這才落下。
  他知道方源剛剛出來,吃了反應不及的虧。其實憑借飛行大師的造詣,躲避這些無相手,并不在話下。
  “好險!”方源著實驚出一身冷汗。
  他比其他人,都較為了解無相手,因此更清楚方才的危險!
  “無相手乃是盜天魔尊的招牌殺招,從一指到九指,可搶奪一轉至九轉蠱蟲!不管是不是本命蠱,一律照奪不誤。剛剛的六指無相手若是真的抓中了我,我身上的春秋蟬、定仙游必定會失去一個……我的運道真的太差了,居然出現這樣的天劫地災!”
  方源全力疾飛,一邊躲閃著無相手的追捕,一邊觀察周圍。
  真傳秘境,已經徹底陷入到巨大的混亂當中。
  真傳流星、無相手充斥眼簾,蠱師也在四處亂飛,他們有的在躲避無相手,有的蠱蟲被奪叫喊哀嚎,有的則在拼命地攻擊那些無相拳頭。
  “看來他們已經發現了!這無相手一旦捕捉到蠱蟲后,就會握緊拳頭。這個時刻,就可以擊破!但當其呈掌時,卻幾乎免疫一切攻擊,只能躲閃。”
  方源心頭浮現出關于無相手的相關情報。
  他對無相手很熟悉。
  皆因五百年前世,馬鴻運先后獲得巨陽仙尊、盜天魔尊的部分傳承,也有了類似捕捉蠱蟲的手段。他曾經在五域大戰中多次使用,叫許多強敵都因此折戟沉沙,大敗而逃。
  方源因此多有研究。
  方源連續閃避,爍蝺蠱、風花蠱、鷹揚蠱等等相繼使用,終于拉大距離,令身后的六指無相手轉移目標。
  他立即分出一部分心神,投入到體內仙竅當中去。
  真傳秘境中,有著天地二氣殘留。
  自從方源出來之后,仙竅便瘋狂地吸收著這些天地二氣,急速生長。
  很快,仙竅空間便擴張到三百多萬畝,并且還在增長。
  同時,仙竅中的時光流速也與北原外界發生變化,從原來的一比一,攀升到了一比六。
  “糟糕。”察看一番后,方源忽然皺起眉頭,面色微變。
  仙竅的變化很正常,情況出現在第一空竅,更準確地說,是出現在春秋蟬的身上。
  春秋蟬飛速復原,巨大的壓力彌漫開來,第一空竅已經難以承載!
  “不妙!仙竅生成時,不僅是空間擴張,還有時間流速變化。后者變化的根由,是仙竅成就了小世界,引入了光陰長河的支流!春秋蟬是以光陰長河的河水為食,現在近水樓臺先得月,吞吸了不少河水,加快了恢復速度!”
  方源一瞬間,就明白了原委。
  春秋蟬自從上次使用,僥幸成功,一直在緩慢恢復。
  北原之行耗時日久,春秋蟬漸漸復原,帶給第一空竅的壓力也是與日俱增。
  原本第一空竅已經是五轉巔峰,按照方源估計,仍舊可以支撐一段時日。但現在這個變故,卻是將時限大大提前!
  重生以來,春秋蟬一直就是方源的隱患。如今方源升仙,立即讓這個隱患擴大成嚴重的內憂,直接推到方源的眼前。
  “可惡。”方源緊緊咬牙,身形猛地下墜,一只無相手僅僅擦著他的頭發,撲了一個空。
  目前這個局面,方源一時間也無可奈何。
  仙竅是一定要生成的,否則功虧一簣,一切的努力都會打了水漂。沒有蠱仙之力,更無可能角逐下去。
  但春秋蟬也絕對不能不管。
  咔嚓嚓……
  巨大的響聲,回蕩在真傳秘境中,仿佛有什么要緊的東西碎裂了,聲音叫人心悸。
  眾人沖勢微微一滯,百忙之中抬頭望去。
  真傳秘境宛若被撞擊的蛋殼一般,形成無數的裂紋。裂紋迅速擴張,外界的光線透過裂紋照射進來。
  與此同時,許許多多的無相手也通過裂紋擠進來。七指出現。
  看到這么多的淡藍巨手,很多蠱師都發出驚呼。
  “好多的巨手,怎么會有這么多?”
  “糟糕,你們快看,竟然有一只七指巨手擠進來了!”
  不斷的有淡藍巨手飛進真傳秘境,眾人局面更加岌岌可危。
  黑樓蘭面沉如水,即便是太白云生的心頭,都感到一陣強烈的壓抑感。
  飛行大師也不是萬能的。
  這么多無相手,極大地加大了飛行躲閃的難度。
  而且守久必失,總是處于高度緊張的狀態下,誰沒有失誤的時候?
