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235 方源VS巨陽意志

“哼,我能僥幸逃得一命,還得多謝仙子你了!”方源瞇起雙眼,眼中冷芒閃爍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他活動筋骨,摩拳擦掌,新生的骨骼發出嘎嘎的響聲,戰意復又昂揚!
  “你要報答我,就把近水樓臺還給靈緣齋就是了。”墨瑤意志長嘆一聲,“快戰斗吧!”
  “哈哈哈,好!”方源低吼一聲,魚躍而起。
  他化身六臂天尸王,身具磅礴巨力。青目獠牙,分外險惡兇殘。
  水流鎧甲縮成一團,最后化為一個頭盔,護住他的腦袋,使他再不怕巨陽特意沖擊腦海。
  沒有后顧之憂,方源猛地跨步,直接舉起拳頭,對著意志劍虹直搗!
  哧。
  預料中的撞擊聲沒有發生,而是一聲輕響。
  巨陽意志極為老辣,沒有和方源硬拼。而是在關鍵時刻,劍虹化為黃金絲帶,對著方源的手腕輕輕一繞,隨后化光揚長而去。
  而方源沙缽大的拳頭,則齊腕而斷,落到地上。
  饒是方源的六臂天尸王防御出眾,也經不起巨陽意志的切割。
  方源連忙就地一滾,順勢將掉下的手腕拾回來。
  手臂的傷口處,只是緩緩滲出點滴碧血。方源一邊留意巨陽意志,一邊將拳頭對準傷口硬按下去。
  傷口處的皮肉,立即相互融并,甚至就連骨頭也開始對接。
  這就是六臂天尸王的強大的恢復力。
  但巨陽意志怎么會留給方源養傷的時間?意志劍虹倏地急轉,重新向方源暴射而來。
  方源雙眼一瞇,腳下一震,帶動身軀一飛沖天。
  劍虹緊隨其后,追趕不休。
  方源同時催動四只鷹揚蠱,但劍虹速度更快,迅速拉近距離。
  方源再催風花蠱。
  他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幾只風花蠱了,總之消耗了很多數量。
  風花蠱令方源急速變向,但意志劍虹的變向更為靈活,距離不僅沒有拉遠,反而趁著這個機會,追上了方源。
  一時間,雙方在半空中激斗,你來我往。
  意志劍虹在空中劃過一道道金芒,盤旋在方源身邊,不時飛切。
  方源完全處于下風,原本六臂天尸王強大的防御,在意志劍虹下卻顯得孱弱。
  從天上不斷地掉下肉塊。
  這都是意志劍虹,在方源身上切下來的。
  好在化身六臂天尸王,方源徹底喪失了痛感。又因為近水樓臺化作的頭盔,巨陽意志也再沒有成功沖擊方源腦海。
  “你倒是有點起色啊!”見方源久久無功,挨打居多,還手次數還越來越少,墨瑤意志有點急了。
  “你說的倒容易!”方源冷哼,目光越加陰狠。
  巨陽意志和尋常敵人不同,它幾乎沒有重量,速度極快,變向也極快。方源飛行大師的造詣,在它面前根本不夠看。
  巨陽意志沒有固定形體。時而如劍虹切割,時而化刀斧劈砍,時而如細雨紛飛,時而變重錘轟擊。
  更麻煩的是,它還會分分合合。忽然間,分散為兩三道劍虹,繞行攻擊,讓方源顧此失彼。有時候,又化為一錘一劍。巨錘轟開方源的手臂防御,隨即劍虹電射,各種變化相互配合,妙到毫巔。
  可以說,將意志對戰的特長、精髓,都盡數彰顯。
  而方源重生,走的是力道、奴道。擅長實打實,硬碰硬,或者集眾碾壓的路子。
  乍然碰到這樣的敵人,卻是難有手段遏制。
  一時間處于下風,被動挨打,也是正常不過。
  天空中,方源的青黑身影,和巨陽意志的黃金光虹,絞殺在一起,成為最大戰團。
  大量的蠱蟲,還在四處亂飛,求生的本能讓它們主動讓開方源和巨陽意志,同時四處躲避著無相手的追捕。
  “就算飛出了那么多蠱蟲出去,仍舊還有密密麻麻的蠱群,真的難以想象八十八角真陽樓動用了多少仙蠱。”耶律桑仰頭長嘆,他身上的傷勢已經痊愈大半。
  關鍵時刻,還是超級部族的名頭好使,令耶律桑獲得了其他蠱師的幫助。
  “無相手的數量已經不多了,我們雖然失去了很多蠱蟲,但身邊蠱蟲這么多,完全可以就地捕捉,恢復戰力!”有蠱師大聲提議道。
  這個提議很快得到其他蠱師的積極附和:“我們需要精誠合作,動作要快!大同風幕越來越厚,正在蔓延,里面的空間會越來越小的。”
  這時黑樓蘭提著昏迷的太白云生,走過來:“大同風幕不是我們凡人可以對付的,要逃得性命,還得靠巨陽先祖的力量!”
