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231 驚變

救太白云生,還是奪回人如故?
  這一瞬間,方源不免陷入猶豫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人如故這只蠱,在凡蠱之時,方源就早聞大名。如今晉升成仙蠱,自然威能更高。
  根據太白云生之前所言,凡蠱時,人如故能將凡人蠱師的狀態,回到過去某刻。成了仙蠱后,人如故不僅能影響他人,更能影響自己。
  這個自己,自然指的是太白云生。
  太白云生乃是蠱仙,不難推測,仙蠱人如故能對蠱仙有效!
  一個能令蠱仙恢復狀態的蠱蟲,人如故的價值之重大不言而喻。甚至可以說,價值遠超普通仙蠱!
  因此,太白云生才如此心急,忘記自己身處險境,也要提醒方源奪回人如故。
  但太白云生此話,乃是情急之話,一時脫口而出,沒有真正冷靜思考。
  一旦方源真正舍棄他,去試圖奪回人如故仙蠱的話,那么太白云生就危險了。
  縱然蠱師升仙,整個生命本質都受到了拔升。如此的高空,太白云生摔落下去,頂多重傷不會摔死。
  但別忘了,地面上還有殘留的其他蠱師。
  “奪回人如故,必定浪費時間。我就算奪回人如故,太白云生卻與我生出罅隙,該如何是好?”
  太白云生呼喊,乃是頭腦發熱之語。一旦他深陷險境,命懸一線,必然會驚醒:比起仙蠱,自己的性命才更加重要。若是此刻,他卻看到自己的“師弟”正在追逐仙蠱,而放棄自己,他會怎么想?
  人心是多變的,也是易變的。
  哪怕這句話是太白云生親口喊出來的,彼時彼刻,換位思考一下,都會生出懷疑和猜忌吧。
  “我若是掌控定仙游,也就罷了。關鍵是現在丟了定仙游,大同風幕不斷收縮,隔絕內外。要想離開這里,只有開啟星門,溝通狐仙福地!”
  方源大有為難之處。
  若開啟星門,必定動用星光蠱。
  無相手四處飛舞,風頭正盛,力壓其他一切存在。
  星光蠱一出,必定會遭到無相手群的哄搶。方源縱為蠱仙,在無相手之下,也無保護周全的把握。
  “但如今大同風幕已成,再無天地二氣支援,無相手雖多,卻不會再有新的出現。再加上八十八角真陽樓的碎塊不斷分解、還原成蠱,四下亂飛……”
  無相手乃是無源之水,勢盛卻不能持久。
  方源乃是五百年經驗的魔道老魔,絕非短視之人。
  “無相手勢弱之后,必定是巨陽意志成為戰局主宰。到那時,它收拾掉馬趙二人,奪回運道真傳,必然會優先解決我!”
  到那時,巨陽意志夾裹巨陽仙元,擁有眾多仙蠱,乃當之無愧的強敵。
  方源作為弱者,要對付強敵,最佳的選擇就是合縱連橫,連弱抗強。
  縱觀戰局,太白云生就是唯一人選。
  哪怕是治療蠱仙,也是蠱仙!
  就算蠱蟲被搶光,方源還可以借給他。
  再者,黑樓蘭這些血脈后裔,是巨陽意志的天然盟友。就算方源如何巧舌如簧,舌燦金蓮,如此局面,這么短的時間,也說服不動他們轉換陣營。
  思索了這么多,不過只是短短一瞬的功夫。
  方源身似閃電,毫不猶豫,向往下墜落的太白云生疾飛而去。
  “師弟,你……唉!”見方源如此選擇,冷靜下來的太白云生目光閃動,流露出感動之色。想說什么,卻終究只是長嘆一聲。
  沿途有不少無相手干擾,方源左右轉折,靈活若鳥,迅速拉近他和太白云生的距離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一個淡淡的人影,忽然浮現在太白云生的左右。
  “老東西,你終于落到我的手中了!”人影迅速化實,黑樓蘭一把提住太白云生的衣領,將其擒拿。
  太白云生縱為蠱仙,但沒有一只蠱蟲在身,黑樓蘭簡直是手到擒來!
  黑樓蘭立即催動蠱蟲,將太白云生四肢禁錮,又令其昏迷過去。
  看著手中的俘虜,黑樓蘭心中大喜。
  能在這么混亂的局面下,擒住太白云生,有很大的運氣成分。但結果已經鑄成,黑樓蘭滿腦子都是怎么要挾方源,利用人質,索回本命蠱的計劃!
  但他剛剛仰頭,還未開口,就吃驚地看到方源身軀猛地拔升,向高空飛去。
  “黑樓蘭捉了太白云生,肯定是要挾我,索要那只蠱蟲!”方源在第一時間,就猜到了黑樓蘭的打算。
  他心中一沉,卻仍舊冰雪般冷靜。
  黑樓蘭既然如此目的,就不怕他危害太白云生的性命。也就是說,太白云生暫時無憂。
  既然如此,方源首先要做的,就是奪回仙蠱人如故!
