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244 雙魔

“為什么,為什么?!”黃金念頭乍縫背叛,憤恨大叫,一萬個不解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“哼!老東西,之前受你指派,不過是有所圖而已。現在力道仙蠱已經到手,我為什么還要聽你命令?”黑樓蘭冷笑,嬌麗的面容一片傲然、冰冷。
  “你這個白眼狼,不孝子孫,居然背叛你的老祖宗!”黃金念頭大恨長嘯。
  “安靜一點,別嚷嚷。果然念頭過少就無法思考,因此顯得淺薄了么?”黑樓蘭雙臂懷抱于胸,眼神斜蔑,“你讓我自爆,又說能救我,憑什么?憑你的奴隸蠱、排難蠱,還是定仙游?這可是你僅剩下的三只仙蠱,你告訴我,哪知仙蠱能夠令我起死回生?哼,這種騙小孩的把戲,也能蒙我?”
  “你要是實力強盛,我聽命于你也是服從強者。可是現在的你,憑什么命令我?嗯?就憑你是一個死人留下的意志?呵呵呵,哪怕是巨陽仙尊,死了也就死了,完蛋了!這是新時代,你一個死人還在亂蹦跶什么?”
  言語間,盡是梟雄氣度!
  黑樓蘭,仍舊是那個黑樓蘭!
  “我縱然只剩下一顆念頭,也能讓仙蠱銷毀!”黃金念頭大聲詛咒。
  但黑樓蘭一臉淡定:“你盡管試試好了。”
  “怎么可能?你居然鎮壓了四只仙蠱!你雖有大力真武體,但你沒有仙的意志,怎么能鎮壓住四只仙蠱?”黃金念頭身上光芒閃爍了一下,隨即不可思議地叫出聲來,顯然它要銷毀仙蠱的行動失敗了。
  “你不知道的事情,還多著呢。”此刻的黑樓蘭顯得高深莫測。
  “黑樓蘭,你身為黃金血脈,超級部族的族長,居然溝通外人,來坑害你的先祖!你們兩個卑鄙無恥的東西,究竟是何時勾搭上的?我為何一直都沒有發覺!”黃金念頭怒斥質問。
  “果然,不能思考,就容易對付多了。唉,你這樣的丑態真是給巨陽仙尊丟臉啊。”方源嘆息,他的嘴角微微咧開,流露出不屑的笑意。
  兩人的聯合,其實就在剛剛。
  之前,黑樓蘭咆哮說——“魔頭,你倒是巧舌如簧,狡詐如狐!可恨,你剛剛對我用了什么蠱?我要讓你付出最慘重的代價,拿命來!”
  方源根本沒有動用蠱蟲,黑樓蘭卻說方源用了蠱。
  這就是暗語。
  不管是方源,還是黑樓蘭,都是縝密多疑,心狠手辣的梟雄。
  他們倆一路合作,歷經王庭之爭,對彼此都更有了解,都知道彼此皆是野心龐大,不甘居于人下之人。
  正因為如此,方源愿意賭一把,反正有力道虛影護衛,風險不大。
  兩個大騙子精誠合作,黑樓蘭抓住戰機,成功暗算到了巨陽意志,奪走了全部仙蠱。
  “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!我實力最強,卻遭受暗算,最后落到這步田地。你們也不會好過的,我的本體留下眾多手段,八十八角真陽樓一倒,其他的布置就會發動。真陽樓會再度重建,而你們也會受到不死不休的追殺。我不是敗給了你們,要不是對付馬鴻運,壞了運氣,我怎么可能會輸?!說到底,我是敗給了運氣啊!”黃金念頭歇斯底里地大吼。
  砰砰砰。
  下一刻,它自爆開來,竟是自毀了!
  到底是巨陽仙尊遺留,哪怕念頭再少,也有著果斷。
  它擔心身懷的秘密被搜索泄露,大勢已去之下,直接選擇了自爆。
  念頭的自毀,速度極快。方源就算想要阻止,也沒有相應的手段。和血道、力道、奴道不同,他的智道造詣,還很淺薄。
  除非是將巨陽意志哄騙到自家仙竅福地中去,和墨瑤意志一樣,這樣就能輕易鎮壓。
  如此一來,實力第一,稱霸王庭福地的最強存在,終究在此刻灰飛煙滅,一絲殘留也沒有剩下。
  黑樓蘭吐出一口濁氣,用平靜的目光看向方源,鄭重地道:“接下來,該我們倆好好談一談了,我相信我們有合作的基礎。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,冷笑道:“別的不說,你奪走的仙蠱定仙游本就是我的。”
  原來那只奪走定仙游的無相拳,是被巨陽意志打破的。巨陽意志奪去之后,強行鎮壓了蠱蟲里的方源意識,沒有來得及煉化,也有可能是沒有實力強煉。
  因此,方源沒有感應到定仙游的存在。他之前失去了目標,還以為無相拳已經破空飛去了。
  “我知道,這就是我的條件之一。現在換做我鎮壓了你的仙蠱,但時間已經不允許我強行煉化。我需要你把這只定仙游借給我用!”黑樓蘭語出驚人。
  方源一臉平靜:“我為什么要借給你?”
  “哼,蠱在我身上,沒有定仙游,你怎么脫離這里?只有我們精誠合作,才有這個可能。”黑樓蘭道。
  方源呵呵一笑:“誰告訴你,我就沒有其他手段離開這里呢?”
  黑樓蘭瞳孔一縮,深深地看了方源一眼:“大同風幕隔絕天地,洞地蠱、通天蠱都無法運用。你居然還有其他手段……不過你遲遲不用,嘿,顯然這個手段也有弊端!”
