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第二節愧疚的太白云生

修為停滯只是最主要的弊端,除此之外,還有其他小弊端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痛覺全無,是其一。思維僵化,是其二。
  這個世界上,智道早已經闡明人類思考的奧秘。
  人思考時,從腦海中產生一個個的念頭。聰明人念頭產生更快更多,蠢笨的人產生的念頭則相對少而慢。
  這些念頭相互碰撞、合并或者毀滅,最終得到一個或者幾個全新的念頭。這些新念頭,就是思考的結果。
  腦海便是念頭產生,生命思考的關鍵領域。而這個領域,是由兩方面決定的。
  一個是**,一個是靈魂。
  人的靈魂如果寄居在野獸身上,那么這只“野獸”將會變得很聰明。這種聰明程度,遠高于野獸,稍弱于人體本身。
  蠱是天地之精,人是萬物之靈。人在萬物中,是最聰明的。要達到這點,需要人的**,再搭配人的靈魂。
  現在方源的**已經徹底死亡,只有靈魂健在。因此腦海中,念頭產生的數量,思考的速度就下降了一大截。
  劇烈的思考,會導致念頭迅速減少。僵尸頭腦生出念頭較少,速度較慢,生出念頭的速度跟不上消耗的速度。
  方源若是莽夫,也就罷了。偏偏他是個精于謀算,習慣思慮的野心家、陰謀家,轉變成僵尸之后,他立即感到很不習慣,很不方便。
  “難怪大多數的僵尸,例如古月一代,會選擇沉睡。沉睡的時候,思考得較少,念頭損耗就少,頭腦中就會慢慢積蓄更多的念頭。等到戰斗之時,就會劇烈思索,用到這些念頭了。”方源心中升騰起一股明悟。
  這和巨陽意志選擇沉睡,是一個道理。
  “思考得少了,就會顯得笨拙、淺薄。想不到有一天,我古月方源也會變成一個笨蛋。呵呵。”方源心中自嘲了一句,收起泛濫的思緒。
  他對小狐仙道:“將我的師兄太白云生帶進來吧,我要見見他。”
  小狐仙乖巧地答應一聲,旋即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它是地靈,在狐仙福地中可以隨意挪移。
  十個呼吸之間,小狐仙便帶著太白云生再次出現。
  “師弟,你……唉!這下可如何是好?”甫一看到方源,太白云生楞了一下,旋即雙眼泛紅,哽咽出聲道。
  他對方源徹底變成六臂天尸的事實,已經有所了解。這也是方源之前特意關照小狐仙,可以給太白云生說的內容。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:“本來我晉升成力道蠱仙了,可惜現在變成了這個樣子,沒辦法,還得繼續叫你師兄。來!師兄,居所簡陋,請隨處找個石墩坐吧。”
  方源身處的這個山洞,正是當年白狐仙子在蕩魂山中央挖出來,建設蕩魂行宮的遺址。
  蕩魂山被和稀泥仙蠱毀滅之后,方源在太白云生的幫助下,重新復原。
  復原之后的蕩魂山,保留了這個山洞。
  但之前蕩魂行宮中的金磚砌墻,銀磚鋪地,粉紅帳幔,圓形大床,金花絲綢被褥,香爐風鈴種種,卻是一概皆無。
  六轉仙蠱江山如故,能將山水恢復到一定時間之前的狀態。蕩魂行宮中的裝飾家具,卻非山水這個范疇里面。
  當然,方源也不想重現昔日的蕩魂行宮。畢竟是白狐仙子的閨房,脂粉氣息太重,不適合方源。
  山洞中沒有家具,顯得簡陋無比。太白云生選擇了最靠近方源的一張石墩坐下。
  現在,他的心中,對方源充滿了感激、親切,幾乎是無條件的信任。
  皆因他和方源同生共死,北原一行經歷了太多磨難,已見彼此間的赤誠之心。
  且不說在真傳秘境中,方源兩次幫助太白云生,毫不猶豫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第一次挽回了江山如故仙蠱,第二次竟然拋棄人如故仙蠱,去挽救太白云生的性命。
  當時,太白云生差點感動得落下淚來。
  他有蠱仙傳承,自然明白仙蠱對一個蠱仙的吸引力。方源拋棄仙蠱,去挽救他太白云生,足以證明方源的真心!
  后來,太白云生被黑樓蘭俘虜。方源立即調轉方向,首先搶回人如故,太白云生也十分認可方源的選擇,心中大石落地,這是理智的決斷。
  等到他蘇醒時,他發現自己已然身處狐仙福地,脫離了危險。
  太白云生大喜,能僥幸撿的一命,自然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。但更讓他驚喜的還在后頭,見他蘇醒,地靈小狐仙就將江山如故、人如故兩大仙蠱,還給了他!