  眾人一陣默然。
  他們頭頂上空,方源和巨陽意志正激烈交戰,時不時傳來轟鳴和怒吼,如火如荼。
  不管是方源,還是巨陽意志展現出來的恐怖戰斗,都讓眾人心悸,下意識地回避,不想主動參與這兩大強者的對決。
  但黑樓蘭的話,說的極為正確。
  單靠他們收服的凡蠱,哪怕再多,也突破不了大同風幕。
  黑樓蘭又道:“你們放心,這個賊人怎么可能是先祖的對手?沒看到先祖已經牢牢占據上風了嗎?”
  眾人眼中皆微微一亮。上空的戰局情況分明,誰都能看的清楚。
  黑樓蘭話鋒一轉:“但先祖雖然占據上風,卻無法將優勢轉化為勝勢。歸根結底,還是先祖的仙元被此賊盡數奪走,先祖空有十多只仙蠱,卻無法催動。”
  眾人紛紛點頭,贊同黑樓蘭的分析。
  耶律桑問道:“那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?”
  黑樓蘭哈哈一笑,亮了亮他手中的太白云生:“我手上的這個老賊,就是那家伙的師兄,關系十分緊密。我們能力有限,只能盡力輔助先祖。還是那句話,先捕捉蠱蟲,壯大實力!我提議,為了通力配合,我們大家都要一五一十地報出自己身上的蠱蟲!就由我先來罷。”
  蠱師通常對于自己擁有的蠱蟲,都是秘而不宣的。
  這是十分重要的情報,一旦被泄露出去,就會被人針對,很有可能會因此喪失性命。
  但現在情況特殊,命都要保不住了。
  眾人只有如此,才能將生還的希望擴至最大。
  黑樓蘭乃是梟雄人物,威望極高,又主動帶頭,暴露身上的蠱蟲。幸存的蠱師們紛紛附和,黑樓蘭三言兩語,又再次將這些人收為己用。
  對于黑樓蘭來說,他有更大的野心。
  他想升仙,想獲得力道仙蠱,就得借助巨陽意志。而這些人,就是他實現野心的有力棋子。
  空中的激戰,已至白熱化。
  “捉住你了!”方源低吼一聲,猛地虎撲而下,六只大手比鋼鉗還硬,閃電般抓向巨陽意志大劍。
  但巨陽意志瞬間分散,方源醞釀已久的反擊,最終只摧毀了少數的黃金念頭。
  “該死!”方源忍不住咒罵一聲,巨陽意志分分合合,靈動非凡,方源缺乏手段,大部分時間都是充當沙包挨打,少數時間的反擊,效果又如此不佳。
  “唉,如果沒有辦法,就只能進行消耗戰了。”墨瑤意志道,“巨陽意志乃是無源之水,戰斗的時候,要極力思考,這會加速它念頭的碰撞和損耗。”
  方源一邊凝神對戰,一邊在心中否決了墨瑤的建議:“我們拖不起!別忘了六臂天尸王的弊端,它只能動用一刻鐘。一刻鐘之后,殺招的后遺癥就會將我的身軀徹底轉變成六臂天尸王。我一旦徹底變成六臂天尸王,整個身軀都會僵化,空竅、仙竅喪失生機,修為上斷絕再進一步的可能!”
  墨瑤則道:“你低估了你自己,別忘你已經是力道蠱仙,生命本質得到了升華。因此使用殺招的時間,大大延長了,遠不止一刻鐘時間。粗略估計的話,足有半個時辰!”
  “就算這樣,我們也拖不起。別忘了大同風幕正不斷增厚,壓縮內部空間。我的手段難以克制特意,你的近水樓臺可有什么好手段?”方源問道。
  墨瑤長嘆:“近水樓臺雖是七轉仙蠱屋,但不擅長攻伐激戰,而是長于隱蔽、遷徙。更關鍵的是,當初我本體留下的紅棗仙元,只有二十多顆。多年來支撐仙蠱屋的運轉,如今只剩下五顆。你想要依靠近水樓臺翻盤,還是打消這個心思罷!小心!!”
  墨瑤忽然高聲示警,但已經遲了。
  巨陽意志佯攻,吸引了方源大部分注意力,然后忽然一個轉折,繞到他的背后,狠狠一擊。
  方源大吐一口青碧尸血,身后的八只鷹翼被撞成了渣,脊椎被這一擊徹底打斷,整個后背內凹下去,胸膛則向前凸出一大塊。
  巨大的力量,讓他飛速下落。
  方源連忙調動備用蠱蟲,企圖重飛上天。
  但巨陽意志怎么會給他這個機會?
  它痛打落水狗,金光如虹,繞著方源不斷攻擊。方源舉起八臂,身體盡量蜷縮,勉強護住周身。
  巨陽意志變化隨心,斬切撞砸轟刺,種種攻勢很快就讓方源八臂凋零,將六臂天尸之軀打得殘破不堪,多處傷口都前后洞穿。
  幸虧方源化身成六臂天尸王,否則血肉之軀早已經死無葬身之地。
  和巨陽意志交戰,方源壓力巨大,唯有一直不停地催動六臂天尸王,才能稍稍站住跟腳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