  到底是梟雄,很快就鎮定下來,甚至試探性地進行了一次反擊。
  她說的語氣極為肯定,其實心中也把握不準,只是試探。
  方源哈哈大笑,他力道虛影大軍就在身側,并不懼大力真武體的自爆。
  但面前的敵人,不是普通的大力真武體,而是黑樓蘭!
  這個家伙,不可小覷,在八十八角真陽樓多次和方源較量,不相上下,還給方源添了無數麻煩。
  如今,她明明還是凡人,卻能一連鎮壓四只仙蠱,讓巨陽意志都吃驚。
  方源若不借用定仙游,她就死定了。她若拼死反撲,方源還是有著忌憚。
  沒有了墨瑤意志的干預,方源恢復了本性,他計算收益,旋即問出最關心的問題——“那么我又能獲得什么呢?”
  “仙蠱暗渡。”黑樓蘭一臉平靜地答道,心中卻著實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“哦,愿聞其詳。”
  “我幫助你謀取此蠱。這蠱在蠱仙姜鈺的手中,能隔絕氣息,蒙蔽天機,防備測算。我的大力真武體,就是被暗渡仙蠱的力量封印。你做下如此潑天大案,北原蠱仙一定會追查你,找你麻煩。不止是他們,還有巨陽仙尊留下來的布置。但是有了暗渡仙蠱,你就不會被算出方位了。”
  “有點意思,還有呢?”方源摩挲著下巴。
  黑樓蘭微微而笑:“大家都是聰明人,坦白地講,我身負血海深仇,不會自爆和你同歸于盡。但想必你也不愿看到我被逼無奈,拖你下水吧?”
  “哼,同歸于盡不至于,帶給我很大麻煩,倒是真的!”方源冷哼一聲。
  黑樓蘭瞳孔一縮:“聽你這話,好像你還沒有完全發揮出這個殺招威力。不過,我也另有底牌!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,剛剛黑樓蘭已經表現出來了。她居然能夠鎮壓仙蠱,單靠大力真武體還做不到這點。
  只要利益足夠,何必打打殺殺?方源不懼黑樓蘭的自爆,但沒必要逼人太甚,雙方都落不到好處。
  黑樓蘭又道:“我會幫助你奪得暗渡仙蠱,定仙游我用完,也會還給你。我的力道殺招也送你,相信它會對你的新殺招有所幫助。還有,你的師兄太白云生,我可一直都沒下殺手。”
  方源目光一瞥,昏死的太白云生還躺在地上,身上罩著防御光罩,這顯然是黑樓蘭布置的。
  他不禁在心中對黑樓蘭的評價,再拔高一籌。
  黑樓蘭很不簡單,居然將太白云生的性命保留在現在。顯然,她對巨陽意志早有不滿和謀劃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她說了這么多條件,暗渡仙蠱是重點,定仙游是次重點,其后才是力道殺招,最后才是太白云生。如此排序,也可看出她對方源的了解。
  “那你的要求呢?”方源沉吟道。
  “護我成仙,同時幫助我,讓我親手殺了我的父親!”說到這里,黑樓蘭的雙眼中流露出徹骨的仇恨。
  方源不由挑起眉頭。
  他沒有問為什么,也不需要問原因。
  “哈哈。”方源朗笑一聲,掃視周圍的大同風幕,最后將目光投放在黑樓蘭的身上。
  撕開暗渡封印,露出真面目的黑樓蘭,不再是身材臃腫的暴熊黑樓蘭,而是身材火爆,劍眉英目,霸氣強勢的絕色佳人。
  “有趣!那我們不妨暫時合作一下。”方源贊嘆一聲,答應下來。
  合作的利益讓其心動。
  反正定仙游在對方手中,方源也無可奈何。不妨合作看看。
  接下來,方源提出自己的要求,和黑樓蘭初步達成共識。
  大同風幕收縮,幾乎要到了極致。
  大量的蠱蟲,積壓在狹小的空間中,相互擁擠,更多的蠱蟲已經被大同風幕侵吞,化為大同風幕的一部分。
  而災劫無相手也終于徹底消失。
  “今天時間不夠,我們來日再談。”約定下來大概,黑樓蘭催動定仙游,碧綠的光輝籠罩在她的身上。
  她不是蠱仙,赫然也能催動仙蠱!
  臨走前,她深深地望了方源一眼,似隨口而問:“你的這個殺招,叫做什么名字?”
  “萬我。”方源答。
  黑樓蘭點點頭,將這個名字記在內心深處。她明白,早晚有一天,這個殺招將名揚五域!
  下一刻,定仙游發動,黑樓蘭的身影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她一走,方源立即破壞這里的環境,防止她再用定仙游回來。
  大同風幕已經從四面八方逼來,方源落腳之地,只有一座小屋大小。
  大量的蠱群,已經被大同風幕侵吞,仍舊還有少部分在飛舞。
  方源釋放星光蠱,打開星門。
  但他卻沒有即刻就走,而是用深沉的目光凝視這些飛舞的蠱蟲。
  他并無把握,但仍想試一試。
  幾息之后,一只蠱蟲主動飛到了他的眼前。
  九轉,智慧蠱!
  “哈哈哈……”狹小的空間里,回蕩起方源的大笑。
  正是:
  明槍暗箭交織網,陽謀詭計做算盤。
  厄運當頭心異變,驚險掙得一線天。
  仙僵半死已無壽,萬我一身也無徨。
  枯骨萬堆雙魔會,從此玄機用不盡!
  Ps:轉職業了,更新就不會斷,這是職業態度。下個月嘗試每天雙更。希望大家多支持正版閱讀,多訂閱。其他的不敢多奢求。結婚了,靠自己,生活壓力比較重,此書酬勞很少,糊口勉強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