  太白云生生性仁慈軟弱,對這兩只仙蠱,有著深厚的感情。重寶失而復得,他當然開心不已。
  但等到他從小狐仙處打聽到方源的近況時,他心頭一震,高興不起來了,心中充滿了難過、愧疚、悲傷以及同情。
  因此他三番五次,要求見方源,企圖盡自己全力救助自己的師弟。
  此刻他坐在石墩上,滿臉哀愁,喟然長嘆:“慚愧啊,被師弟你救回一條老命不說,見了面還要受師弟你的安慰、開解。”
  方源伸出一只手臂,拍拍太白云生的肩膀,用沙啞的嗓子朗笑道:“命運無常,十有**不如意。人嘛,就要看得開些。我雖然成了僵尸,但至少還半死不活著,比死去的那些人,比巨陽意志要好得太多啦!而且在最后關頭,還得了智慧蠱!已經賺大了,師兄你不必介懷,應該高興才是。”
  方源離開之際,打開了星門。
  智慧蠱意識到這是通往外界的通道,求生的本能驅使它主動飛到了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這點也在方源的意料當中。
  星門蠱是凡蠱,不能承擔仙蠱之威。方源咬咬牙,將智慧蠱裝入到自己的仙竅當中。
  饒是智慧蠱主動收斂了氣息,方源的仙竅又便成死地,承受能力暴漲,通過星門蠱的時間不長,方源也差點吃不消。
  他回到狐仙福地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趕緊將智慧蠱放出來。
  狐仙福地也是六轉仙竅,但種于天梯山,汲取中洲地氣,十分穩固。和藏在蠱仙身中的仙竅,不可同日而語。
  關于智慧蠱的事情,太白云生也知道。
  “非常人行非常之事,師弟的本事為兄佩服得五體投地。但縱然是傳說中的九轉仙蠱,也治不好師弟你的僵尸體。不如讓我出手,動用人如故仙蠱試試看!”太白云生情真意切,說到這里,已經主動站起身來,迫不及待。
  但方源勸阻了他。
  “師兄,你心底也十分清楚,這人如故仙蠱只能將人,還原一瞬之前的狀態。雖有重生之能,但此刻時間已經過去這么久,不知多少億的瞬間過去了,怎么可能將我還原回來?用了也是白用,何必浪費珍貴的青提仙元呢?”
  太白云生臉色灰敗,情緒不穩。方源說完話,他忽然伸出手掌,狠狠地拍在自己的臉頰上!
  啪啪啪。
  連續五六聲,太白云生竟然自己掌摑自己。
  “師兄,住手!你這是為何?”方源猝不及防也似,慌忙站起身來,伸出兩只手臂,牢牢抓住太白云生的手。
  太白云生哪里及得上方源的力氣,被禁錮之后,他卻是痛哭流涕:“師弟,為兄對不住你啊,真的太對不住你了!”
  哭嚎著,膝蓋一彎,居然要拜倒。
  方源連忙將他扶直,驚問:“師兄,何以至此?!”
  “師弟,若是我當初直接將人如故仙蠱借予你,你在關鍵時刻就能用得上,也就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!”太白云生痛哭流涕道。
  他生性仁厚,縱然曾經害過高揚、朱宰的性命,那也是人的求生本能。對于他而言,方源是他的救命恩人。又是他的小師弟,同屬一個師門,但既是救命恩人,又是小師弟,卻被自己的一時疏忽給害了。
  如果太白云生當時主動將蠱蟲借給方源,也不至于方源落到如今的尷尬地步。
  太白云生蘇醒之后,這個想法就一直縈繞在他的腦海當中,讓他羞愧欲死,悔恨萬分。
  此刻太白云生幾乎癱倒在地,傷心慚愧,全靠方源駕著他的兩只胳膊。
  方源身高兩丈,居高臨下俯視著垂首痛哭的太白云生,他的眼底深處閃過一絲陰芒。
  “你能這么想,我很高興呢……”他在心中一笑,口中卻誠摯地道,“師兄,你不必如此難過。僵尸之體雖難復原,但我有很多細微。你可別忘了咱們有智慧蠱呢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緩緩搖頭,斷斷續續地道:“智、智慧蠱高達九轉,它能跟你來到這里,完全是求生本能。師弟,你就算還是六轉蠱仙,也萬萬煉化不了它,掌、掌控不住的!”