  “糟糕!”太白云生心中一沉,怕什么來什么,在關鍵時刻,他出現了失誤。
  喪失了最后機會,六只無相手封堵了他僅剩下的逃竄方向。
  危難關頭,太白云生狠狠咬牙,直接朝著一只三指無相手撞去。
  無相手將其一把抓住,太白云生立即動彈不得。
  但這個時間極短,很快,三指無相手就握拳飛走,太白云生脫困而出,立即爆發出最大速度,讓其余的五只無相手撲了一個空。
  情況之驚險,讓太白云生出了一身冷汗。
  連太白云生都陷入如此地步,更遑論其他人?
  蠱師們都遭了殃,損失慘重的甚至一只蠱蟲都沒有剩下。
  沒有蠱蟲,蠱師的戰斗力降至低谷。哪怕真元再多,也是無用。
  “救我!”一位蠱師驚恐地看著一道真傳向他撞來。
  他渾身光潔溜溜,已經被無相手奪走全部蠱蟲。
  生死關頭,他一邊大聲求救,一邊手臂瘋狂劃動,但這樣的移動速度,和撞來的真傳相比,簡直和蝸牛無異。
  周圍的蠱師不是沒有人聽到求救聲,但此刻的他們也是愛莫能助。
  砰!
  倒霉的蠱師毫無意外,被撞來的真傳直接碾碎,成了一堆血肉爛泥。
  這道藍色真傳,撞碎了蠱師之后,速度毫不停頓,立即飛行。
  途中,一只只無相手前來阻擊,真傳光團不斷躲閃。
  蠱蟲身上新生的野生意志,也察覺到天劫無相手的強烈威脅,自然要躲避逃竄。
  但蠱蟲的意志,到底沒有人的靈性。
  藍色真傳躲閃了幾次無相手后,終于在途中被一只五只無相手捉住。
  無相手握緊成拳,但并未停在原地。
  真傳光團的速度太快,有著巨大慣性,帶著它仍舊一路飛行,只是速度大降。
  五指無相手搶奪到蠱蟲,飛走了。但更多的無相手,飛撲而來,覆蓋在真傳光團上面。
  一只手不夠,就兩只三只。很快,十來只無相手一窩蜂似的,匯聚過來,將真傳光團緊緊包裹。
  真傳光團速度越來越慢,直至停在半空中。
  無相手忽然散開,皆成拳頭狀,朝四面八方激射出去。
  原地空無一物,哪里還有什么藍色真傳,已然被搶奪一空。
  這時方源嘿了一聲,斜飛過去,逮住早已經看中的目標,發出猛攻。
  一只無相拳被他擊碎,露出里面的蠱。
  方源見機極快,立即一把抓住。
  這是一只五轉凡蠱,旋即被他煉化,收入囊中。
  爍蝺蠱!
  隨后,他身形消失在遠處,又陡然出現三百步外。剛好出現在另一只無相拳的身邊。
  砰砰砰。
  他捏拳猛砸,三拳之后將其砸碎,抓住蠱蟲就走。
  是仙蠱!
  幾乎下一刻,一只無相手掌就撲過來,自然無功而返。
  方源身形如電,時而如靈燕飛騰,時而似長鷹擊空。
  他一邊躲閃無相手,一邊趁機發財,捕捉了不少真傳中的蠱蟲。
  然而無相拳速度飛快,機會稍縱即逝。
  藍色真傳是方源碰到的良機,但也只來得及讓他打碎其中三個,繳獲了兩只凡蠱,一只仙蠱。
  趁著這個功夫,其余的無相拳已經飛出老遠,方源追趕不及。
  “鎮壓!”
  方源調動腦海中的意志,注入蠱蟲當中,暫時將其鎮壓。
  他根本沒有時間煉化這些蠱蟲,自然更談不上研究這些蠱蟲的妙用。
  飛行中,方源眼前忽然藍光大盛。
  許是方源風頭太盛,竟有八只無相手一起圍剿攻來。
  方源心頭一跳,連忙躲閃。
  他忽停忽走,瘋狂轉向,視野劇烈變化,忽然天上忽然地下,差點把自己都轉暈了。
  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終于艱難擺脫。
  剛剛穩定下來,呼,風聲驟起!
  一只無相手直朝正面打來。
  方源剛要躲閃,忽然瞳孔猛地擴張。這是無相拳!
  他哈哈大笑一聲,六翼飛揚,揮拳直打。碎了無相拳后,奪得一五轉蠱。
  蠱蟲在他手中不斷震動,極力掙扎,企圖逃竄飛走。
  方源調動一股意志進去,卻是鎮壓不住。
  他頓時皺起眉頭,心知這只蠱不是野蠱,而是其他蠱師的蠱蟲。因為蠱蟲身上有其他人的意志,因此煉化難度是野蠱的數倍,暫時鎮壓的難度也同時激增!
  “把我的蠱放下!”耳畔傳來熟悉的吼聲。
  方源循聲望去,頓時笑了。
  他看見黑樓蘭一臉焦急憤怒地飛來,雙目緊緊盯著方源手上的蠱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