  他左右閃躲,規避無相手的捕捉。背后八翼拼命撲扇,風花蠱、爍蝺蠱種種交替使用,終于在一刻鐘后,費勁全力,險險將無相拳擊破,艱難地奪回了人如故仙蠱。
  因為得到了太白云生的信任,人如故仙蠱在方源手中,卻不掙扎。
  方源沒有調用意志鎮壓,直接將其放入力道仙竅。
  “你師兄的性命就在我的手中,快快將老子的蠱蟲還來!”直到此刻,黑樓蘭才逮到機會大聲威脅。
  他滿身大汗,追逐方源很不容易。
  尤其是他本身移動不足,還提著太白云生。
  他亦能理解方源的舉動,心中信心十足。
  只是剛剛喊完話后,就有一只無相手朝他射來,黑樓蘭不敢硬抗,只得后退躲閃。如此一來,他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氣勢,立轉虛弱。
  方源身形宛若魅影,在無相手間穿梭,他向黑樓蘭靠近,面無表情,心中則大嘆麻煩。
  方源自忖,自己一人無法抗衡巨陽意志,須得依靠太白云生幫襯。
  但現在太白云生淪為人質,自然令方源束手束腳。
  他雖有人如故仙蠱,卻沒有得到太白云生的允許可以“借用”。就算可以借用,黑樓蘭撕票,太白云生身死,方源可以利用人如故來復活太白云生。
  但這里面,也有一個極其重要的問題。
  催動仙蠱人如故,是要損耗仙元的。
  復活凡人,不要緊。復活一個仙人,損耗的仙元必然極重。
  方源手中的青提仙元,原本總共也只有二十二顆。用了一顆,化為無限氣態真元。只剩下二十一顆。
  這是他抗衡巨陽意志的最大底氣。
  而復活蠱仙太白云生,至少得需要十顆青提仙元!
  不到萬不得已,方源不敢硬來。
  黑樓蘭不愧梟雄人杰,成為王庭之爭的勝利者,絕非偶然。他有非凡的才情和天賦,一旦出現機會,更能及時把握。
  “難道說,我真的要把他的蠱蟲還回去?”
  這一念泛起,又被方源強行壓下。
  黑樓蘭如此著急此蠱,必然與眾不同。就這樣還回去,方源并不甘心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黑樓蘭不值得信任!
  時間漸漸流逝,巨陽意志和無相手群的激戰,如火如荼。
  巨陽意志傳承自巨陽仙尊,老道狠辣,原本的實力終于可以得到充分的發揮,展現出無雙風采。
  它借助運道無上真傳光團,一面打擊無相手,一面回收運道真傳孤本。
  堅持了這么久,運道真傳光團卻仍舊健在。
  這道真傳中,包含的蠱蟲數量、種類之多,實在驚人至極。這一會兒工夫,被無相手奪取的運道仙蠱,就多達六只。
  難怪是孤本。
  仙蠱唯一,就算巨陽仙尊,窮極己力,也只能將這真傳打造到如此地步。
  六只仙蠱中的三只,被巨陽意志打破無相拳,順利回收。其余三只,巨陽意志只能無奈地看著它們,被無相拳破空帶走。
  “可惡!可恨!”巨陽意志越戰越怒,它早已經對趙憐云恨之入骨,如今對馬鴻運也再無惜才之心。
  “我倒要看看運道真傳,能護住你們幾時!”巨陽意志咬牙切齒。
  若非它要保存運道真傳,投鼠忌器,否則早就攻破光團,殺死馬趙二人。
  馬趙二人相互緊擁,對此局面,無力施為,只能坐等受死。
  巨大的壓力,心理煎熬,讓他們的感情迅速升溫。
  但這毫無作用。
  承認他們為主人的霜玉孔雀,早已經死亡。
  運道真傳光團的體積,已經不足原先的三分之一。眼看著死亡的時刻,越來越近,馬趙二人也失去了對生的希望。
  方源則和黑樓蘭不斷僵持,相互討價還價。雙方都對彼此極不信任,這讓這場談判進展極為緩慢。
  昂——!
  就在這時,忽然從風幕之外,傳來一聲刀鳴。
  刀鳴清烈激澈,一時間響徹眾人耳畔。
  “什么?”
  “這是!”
  眾人齊齊抬頭,被這驚變吸引目光。即便是巨陽意志長龍,攻勢也為之一滯。
  只見頭頂上空,原本渾厚的大同風幕,已然破開一道長長的刀口。
  眾人從風幕里面,透過刀口,完全看得到北原外界的天空!
  高空中,單于部族的三位蠱仙,氣喘吁吁。
  這就是他們催動的仙道殺招——插翅刀!
  在他們的身邊,則站著其他的十多位蠱仙。
  原來他們三人密謀不久后,就被其余正道蠱仙找上門來。由于當中的黑家蠱仙誠意十足,一力推動,因此雙方協商之后,迅速達成一致,因此提前發動了攻勢。
  刀口一開,貫通內外。
  對于戰場的任何存在,都造成巨大影響!
  比方源等人反應更快的,是蠱蟲!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成為無主之物,被天劫地災摧毀之后,斷壁殘垣分解出大量野蠱。
  在這關鍵時刻,憑借本能,這些蠱蟲立即騰飛而起,向著刀口沖去。
  沿途中,無相手大抓特抓。
  “這是沖破風幕,逃脫絕境的絕佳機會!”蠱師們雙眼驟亮。
  “啊!好多的蠱蟲,這都是八十八角真陽樓所化!”北原蠱仙們的雙眼也紛紛亮起灼熱無比的光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