  “這點我當然明白。但就算如此,蹭一點它的智慧光暈,也能帶給我莫大的好處。說起來,我這僵尸之軀,沒有壽命,反而更適合接近智慧蠱呢!”方源伸出第三只手臂,輕輕地拍拍太白云生的后背,已示安慰。
  “再說,我還有墨瑤的意志。”
  “墨瑤?”太白云生疑惑。
  “這個是我在八十八角真陽樓中的另外收獲,墨瑤可是曾經的煉道大師,中洲靈緣齋的某代仙子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是地地道道的北原人,沒有聽過墨瑤這個名字,但是鼎鼎大名的中洲十大古派之一的靈緣齋,他還是聽過的。
  “靈緣齋的某代仙子,又是煉道大師,看來這個墨瑤很不簡單。”太白云生哀容稍緩。
  方源又笑一聲,道:“還有最關鍵的,師兄你莫非忘了我們還有師傅呢。師傅他老人家,一定有辦法。不瞞你說,師傅交給我探查八十八角真陽樓的任務后,留給我一只消耗蠱,專門用來通知匯報。兩天前,我剛剛回到狐仙福地時,就已經將這蠱用了。”
  方源之前在八十八角真陽樓中,搜過太白云生的魂魄,知曉太白云生的一切經歷和秘密。
  太白云生曾經遇到過一位神秘的老乞丐,從他手中得到了宙道蠱仙傳承。
  方源就以此坑蒙拐騙,動用三寸不爛之舌,以假亂真的演技,在八十八角真陽樓中成功說服太白云生,讓他相信自己和太白云生有同一個師傅,就是那個老乞丐。
  方源還隨便給老乞丐起了一個紫山真君的名號。
  太白云生卻對此深信不疑。
  現在方源舊事重提,太白云生的雙眼頓時一亮:“原來師弟你有辦法聯系到師傅!這真是太好了,旁人沒有法子,師傅他老人家神通廣大,一定有辦法的!”
  他心中燃起希望的火光。
  聽他的語氣,老乞丐在他的心目中,占據的份量極重,太白云生也對老乞丐充滿了信心。
  如果此刻他知道真相,不知道會是什么表情。
  方源不露絲毫破綻,煞有介事地道:“師兄你稍安勿躁,我相信師傅來信,必然就在最近幾天,我們耐心等候就是了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點點頭,方源祭出紫山真君的名頭,終于讓他心緒平復下來。
  他站直了身體,方源順勢將他手臂放開。
  太白云生后退一步,目光對上方源的赤紅雙眸,忽然舉起手掌,撫摸在自己的心口,滿臉肅容鄭重其事地道:“師弟,你的恩情我銘記在心,永生不忘。我對長生天起誓,就算師傅沒有辦法,我太白云生竭盡畢生之力,也要將師弟你重新復活!”
  “哈哈哈!長生天乃是巨陽仙尊的洞天,我們剛剛拆了這老家伙的真陽樓,你對它發誓,未免太假了點吧!”方源仰頭大笑,“師兄,我不會跟你客氣的!咱們是自己人,我可對你有救命之恩吶。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,接下來你得好好報恩!”
  “你說。”太白云生立即回答,沒有一絲猶豫。他早就決定要報恩,就算方源讓他上刀山下火海,他也在所不辭!蘇醒的這些天來,他的良心受到沉重的譴責,為方源付出、犧牲,會讓他的良心好過一點。
  于是方源也肅容道:“這件事情,我早就耿耿于懷很久了。那就是咱們的輩分問題!我之前可是師傅的真傳弟子,你現在升仙了,后來居上了,但我不服氣!我本來也是力道蠱仙的,雖然現在成了僵尸,但早晚有一天我會變回去的。所以按照輩分排的話,我是師兄,你才是師弟啊。”
  “啊?”太白云生瞪眼,萬萬沒料到方源鄭重其事地讓他報恩,結果卻是這么一件小事。
  一股感動,從他的心中涌起。
  方源明顯是不挾恩以報,但他太白云生豈是不知恩義的小人?
  太白云生心中感慨,伸出手掌,拍拍方源硬如山石的大腿,粗硬的腿毛還扎得他手掌有些疼。
  一丈等若地球上的三米三,方源身高兩丈,就是一個六米過半的巨人。
  太白云生也只能拍到方源的大腿。
  他沉默了一下,然后抬起頭來,望向方源的臉,謔笑道:“師弟啊,你想得到美!輩分這東西,怎么可以亂呢?除非師傅他老人家排序定位,否則我這個師兄,是當定了,哈哈哈!”
  太白云生也是一個驕傲之人,欠別人的恩情,怎么可以如此輕易償還?
  “喂!”方源大叫一聲,宣泄著自己的不滿,“老白,你怎么是這種小人!你難道忘了剛剛說的話啦?我是絕對不會叫你師兄的!”
  “哈哈哈,師弟,我可以理解你,為兄不在意的。”太白云生笑著笑著,卻是流出感動的淚水。
  多少年了,沒有這樣開懷大笑過。
  終于找到組織了。
  雖然和方源認識沒多久,但他感覺很親切,就好像是家里人一樣……
  笑聲回蕩在山洞中,水晶山壁粉紅光輝,此刻也顯得溫馨起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